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见手下众人纷纷点头,6寇喝了口水,继续说道:”等曲靖那边打起来,文东会是很攻还是佯攻也就立刻见了分晓,如果是真打,那时我们再动手一点都不赤,而且他们派出的人力还会被曲靖那边的兄弟死死缠住,短时间内无法回来救援。” ,。

    听完他的话,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相视而笑,说道:”原来寇哥早已经算计好了。”

    6寇苦笑,说道:”和谢文东对战,必须得多费点脑子啊!”

    事隔一天,消息传回,文东会的主力已和曲靖那边的南洪门势力交上手,眼线称对方人员众多,战斗起来也强悍,尤其是带队的头目,十分难缠,竟和己方在曲靖市内打起了乱战,双方人员已交织到了一起,现在,只要是己方的场子就有文东会的人来找茬,负责曲靖的大头目已忙得焦头烂额,急需增援。

    得到这个消息6寇非但没有担忧,反而心中欢喜,如此来看,文东会是真把主力派出去了。他不放心的又让负责情报的头目去打

    o9:oo:32

    探谢文东居住的旅店,查清楚那里究竟还剩多少人。负责情报的头目想都没想,立刻就回答道:”寇哥,里面的文东会人员大约只有一百到两百之间。”

    这段时间里,南洪门的眼线几乎是不分日夜的守在文东会旅店的周围,二十四小时监视着里面的一举一动,只要稍微有个风吹草动,南洪门眼线都能立刻掌握。自从文东会将主力抽调出去后,旅店里已人力空虚,虽然6续又招回了一些兄弟,但总体来说人员仍不是很多。

    6寇看着情报头目,挑起眉毛,疑问道:“消息准确吗?”。

    “绝对错不了!”情报头目语气肯定地说道:“而且,文东会大多都调回到昆明市内,显然,对方去进攻曲靖已导致昆明市内的人力不足。

    6寇点点头,觉得他分析得不是没道理,垂又琢磨了好一会,可还是觉得不放心。他是真被谢文东打怕了,谨慎的到了胆怯的程度。

    半晌过后,6寇慢慢抬起手来,众人都以为他要下达进攻的命令,精神皆为之一震,瞪大眼睛,等着他说话。

    他是下令进攻了,但不过目标却不是昆明。

    6寇将手臂猛的一挥,说道:“先派小波兄弟去进攻--安宁!试试文东会那边的反映,如果谢文东肯派人手出来增援,说明他身边的人已足够用,若是没有派出人来那才说明他在昆明是真的人手不足了!”。背背姐

    众人听后,都有些大失所望,寇来到昆明都好几天了,结果憋住力气,却只是打个小小的安宁。情报头目深吸口气,干笑地说道:“寇哥,安宁根本不用去打,直接去拿过来就可以了,现在文东会在那里根本没剩下几个人,我们一走一过就能趟平对方。”

    6寇看了他一眼,正色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不用再多说了,按照我的意思去做!”

    他这么讲,众人都无言了,按照6寇的意思,装模做样的派出几十号南洪门小弟,去了安宁。6寇并没有坐等消息,而是带着全部的人手悄悄跟在后面,静关文东会的反映。

    正如情报头目所说,文东会在安宁根本就没剩下几名兄弟,一听说南洪门反击回来的消息,连抵抗都未抵抗,

    直接吓跑了,而昆明市内的文东会势力也毫无反映,显然是准备放弃安宁了。一条条的消息传回到6寇的耳朵里,直到这时,他才对文东会人力不足确信不疑,不再犹豫,当即下令,全体人员以全向昆明进,直取谢文东的安身之所。

    6寇带来的南洪门帮众足有五百之众,其中有三百是南洪门在云南本地的帮众,另外二百则是向问天从总部抽调给他的精锐人员,这批南洪门人员无论在身材上还是在精气神上,都比普通帮众强出许多,随便挑出一个,都是格斗火品的高手。

    也正因为有这二百兄弟在,6寇才敢大张旗鼓的直接找到谢文东的头上,谢文东锁住的旅店位于二环西南,可以说进入昆明市内走出不远就能到达,南洪门的车队加足马力,风驰电掣一般而来,他们刚刚抵达,暗组人员便将消息传到谢文东那里,此时的谢文东已经是严阵以待,当南洪门进攻安宁的时候他就算准对方的大举进攻快要来了,果不其然,谢文东安坐在房间内,在其左右,孟旬,姜森,刘波,褚博等高级干部都在,他们正坐着最后的安排,按照谢文东的计划,

    褚博以及他所率领的二百文东会精锐兄弟留在旅店内负责防守,姜森带领血杀兄弟埋伏在外面,一旦等己方顶不住或者对方要败退的时候在突然杀出来,打南洪门个措手不及,众人对他的计划总体来说没有异议,但有一点众人的口径一致,他们都希望谢文东能现退出旅店,到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暂时躲一躲。

    谢文东听了众人的建议,仰面而笑,问道:“你们让我去哪里躲呢?”

    坐在一旁的老鬼突然说道:“可以去秋小姐的酒吧嘛!说起来你一直在忙社团的事,也有段日子没去了,女人总是要哄的嘛,这么长时间不露面,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

    不等他把话说完,谢文东摆摆手,含笑道:“等解决完此事之后再去也不迟,何况让兄弟们留下来抵御6寇,我放心不下。”谢文东这一点是最得人心的,无论到什么时候,无论多么困难的处境,都不回临阵退缩,愿意和身边的兄弟们同甘共苦共患难。

    老鬼抿了抿嘴,不再多言,老实说,他并不想留在旅店里,但是谢文东不肯走,他也没有办法离开。

    可能感觉出老鬼的心思,谢文东冲他一笑,说道:“鬼兄。社团之间的争斗你不熟悉,而且也没有用武之地,我觉得你倒是应该带上你的兄弟们出去避一避!”

    谢文东话音刚落,老鬼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急声说道:“兄弟,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不顾朋友的贪生怕死之辈吗?你要是再说这样的话,可别怪我跟你翻脸。”

    谢文东笑了笑,不再勉强他。

    将计划又重申了一遍之后,众人纷纷离开,去做准备。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以6寇为的南洪门车队气势如虹的到了旅店大门前。

    车辆纷纷在路边停下,举目望去,一辆挨着一辆,在路边以及旅店的大门前排成了长龙,随着南洪门帮众纷纷从车里跳出来,再看场内,白花花的一片,众人衣服是白的,手里拎着的刀片更是闪烁出白茫茫的寒光。  此时,旅店的大门内也站满了人,为的一名青年,正是褚博。他手里握着开山刀,默默注视着眼前越聚越多的南洪门帮众,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冷笑。

    6寇坐在车里,暂时没有下来,他的伤势还没有完全痊愈,身体仍然很虚弱。他向身边的一名兄弟要来望远镜,透过车窗,向旅店内望了望,只见里面人头涌涌,黑压压的一片,-完美群-看起来,少说也得有一百号人,令他感到疑惑的是,对方的脸上没有丝毫遇到偷袭时惊慌失措的表情。

    观望了好一会,他放下望远镜,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看文东会的架势,似乎不像是仓粗迎战,更像是早有准备,难道谢文东料到自己会来偷袭?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见6寇的表情不大自然,他身边的心腹头目颇感茫然,疑问道:“寇哥,怎么了?”

    6寇苦笑说道:“我看对方好像对我们的偷袭早有准备。”

    那名心腹头目呵呵一笑,说道:“寇哥,文东会现在已经控制了昆明,眼线肯定也遍布全市,现我们来偷袭,那是很正常的,不过我们毕竟人多,他们人少,打起来,还是我们占有绝对的优势的”

    “恩!”6寇点点头,认为身边的兄弟说的有道理,而且谢文东向来都很擅长虚张声势。

    这时,守在车外的一名小头目弯着腰身,小声问道:“寇哥,现在可以动手了吗?”

    6寇深吸口气,沉声说道:“动手!”背背

    那小头目点点头,随后挺直身板,给前方的兄弟打去电话,简洁的说道:“干!--”

    他刚刚拨完电话,只听南洪门的人群里突然有人高喊一声:“兄弟们,杀!”

    随着他的喊声,南洪门众人齐齐向旅店的大门压去,其中一名大汉步伐飞快,眨眼工夫来到褚博近前,上下看了看他,猛然间抬起提刀的手臂,作势就要很劈下去。

    可是他的刀还没有落下来,褚博一个箭步走到了他的近前,随之顺势一拳,正击在大汉的鼻梁上。

    那大汉鼻梁骨被击塌,满嘴都是血,嚎叫着跄踉而退。

    并没有追击对方,褚博振声喝道:“你不行!让6寇过来和我!”

    “杀鸡焉用牛刀?小子,你狂什么!”南洪门阵营里传出一声大喝,随之跑出来一名大汉,直向褚博冲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