第一百九十一章

    (191)卡布一楞,转头疑惑地谢文东,后者并没有看他,而是目光低垂,笑呵呵地看着桌面。 ,。

    卡布顺着他的目光向桌子上一瞧,只见谢文东面前的桌面不知何时用茶水写了”加价”两个字。卡布身为一方的老大也是老油条,一点即透,看完之后,立刻就明白了谢文东的意思。他向来与南洪门不合,而且脾气又倔强,如果马上答应南洪门的要求,难免会引起对方的猜疑,十分麻烦,如果在价格上与南洪门多加纠缠。刁难,这就比较合乎常情了,两眼闪烁着幽光,注视了谢文东好一会才把目光收回来,他现在已不再是欣赏谢文东,而是心悦诚服的佩服他。

    见卡布久久不语,一会愣神,一会叹气的,胡悦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耐烦地问道:”卡布大哥,时间有限,我们大家可都在等你的选择呢!”

    卡布回过神来,心理暗哼一声,他抬起头来,直视胡悦,顿了片刻,扑哧一声乐了,说道:”胡悦,你们南洪门倒是会做买卖啊!”

    胡悦一皱眉,没明白他的意思,问道:”卡布大哥这话怎讲?”

    卡布说道:”帮你们,当然可以,不过拉出一个兄弟为你们卖命,你们只肯出一万,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我虽然不是生意人,可是也不想做赔本的买卖。这样吧,一个兄弟两万,我出两百人!”

    闻言,吴立风和胡悦同是一喜,想不到向来硬骨头的卡布这次竟然会同意帮助己方,有他表态,那么其他老大也就好说了,可是,二人很快又颇感为难,一人两万,两百人就是4百万,这笔费用对于他们而言实在是太大了。

    ”这个……”胡悦再怎么疯狂,他毕竟只是个幌子,是副手,真正的决策权还在吴立风手上。他自己无法做出决定,转目看向不远处的吴立风。吴立风此时深锁双眉,也在权衡其中的利弊,如果答应卡布,那么给其他老大的价码也要翻一倍,自己手头上可远远没有这么多钱,可若不答应卡布,再滥杀下去,只怕事情就难以收尾了。想着,他冲着胡悦摇摇头,又点了点头,适宜他不要动卡布,尽量把价格压低。

    胡悦会意,看着卡布,呵呵笑了,这回他的笑的要比刚才平和许多,也自然了许多,说道:”卡布大哥,一名兄弟两万块,这价确实不高,若在平时,我连想都不会想,马上就能接受,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动用的人会很多,而且我们手头上也没有那么多的钱,我看这样的吧。暂时还是按一人一万来算,等此事过去之后,我们手里有了足够的资金,一定把另一半偿还给卡布大哥,不知卡部大哥意下如何?”

    ”哦……”卡布揉着下巴,装摸做样的沉思着,眼睛时不时地还挑起来瞄瞄胡悦,似乎在考虑他这话究竟有多少水分。

    胡悦多聪明,一看卡布那副狐疑的样子,立刻便明白了有的心思。胡悦哈哈大笑一声,直接从台上跳了下来,快步走到卡布前,笑道:”就算卡布大哥不相信我,总该相信我们洪门吧?!实在不行,我在这给你写下欠条,逐个下卡布大哥总该放心了吧!”说着话,他向左右的手下人招了招手,立刻有人从口袋里掏出纸笔,递上前去,胡悦接过,放在桌子上,作势真的要写下欠条。他根本不在乎什么欠不欠条,只要能度过这次难关,以后的事都好办。

    卡布一挥手,沉声说道:”欠条就免了吧!弄那么虚的东西也没用。今天有在座的这些老大们为证,我想你洪门也不至于向我扯谎。”

    ”哈哈!”听他这么一说,胡悦顺势将笔放下,仰面笑道:”那是自然,卡布大哥尽管放心吧!”

    卡布点点头说道:”这次我说二百兄弟!”

    ”好!”卡布话音刚落,胡悦猛的大喝一声,将周围的众人皆吓了一跳,纷纷用怪异到目光看着他,胡悦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强压心中的兴奋,嘿嘿干笑了一声,环视在场的众老大,朗声说道:”各位大哥都听见了吧?卡布大哥肯出二百兄弟助我洪门一臂之力,各位,你们也都表个态吧!”

    “好!”卡布话音刚落,胡悦猛地大喝一声,将周围的众人皆吓了一跳,纷纷用怪异地目光看着他。胡悦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强压心中的兴奋,嘿嘿干笑了一声,环视在场的众老大,朗声说道:“各位大哥都听见了吧?卡布大哥肯出二百兄弟助我洪门一臂之力,各位,你们也都表个态吧!”

    卡布这么快的软化下来,令很多老大感到意外,不过话说回来,连卡布都放下脸面向南洪门妥协了,有不少老大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再强硬下去。很快,便有几名与卡布关系较好的本地老大相继说道:“我出五十兄弟!”“我出三十兄弟!”“我出……”

    时间不长,已有五名老大表态,总共出的人力已过三百人。吴立风和胡悦在旁听得皆都乐的嘴巴合不陇,事情进展的出奇顺利,这么快就凑出三百多号人,看起来缓解西林那边的燃眉之急是没问题了。

    一个有分量的老大妥协,便会引来一群老大的妥协,一群老大妥协,其他老大也就全都随波逐流地跟着妥协,卡布的表态,立刻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与会的老大们都不在坚持,纷纷表示肯出人力协助南洪门,细细统计下来,他们总共处的人员以过八百号人,吴、胡二人刚开始还挺高兴,可随着老大们出的人力越来越多,他俩反倒开始这犯愁了,毕竟他们手中的钱有限,无法承受这么多人。

    没等全部的老大们报完数,胡悦已笑容满面地连连摆手,喜笑颜开道:“我谢谢各位,谢谢各位大哥们的鼎力相助,现在已经有了八百兄弟,足够用了,剩下的大哥们就不用再出人力了!”

    说着话,他又伸手指了指地上的尸体和伤者,不耐烦地说道:“那他们统统都抬出去,另外告诉店家,上酒上菜,今天借着风哥生日的机会,我要与各位大哥畅饮一番,不醉不归!”

    众人表面应承着,心里却都在暗骂胡悦不是个东西,设下鸿门宴,杀人不眨眼,而吴立风更是阴险狡诈,把手下人推到台面上,他自己躲到一旁做好人。。。

    时间不长,饭店里的服务员纷纷将酒菜端了上来,别看场内的人多,黑压压的一片,但却异常安寂,鸦雀无声。坏蛋2苏苏手打。。这时候,吴立风又站了出来,穿梭在会场之内,不时地到各桌去敬酒,寒暄,拉感情。。。

    众人对他虽然厌恶到了极点,可碍于周围虎视耽耽的南洪门帮众,谁都不敢得罪他,一个个强颜欢笑。。个强颜欢笑的与其对饮。

    胡悦没有跟着吴立风去敬酒,而是坐到卡布这桌,笑吟吟的为他倒满一杯酒,接着端起杯子,含笑说道:卡布大哥,我敬你!

    哼,卡补哼了哼,将头扭向谢文东那边,不愿意理他,谢文东见状,差点笑出声来,冲着卡布微微摇了摇头,暗示他的态度不必如此强硬。

    卡步此时对谢文东可是心服口服,见他如此表示,他强压心中的不满,回过头来,看了胡悦一眼,拿起面前的杯子,什么话都没有说,一仰头,将杯中酒喝了个干净

    这时候,胡悦也注意到谢文东的存在,能坐在卡布身边的人,肯定不简单。可奇怪的是,自己却从未见过这个青年,可以看,他不是百色道上的人,那么他是谁,胡悦挑起眉头,指指谢文东,看着卡布问道:卡布大哥,这位小兄弟是。。。。

    没等卡布说话,谢文东抢先欠了欠身,含笑着说道:我叫文兴,以后还请胡兄多多关照。

    文兴?胡悦直饶头,搜遍脑袋每一个角落也没有想起有没有这么一号人,他当然不记得有文兴这么一号,他也不知道文兴是暗喻文东会兴起的意思,他更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相貌清秀的青年就是南洪门最大的死敌--谢文东

    文兴?胡悦直挠头,搜遍脑袋每一个角落也没想起有这么一号人。他当然不会记得有文兴这么一号,他也不知道文兴是暗喻文东会兴起的意思,他更不知道眼前这个年岁轻轻、相貌清秀的青年就是南洪门最大的死敌----谢文东。

    “听朋友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啊……”胡悦不想追问谢文东的具体身份和来历,可一旁的卡布已颇感不耐烦,重重地低咳一声,打断胡悦地问话,疑问:“怎么?你想查hukou口吗?”

    卡布不想让谢文东和胡悦接触太多,他也有私心,担心无帮无派的谢文东会受胡悦的鼓惑而投靠南洪门那边,谢文东虽然拒绝了他的要请,可是卡布并没有死心,反倒是拉拢他的心思越来越强烈。

    卡布这么一打岔,胡悦也不好追问下去,打个哈哈,一笑而过,不在追问谢文东,与卡布没有话找话地闲聊起来。

    这顿所谓的生日宴会,对南洪门以及与会的众老大们皆不轻松,终于等到宴会结束,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长长出了一口气,包括谢文东在内,当胡悦风杀不肯援助南洪门的老大时,谢文东表面上轻松,其实心里也很紧张。

    他也担心事态一旦失控,南洪门杀红了眼,他和刘波等几名兄弟遭鱼池之殃,糊里糊涂地做了人家的刀下鬼,当然,这也是他鼓动卡布协助的主要原因之一,另外,他心里也打好了主意,准备给南洪门来个将计就计。

    <spansty1e=”text-dbsp;under1ine”><spansty1e="bsp;#8ooo8o”>【坏蛋文东会】龙堂5666419o

    【坏蛋文东会】虎堂58912171

    【坏蛋文东会】豹堂76534oo8

    【坏蛋文东会】飞鹰堂58248421

    【坏蛋文东会】战英堂45571853(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