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156)见几名青年的表情不象是说谎,刘波凝思了一会,突然话锋一转,问道:“最近6寇的身体如何?” ,。

    三名青年先是一愣,随后左右两边的青年双双看向中间的那人。

    刘波心中一动,也向正中那名青年看去。后者明白,这种情况下如果再有隐瞒,那自己真的会被活活打死在这里了。他颤巍巍地说道:“寇哥自到云南以来,身体一直不好,也不经常露面,象我们这些小弟,平时根本见不到寇哥。”

    刘波含笑问道:“那你又是怎么知道6寇身体不好的?”

    “我是司机。要经常开车去接一位老中医为寇哥看病。”

    “哦?”刘波眼珠连转,暗道一声原来如此。难怪一直听说6寇身体不好,却始终查不到他外出看病的消息,原来南洪门一直都是把大夫接回来为他看病的。想着,他拿起那盒止咳药,仔细查看,很快他就现,药盒虽然精致,和西药差不多,但其成分可都是甘草、羚羊角等中药。想来这药也应该是为6寇买的。

    查了这一大通,直到现在才算是有点线索。刘波暗松口气,又问道:“你去接的那个老中医在曲靖吗?”

    “是的!他就是曲靖的本地人。”

    “告诉我他的地址!”刘波说道。

    青年不敢隐瞒,将老中医的地址一五一十讲述了一遍。旁边的暗组人员立刻将青年说出的地址、姓名一一记录下来。等他说完,刘波点点头,笑着说了一句,“很好!”接过下面兄弟记录的纸条后,他转身向外走去。

    见他要走,三名青年急了,那名司机说道:“大……大哥,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放我们走吧!”

    刘波什么话都没说,连头都没回,打开车锁,跳了出去。到了车外,等在门口的那名汉子走了过来,低声问道:“刘哥,里面的人怎么处理?”

    “留下他们,就等于给我们作战的兄弟增加三个敌人。”刘波说道:“现在先不要动手,等确认了他们给我消息之后,再干掉他们。”

    “明白了,刘哥!”那名大汉点点头。

    给6寇看病的老中医是曾经市中医院的老大夫,现已退休在家,不过人可没闲着,时常到各大药房去坐诊,每月下来,也能赚到不少的收入。在暗组人员的调查下,刘波很快就将老中医的家庭住址以及现状查得清清楚楚。随后立刻转告给谢文东。听完刘波的调查结果后,谢文东精神大振,6寇果然有伤在身,这对自己来说可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想着,他立刻找来姜森,在他耳边细细叮嘱一番。

    姜森边听边点头,等谢文东说完,他微微一笑,说道:“东哥,你就放心吧,这事交给我了。”

    姜森做事,谢文东向来很放心,他含笑点点头,说道:“此事能否成功,对我们至关重要,度一定要快。”

    “明白。”

    翌日,周六,姜森接到刘波的电话,称老中医又去药房坐诊了。挂断电话之后,姜森片刻也未耽搁,带上几名兄弟,没有去老中医坐诊的药房,而是直接去了他的家里。老中医名叫周福来,儿女早已成家,现在家里只有老伴一个。

    周福来坐诊的时间一般都不长,只是在上午九点到十一点之间,但由于他的医术高明,慕名而来的人极多。今天也和往常一样,忙完了一上午,诊治七、八个病人,等到中午时,老头子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打道回府。

    虽然只忙了两、三个小时,但是药却没少开,他在药房坐诊,除了坐诊费之外,还有一项更多的收入,那就是卖药所赚取的提成。老头子心情不错,出了药房之后,先到市场买了些肉菜,随后步伐轻快地回到家中。

    刚进家门,周福来就来看三名陌生的汉子坐在自己家客厅的沙上,房中飘荡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周福来一愣,在他印象中,他从来没见过这几个人,他们是怎么跑到自己家里来的?他脱掉鞋子,带着满腹的疑问,道:“你们是……”

    “老先生就是周大夫吧?!”坐在沙上的三名汉子纷纷站起身形,正中间的那名汉子身材不高,但却十分壮实,冲着周福来含笑问道。

    “我是。”周福来莫名其妙地点点头,随后问道:“我们认识吗?”

    那名敦实汉子摇了摇头,说道:“以前或许不认识,但现在我们就认识了。”说着话,他向前近身,伸出手来,说道:“我叫姜森。”

    周福来茫然地与他握了握手,在于其握手的同时,他能清楚地感觉对方掌心和手指不由一层厚厚的老茧,那是长干体力活的手,不过看对方的穿着,皆是西装革履,衣料考究,怎么看也不相识民工或者工人。周福来正觉得奇怪时,脑中灵光一闪,马上知道对方不简单,很有可能是黑道上混的。他行医多年,接触的人又多又杂,各行各业都有所涉及,所以之和姜森握了一下手,就将其身份才出了大概。

    他面容一正,不动声色的问道:“姜先生找我有事吗?”

    姜森笑了笑,说道:“听说周大夫正在接待一位病人。”

    周福来皱起眉头,他每天接待的病人很到,不知道对方指的是哪一位。没等他文化,姜森继续说道:“那人姓6,名叫6寇。”

    啊!听完这话,老头子心中一惊,呀不隐瞒,点头说道:“没错!我是为6先生做过护理。”

    “护理?”姜森笑呵呵地说道,“周大夫能详细讲一讲吗?”

    “哦。。。。。。”周福来犹豫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行医也有行规和职业道德,关于病人的病情以及个人信息,是不能外传的,希望姜先生能够理解。”

    姜森摇了摇头,说道:“完事总有个例外嘛!周大夫这回就应该例外一次。”说着话,他慢慢解开衣襟,露出别再腰间的手枪。不需要多说话,他的动作已把他的意思表现的很明白了。

    看到枪械,老头子面露惊色,这时候他一是到对方来者不善。他向四周观望,想找到他的老伴儿,可是看了一圈,也没找到老太太的身影。

    姜森看出他的意图,笑道:“走大夫不用担心,周夫人仙子啊正子啊礼物,有我的兄弟照顾她,肯定没事的,不过,如果周大夫不打算和我合作的话,那周夫人会不会不小心从出阿泰跌吸取,可就不一定了。”

    “你周福来大怒,可是看着对方眼中的冷光,以及腰间黑漆漆的手枪,他把怒骂的话又咽了回去。顿了半响,他疑问道:“你们究竟是谁?到底要干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只需回答我的话就好,6寇的病情怎么样,你为他做什么样的护理?”姜森不紧不慢地坐到沙上,敲起二郎腿,柔声问道。

    老头子咽口吐沫,两眼直勾勾地看着他,过了好一会,他暗叹口气,说道:“6先生的伤本没什么,只是以前的伤势太重,元气还没有恢复过来罢了,但他长途跋涉,到了云南,水土不服,引了久伤,加上他遇到不少难事,急火攻心,使伤势变得严重了。我为他做针灸护理,过一两个月也就没事了。”

    原来如此!姜森暗暗点头,琢磨了片刻,他笑问道:“你为他配药吗?”

    周福来点点头,说道:“是需要用药辅助的。”

    “那很好!”说着话,姜森伸手入怀,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小瓶子,往茶几上一放,含笑说道:“周大夫下次再为6寇配药时,请把这个加进去。”

    周福来脸色顿变,急忙走上前去,将小瓶子拿起一看,身子一震,象是被蛇咬了一口似的,忙又将小瓶子放下,惊骇道:“氰化物”

    他虽然是中医大夫,但是也知道氰化物是剧毒,不需要这么一瓶,只是零点一克就可以致人死亡的了,而且氰化物这种东西致人死亡的度极快,甚至只需十秒钟,人就没救了。

    姜森笑呵呵地说道:“下次为6寇配药的时候。你把瓶子里的东西倒进去即可。”

    “不不行!”周福来想也没想,颤声说道:“你你是让我去害人去杀人啊”

    姜森耸耸肩,说道:“我既然找上了你,就没有给你选择的余地,你只能按照我的意思去做,不然的话。,很多的人都会死。”说着,他拿起摆放在一旁的相架,那是周福来全家福的照片。他手指在上面连点,同时说道:“也许是他,或者是他等等。周大夫,我想你应该不想白人送黑人吧?何况你的小孙子,小外孙年纪还都很小。“

    “你混蛋!”

    周福来再忍不住,直向姜森冲去,想把照片抢回来,在姜森左右的两名大汉先一步将他挡住,其中一人只是轻推下周福来,后者站立不住,噔噔噔连退数步,险些摔倒在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