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18o)这一夜,谢文东没有走。 ,。

    第二天,当秋凝水从床上醒来时,谢文东已经不在了,在她枕边放有一张叠得板正的纸条,展开之后,上面只简单写有两个字:等我!看了这两个字,秋凝水细细回想昨晚那**的一夜,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一丝笑容和绯红。她伏身趴在谢文东睡过的地方,隐隐约约中还能嗅到他身上特有的味道。

    谢文东是早上六点从秋凝水家中出来的,在外面,数辆大小不一的车辆已经等候多时,见他出来,车旁的黑衣大汉们齐齐挺直身躯,纷纷躬身施礼。谢文东向众人微微摆了摆手,接着,快地钻进一辆车内。紧随其后,金眼和袁天仲也跟了上来。

    等汽车启动后。谢文东方开口问道:“老森和老刘现在应该已经到了西林吧?”

    金眼忙点点头,说道:“已经到了。”

    “情况怎么样?”谢文东随口问道。

    金眼摇头,答道:“暂时还没有收到森哥和刘哥的消息。”

    “哦!”谢文东应了一声。姜森和刘波是他的前头部队,他二人不传消息,他这边也无法再继续展开下面的行动。谢文东琢磨了片刻,随既掏出受机,给刘波打去电话。时间不长,电话接通,话筒里传来刘波的声音:“东哥,怎么这么早。。。。。?”

    谢文东问道;“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南洪门在西林有多少人力,当地的势力如何?”

    刘波说道:“南洪们那边似乎料到我们进入广西的先目标会定在西林,他们在这里的人力不少,至少在五百往上。至于当地的其他势力,具体实力还不好说,但想来应该不会太强。”

    “恩!”谢文东暗暗好笑,西林只是区区一县城,南洪门竟然安置五百人力,看来是下定决心要把自己抵御在广西之外了。南洪门的防御越强,说明他们越重视,敌人越重视的东西,自己自然要努力的争取过来。

    谢文东边琢磨着,边问道:“找到落脚点了吗?”

    “找到了,东哥!”刘波答道:“我和老森在县城边上找到了一处小型的钢铁加工厂,由于效益不好,已经停工好久了,地方是不大,但是安置我们几百兄弟不成问题。”

    谢文东笑了,暗赞姜森和刘波的办事效率高,刚到西林,就把落脚点找好。他笑问道:“怎么不早点通知我?”

    刘波支支吾吾地说道:“听说东哥昨天晚上住在秋小姐那里。所以。。。。。。我和老森就没好意思打扰东哥。。。。。。”

    听了这话,谢文东老脸一红,点点头,没在此事多言,说道:“等会我就带兄弟们去西林,你那边要多注意一些。特意要盯紧南洪门的动静。”

    “明白,东哥!”刘波答应一声,挂断电话。

    收起手机后,谢文东摇头苦笑,消息灵通也未必是件好事,自己干什么,老刘都会第一时间现,这道是个令人头疼又矛盾的问题。

    谢文东坐车回到文东会的旅店。此时孟旬,褚博,方天化等主要干部们都在,听闻谢文东今天要去广西的消息。老鬼也早早地赶了过来。看到谢文东回来,老鬼抢先迎上前去,满面的贼笑,问道:“兄弟,在秋小姐家住的还舒服吗?”

    谢文东白了老鬼一眼,没有直接回答,反说道:“鬼兄今天来得倒是挺早嘛!”。

    老鬼面露喜色,说道:“听说兄弟今天要去广西,就算有天大的事我也得赶过来为你送行啊!”顿了一下,老鬼轻叹了口气,说道:“本来我是应该陪你一同去的,不过,云南这边我脱不开身,要走的话必须得向将军申请,很麻烦!”

    谢文东理解的点点头,金三角把老鬼这些人安排在云南不是吃干饭的,他们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做。他拍拍老鬼的肩膀,道:“鬼兄,这次我到云南,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麻烦你那么多,我实在很不好意思啊!”

    “哎?”老鬼故意把脸一沉,道:“兄弟,你这是说的哪里话?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嘛!以你我的交情,还谈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谢文东点点头,双眼弯弯的笑了。在社团之外,能被谢文东看成是朋友的人并不多,屈指可数,老鬼绝对算得上是其中的一个。

    “唉!”老鬼看着谢文东,叹道:“你我兄弟这一别,又不知道得过多久能再见面呢!”

    “应该不会太久。”谢文东含笑说道。

    老鬼一愣,文东会将云南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谢文东那么繁忙,他怎么可能还会在短时间内回来?暗自琢磨了一会,老鬼乐了,心里猜出个大概,他笑道:“你会回来,但主要目的可不是为了看我吧?而应该是秋小姐。”

    谢文东并不否认,笑而未语。

    当日上午十点左右,谢文东带上一干手下兄弟以及二百余众的文东会人员坐车去往西林。他们这批人员并不是全部,随后还将会有更多的文东会帮众被派往广西,至于具体的人数是多少,那要视具体的战况而定。

    广西西林距离昆明并不算远,但也绝对不近,需要四、五个小时的车程。谢文东等人接近西林附近时,已是下午三点多钟。

    姜森和刘波将谢文东一众接进他们找到的那处落脚点。这座小加工厂是不大,半个足球场还小点的样子,周围荒凉,放眼看去,都是农地,茫茫的一片。连户人家都找不到。如此偏僻的未知,对于刚刚涉足西邻的文东会而言也不是好事。一旦南洪门大举来攻时,对方可以依仗人多,放开手脚大打出手,而不会有丝毫顾虑。

    加工厂内明显被收拾过,虽然破烂不堪,但却十分干净,地面找不到垃圾也看不到一根杂草。进入厂房,里面皆是上了锈的各种加工设备,谢文东大致环顾了一周,皱了皱眉头,对姜森和刘波低声说道:“这里的环境可是够差的。”

    姜、刘二人老练皆是一红,姜森说道:“东哥,这只是暂时的,等我们把西邻的环境查探清楚了,在给兄弟们找个条件好点的地方。”一旁的刘波连连点头,苦笑道:“这里是差了一些,不过却很安全,毕竟原理县城南洪门悄悄来偷袭我们基本上是不太可能。”

    谢文东笑了笑,觉得刘波说得也有道理,有利自然会有弊,这也是很正常的事。

    谢文东正与姜森、刘波等人谈论南洪门在西林的情况,这时候,忽听外面熙熙援援,人声鼎沸。众人同是一愣,不知道外面生了什么事。刘波回手叫来一名暗组兄弟,让他们到外面看看怎么回事。

    没等那名暗组兄弟出去,一名文东会小弟跑了近来,到了谢文东近前,说到:“东哥,外面来了好多人,看样子都象是附近的村民,要找我们的负责人。”

    “附近的村民?”谢文东和周围众人同是一愣,不知道村民过来要干什么。他微微一笑,一手扶腰,慢慢站起身行,向外走去。别人看谢文东没有异样,只有姜森知道,谢文东身上有枪伤,活动起来不是很方便。

    怕他有失,众人急忙跟了出去。

    到了加工厂的大门口,向外一瞧,只见人头涌涌,聚集了数十号人,这些人的衣服又脏又旧,看打扮和模样,确实像是村民。谢文东缓缓走上前去,分开己方的兄弟,从人群里走出来,眯眼一笑,问道:“各位,你们有什么事吗?”

    村民中,站在前面的一位中年人上前两步,打量谢文东。这中年人穿着不伦不类的西装,衣服是一个颜色,裤子是一个颜色,下面是一双布满泥土灰尘的旧皮鞋。他仔细端详了谢文东一会后,用有些生硬的普通话问道:“小伙子,你是这里的负责人?”

    谢文东含笑点头,反问道:“你是……”

    “我是泥洞村的村长,依浓。”中年人说道。

    泥洞村?谢文东侧头看了看身后的刘波,后者上前,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东哥,这附近的村子就叫泥洞村!”

    “哦!”谢文东颔,中年人笑道:“原来是依浓村长,你好!”

    中年人环视谢文东等人,试探性得问道:“你们的工厂又要开工了吗?”

    谢文东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这些村民肯定是把自己这些人当成是加工厂的负责人了。他顺水推舟得说道:“是啊!不知道依浓村子有什么意见?”

    中年人忙道:“我没意见,工厂能重新开工是件好事,我希望你们还能像以前一样,继续雇佣村里的居民到你们工厂里来上班。”

    他这么一说,谢文东的心里明白了大概。想必这座加工厂正常运作的时候招了不少当地的村民,给他们带来了实惠,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停工了,现在自己鹊占鸠巢,把村民们又给引了来。他笑呵呵一笑,说道:“那是当然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