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褚博说着话,将手从口袋里掏了出来,那名守卫低头一瞧,他拿出来的根本不是会员卡,而是一把明晃晃的匕。 ,。

    他先是一愣,随后立刻意识到不好,刚想后退,可褚博已箭步上前,一手抓着他的肩膀,另只手已电一般将匕插进守卫的脖根。

    扑!随着一声闷哼,那守卫两眼翻白,软绵绵地倒了下去。见到这般情景,另一名守卫大惊失色,正想尖叫,站于褚博身后的几名大汉一拥而上,有人将他的嘴巴捂住,同时有六七把匕在的胸前和小腹刺了进去。

    没有出任何的声响,两名守卫眨眼的工夫就死于非命,令手下兄弟将尸体拖到墙角处,然后褚博大步流星的走进工厂。里面的人根本不知道遭罪了袭击,还象往常一样,该巡逻的巡逻,该赌博的赌博。

    在外面看,工厂是不大,可进入其中,褚博也有些晕,刘波虽然给了他草图,但并没有注明各个建筑物都是干什么用的,他也不

    卟漓♂12:21:14

    知道自己该往那边走,他正四小巡视的时候,有三名身穿白衣的青年从一座库房摸样的建筑物后身转了出来,双方相距不远,碰了个正着。三名白衣青年同时一怔,异口同声地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楮博反应极快,几乎想也没想,脱口而出道:“出来上厕所。”

    “出来上什么厕所,里面不是有吗?”为的一名白衣青年向库房里指了指。

    楮博耸耸肩,说道:“里面没有人告诉我。”

    “里面的家伙在干什么,都睡着了吗?”白衣青年没好气的嘟囔一声,向楮博一甩头,说道:“跟我来!”他倒是很热心,带着楮博等人来到库房的小门前,伸手将门推开。库房在外面看乌漆麻黑的,可是里面却别有洞天。

    只见里面灯火通明,亮如白昼,不是很大的空间里,却挤了三四十号人,烟雾笼罩,其中大半都是赌客,另外还有十来号南洪门的帮众以及五六名穿着暴露的年轻小姐穿插在人群当中,不时为提出要求的赌客们端茶,送水

    心有所属12:13:o3

    。

    由于库房的窗户以被南洪门封死,所以里面虽亮,但在外面什么都看不见。

    守在门口两侧有两名南洪门帮众,见自己这边的兄弟带着一群彪形大汉走了进来,以为是他啊带来了熟客,只是瞄了一眼,并没有多问,他二人的漠视,也让白衣青年真以为楮博等人是从这里出来的。他不满的瞥了一眼门口的那二人,什么话都没说,伸手向库房里端的墙角处一指,说道:“在那边!”

    褚博多聪明,见两波南洪门人员的态度各异,他立刻明白对方是误会了,心中暗暗而笑,这样也好,能混近来动手总比强攻近来要好得多。他笑呵呵地冲着白衣青年点点头,说道;“多谢了!”

    “没事!”白衣青年随口应了一句,转身刚要离开,可又把脚步收住了,沉思片刻,冷声说道:“你俩是木头啊!客人想找厕所,你们不能手一声吗?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让他们到外面瞎逛,万一产生误会怎么办?”

    那两名南洪门人员被责备的一头雾水,互相看了一眼,随后双双挑起眉毛,歪着脑袋说道;“你什么意思啊?想找茬是吗?我们什么时候让他们客人出去瞎逛了?”

    白衣青年气笑了,事实摆在眼前,这两人竟然还敢嘴硬不承认,他伸手一指褚博,问道:“那他们是怎么出去的?穿墙出去的还是挖地洞出去的?”

    褚博暗道一声不好,看来事情要败露了。

    两名南洪门的帮众满面茫然,看看褚博等人,反问道:“他们不是你带近来的吗?”

    “啊”白衣青年怔住,可没等他反应过来,褚博向身边的几名兄弟使个眼色,紧接着,几乎在同一时间众人齐齐拔出身上暗藏的片刀,猛然抡起,对方两拨南洪门人员恶狠狠砍了下去.

    当两拨南洪门帮众意识到不好的时候,再想格挡和退让,已然来不及了。褚博的刀最快,刀式如风,瞬间在那白衣青年的脖颈上划过。只听斯的一声,当他把刀收回的之后,那白衣青年脖颈上的血痕才喷射出一道血雾,另外两名白衣青年和两名守卫也纷纷在文东会众人的快刀下倒在血泊中

    他们这边一动其手来,整个赌场顿时乱了套,人仰马翻,尖叫声不断.

    里面的那十几名看场子的人纷纷拿起家伙,直向褚博这边跑过来.

    他们不来,褚博还得找他们,对方主动过来,到时省去它不少的麻烦。

    他冷笑一声,手持钢刀,将那十几人迎住。褚博q法过人,身手也是出类拔萃。与对方的接触后,先是低头闪过,迎面过来的片刀。脚步不停,直接从对方的腋下钻了过去。接着手中刀向前一刺,刺中第二名南洪门人员的胸口,随之立刻将刀抽出,向上一提,挡住横砍过来的一刀,同时下面猛然一脚,将对方踢退,

    疾步更上去,没等对方换过来这口气,他的刀锋已经从那人的喉咙上抹过---

    他从南洪门阵营的前端一直杀到对方的最后,这一走一过之间,有五名南洪门帮众已经倒在他的刀下,再也爬不起了,剩下的那几人无不骇然,他们还从未遇到过如此猛又下手狠毒的高手。褚博站稳身形,侧头对身后兄弟说:“杀!不要放跑一个”.

    他话音刚落,八名文东会的兄弟又冲杀上前,与南洪门的帮众战在一处。双方的实力本来就不在一个档次上,现在人数相当,南洪门众人又先被褚博吓得心底生寒,再打起来,哪里还是人家的对手。双方争斗时间不长,剩下的几名南洪门帮众也纷纷步了前面同伴的后尘,被砍杀的满身口刀,倒在地上直抽搐。

    褚博甩了甩刀上的鲜血,举目环视四周,见再没有一名南洪门帮众,他这才松了口气,看着这些被吓得脸色苍白,哆哆嗦嗦的赌客们,他眼珠转了转,说道:“这里没有你们的事,带上你们的钱,快点滚蛋!”

    此话一出,众赌客们如释重负,这时候他们哪里还顾得上钱了,听完褚博的话,纷纷尖叫一声,抱着脑袋向外跑,褚博暗笑,向手下众兄弟甩了下头。

    赌场遭遇了偷袭,距离库房不远的厂房里的南洪门帮众听闻消息,纷纷跑了出来,为的一位,正是南洪门在此处的负责人,一名三十来岁的凶恶汉子,他上身赤膊,拎着片刀,穿着短裤就出来了,到了库房近前,没等往里面近,只听嘭的一声,房门先被人从里面撞开了,接着,从里面跑出来无数名赌客们。

    凶恶汉子气得暗暗咬牙,伸手抓住一名惊慌失措的赌客,厉声问道:“是谁在砸我的场子?他们人呢?”

    那赌客又惊又吓,回手向库房里一指,结结巴巴的说道:“在在里面呢……”

    “md!”凶恶汉子一把将他推开,回头对手下众人喝道:“兄弟们,随我杀出去,别tm的放跑一个!”

    “是!”南洪门帮众齐声呐喊。

    由于房门狭窄,里面的赌客都在一窝蜂似的向外跑,南洪门众人想进也进不去,只能站在房门两边干等着。

    那凶恶汉子又急又怒,站在门旁,骂不绝口,正在这时,一名跑出来的青年重重撞在他身上,对方的度奇快,力气又大得出奇,汉子毫无准备,踉踉跄跄倒退数步才把身形稳住,随之勃然大怒,吼道:”你他m吗瞎了眼吗。。。。。。”

    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觉得自己肚子不对劲,低头一瞧,他脸色顿时变了,不知何时,他的肚子上多出了一把匕s,整个刀身已没入他的腹内,只剩下刀把留在外面,鲜血顺着匕s的血槽扑扑向外喷射着。

    不看还好,这一看,凶恶汉子脑袋嗡了一声,体内的力气也随之消失,他哀号惨叫,立足不稳,一**坐在地上,片刀脱手,双手放在肚皮上方,也不知道他是想把伤口捂住还是想把匕s拔出来。

    撞他的那名青年,不是旁人,正褚博,汉子小腹的这一刀,也正是褚博借着撞他的那一瞬间刺出的。

    褚博头脑灵活,应变能力也强,知道自己偷袭完赌场之后,肯定会把工厂里的其他守卫引过来,己方由内向外打不划算,不如借这些赌客们做掩护,悄悄混出去,杀对手的措手不及。

    如果凶恶汉子不叫骂,褚博还注意不到他,听对方骂声不断,褚博也没管是谁,先给他一记阴刀。

    要害中刀,凶恶汉子很快就不行了,这时候,周围的南洪门帮众纷纷尖叫着围拢过来,定睛一看他的伤口,皆都傻眼了,

    过了好一会,才有一名青年反应过来,大喊道:”不好了,敌人混出来了---”

    可是这时候他们才反应过来,已经太晚了,随着青年的叫声,褚博等文东会众人纷纷亮出片刀,如同下山的猛虎,直向他们猛扑过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