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167)在没有必要的时候,袁天仲是不会以身涉险的。他的身法极快,如同闪电一般,没等出来的南洪门众人反应过来,他已退回到楼梯口。他是跑了,但却把安永仁给扔下了。南洪门众人看到地上的尸体,无不变色,随后抬头一瞧,看见傻站在原地、手里还拿着血淋淋匕shou的安永仁。 ,。

    “仁哥,你……你这是在干什么?”一名南洪门人员惊讶地问道。

    “我……”安永仁面色苍白,身子一哆嗦,差点吓得趴地上。

    不用他解释,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南洪门众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只听呼啦一声,众人齐齐为上前去,有几名6寇的保镖见同伴惨死,更是怒不可言,纷纷吼叫道:“安永仁,你为什么杀人?你想早饭吗?”

    暗叫一声完了!安永仁六神无主,翘起脚来,伸长脖子,冲着楼梯口的方向大叫道:“东哥,快救我!”

    不用他喊,谢文东业已呆着手下兄弟冲了出来。听闻身后脚步声大起,南洪门众人纷纷回过头去,只见从楼梯口处跑出来一大群黑衣人,手中清一色的钢刀。看衣着,都不是己方的兄弟,在自己的堂口里突然出现这许多陌生人,南洪门帮众又惊又是茫然,其中一人下意识地惊问道:“什么人?”

    没有人回答,谢文东一马当先,到了南洪门帮众的近前,手起刀落,随着扑的一声闷响,一名南洪门汉子胸口中刀,踉跄倒地。

    “是敌人……”谢文东这一刀,立刻让南洪门众人炸了锅,呼喊连天。

    6寇的几名保镖彻底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不用问,肯定是安永仁叛变社团,勾结谢文东,将对方给引进堂口了。一名大汉的眉毛都竖立起来,身手抓住安永仁的脖领子,大骂道:m,你把文东会的人给引进来了?!”

    “不……不……”安永仁还想解释,可那名大汉已不给他机会,抽出片刀,对准安永仁的肚子就刺了下去。噗嗤!这一刀捅得结实,安永仁惨叫一声,双手捂着小腹倒了下去,直到死,他的眼睛还盯着谢文东所在的方向,还想着他能冲过去搭救自己。

    安永仁被杀,这倒省去谢文东动手的麻烦,就算他不被南洪门的人所杀,谢文东也同样留不下他。谢文东带领众人与南洪门在三楼的走廊里打成一片,他们这里一动手,很快也惊动了一、二楼的南洪门帮众,睡得迷迷糊糊的众人听到打斗声,纷纷从房间里出来,查看是怎么回事儿,可是刚一露头,立刻遭到早已埋伏好的褚博、姜森等人的迎头痛击,许多南洪门人员直至被砍到早地,还是满面的迷茫,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儿。

    一方是有备而来,而一方是毫无准备,这场争斗从一开始就失去了悬念,文东会这边稳稳占据着上风。安永仁只是个毫不起眼的小人物,但他所起到的作用恰恰成了决定双方胜负的关键。

    且说三楼。南洪门在三楼的人员是最精锐的一群,三楼走廊里的交战也最激烈,最艰苦。谢文东靠着一鼓作气的冲劲确实向前推进了很大一块,但很快就被蜂拥而至的南洪门人员逼退回来,看着眼前白花花一片的片刀,他心中也是一颤,没等他继续向前冲只听身后有人断喝一声:“东哥,让我来!”

    听闻话音,谢文东笑了,闪身推到一旁,随着一阵咚咚咚沉闷的脚步声,格桑魁梧庞大的身躯从文东会的人群里冲了出来,到了南洪门阵营前,二话没说,挥动双臂,猛地砸出两拳。他的拳头有碗口大小,全力落下,声势惊人,挂着嗡嗡的破风声。身在前面的南洪门帮众急忙横刀招架,只听当、当两声,两名南洪门大汉手中的片刀应声而弯,格桑的拳头落势不减,重重锤在二人的脑袋上。两名南洪门汉子只觉得脑袋嗡了一声,接着眼前黑,双双栽倒,人事不醒。

    格桑冲杀上来,立刻引起南洪门阵营大乱,后面的文东会人员大受鼓舞,纷纷怒吼着随着格桑向前冲杀,论起群战的本事格桑可算是出类拔萃,在谢文东的麾下也绝对称得上是第一号.

    有格桑在前顶着,又有文东会的帮众人随后冲杀,南洪门的帮众有些招架不住,开始缓缓后退,这时候,6寇从房间里走出来,他没有看到文东会的人,倒是看到密密麻麻的己方人员挤在走廊里,他眉头大皱,疑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守在房门口的保镖们急忙将6寇又拉回房间内,纷纷说道:”鹿哥不要出来,外面的情况太乱了!”

    ”到底怎么回事?”

    众保镖们相互看看,其中一人低声说道:,将文东会的人给引进堂口,现在对方不仅上了三楼,而且一,二楼也都打起来了.不太乐观.”他说得还算是比较宛转,现在南洪门糖口何止是不乐观,简直已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不听此言还好点,一听这话,6寇忽觉得脑袋一阵昏沉,他千算万算,把谢文东能用上的手段都算到了,可是却偏偏没算到谢文东会在自己的身边用策反之计,6寇闭上眼睛,久久无语.

    见他如此表情,众人心里同是一悲,一名保镖轻声说道:”6哥,你别着急,安永仁那..”

    没等他说完,6寇缓缓摇了摇头,安永仁算什么,他担心的是堂口,谢文东为人阴险毒辣,被他策反,最后也不会有好下场,张居风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可是6寇想毫不明白,既然明明知道谢文东这人靠不住,为什么偏偏还会有己方的兄弟听信他的谗言,受他所收买呢?

    6寇越想越气,胸口一闷,他忍不住又剧烈地咳嗽起来,这次6寇咳比以前厉害的多,腰都弯了下去,脸色别得涨红紫,周围的保镖们皆吓了一跳,纷纷上前,又是搀扶又是敲打6寇的后背,好一会,6寇才算把这口气缓了过来,他喘了两口粗气,随后将周围众人慢慢退开,凝声说道:“大家都跟我出去,迎敌!”

    闻言,保镖们眼圈一红,差点都哭了,急声说道:“寇哥,你的身体不好,就不要出去了!”

    6寇笑了,只是笑的很苦,差点都哭了,他说道:“谢文东是有备而来,如果我不出去指挥兄弟们作战,他家哪能抵御得住!”说着,他不在停顿,迈步走出房间。

    只这一会工夫,在格桑为的文东会众人冲击下,南洪门的帮众又退后了好大一截,尤其是前方的人员,不时的倒在对方的刀口和拳头下,惨叫声不绝于耳。

    离老远,6寇就看到鹤立鸡群的格桑在挥舞着双臂,不时有己方的兄弟在他面前惨叫倒地,6寇牙关一咬,大声喝道:“格桑,你的对手在这里!”

    正打在兴头上的格桑闻言一愣。举目一瞧,刚好看到南洪门人群后方的6寇在对自己怒视而对,他哈哈大笑,憨声憨气的问道:“6寇,你敢出来送死吗?”

    6寇握了握拳头,侧身从身边保镖的手里拿过一把片刀,随后分开前面的众人,直奔格桑而去。

    南洪门帮众被打得心慌意乱,此时6寇出现,众人总算是找打了主心骨,一各个的心气又提升上来,众人止住溃败之势,纷纷想两遍躲闪,给6寇让出一条通道,6寇穿过人群,大步流星来到格桑近前,

    众保镖们生怕6寇有失,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6寇的身材高窕,有一米八零,不过在格桑面前,则要矮了一头还多,格桑低头看着他,见6寇脸色难看,满脸的憔悴,忍不住咧嘴笑了。

    6寇没有理会他,目光一偏,看向格桑身后的谢文东,抬刀一指他的鼻子,;冷声说道:“谢文东,你可敢出来与我一战?”

    有格桑在前面冲锋陷阵,谢文东基本没有太动手,此时他一脸的轻松,他打量6寇一番,暗暗摇头,此时的6寇和几天前比起来气色更差。

    不过谢文东可不敢有丝毫轻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6寇虽然有旧伤,但毕竟身手过人,实力群,现在又是形势危急之时,他要真的和自己拼起命来,那也不太好应付。

    谢文东是经常挺而走险,但那都是无奈之举,现在他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去和6寇单挑。

    他哼笑一声,笑眯眯的说道:“6兄,你已经秉承这个样子,还怎么跟我交手?我看你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抵抗。投降吧!”

    6寇怒极,猛的大喉一声,想绕过格桑,直接去找谢文东拼命.

    可格桑哪能放他过去,大手一伸,将6寇拦住,说道:”你想找东哥,得先过我这关!”

    ”你去死”说话间,6寇回手就是一刀,直取格桑的前胸.

    6寇是身体是很差,可出手依然快得出奇,一刀劈出,在空中画出一道逼人的寒光.(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