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文东会的名头,石一虎哪能没听过,若是在以前,他也感觉不到什么,毕竟相隔遥远。,对方的实力在强,也和他粘不上边,但是最近这段时间,文东会在云南一带可谓是风头正劲,直打的南洪门落花流水,苦不堪言。 ,。

    难道,眼前这个年岁不大的青年会是文东会的人?但听口音,不像是东北来的,石一虎在心里暗暗琢磨着。/要知道谢文东走南闯北,接触的人也多,东北的口音早就磨没了,现在,就连自己都说不上来自己的口音算是哪里的。

    “文东会的名头很大啊,只是不知到朋友在文东会里是做什么的?你又叫什么名字?”石一虎小心翼翼地问道。

    谢文东说道:“你不用管我叫什么,也不用管我是做什么的,只需要告诉我你的选择就好。要么将你的群粮会并入我们文东会,要么成为我们的敌人。”

    石一虎暗暗咧嘴,没有谁愿意被人吞并,自己做老大和在别人手下做事完全是两个性质,他现在好端端的,有没有走投无路,干嘛要投奔文东会?可是要是拒绝,就等于把文东会给得罪了,弄不好群狼会要垮台,连自己的脑袋都难保,石一虎左右为难,脸色瞬息万变,半响无语,谢文东也不催促他做出决定,笑呵呵的端起辈子。慢慢喝着饮料,过了好一会,石一虎方开始说道:“此事事关重大,我现在无法做出决定,可不可以缓几天在答复?”

    谢文东摇头,说道:“不行!我现在就要你的决定。”

    石一虎吸了口气。看着谢文东,凝声说道:”朋友若是这样说就有点欺负人了吧?也太不讲道理了。”

    ”那又如何?”谢文东放下杯子。含笑反问道。

    ”什么?”石一虎楞住。

    谢文东说到:”我就是欺负你又如何?这条街我要定了。当然,你可以说不。不过,那样会死的很掺,你的群狼会也会跟你一起完蛋!”

    石一虎何时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心中火烧,不过碍于文东会的实力,他还是将怒火一压再压,声音有些激动地说道:“文东会的朋友,你要是这么说就太过分了,没错,你们的实力是很强,不过俗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如果做得太过火,引起昆明本地各社团的不满,我想对你们文东会也没有好处吧?!”说实话,他见谢文东低着头没有说话,以为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他随即站起身,顺水推舟地说道:“今天的事,到此为止,我以后不会再追究,不过,也希望你以后别来找我谈合并的事,我对那些不感兴趣。告辞了!”知道对方来自文东会,本是怒冲冲而来的石一虎再耍不起威风,现在她只想尽快的离开此地。

    谢文东含笑看着他,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对不起,在没有给我你的答复之前,你那都去不了。”随着他的话音,只听呼啦一声,原本周围那些喝酒的客人们站起一大片,往少说也有二十号之众,每个人的脸上都布满寒霜,手也伸到衣服下面,看样子,随时都有掏家伙动手的可能。

    石一虎等人被这番场景吓了一跳,就连一旁的秋凝水也是一怔,她只是觉得今天的客人多得出奇,但却没有想到其中有如此多的人竟然是谢文东的手下。看看目瞪口呆的石一虎,谢文东含笑说道:“还是那句话,给我你的选择,死路、活路到底选择哪一条?”

    环视周围,石一虎愣了片刻之后,下意识地伸手入怀,想掏出手q,可是他刚一动,那些站起身来的青年纷纷将衣襟向上提了提,露出下面漆黑的q把。看到这个,石一虎顿时泄气了,他只一支q,如此能打得过对方二十几把q。现在,他对谢文东的身份已再不怀疑,冷汗也随之流了出来。哎呀,自己惹谁不好,怎么偏偏惹上了文东会呢!想着,他怒目瞪者向自己报信的那三名手下,后者三人这是早已经惊呆吓傻,站在原地,连大气都不敢喘。

    石一虎两腿软,浑身乏力,扑通一声,又重重坐回到椅子上。他咽口吐沫,忍不住将衣领子的扣子解开,苦笑着问道:“朋友。你究竟是谁?你我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么逼我?”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谢文东悠然说道:“你为了生存和展,会去收取高额的保护费,而我为了生存喝展,只能不停的去吞并其他的黑帮,这是生存之道,没有为什么。”

    “我-----”石一虎被谢文东说道没词了憋了好一会。他方说道:“我====需要考虑。”

    谢文东笑道:“我现在正在给你时间。”

    石一虎冲动归冲动,可也不笨,自己的群狼会在昆明本地都只能算是个小黑帮,而文东会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大社团,自己如何能抗衡人家?南洪门这么样,在昆明做的那么大,结果还不是被文东会给大跑了吗?

    琢磨了好一会,石一虎在心里暗叹一声,唯今之计,也只能暂时答应对方了,先把对方稳住,在谋其他的办法,想着,他咧嘴笑了。说道:“文东会的朋友能看得上在下,这时我的荣幸,邀请我加入文东会,更是求之不得的事,我---答应了。愿意并入文东会、”

    谢文东两眼闪烁这精光,直勾勾的看着他片刻,说道:“君子一眼。”

    “快马一鞭!绝不反悔!”石一虎底气十足的正色说道。  谢文东悠悠而笑,说道:“很好。你先回去准备一下,近日。我要派人全部接手你的群狼会。”

    哦-----是!“石一虎听的心里这个别扭,不过却不敢多说半个字。他再次问道:“朋友。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谢文东站起身形,向秋凝水微微点下头,然后边向外走头也不回的说道:“我叫谢文东。”

    “啊?”石一虎听完,身子猛地一震,仿佛过了电似的,坐在椅子上,经若木鸡。直至谢文东走出酒吧,周围的众多文东会的人员相继离开,他仍没回过神来

    别看石一虎答应了谢文东,愿意并入文东会,可他心里是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事后,他第一时间找上了昆明黑道上颇有声望的”黄老”,黄老名叫黄天彪,在昆明算得上是古董级的大哥,现在七十开外,据说他在建过之前就是黑道上摸爬滚打了。黄老虽然金盆洗手。但由于他威望高,名气大,黑道上有解决不了的纷争,双方都愿意找他出面调解,而黄老也是热心肠,遇到这种事情,他也愿意帮忙

    现在石一虎走投无路,只能找黄老出面了。带上了一份厚重的见面礼,他直接找到黄老所住的别墅,见面之后,没等开口,石一虎先哭了,随后开始说咯文东会欺人太甚,自己并未招惹对方,可是文东会却要吞并自己,若是这样下去,自己恐怕仅仅是个开始,文东会很快就会对整个昆明的黑道下手。

    文东会属于外来势力,昆明本地的黑道本就对他们心存反感,黄天彪也不例外。只是碍于文东会实力强盛,而且一来就专打南洪门,不主动招惹其他黑帮,众黑道的大哥,对其他也就睁一只眼闭只眼,不闻不问。

    现在听说文东会开始调转刀口,向昆明本地的黑帮难了,黄天彪怒火顿起,连声说道:“不懂规矩!文东会太不守规矩。早知如此,当初真应该联合南洪门,将他们打出昆明!”老头子一把年岁。但脾气依然火爆,肝火旺威。

    石一虎连连搓手,带着哭腔:“黄老爷子。现在再说这些都已经晚了,您说现在改怎么办啊?”

    黄天彪看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石一虎,眉头大皱,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他没好气的说道:“哭什么?文东会现在不还是没有接收你的群狼会吗?不要理他们,如果他们敢用强的,我出面帮你化解”

    “哎呀!”石一虎最想听到这句话,他破泣为笑,脑袋连点,忙道:“那我就多谢黄老爷子了,黄老爷子你放心,事成之后,我绝对不会亏待----绝对会重礼相送,以表谢意!”

    “免了吧,”黄天彪满不在乎的随口说了一句,不过心里道是很受用,其实。他并不缺钱,常年在黑道上打品,已经让他积累了深厚的家资,不过他却很喜欢受这些晚辈们的尊敬,他人是退出江湖了,而心却没有退出

    石一虎得到了黄天彪的支持,低气顿时足了许多,要知道黄天彪那可是老将湖了,大哥中的大哥,现在捆明嘿道上大绑派的老大们,有许多都属于他的们生,黄天彪支持自己,就等于昆明大多数嘿帮都支持自己,他的心气能不足吗?

    很快,谢文东就派出专门来查和群狼会的帐目,准备接手这个不大不小的黑帮。(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