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只看6寇这来势汹汹的一刀,格桑心里便不敢在有丝毫大意,他急忙抬起手臂,以护腕架住对方的锋芒,只听当啷一声响,格桑与6寇各退了一步。 ,。

    不等对方收刀,格桑抢步上前,挥拳直击6寇的面额,深知格桑力大,6寇不敢抵其锋芒,凭借灵巧的身法,快的转到格桑另一侧,手中的钢刀顺势递出,狠狠刺向格桑的软肋。

    暗道一声厉害!格桑侧身闪躲,同时回手一巴掌,猛拍6寇的太阳**。

    他二人你来我往战在一起,格桑力大,而6寇灵巧,一个刚猛,一个飘逸,正可谓棋逢对手,不过6寇毕竟是伤病缠身,短时间还能支撑,但时间一长,身体肯定吃不消,但他想胜格桑,根本没可能,就算是他身体状态最佳的时候都未必能赢得过对方,他急,格桑也着急,6寇已然是半残之躯,而自己却迟迟站不倒他,这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他二人都想在短时间内之对方于死地,打斗时间不长,双双都下了死手,场面变得异常凶险,争斗的二人也都是险象环生。

    在后观战的谢文东暗暗皱眉,格桑的群站是强项,而这种一对一的单挑则要相对弱些,和6寇打起来也不占任何便宜,想着,他侧头对身旁的袁天仲说道:“天仲,你上换格桑下来!”

    “是!东哥!”袁天仲急急应了一声,随后抽身而出,冲了过去,袁天仲好大喜功,又爱表现,而且现在的对手是6寇,南洪门的二号人物,若是将它杀掉,那不仅是大功一件,自己在道上的名望也随之飞提升。

    袁天仲边冲边向场边大声叫道:“格桑,东哥让你退后!”他和格桑在一起相处最久,对其个性深有了解,知道格桑好战如果自己想把他换下来,基本不可能,所以他特意把谢文东的名头先报出来。

    没等格桑说话,两名6寇的保镖勃然大怒,吼道:“你们想仗人多来车轮战吗?”说话间,二人齐齐窜了出来,迎上袁天仲刚一接触,两名大汉抢先出手,双刀分袭袁天仲的脖颈和前胸。

    他二人身手不弱,但也仅仅是不弱而已,袁天仲哪会把他们放在眼里。

    身子略微向下一弯,如果泥鳅石板从双刀的下面闪了过去,度丝毫不减,眨眼工夫,他已贴近两名大汉的近前,只见他手掌在腰间一抹,掌中立刻多出一把明晃晃的软剑,手腕一翻,以剑面向右边那名大汉的脖颈拍去。在大汉脖颈缠成一个圈。

    没等对方反应过来,袁天仲持剑的手臂猛的向回一拉,扑的一声,大汉的喉咙被剑锋花开,一道血箭被射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袁天仲一剑了解了大汉的性命,只是眨眼只见的事,大汉的尸体还未到下,袁天仲一回身一脚,将另一名大汉踢腿数步,撞墙倒地,6寇得保镖都是身手过人的佼佼者,但两名大汉却在袁天仲的手底下连一个会和都没走过去。这让周围的南洪门帮众不无大感骇然,脊梁骨冒寒气。

    袁天仲不管那些,到了还在厮杀的格桑和6寇近前,猛的一剑,将6寇坎向的一刀架住,随后对格桑说道:“格桑,东哥让你回去没听见吗?”

    ”格桑已被6寇激起好胜之心,这时候让他退后,令格桑倍感难受,别人的话他可以不听,但对谢文东的命令却不敢违背,虽然心中不满,可最终还是无奈的退了下去,回到己方阵营后,格桑低着头,一言不。谢文东笑了,拍拍格桑的胳膊,说道:”格桑,你也累了,休息一下,至于6寇嘛,我还真怕你失手把他给打死了,这人对我们还有用!”他这么说,只是在安抚格桑,至于6寇的死活,他现在已不在乎了.

    格桑憨直,谢文东说什么他就信什么,闻言,他挠着脑袋呵呵傻笑去来,心中舒服了许多.

    袁天仲换下格桑,与6寇交上手,场面的形势立刻生了变化,6寇出招快,袁天仲更快,6寇身法灵活,可袁天仲的身法更加灵敏诡异,在他连续不断急风暴雨般的攻势下,6寇显得慌手慌脚,招式开始变得凌乱.

    时间不长,6寇在袁天仲的抢攻下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就在周围南洪门的帮众感觉不好的时候,只听场内袁天仲突然断喝一声,软剑挑6寇的小腹,6寇倒吸口凉气,急忙抽身后退.

    似乎早已聊到6寇的反应,袁天仲冷笑一声,跟步不上,手臂向前一探,又刺向6寇的颈嗓咽喉.

    哎呀!6寇脸色顿变,可此时他再想全身而退已然来不及了,他只能尽量将身躯拧动,逼开要害,袁天仲这一剑是没刺中他的喉咙,却将他的左肩挑开一条大血口子,6寇闷哼一声,脸色更白,袁天仲不给他喘息之机,接着唰唰唰又连攻三剑.

    6寇左躲右闪,避开前两剑,但最后一剑再已避不开了,这剑正激在他的胸口,好在6寇反应过人,意识到不好的时候身子已尽力后仰,使袁天仲这剑刺得不够深,.

    袁天仲一旦得势,杀招叠出,片刻都不停顿,见6寇还能坚持,他下面猛然一脚,蹬在6寇的小腹,将其踹到在地,接着手起剑落,恶狠狠向6寇的脑袋劈去.

    正在这个紧要关头,一名大汉分身扑到6寇的身上,以自己的身体硬挡住袁天仲这致命一剑.

    只听扑哧一声,袁天仲这剑在那大汉的背后砍出半尺长深可及骨的大口子,那大汉惨叫一声,侧头大吼道:”保护寇哥!”随着话音,他回手反给袁天仲一刀.

    眼看自己一剑就要结果6寇,却偏偏被眼前这人可挡住了,袁天仲勃然大怒,虽然对方出手在前,但他抢先一剑,将大汉持刀手臂的手筋挑断,没等对方回过神,他手中剑势向前一递,刺进对方的脖子.

    袁天仲收剑,一脚将尸体踢开,举剑又要对6寇下死手,可是这时周围的南洪门帮众人已然反应过来,呼啦一声,齐齐在向袁天仲扑去,袁天仲就算能杀掉6寇,可是也会被对方的众人扑倒,难以脱身.

    他暗暗咬牙,权衡利弊,无奈之下,只好后退.

    趁着这个机会,几名保镖奋力地将受伤的6寇拖到后面,众人此时再看6寇,业已浑身上下都是鞋,脸上毫无血色,惨白的吓人.

    哎呀!众人心中惊呼,有名保镖二话没说,背起6寇就向后面跑.

    6寇伤势很重,但神志还清醒,他虚弱地问道:..你带我去哪?

    “寇哥,这涨我们大不了,我带你回广州!”那名保镖带着哭腔说道。

    ”6寇摇头,断断续续的说道:“我不能走,临来云南之前,我已.”

    保镖急道:“寇哥,这仗我们已经输了,在流下来就是等死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寇哥,我们先回广州再做打算.”

    ...”

    说完话,久久没听到背后的6寇答言,保镖一回头一瞧,6寇已趴在他的背上昏死过去.

    哎呀!那保镖心如刀绞,步伐更快,几个箭步回到房内,随后提腿一脚,把窗户踢开,接着一手抱着6寇,一手搭着窗台,跳可下去,另外的几名保镖不敢耽搁,随后也纷纷跳出窗户.

    到了外面,众人不敢走正门,由堂口的侧身翻墙而出.

    为了防止南洪门的人逃脱,文东会已在堂口的四周设下守卫,只是人员不多罢了,他们刚刚翻过院墙,立刻有数名文东会的小弟冲了过来,别无二话,见面抡刀就砍.

    6寇的保镖在袁天仲那样的高手面前是不堪一击,但应付起文东会的普通帮众还是不在话下的,双方交手的时间不长,几名文东会人员便被拼了命的大汉们砍倒在地,南洪门众人不敢有片刻停顿,随即夺路而逃.

    6寇在几名贴身保镖殊死搏杀下逃出堂口,但是南洪门的绝大多数帮众还困在里面,甚至上下人员都不知道6寇已经走了

    堂口,三楼.

    袁天仲被蜂拥而来的南洪门帮众逼退,他回到谢文东身边,来脸一红,垂说道:”对不起,东哥,我没有杀掉6寇!”

    谢文东在后面看得很清楚,袁天仲没有杀掉6寇,但却将其击成重伤,他微微一笑,说道:”没事,跑不了他!”说着话,他向身后的众人一甩头,喝道:”兄弟们一起上!我们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拿下堂kou.捉6寇!”

    ”杀-----”文东会众人大吼着又冲上前去,与南洪门帮众再次展开混战.(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