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141)见6寇咳得两眼通红,前面的司机急忙将杯子拿了出来,递交给他,轻声说道:”寇哥,先喝点水压一压吧!” ,。

    6寇点点头,感激地看眼司机,接过水杯,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水,这才感觉胸口稍微舒服了一些。他放下杯子,透还车窗,望着战斗的现场,幽幽的叹了口气。谁都能看得出来,6寇对现在的局面失望至极。

    副驾驶座上的那名南洪门头目小声说道:”寇哥,你不要太担心了,现在场面上还是我们占有优势,也许。。。。。也许等一会兄弟们还能打进去!”这话说完,连他在筋斗有些不大相信,何况是6寇。

    6寇面带苦笑,默默摇了摇头。他和谢文东交手过那么多次,对后者哪能不了解,谢文东是最有承受力的,如同蟑螂一般,如果第一下打不死他,那么接下来再想致他于死地,已是难上加难了。

    这次如果杀不掉谢文东,只怕,社团日后就再难有度过这次危机的机会了!6寇垂下头来,幽深的目光中流露出痛苦之色。前面的二人相互看看,同在心里叹了口气,感觉6寇是真不容易,都伤成这样了,还亲自赶到云南与谢文东交战,可是他们想助6寇一臂之力,却有心无力。

    战斗还在继续,而且变得越xie腥,无论是文东会还南洪门,受伤的兄弟都在呈直线上升,这一场正面冲突的恶战,对双方来说都很难熬。

    6寇在愁,谢文东也同样不轻松。此时,他身边凡是能用的人都已经顶出去了,包括他最贴身的五行兄弟,现在房间只剩下他,孟旬还有老鬼。看着窗外撕杀的战场,谢文东心里紧张,可脸上依然轻松,目光紧紧注视着窗外,轻声说到:”这波南洪门的人真不错,战斗力强不说,斗志也顽强,如果南洪门上下都能象他们这样,我们恐怕根本打不下来上海!”

    孟旬可没有谢文东那么好的定力,他虽然没有亲自上战场,(完美群更新)但双拳紧紧地握着,掌心里都是汗。他皱着眉头,优声说道:“南洪门内有一批最精锐的人员,大概在四、五百人之间,负责保卫总部,我看6寇带来的这批人员,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就是从总部调派过来的。”“呵呵!“谢文动轻笑一声,悠然说道:“向问天为了阻击我们。可真是下了血本啊!”说话之间他口带里的东接听,电话是姜森打来的。这已是姜森连续第三次打来电话,询问谢文东现在要不要他带领血杀兄弟顶上去。姜森以及血杀众人就埋伏在旅店外围不远处,虽然看不到战场,但刘波不时将战况通知给他,姜森越听越着急,照这样打下去,下面的兄弟都要拼光了。“哦。。。。。。”听到姜森的再次询问,谢文东也犹豫了起来,现在血杀要是顶上来,的确能将南洪门击退

    ,减少兄弟们的伤亡,但却失去了出奇制胜的效果。谢文动的目标可不仅仅是抵御住南洪门的偷袭,他真正想要的是杀掉6寇。但是由于自终6寇一直没有现身,躲藏在南洪门的车队之内,刘波也没查出来6寇究竟在哪辆车里。见谢文东沉吟无语,电话那边的姜森急,一旁的孟旬和老鬼更急,恨不得直接把谢文东手里的电话抢过爱,告诉姜森,赶快让血杀的兄弟出援助。过了片刻,谢文东默默地咬了咬嘴唇,幽忧说道:”再等等吧!”

    ”东哥,再等下去,兄弟们可就。。。。。。”话到一半,姜森顿住。

    谢文东说道:”想要一批钢铁般意志的兄弟,得有血的洗礼,这次正是磨练兄弟们的好机会,来森,不要多说了,按照我的意思做!”

    姜森无奈,放下手机,挂断电话。仗打到这种程度,双方比拼的已不在是实力而是意志,谁能坚持下去,谁就能站到最后。房内的谢文东慢慢将衣扣接开,随后活动几下胳膊\退,感觉没有绷挂之处,转身向外走去。孟旬和老鬼同是一惊,双双上前,疑问到:东哥(兄弟),你去哪。?”

    谢文动随后将刀抽了出来,笑呵呵地说道:”我的兄弟们在外面拼命,我得和他们并肩作战。'”哎呀!”老鬼哀叹一声。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就别再说那些场面话了,南洪门的目标就是你,你出去不等于自己找死吗?”.huaidanbookbsp;  谢文东笑道:”你以为我只是在说场面话?”顿了一下,他正色的说道:”现在争斗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也是生死存亡的关头,这时候兄弟们若是能看到我在场,斗志一顶会大增,所以。我必须得出去!'说着话,他从而人中间穿过,直向旅店外走去。

    孟旬、来鬼见状,心里哪里放心得下,也急跟了出去。

    在旅店的门口,有几十名文东会的兄弟在负责守卫,冷然间看到了谢文动走出来,众人都是一楞,张口结舌得问道:“东哥,你。。。。。。你怎么出来了?

    谢文东轻松得说道:”外面打得这么热闹,我在放假

    里实在坐不住了。’说着话,他向前走出几步,高声喝道:“兄弟们都加把劲,让南洪们的人有来无回!”他这一嗓子,让敌我双方的人员同是大吃一惊。文东会众人纷纷惊呼道:“是东哥!东哥出来了!”而南洪门帮众也下意识地惊叫道:“是谢文东!真的是谢文东!”谢文东的出现,不仅刺激了文东会这边的神经,同样也把南洪

    门帮众的神经狠狠刺了一下,-背背姐-原本有些筋疲力尽的双方人员这时候又都重燃斗志,许多原本已重伤倒地的人这时候常又重新站起,争斗的场面变得更加激烈和血腥。

    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效果,谢文东也十分意外,不过并不慌张,毕竟比眼前再多的敌人他也见识过。他提刀上前,加入战团。

    谢文东下了战场-对于双方来说都象是打了一针行坟ji,南洪门帮众拼命的向他这里突,一心想着杀掉谢文东,而文东会众人也向他这边挤,将他团团围住,加以保护。

    本来他下场是想施展拳脚的,现在倒好,身前,身后都是自己的兄弟。

    谢文东忍不住笑了,说道:“大家不用保护我,别忘了,我就是这么一打打过来的!”说着话,他分开己方的兄弟,提刀与冲上前来的三名南洪门大汉战到一处。

    谢文东的身手虽然算不上出色,但也绝对不坏,至少十几二十个的黑帮混混是围不住他的,而且他的爆力十分惊人,常常能挥出比自身力量大出一两倍的力道。

    硬接住对方砍来的三刀,谢文东猛然大喝一声,手中的开山刀反劈回去。-背着你学坏-这一刀,直取正中那名大汉的面门。那大汉进他的刀快得出奇,不敢大意,急忙横起片刀格挡。

    耳轮中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大汉手中的片刀应声折断。

    大汉惊叫一声不好,抽身想退,可谢文东不给他机会,手中刀顺势向前一划,在大汉的脸上斜着划开一条大口子。

    “唉呦!”大汉痛声号叫,双手掩面而退,只见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隙,汩汩流淌出来。

    另外两名大汉大惊,双双怪叫一声,一个举刀劈砍谢文东的脑袋,另一个则探刀刺他的前胸。

    还没等谢文东躲闪,他身边人影晃动,随之射来一道银光。

    这道光芒,快得令人咋舌,眨眼即逝,不过两名大汉的刀却再已落不下去了,顿了片刻,只听嘶的一声,两名大汉的脖颈齐齐被挑开,鲜血如同红色的水雾一般喷射而出。

    扑通,扑通!

    随着两名大汉倒地,谢文东身边站定一人,正是以快见长的袁天仲。

    袁天仲这时也拼得浑身是汗,衣服仿佛被血洗了一遍似的,也分不清楚是他自己的还是敌人的,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子,看着谢文东,边喘粗气边问道:“东哥,你怎么出来了?外面太危险,你赶快回房间里去!”

    谢文东还想和对方二人活动几下筋骨,结果却被袁天仲‘捷足先蹬’,知道他是出于好意,谢文东也不见怪,笑呵呵地说道:“没事,天仲,你去帮帮其他的兄弟,不用管我!”-背背-

    他说得好听,可袁天仲哪敢那么做,现在zhan场这么混乱,万一谢文东有个三长两短那还了得。劝不动谢文东,可袁天仲也不离他的左右,一旦有大波的南洪门人员冲杀过来时,袁天仲都会第一时间顶上前去。

    谢文东给南洪门带来的刺激很短暂,见无论怎么冲杀都难以靠到谢文东的近前,渐渐的南洪门帮众都有些泄气,心气也不像刚才那么足,反倒是文东会这边,开始越站越勇,zhan场的局势也由刚才的旗鼓相当变成文东会的步步推进。

    zhan斗的局势对南洪门越来越不利,6寇看得清楚,眉头拧成个疙瘩,他拍拍前方头目的肩膀,沉默片刻,方说道:“给前方的兄弟打电话,撤退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