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14o)大汉到了诸博近前,一道电光也随之横扫向他的腰身。 ,。

    诸博不慌不忙,将手中刀微微一提,挡住对方的锋芒,下面顺势一脚,直撩那大汉的肚皮。想不到对方出手如此迅猛,大汉脸色微变,急忙抽身躲闪。

    他快,诸博更快,在对方闪躲的瞬间,他箭步跟上,手中的开山刀也随之挥了下去。

    这一刀,又快又突然,大汉闪躲不及,脖子的喉咙被割开一条三寸长的口子,后者闷哼一声,扔掉手中的片刀,双手捂着脖子,摇晃着倒退两步,接着一头栽倒,手脚只不自然的颤动两下,便没了动静。

    “啊!”己方的一名头目连一个照面都没走过去就被对方斩杀,南洪门帮众无不倒吸口凉气,从心底深处生出丝丝的寒意。

    生怕兄弟们的士气被对方压下去,人群中一名南洪门头目高声喝道:“兄弟们,别和他单挑,大家一起上!”

    “哗----”

    南洪门帮众压下心中的

    恐惧,一拥而上,如同潮水一般向诸博等人压去。面对如此众多的敌人,诸博也不敢大意,抽身退回到己方阵营之内,与手下兄弟并肩作战,低于南洪门的冲击。很快,双方人员就接触到了一起,(完美群更新)只见交战的中心处片刀挥舞,喊杀冲天,不时有人员受伤倒地,如此拥挤的场面,文东会人员身手好的特点根本挥不出效果,打了片刻,诸博果断地下令道:“兄弟,撤!”

    随着他一声令下,文东会众人让出旅店的大门,全部退回到大院里。见状,南洪门那边以为文东会已坚持不住,气焰更威,上下人员想都没想,直接冲入院内,继续作战。到了大院里,争斗的空间变大,文东会身手好,战斗力强的特点也彻底挥出来。

    这时再动起手来,南洪门的伤亡开始直线上升,人员倒下一批又一批。虽然兄弟们伤亡惨重,可南洪门依仗人多,

    没有丝毫撤退的意思,拼了命的向旅店内冲,他们都知道,谢文东就在里面,只要杀了谢文东,不仅战斗会随之结束,而且自己还会成为社团的救星,

    名扬天下。在名与利的驱使下,南洪门帮众都红了眼,弃而不舍,宁折不退。他们斗志十足,可在外面观战的6寇却眉头深锁,此时他已看出文东会的不正常。

    心中十分奇怪,怎么这批文东会的人员战斗力如此之强,只一百来人,对抗乙方三百兄弟,场面上竟然丝毫不落下风,反而稳稳占据有时,他心烦意乱地解开勃领子的衣扣。

    对身边的兄弟说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让总部那边的二百兄弟也顶上去,无论如何,一定要给我打进旅店内部。'

    ”是!寇哥!'坐在6寇身边的那名青年答应一声,随即推开车门下了车,边向旅店大院走去边挥动手臂,将

    向问天派给6寇的二百精锐人员全部带上,

    气势汹汹杀进旅店大院里。岁这这批人员的加入战斗,不仅让南洪门的人力更多,而且战斗力随之提高一大截,以楮博为的文东会众人虽然身手都十分厉害,

    可面对如此众多又强悍的敌人,也有写难以招架,时间不长,文东会开始被迫向后撤退,最后面的人员也已退到旅店之内。

    正在这时。忽听旅店内传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前面的兄弟都给我让开!'

    文东会众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一股强大的外力横退过来。众人不由自主地想两旁退让。只见译名身材高大鬼物的大喊毛这腰从旅店里走了出来,

    两只手臂象是铁棍一般。向人群中一插。接着往两旁一分,人群便向潮水一般散开。

    这名大汉正是格桑。他走出人群,在南洪门帮众前面一站。嘿嘿笑道:”有哪个不怕死的。尽管过来好了!'

    看到格桑,南洪门众人心中都是一颤,一各个在新里暗暗琢磨着,这

    人长得怎么这么高,这么壮?南洪门阵营只是楞了片刻。

    随后,有两名汉子按耐不住,论刀向格桑砍去。格桑将双臂抬起,接住双刀。

    只听当啷啷两声,那两名大汉感觉自己这刀不象是看在人身上更象是看在石头上,直到这时他们才现。原来格桑手臂上带有一对厚厚的纯铜护腕,还没等二人把刀收回去,格桑向前大跨一步。瞬间到了二人近前。抬起的双臂顺势向下落去。随着啪。啪两声,

    他的双护腕正砸在二名汉字的脑袋上,这两为,连声都没来得几哼一下,头破血留,两眼翻白,当场晕死过去。

    “哈哈——”格桑大笑一声,几个大步冲进南洪门的人群里,双臂轮开,只听咔嚓、啪、嘭之声不绝于耳,眨眼工夫,他周围的南洪门帮众已经、被打倒一片。

    格桑的勇猛,令南洪门帮众心惊胆寒,反观文东会这边,则士气高涨,褚博哪会放过这个机会,高喊一声:“兄弟们,杀啊!”

    在褚博的招呼下,文东会展开了反击,一百多号兄弟又冲杀上前,与南洪门人员站到一处。格桑的出现,很大程度上吸引了南洪门的注意力,也无疑让文东会兄弟的压力顿减,这还没算完,时间不长,袁天仲也由旅店内窜了出来,在南洪门的人群中,身如游龙,四处乱窜,但所过之处,总能引起一片腥风血雨和连续不断的惨叫声。

    对于作战的艰苦,6寇已早有准备,看着场上的形式,感觉这么打对己方来讲太吃亏,毕竟己方人多,许多兄弟挤不上前,无法挥作用。他当即拿出手机

    ,给前方的一名心腹兄弟打去电话,命令他带领一百名精锐兄弟绕到旅店的后身,由后进攻,让文东会尾不能相顾。

    南洪门的执行力是十分强的,随着他的命令,南洪门的帮众立刻分出一百号人,悄悄退出旅店的大院,想其后身绕去。

    别看旅店前方打的热火潮天,而身后却静悄悄的,(完美群更新)连个人影子都看不到。南洪门带队的头目心中暗喜,赞叹寇哥真会钻空子,一下就找到对方的死**!此时不动手,还等待何时?那名头目回头低声一喝:“兄弟们,上!”

    众人纷纷冲到院墙之下,由几名大汉搭起简单的人梯,接着,上百号南洪门帮众快地翻过院墙。他们的动作又熟练又敏捷,快得出奇,上百号人,翻过两米多高的院墙,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可是还没等他们想旅店内部动冲锋,忽听旅店里一阵喊杀声传出来,接着,旅店后身的窗户奇开,从里面跳出来数十号身穿黑衣的文东会人员。

    对于南洪门的前后夹击之策,谢文东和孟旬都预想到了,而且也做了相应的防备,在望月阁受训的那二百兄弟中,有一百五十人被安排在旅店的前方,负责守卫旅店的正门,另外五十人,则被安排在旅店内部,其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南洪门从己方身后偷袭。

    结果这个提防还真防对了,南洪门果然

    选择了前后夹击的战术。

    见事情败漏,南洪门带队的头目将心一横,也不再遮遮掩掩,将手中刀向前一指,高喝道:“兄弟们,对方人不多。给我杀啊!”

    这是文东会与南洪门一场精锐对精锐的直接碰撞。从单兵作战能力上,文东会要高过对方一筹,而在人数上,南洪门咋比文东会多出一倍,双方各占所长,打起来也是势均力敌,别看旅店身后的战场比前面要小很多,但其激烈和残酷的程度要远胜过正面战场。

    旗鼓相当的战斗向来都是最艰苦的,无论对于哪一方来讲。

    随着双方的全面交战,场面上只能用血腥来形容,为了各自的目标,双方人员皆下了死手,你砍我一刀,我回刺你一刀,有许多人员都是同时重伤倒地,鲜血将地面的黑土快染成了红土,在这种无法后退,(完美群更新)只能死扛到底的争斗中,双方的众人几乎没有谁是安然无恙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挂了彩,一些人已伤

    的遍体鳞伤,满身的血口子,可依然疯狂地挥舞着手中的片刀,往对方身上招呼,嘴里同时出野兽般的低吼。

    昏暗无光,黑漆漆的后院,血腥味已弥漫了全场。

    南洪门的正面进攻受阻,而后面的偷袭又被识破,这次的突然进攻优势已荡然无存。坐在停靠在公路道边轿车内的6寇此时一筹莫展,现在,明知道谢文东就在旅店内,与他近在咫尺,可是却偏偏杀不进去,这种看的见但又摸不着的滋味让6寇的肺子都快憋炸。

    他的身体本就不好,现在偷袭不利,又是着急又是上火,头脑突然一阵晕沉,随后连声咳嗽起来。

    开车的司机以及副驾驶座位上的南洪门头目皆是吓了一跳,急忙转回头,关切地问道:“寇哥,你怎么了?”

    6寇连连咽着吐沫,勉强将咳嗽压了下去,随后揉揉生痛的脑袋,微微摇头说道:“没事!我没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