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145)“你***敢打我?”汉字在本地一带横行霸道惯了,何时受过人欺负,何况现在欺负他的还只是个毫不起眼的青年。他怒吼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冲着谢文东的面们就划了过去。谢文东那将他放在眼里,脑袋微微一仰,闪过锋芒,随后啪的一声,将汉子的手腕抓住,没见他如何用力,那汉子突然怪叫一声,匕脱手落地,他摇晃着倒退两步,低头再看自己的手腕,多出五只清晰的指印,又红又肿。 ,。

    想不到这青年的力道如此之大,他惊讶地抬起头来,又惊又骇地看着谢文东,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究竟是干什么的?”

    “路见不平专踩不服的。”谢文东笑呵呵地说道。

    “***!”另外两名汉子见同伴吃了亏,忍耐不住,作势就要上前,谢文东懒着和他们动手脚,而且在秋凝水的酒吧动手也不太好,他随手把衣服撩起,将手抢抽了出来,向前一指,对向两名

    大汉的脑袋,笑眯眯地说道:“再上前一步,我就打爆你的脑袋!”

    我的妈呀!做梦也没想到对方身上竟然有抢,三名汉子吓得脸色顿变,相互看了一眼,谁都没说话,却不约而同地转头就跑。

    谢文东在后面不忘叮嘱道:“慢点跑,别撞到酒吧里的客人!还有,记得把我的话带到。”等他把话说完时,三名汉子已跑得无影无踪了。他摇头笑了笑,嘟囔道:“只这么大的小胆儿,还充什么黑社会,收什么保护费……”

    这时,秋凝水走了过来,满面担忧地看着他,口气中略带不满地说道:“干吗吓唬他们?”

    谢文东说道:“这事你就不用管了。”

    秋凝水摇头说道:“我……只是不想你因为我招惹麻烦。”谢文东眨眨眼睛,暗叹口气,心中说道:是我带来麻烦才是真的。心里这么想,可他嘴上没有这么说。男人对女人,是有许多话无法说出口的,但那不代表他心里

    不明白。他含笑说道:“他们对我来说,还算不上麻烦。“

    “唉!”谢文东长叹一声,说道:“真正能给我带来麻烦的人出现了,这一阵子都在应付这个人。”当然,他说的那个人就是6寇。

    秋凝水笑了,问道:“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令你头痛的人吗?”

    “当然了。”谢文东自嘲道:“而且还不少呢!”说着话,他将背手于身后,向诸博做出个打电话的手势。谢文东对黑道的小混混太了解了,平日里飞扬跋扈,一旦受了人欺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刚才他拿抢吓跑了那三名汉子,对方一定会找来更多的援兵过来报复,谢文东虽然不怕,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叫些兄弟过来保险一些。诸博多聪明,一看谢文东的手势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在旁拿出手机,给下面的兄弟去短信。

    谢文东和秋凝水谈笑风生,但脑海里却在算计别的事,这也是谢文东的可怕之处,即使他与你面对面坐着,你也看不透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他预料的很准,那三名汉子确实没有就此善罢甘休,回到他们的据点之后,见到虎哥,将他们在秋凝水的酒吧里遇到谢文东的事讲述了一遍,其中难免有添枝加叶的地方,把谢文东描述的十分嚣张,而且还特意说他和秋凝水的关系很亲密。

    虎哥全名叫石一虎,河口人,靠百粉起家,生性暴烈彪悍,听说对方打了自己的兄弟,他已心生愤怒,再听对方和秋凝水关系亲密,他更是受不了了,勃然大怒,大骂一声:“该死的!”说着话,他站起身形,招呼一声,作势就要找对方去算帐。

    三名汉子急忙拦住他,纷纷说道:“虎哥,你先别冲动,对方····对方身上有抢!”

    “什么?有抢?”石一虎暗吃一惊,沉默了片刻,狐疑地问道:“他是警察吗?”他知道秋凝水以前是警察,有几个警察朋友也是很正常的,如果对方真是警察,那自己可就动不了他了。

    “应该不是!”一名汉子连连摇头,说道:“这一左一右的警察我们都认识,而且看对方的样子,也不像是警察,倒像是在道上混的。”

    “那就好说了。”石一虎晃身走到保险柜前,拿出钥匙,将其打开,从里面掏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抢,别在后腰上,冷声说道:“呀要是敢动抢,老子也不是白给的。”

    三名汉子对视一眼,皆都笑了,对方只有两人,而虎哥带着自己这么多的兄弟而且还拿了抢,制服对方应该是没问题了。

    当他们到酒吧时,里面的客人更多,几乎是人满为患,放眼望去,人头涌涌,黑压压的一片。此时谢文东正和秋凝水、诸博坐在酒吧里端在桌旁,边喝饮料边聊天。一名大汉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谢文东,向那边一指,急声说道:“在那!虎哥,你看,秋小姐正和那小子喝酒呢!”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石一虎举目望去,果然,秋凝水正和一名青年有说有笑,十分欢快的谈着什么。他深吸口气,强压怒火,大步流星走了过去,他带来的十多号人紧紧跟在他的身后,一个个也是满面的阴沉,杀气腾腾。

    石一虎的突然到来,在谢文东的意料之中,却令秋凝水非常惊讶。看到他阴森的表情以及身后的众人,立刻明白了,他所来的目的。他站起身客气的笑道:“石先生,今天你怎么这么有空,到我这里来做客了?想喝点什么,我请客!”

    “我不是来喝酒的,而是来找人的。”说话时,石一虎两眼紧盯着谢文东,两眼眼充满着火光。任谁都能看得出来,他是来者不善。的谢文东和诸博都很轻松,安坐在椅子上,甚至连眼皮都为向上撩一下。

    见状,石一虎更是气闷,他对秋凝水说道:“秋小姐,这里没有你的事,你最好先让到一旁去。”

    对方有十多号人,而且有是有备而来,秋凝水担心谢文东会吃亏,那肯离开。她强笑着说道:“石先生,你所谓刚才的事而来吧?!刚才那只是一场误会,如果我的朋友有得罪的地方,还请你多包涵……”

    “你闭嘴!”石一虎厉声道:“我让你走你没听见吗?”

    秋凝水越是维护着谢文东,石一虎就越是生气,若是在平时,他对秋凝水说话都是和颜悦色,但是现在,他已经伪装不起来了。

    秋凝水还想说话,这时,谢文东抬起头来,双眼弯弯,笑眯眯地看着石一虎,

    笑问道:“相必阁下就是虎哥吧?”

    “你小子少他妈跟我套近乎!”石一虎没好气地冷声说道:“听说你打了我的兄弟!”说着话,他抓着秋凝水的胳膊,强行将她拉到一旁去,随后,他在秋凝水的位置上坐下,偭沉似铁,咬牙瞪着对面的谢文东。

    “恩!”谢文东老神在在地点点头,说道:“没错,那是我干的。”

    石一虎气笑了,很声说道:“你在我的地头上打了我的兄弟,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

    谢文东笑道:“有这么严重吗?”

    他是在开玩笑,不过在石一虎等人看来他更象是个白痴。石一虎深吸口气,突然幽幽说道:“你是秋小姐的朋友吧?”

    “没错!”

    “那好,既然是秋小姐,我也不难为你,不过打勒人,总得要赔点医药费,不多,先拿五十万吧!”石一虎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点燃,随后轻描淡写地说道。

    “五十万?!”谢文东笑勒,点点头,说道:“是不多,我可以给你五十万……”

    没想到对方这么轻易就答应勒,石一虎以为自己遇到勒凯子,刚要改口,谢文东又继续说道:“另外,我还要再加送给你两条路。”

    石一虎一怔,没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挑起眉毛,疑问道:“你说什么?”

    谢文东说道:“第一条路,是死路,如果你选择这条路,那我们只能刀抢相见勒。第二条路,是活路,只要你肯向我们臣服,那你我就是兄弟,别说五十万,只要你有能力,五百万、五千万我都可以给你。”

    石一虎听完这话,鼻子都差点气歪勒,怒声道:“五百万、五千万?你吹什么牛逼?向你们臣服,你们又是什么狗屁东西?”

    他的辱骂,引来褚博的强烈不满,他的眉头随之皱勒起来,眼中亦流露出凶光。酒吧周围的客人们这时候也纷纷转过头来,向他们这边张望着。

    谢文东并未动怒,至少脸上还是笑呵呵的模样,他悠然说道:“我们并不是你口中的哪个”狗屁东西,我们的名字叫文东会!”

    “文东会?!”石一虎先是愣一下,随后脑袋嗡勒一声,惊讶的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谢文东,半晌说不出话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