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183)谢文东以金三角人员的身份又与张俊谈了一会,方带着刘波和诸博起身离开。等他们三人出了歌舞厅,坐上车之后,刘波和诸博皆长出一口气,接着一齐看向谢文东,问道:“东哥,你真要卖给他们du品?” ,。

    “呵呵!”谢文东笑了,耸肩说道:“我们现在哪里有du品?”

    “那东哥说明天要给他看货样?”诸博奇怪地问道。

    谢文东眼睛精光一闪,笑眯眯地悠悠说道:“货样是没有,片dao倒是有一堆.明天,我们就对这里下手!”南洪门虽然已经预防文东会要从西林动手,而且调集过来的增援人员也不少,但通过谢文东实地考察一看,南洪门人员的警惕性并不高,而且松垮毫无纪律,这是若不动手还等到何时?

    第二天,晚间,谢文东又来到这座县南的歌舞厅,只不过这次他没有只带两人,而是带了十多名会内精锐的兄弟,保护在他身边的人也换成了诸博和袁天中。

    他刚进来,歌舞厅里边迎面走过来书名青年,为的那位,正是昨天要强卖du品的青年。今天他的态度可和昨天大不一样,笑容满面地迎上前来,说道:“哎呦,苏曼兄弟,你可算来了,俊哥可等你好一会了。”顿了一下,他贴近谢文东,神秘兮兮地问道:“东西带来了吗?”

    谢文东一笑,向身旁的袁天中使个眼色,后者会意,拍拍腰间,面无表情地冷声说道:“在这里!”

    青年眼睛一亮,迫不及待地伸出手便要往袁天中的腰间摸,后者脸色为之一沉,这时,谢文东笑眯眯地**年的手腕抓住,说道:“朋友,我想是不是在见了张先生之后再验货?”

    “对、对、对!”青年回过神来,满脸的干笑,连连点头,伸出去的手也缩了回来。

    他们在歌舞厅里卖du品已有好长时间,从中也了不少横财,但是他们的货源一直不足,手里的du品有限,正因为这样,他们才向百分里惨了不少东西,可是如此一来,百分质量下降,购买的人也越来越少。现在du品的大源头金三角主动找上门来,他们哪能不兴奋,眼睛里闪的都是金光。

    青年将身子一侧,说道:”俊哥就在里面,几位请随来!”说着话,青年在前引路,直向歌舞厅的里端走去.

    穿过舞场,又走过一条漆黑狭窄的走廊,青年在一间房门前停下,先是敲了两下房门,随后推门而入.

    房门既象是包房,又象是办公室,灯光明亮,空间宽敞,里面或坐或站有十数名青年和大汉,正中而坐的正是南洪门在此地的负责人,张俊,在他身边还坐有两名妖姿招展的小姐,不时与他嘻嘻哈哈的说话和亲热.

    见谢文东一行人走近来,张俊晃着秃脑袋,笑呵呵地站起身形,说道:”小兄弟果然是讲信誉的人!快请坐!”

    谢文东含笑在张俊对面的沙上坐下,楮博.袁天仲以及十来名文东会的兄弟纷纷站到他的身后.

    看着这许多人,张俊暗暗皱眉,脸上依然是副笑呵呵的样子,边拿起茶几上的茶壶倒水边说道:”小兄弟到我这里来,不用带这么多的兄弟吧?!”

    谢文东说道:”现在世道不太平,警房管得很严,我不得不小心一点啊!”

    ”哈哈!”听闻这话,张俊仰面大笑,看了看左右的众人,周围的南洪门人员也都乐了.过了好一会,他才收敛笑容,说道:”小兄弟尽管放心,在我地头上绝对不会有意外生,警察去哪找麻烦都不会到我这里来.”

    ”如此当然是最好不过了.”谢文东笑吟吟说道:”这样,我和张先生做起生意来也就放心多了.”

    ”恩!”张俊得意地笑了笑,话锋一转,说道:”小兄弟,让我看看你带来的货样.”

    谢文东转回身,向身后的袁天仲扬扬头。后者跨步上前,接着,从腰间掏出一只透明塑料袋,里面装了满满的白花花粉末。张俊看罢,脸上顿时露出贪婪之色,两眼闪着亮光。他探着身子,急忙把袁天仲递到他面前的塑料袋接过,然后放在桌子上,快地挑开一条口子,捏出一点粉末,匀称地摊在手背上,凑到鼻孔下,猛的一吸,只听嘶的一声,白fen都被他吸了进去。

    不吸还好点,这一吸,张俊的脸色霎时间憋成紫红色,紧接着开始咳咳地剧烈咳嗽起来,从他的嘴里不时喷出白雾。

    周围的南洪门人员皆是一愣,不明白老大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是不是金三角的du品纯度太高,老大吸得太多受不了了?众人心里胡乱琢磨着,纷纷上前,有人敲打张俊的前胸,有人捶打他的后背,七嘴八舌地问道:“俊哥,俊哥,你怎么了?”

    缓了好一会,张俊才勉强恢复过来,他喘着粗气,手指着茶几上的塑料袋,眼眉竖立,怒声喝问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gui东西?”

    没等谢文东说话,站在张俊面前的袁天仲突然哈哈大笑,说道:“是什么东西?这你都尝不出来吗?这是mian粉!”

    “啊!mian粉?”张俊气得一蹦多高,厉声喝道:“你们在故意拿我耍开心吗?”

    “不是拿你开心,而是要拿你的性命!”袁天仲话音未落,他按在腰间的手猛的向外一挥,冷然间,寒光乍现,在他掌中多出一把明晃晃的软jian,薄如纸片,剑身乱颤。没等南洪门众人反应过来,他的软jian已由左至右,向张俊的脖子恶狠狠切了过去。

    袁天仲的剑快的惊人,他若是施展全力偷袭,几乎没人能挡得住。

    软jian在空中化成一道闪电,瞬间从张俊的脖子上抹过。耳轮中只听噶擦一声脆响,张俊的身子还坐在沙上,但肩膀上的脑袋却滚落了下来,鲜血顺着他的脖子喷起好高,将天花板都染红好大一片。

    “啊--”

    时间仿佛突然停止似的,房间内鸦雀无声,足足过两秒钟,南洪门帮众才反应过来,一个个惊叫连连,边喊着边慌慌张张地回手去掏身上的家伙。

    可是早有准备的文东会精锐根本不给他们亮出武器的机会,众人快地抽出身上的片刀,纷纷大吼一声,如同下山的猛虎,抡刀向南洪门帮众扑去。

    一时间,房间内喊杀声四起,数十号人恶战在一起,到处都是厮杀的人群,到处都有喷射的血光,刀的白光与血的红光,在房间内交织成一片。

    对周围的厮杀,谢文东仿佛没有看到一般,他坐在沙上,端起茶水,刚要喝一口,一道血剑从旁边喷射过来,洒在茶杯里,也溅到他手上。

    谢文东轻叹口气,将茶杯放下,然后掏出手绢,擦了擦手,又拿起一只新杯子,重新倒了茶水,慢悠悠地喝了起来。

    无头的尸体仍坐在他的对面,腔子里咕咚咕咚地冒着血,尸体左右的两名女郎早已彻底吓傻了,坐在原位,身子像是被点了**道,一动也不动,呆呆地看着谢文东。

    “杀!”

    这时,一名南洪门的大汉从谢文东的背后突然冲了过来,他浑身上下都是血,数不清有多少条口子,跑动中,鲜血顺着衣角直淌,到了谢文东身后,高举的片刀对准谢文东的后脑,用尽全力地劈了下去。

    谢文东像是没看见也没感觉似的,仍在喝着他的茶水,可是就在那大汉的刀刚刚下落的瞬间,横刺里突然踹出一脚,正中他的软肋,只听彭的一声,那大汉怪叫一声,身子横着飞了出去。

    扑通!足足摔出两米多远,大汉才滚落在地,他趴在地上,丑蓄几下,接着哇的吐了口鲜血,再也没了动静。

    出脚的这位,不是别人,正是守在谢文东身边的诸博.

    在混战之中,谢文东可以旁若无人地喝着茶水,也正是因为有诸博守在他的身边...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撕杀,时间不长,南洪门那是几名帮众在文东会精锐的疯砍下纷纷倒地,爬不起来.房间的底上墙上到处都是血,空气中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

    这边的争斗刚告一段落,房间外一阵大乱,接着,人生鼎沸,杂乱的脚步声阵阵...

    知道是南洪门据点里其他人员已经闻讯赶来,不用谢文东话,袁天仲将手中软剑甩了甩,随后对文东会众人说到,兄弟们,随我杀出去,碰到南洪门的人.统统杀无赦,一个不留...

    杀-----

    文东会众人此时已杀的兴起,两眼通红,听完袁天仲的话,齐声大吼,气势如宏,跟随他跑出房间,直向走廊里冲去。

    在走廊内,文东hui和南洪门的人碰到一处,这可正应了狭路相逢勇者胜那句话,文东hui人员精干,zhan斗力强,而南洪门人多势众。打在一起,场面异常的激烈火暴。

    漆黑狭窄的走廊此时变成了人间地yu,双方人员挥刀撕sha,刀打掉了,就用拳脚,只眨眼工夫,倒在走廊里的伤者已有十多号人。

    文东同盟※小龙堂58123118

    文东同盟※暗魂59192322

    文东同盟※暗杀12136424

    文东同盟※暗组1662o8o69

    文东同盟※飞鹰堂264364111

    文东同盟※河南堂口65885933

    文东同盟※洪門67o83189

    文东同盟※湖南堂口66346956

    文东同盟※虎堂16621o246

    文东同盟※青龙堂275oo721

    文东同盟※朱雀堂28145152

    文东同盟※望月阁589828o6

    文东同盟※玄武堂66o6982o

    各位书迷朋友禁止一人进多个群,如有违者一律退群,已经加入各堂的人员,如果愿意加入各地方分堂,请先退出原来堂口,在加入。请遵守一人只加一群原则,谢谢!

    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有你的支持我们会做的更好!!

    ★★★注:各位书迷朋友,由于坏蛋不支持图片形式的章节,所以每次有更新我们都是自己花钱买章节自己更新的,而且手打章节很辛苦,请大家支持逐浪,支持网,支持手打的队员,谢谢大家!~~(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