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按照谢文东的意思,孟旬给6寇写了一封请帖,派下面的兄弟送到南洪门的堂口。 ,。

    接着谢文东来的请帖,南洪门众人都十分惊讶,头目们纷纷向6寇进言,认为谢文东肯定是别有用心,预谋不贵。6寇却摇了摇头,说道:”谢文东是想杀我,但是不会使用这样的手段,他得顾及到自己的名声。”

    众人相互看看,依然摇头,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如果6寇有个三长两短,那南洪门在曲靖,在云南也就彻底没有希望了。看出众人的顾虑,6寇含笑说道:”谢文东想不想谋害我,我不知道,不过我倒是想利用这次机会去干掉他!”

    ”啊!”南洪门的众头目们对偶式面带惊色。

    6寇幽幽说道:”想化解社团目前的重重危机,谢文东是关键,只要他一死,以为问题都迎刃而解。”

    ”寇哥的意思个。。。。。”

    ”我就算拼上性命,也要和谢文东同归于尽!”6寇拿起请帖,目光变得幽深,长叹一声,道:”这可能是唯一的机

    会了。”顿了一下,他转回头,问道:”来送信的人还在吗?”

    ”是的,寇哥!”一名南洪门头目急忙回答:”那人已被下面的兄弟控制住了。”

    6寇点点头,说道:”不要为难他。让他回去,告诉谢文东,一起吃顿饭没问题,但是时间和地点要由我来选。”

    ”是!”那名头目答应一声,急匆匆走了出去。

    那名文东会的人员回到己方据点之后,将6寇的话转达给谢文东时,后者悠然而笑,6寇提出这样的条件,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而且他算准6寇会利用这次与自己会面的机会,对自己下毒手。

    他找来刘波,细细叮嘱:”老刘,这几天你要盯紧南洪门的堂口,不要错过任何的风吹草动,明白吗?”

    ”没问题,东哥!”刘波急忙点头答应。

    为了鱼谢文东的这次会面,6寇可谓是下足了功夫,而且特意给广州那边的白燕大区电话,借用他旗下的杀手人员。白燕一听6寇是想暗杀谢只是一想到谢文东在这里,心中顿生惧意,没敢亲自来涉险,不过她倒是派过来十多名精锐强干的杀手,协助6寇。她不在乎6寇的死活,只要能成功杀掉谢文东就行。

    很快,6寇这边就给了谢文东确切的答复,称三天后,在黄山饭店会面。

    黄山饭店距离南洪门的堂口不算远,而离文东会的据点也很近,刚好在二者之间,将会面的地点定在这里算得上是即公平又合理。

    会面的当日,6寇带领大批的南洪门帮众先到一步,然后将人员分派下去,在饭店内外作好埋伏。至于白燕派到曲靖这边的杀手却是非常神秘,行踪诡异,直到现在6寇都没见过他们一面,更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在给白燕打电话询问时,后者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说道:”6大哥不用担心,你做你的,我做我的,这次你我来个双保险,无论如何也要除掉谢文东。”(mr_周鱼)

    6寇苦笑,现在白燕已非昔日阿蒙,变得阴险、狡诈、难以控制,同时又让人琢磨不透。

    等南洪门都安排妥当之后,过了好久,谢文东才带着十来名贴身的手下人员来到黄山饭店。

    他是踩点来的,看起来像是毫无防备,实则不然,以姜森、刘波、褚博为的三波人员早已经到了饭店附近,刘波的暗组负责全面刺探,姜森的血杀负责保护谢文东,而褚博带领一部分精锐兄弟作为机动人员,负责全面的巡视。

    6寇在饭店的二楼定下一间大包房。说是包房,更像是会场,空间极大,里面可轻松容纳四、五张十人的饭桌。

    在南洪门小弟的指引下,谢文东带着五行、袁天仲、格桑以及几名随行的小弟走进包房内。

    进来之后,举目一瞧,只见包房里站有二十多号南洪门的帮众,皆是身材魁梧高大的壮实汉子,面沉似帖,表情阴冷,浑身上下散出浓浓的杀气,向正中看,谢文东差点乐出声来,6寇的架子不小,大咧咧地坐在饭桌旁,看到自己近来,别说起身相迎,连欠身打招呼的意思都没有。  若是以前,谢文东肯定心生不满,与其针锋相对,但现在他已不在乎那些了。

    谢文东背着手,迈着四方步,笑眯眯地走到6寇近前,上下看了看他,笑道:“6兄,这次你做得不对啊!”

    6寇被他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说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转过头来,依然没有起身,仰面疑惑地看着谢文东。

    后者呵呵轻笑一声,说道:“本来说好是由我请

    客的,现在反而让6兄你破费了,我怎么好意思呢?何况,贵帮现在资金紧缺得很啊,包下这么大一间包房,恐怕得花不少钱吧?!”

    看着谢文东那一脸怪笑得意的样子,6寇以及周围的南洪门众人鼻子都差点气歪了。6寇冷哼一声,说道:“社团资金紧不紧张,我心中有数,这点无需谢先生挂心。”

    “那倒是!”谢文东笑眯眯地拉了一张椅子,在6寇身边不远的地方坐下,同时悠悠说道:“谁苦谁甜,我们大

    家心里都有数嘛!”

    6寇脸色难看。他嘴不笨。不过在谢文东面前。却显得不太灵光了。。他话锋一转。问道:”谢先生约我见面。有什么事要谈吗?”

    谢文东并未接话,反到是笑道:”6兄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啊~想必是旧伤在身。还未痊愈吧?”

    6寇冷笑。说道:”谢先生何必明知顾问捏?”周福来都被谢文东逼得来毒害自己。他肯定已对自己的旧伤了如指掌了。。

    谢文东装模做样的轻叹了口气。。说道:”看起来张居等那次真是把6兄伤得不清啊。不过张居等现在已死。算是我帮6胸了去了一块心病吧~”

    听了这话。6寇的眉毛都快竖立起来了。要知道张居等的背叛就是受了谢文东的鼓动。。而谢文东到好。,利用完了张记风之后就随便找了个须有的罪名就将其处死了。其心之毒。实在是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了。。

    6寇还没开口说话。只觉得一股热气从胸腹中牲畜。直冲他的闹们。嗓子眼也随之开始痒。。他忍不住连咳数声。将桌子上的茶杯拿起。。一仰头。讲棋中的茶水喝了个干净。。这才勉强将咳感压了下去。。

    谢文东见壮。。关切的说道。。:”6兄的伤还没有彻底痊愈。何必跑到云南来。。在广州养伤不是很好吗?。干嘛闹们拼命捏。。?”6寇深吸口气。凝声说到:”这都是拜谢先生你所赐啊~”

    谢文东点点头。。微微一笑。。他的身子向前探了探。。问道:”6兄认为我们在云南之争。谁能笑到最后捏。。?”

    6寇另有所指的说道。。。::就算我坚持不到最后。我也会让你笑不出来的。。”

    谢文东笑眯眯的看着他。轻叹口气。说道:“南洪门大使已去。这是任何人都看得出来的。6兄何必在在这一条路上走到底呢?我现在可以给你指条明路。只要6兄到我这边来。我保证你的地位与在南洪门比起来只高不低。。。。”

    没等他说完,6寇已气得满面通红,猛的一拍桌案,怒声喝道:”闭嘴,谢文大东,你把我6寇当成什么人了?你以为我是象张居风,孟旬那样的宵小之辈吗?”

    在谢文东身后的五行,袁天仲等人相互看看,心中暗道:怎么样?东哥想策反6寇,根本就是多此一举的事,6寇这人就算是烧成灰,骨子里都得刻上'南洪门'这个三个字,

    谢文东对6寇的反应不例外,也不生气,只是含笑摆了摆手,说道:”6兄不用动怒嘛!俗话说的好,良禽择木而西,象6兄这样的人才,我觉得实在没有必要跟着向问天一起完蛋。”

    6寇两眼猩红,咬牙说道:”谢文东,你认为你赢定了吗?”

    谢文东耸耸肩,反问道:”贵帮现在还剩下什么?论地盘,南洪门缩水一半有余,连经济重地上h都打没了,上下帮众全部龟缩到广州一地,论人力,南洪门的八大天王死了多少?现在还剩下几人?我来进攻云n,堂堂的南洪门却只派来6兄这么一个病号来和我对阵,实在是可笑至极,论资金,你们黑道的地盘缩水,而白道生意的股份又大多掌握在外人的手里,受到严格的看管,现在已是捉襟见肘,严重不足,

    6兄,你说南洪门还剩什么?还有何实力配和我抗衡!”

    他这番话,字字如刀,句句都象割在6寇的心窝里,要命的是他说的这些还都是实话。

    随着他的话,6寇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由红变紫,又由紫变白,等谢文东说完,他忍不住又咳嗽起来。

    谢文东不管6寇是什么感受,心里是什么滋味,他继续说道:“所以说,贵帮的垮台只是迟早的问题,现在6兄叛到我这边还算是个好时机,等到日后大局已定,6寇就算想归顺,那时我会不会收纳还是个问题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