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177)谢文东跑的挺快,周挺也不慢,她捡起手枪,抬手就是两枪。周挺的枪法谈不上好,但也绝对不坏,只是现在出手仓促,加上头晕眼花,连开两枪,子弹都是贴着谢文东的身子而过。眼看着谢文东已经要冲到秋凝水近前了,周挺用力的甩甩脑袋,又连开两枪,第一颗子弹打空,但第二颗子弹正中谢文东的后背。谢文东身上是有防弹衣护体,但子弹强大的冲击力还是令他前冲的身体几乎弹了起来。 ,。

    谢文东有个过人的优点,就是懂得随机应变,子弹击中他的后背,他反而借着子弹的冲击力,身子顺势向前飞扑,这一下,他足足扑出两米多远,刚好落在秋凝水的身上,只听扑通一声,谢文东和秋凝水双双摔倒在地,滚成一团。

    秋凝水旁边的两名南洪门汉子先是一呆,紧接着回过神来,一齐转身,向滚出好远的谢文东冲去。没等二人靠近谢文东近前,只见后者手臂一挥,一道金光从他的掌心里射了出来,正中一名大汉的脖颈。

    扑!那大汉连声都未吭出一下,应声倒地,身子抽搐了几下就没了动静,另外一名汉子眼看着同伴被射杀,心头大惊,可他并没有退却,反而更加疯狂的向谢文东冲去。但他忘记了一点,金刀有银丝连着的,谢文东射出的暗器也是可以回收的。

    等那大汉跑到谢文东近前时,后者手腕猛地向后一抖,随着嘶的一声轻响,没入第一名大汉脖颈的金光弹出,直向另一名大汉的后心飞去。

    扑哧!那大汉已高高举起手中的大砍刀,但却迟迟没有劈下去,整个身子足足僵硬了三秒钟,随后像是一滩肉泥,软绵绵的倒了下去。直到死,他的两眼都睁得大大的,其中有仇恨,但更多的是茫然,不知道是谁在自己背后下的毒手。

    “嘭、嘭、嘭——”

    又眼睁睁看着两名兄弟惨死在谢文东的手上,周挺已经恼怒的失去理智,对着谢文东连连开枪。谢文东反应也快,第一时间压在秋凝水的身上,躲避飞射过来的流弹。等周挺手中枪的子弹打光,谢文东急忙拉起秋凝水,飞快得想未完工的小楼内跑去。

    此地一片荒芜,根本没有掩体,能躲避的地方也只有小楼这一处。谢文东现在已经顾不上里面还有没有南洪门的人了,先躲过周挺的射击再说。

    还好,小楼的一楼没有人,里面空荡荡的,只有满地的杂物。谢文东和秋凝水跑进小楼里,立刻躲到墙后,,二人身子还没停稳,外面又传出连续的枪声以及周挺疯狂的嘶吼。

    秋凝水虽然是警察,经历过的风浪也不算少,可是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场景,她娇喘连连,扭头看着谢文东,心有余悸的颤声说道:“好险啊!”

    谢文东点点头,露出一丝苦笑,一股鲜血的血水顺着他的嘴角流淌出来。

    秋凝水大惊,骇然道:“文东,你受伤了?”

    谢文东摆摆手,示意无事。防弹衣所起到的保护作用是相对的,并不是绝对的,近距离受到枪击,即使防弹衣没有被击穿,但子弹强大的冲击力还是会给人体造成不小的伤害。谢文东挨枪子的次数不少,甚至有些‘习惯’,可每一次的滋味都不好受,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文东……”看着谢文东强装无事的样子,秋凝水眼圈红润,眼泪又掉了下来,既感窝心,同时又觉得愧疚、难受。

    “哭什么,没关系的!”谢文东用袖子胡乱的抹了抹嘴角,冲着秋凝水笑了。他笑的真诚,也笑得灿烂,让人心里觉得暖洋洋的。“文东!”秋凝水再掩饰不住自己的感情,一头扑在他的怀里,放声痛哭。

    她此时的哭,不单单是看到谢文东受了伤,也不单单是她受到了惊吓,二十将她这几年在外闯拼所遇到的种种困难、委屈以及对谢文东的思念统统哭了出来。谢文东身子僵了一下。随后抬起手来,将秋凝水的肩膀轻轻拥住,而另只手仅仅扣着金刀,血珠顺着刀身缓缓向下滴淌……

    左手持刀,右手拥娇。不过此时却没有诗情画意,有的只是浓浓的血腥和杀机。以及令人神经紧绷的枪声。

    外面的周挺对着小楼猛射,连续打空了两把枪。这是,在他身后传出马达的轰鸣声,周挺回头一瞧,只见土路上颠簸行来了两辆轿车。周挺收起枪。目光阴冷地注视着车辆,时间不长。两辆轿车到了他近前,从里面跳出来六名汉子。其中一人急声叫道:“周先生,文东会的人打过来了,我们得马上撤走!”

    这楼名大汉,都是白燕麾下的杀手,在周挺的安排下,他们是负责守卫外围的。听完那大汉的话,周挺眉毛竖立,尖声骂道:“你们不是说谢文东后面没有跟文东会的人吗?他们是找呢吗找到这里来的?”

    “这个……”几名大汉面面相觑,谁都说不出个所以然。但谢文东开车来时,他们是负责断后了。也确认没有文东会的人跟上。至于对方是怎么找过来的,他们还真不清楚。

    看他们一幅幅白痴的样子,周挺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抬起手中枪。怒声吼道:md,谁要是敢跑,老子第一个先崩了他!”说着话,他回手用枪一指小楼,喝道:“谢文东就在里面,你们都给我上,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看到谢文东的尸体!”

    “可是,文东会的就要追……”

    “我不管文东会的人,我只要谢文东死!”周挺失去理智般地大吼着,他冲着众人连连挥手,叫道:“都给我杀进去!”

    众杀手们相互看看,暗暗咧嘴。现在还不跑,等文东会的追杀上来,想跑都来不及了。不过周挺是老大,他的话,众人不敢不听。几名杀手有气无力的答应一声,慢慢向小楼内走去。他们虽然那不愿意动手,但是动起手来也一点不含糊。

    六人经验丰富地分散开来,每人之间的距离都在五步左右,既能相互关照,又不至于被对方连续杀伤。

    他们一点点的靠近小楼,周挺可没有那么好的耐性。几个大步穿过众人,不满地吼道:“你们怕什么?谢文东手里又没有枪,都给我快一点!”

    众杀手们同时一愣。谢文东手里没有枪?那这满地的尸体是怎么回事?难道都是谢文东用刀杀的?这回还真被他们蒙对了,几名南洪门的汉子确实都是死在谢文东的金刀下。

    楼内的谢文东听到外面传来沙沙的脚步声。知道有人在接近,他轻轻拍下秋凝水的肩膀,小声说道:“敌人上来了!”

    秋凝水心头一惊。马上止住泪水,趴在谢文东胸口前的脑袋也随之抬了起来。看到他衣襟上被自己哭湿了好大一片,秋凝水玉面羞红,不好意思地垂下头来,好在谢文东的精力都放在楼外,没有注意到她的窘态。

    感觉脚步声越来越接近,谢文东将身形向门口蹭了蹭,接着快地探出头去,飞快地环视一眼。

    就在这顷刻的瞬间。立刻引来外面众人的一顿连射。碰碰的子弹打在墙壁、门框,土块木屑横飞,溅了谢文东一头。

    他缩回脑袋,靠着墙壁。长吁扣去,甩了甩头上的碎渣,对秋凝水说道:“外面至少有六七人左右,各个都有枪,等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我们必须还击,你先到楼上去躲一躲!”说着话,谢文东将金刀收起,从腰间抽出一把银光闪闪的手枪。(本章由冷魂、血瘋共同手打)

    谢文东一直没掏枪,也一直没有机会掏枪。这让周挺以为他身上根本没带枪,现在反而起到了出奇制胜的效果。

    他依靠着墙壁深深吸了口气,抬起手枪看了又看,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幸运女神能继续站在自己这边,让自己多干掉几个敌人。他对自己的枪法太了解了,同样的这也是他对自己最没信心的一项。

    顿了一会,当谢文东决定豁出去准备还击的时候,现秋凝水还站在自己的身边,根本没有上楼。

    他挑起眉毛,疑问道:“凝水,你怎么还不走?”

    秋凝水伸出手来,将他手中的枪接过,语气平静地说道:“文东,让我来把!”

    “你”谢文东刚要阻止恍然想起秋凝水是警察出身,在枪械方面可是受过专业的训练,即使再差也会比自己枪的多。一直以来,他都把秋凝水看成柔弱的女人,反而将她的本职工作给忽略了。

    谢文东看看秋凝水,关切的说道:“你要小心!”

    秋凝水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熟练地将枪上了膛,随后毛腰走到窗户下,正当她要起身射击的时候,谢文东向她连连摆手,示意她先等一下。

    秋凝水怔住,不明白谢文东要干什么。

    当谢文东把外衣脱下来,做动作要向门外抛的时候,她才明白谢问东的意思,心里忍不住暗赞一声聪明!

    无论什么时候,谢文东总会运用各种各样的手段为自己这边创造出有时和机会。

    (ps:今天朋友过生日,没有时间赶稿,晚上那章无法更新,请各位书友能谅解!)

    家族新添的群,欢迎各位坏蛋迷的加入,每号一群谢谢合作!!

    <spansty1e=”text-dbsp;under1ine”><spansty1e="bsp;#8ooo8o”>文东同盟※小龙堂58123118

    文东同盟※暗魂59192322

    文东同盟※暗杀12136424

    文东同盟※暗组1662o8o69

    文东同盟※飞鹰堂264364111

    文东同盟※河南堂口65885933

    文东同盟※洪門67o83189

    文东同盟※湖南堂口66346956

    文东同盟※虎堂16621o246

    文东同盟※青龙堂275oo721

    文东同盟※朱雀堂28145152

    文东同盟※望月阁589828o6(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