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157)姜森看着脸色苍白的周福来,柔声说道:“周大夫,我让你做的事并不难办,只需要你稍微动下手即可。”说着,他将手q掏出,向茶几上轻轻一放,接着,又从口袋里抽出一张支票,放在手q的一旁,他摊了摊手,说道:“周大夫,死路还是财路,你自己选吧!” ,。

    一边是**裸的直接威胁,另一边是诱人的jin钱,这是谢文东最常用的手段,文东会的人早已学会了他这一套,不过这种一面天堂一面地狱的手法也向来管用的很,几乎是无坚不摧,攻无不破。

    看着茶几上的手q和支票,周福来的冷汗顺着额头流了出来。他虽然喜欢钱,但也从来没因为钱而去害人,何况现在要他去杀人。

    见他久久无语,只是一个劲的擦冷汗,姜森颇感不耐烦,说道:“周大夫,看起来你是不想和我们合作了,既然如此,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周夫人是第一个,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说着,他侧头推身边的兄弟低声说道:“把老太太先扔下去!”

    姜森只是在吓唬周福来,但xie杀的人课不管那么多,只要是姜森的命令,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他左手边的那名大汉面色一正,冷生道:“是!森哥!”说完话,他挽了挽袖口,带着满面的sha气,大步流星向里屋走去。

    周福来见状马上慌了手脚,抢步上前,将那名血杀汉子死死拦住,老头子急得满面通红,大声哭喊道:“不行,不行啊——”

    “行不行,现在不是由你说了算。”姜森脸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面的狰狞,凶相毕露,他冷声说道:“老太太摔死了,也是因你而起,是你袖手旁观,不去jiu她!”

    他话音刚落,那名血杀的汉子一晃胳膊,一把将周福来推开,接着直冲冲继续走向里屋。

    眼前这些人身上都带着q,明显是黑道的亡命之徒,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如果自己不答应对方,他们几乎是尖叫着喊道:“我去!我去做!”

    姜森挑起眉毛,向走到里屋门口的兄弟摆了摆手,示意他停下来,接着,他笑呵呵地看着周福来,柔声说道:“周大夫,这样才对嘛!跟我合作,我们大家都有好处。”他站起身形,顺便将茶几上的小瓶子拿起,来到周福来近前,将小瓶子塞进他的手里,说道:“周大夫,此事就交给你了,我等你的好消息。对了,不要想着逃跑,因为你根本跑不掉,再者说,就算你跑了,你的家人们都会跟着遭殃。”他回过头来,冲着身后的另名汉子扬扬头,后者从口袋里拿出一沓文件,扔在茶几上。

    该说的话都说完,姜森带领着一干手下兄弟慢悠悠地走出房门。

    等他们都走了以后,老太太从里屋颤巍巍地走了出来,满面惊容地问道:“福来,刚才那些人是谁啊?”

    “哎!”周福来长叹了口气,见老太太没事,什么话也都没说,走到茶几前,将血杀人员扔下的文件拿起来一看,老头子傻眼了。上面有他以及他家人的详细资料,甚至连他孙子孙女所上的学校,在个那个班级都记录得清清楚楚。

    看完这个,老头子脑袋一沉,身子摇晃了几下,随后站立不住,重重摔在沙上。老太太虽然不太清楚究竟生了什么事,但看周福来大难临头的表情,也知道事情不简单。她急步走到电话前,边拿话筒边说道:“我们还是报j吧。。。。”

    她话还没说完,周福来像是过了电似的,一下子又从沙上窜了起来,一把将老太太手中的话筒抢了去,尖叫道:“你疯了?打电话报j,不仅会害死我们,而且还会牵连到我们的儿孙啊!”

    “……”老太太惊呆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周福来这个样子。

    周福来被姜森逼得无路可走,只好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当他为6寇煮药的时候,悄悄把姜森给他的那瓶氰化去物放了进去。氰化物是剧毒,比砒霜要厉害得多,国际上的间die几乎都随身携带这种东西,一旦被抓,可第一时间了解自己的生ming。

    老头子在6寇的药里没下一整瓶,只倒了半瓶,不过即便如此,一旦6寇喝了,即使有十条ming也得交代。氰化物呈苦味,而中药更苦,所以混在里面,即使是味觉再敏锐的人也品尝不出来。周福来在药点里将中药煎完,并用塑料袋塑封上。看着眼前这几包下了剧du的中药,心里也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滋味,他的嘴里比中药更苦。  这天上午,周福来又象往常一样,到药房去坐诊,等到接近中午时,南洪门派过来一辆轿车,一名胖乎乎满面和善的南洪门青年将周福来接进

    车里。在去往南洪门堂口的路上,那青年笑道:“周大夫的医术很高明,寇哥这两天的身体好多了。”

    “哦,是吗,那就好,那就好……”周福来强颜欢笑,勉强应付着,他的两腿现在哆嗦得厉害。

    胖乎乎的青年没有注意到周福来的不自然,他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我们兄弟对周大夫的医术都很佩服,有机会也想找周大夫帮我们检查检查,看看身体有没有问题。”

    “好的……”

    一路上,周福来心里七上八下的,眼皮也突突地跳个不停,心烦意乱,魂不守舍。

    好不容易到了南洪门堂口,当上台阶时,老头子脚下一没留神,差点抢到地上,一旁的青年急忙将他扶住,笑道:“哎哟,老爷子,你慢着点!”

    经过这么长的时间,6寇的旧伤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还不如在广州的时候。正如周福来诊断的那样,到了云南之后,他水土不服,而且连连受挫,现

    在又受到文东会围攻之势,他又是着急又是上火,若是正常情况下,倒也没什么,但他有伤在身,使身体更加虚弱,平时总是咳嗽不断。

    自从接受了周福来的治疗,身体确实好转了许多,6寇身边的兄弟们无不打心眼里高兴,对周福来亦是恭敬有加。

    在南洪门青年的指引下,周福来来到6寇的寝室。

    当他到时,6寇正在和一群心腹头目们开会,看得出来,会议的气愤很凝重,每个人的脸都板得死死的。

    看到周福来,6寇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笑容满面地迎上前去,客气的说道:“周大夫,你来了,我已经等你多时了。”说着话,他看了看房间内的其他众人。南洪门众头目们自动自觉的站起身形,纷纷告退。

    时间不长,房间里只剩下6寇、周福来以及几名南洪门的保镖。

    二人分宾主落座,6寇笑道:“周大夫,我感觉现在的身体强了许多,你的针

    灸和开出的药方确实很有效!”

    周福来笑了笑,应承道:“药理是外因,关键还是6先生年轻力壮,内因起了作用。”

    “哈哈!”6寇仰面大笑,问道:“周大夫看我还需要多久能彻底痊愈。”

    “这得看6先生的具体状况而论。”周福来说道:“如果以6先生现在的恢复度来看,最多不会过两个月,就能彻底恢复,

    而且不留病根。”

    “两个月。。。”6寇幽幽叹道,露出一丝苦笑,他实在不知道,自己在曲靖能否坚持两个月。下面的眼线业已经查明,

    文东会正在从东北大批的抽调人力,恐怕过不了多久,谢文东的身边就会

    出为数众多的文东会帮众,到时若全力来攻,自己如何抵挡?

    想着,他默默的摇了摇头,顿了一下,他突然话锋一转,问道:“周大夫

    这几天过的怎么样?”

    他随口的一问,却令周福来的身子一哆嗦,差点从沙上出溜到

    地上。他清了清喉咙,掩饰自己的紧张,说道:“还是老样子了,

    每天去药房坐诊。”

    看着强壮镇静的周福来,6寇笑呵呵的说道:”周大夫也是一大把

    年级了,不用那么拼命嘛,钱够用就行了,在家安享晚年多好。“

    周福来苦笑道:”赚钱不赚钱倒是小事,年轻时劳碌惯了,突然退休

    回家,实在受不了,人都快憋出病来了。“

    6寇大笑,说道:”这是老年人的通病啊!“

    周福来怕6寇多问,急忙把话头插过去,边从随身携带的皮包

    里掏出腕枕边说道:”6先生,我先为你诊诊脉!“

    “好!”6寇伸手,将手放在腕枕上。

    周福来现在哪有心思为6寇诊脉了,装模作样的把了一会儿,点点头

    说道:“6先生恢复的很好,比上次我来的时候强多了。”说着,

    将皮包里的几带塑料包拿了出来,说道:‘这是6先生这两天的药,

    还是个、、和往常一样,早中晚各服一包。”

    6寇接过,连声道谢。他看看手表,现在已是中午,笑道:“正好!现在就该喝药了!”

    说着话,他拿出一袋药,交给手下兄弟,说道:“拿去热一热!”

    “是!寇哥!”那名保镖答应一声,拿着药走了出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