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138)有意放纵!谢文东的目光慢慢变得幽深,是啊,6寇现在的确是在有意放纵己方,但目的究竟是为何呢?难道真如方天化所说,想趁己方不注意的时候突然起总攻? ,。

    谢文东暗暗摇头,不对,自己向来冷静沉稳,根本就不存在“娇兵”的时候,6寇当然也明白这一点。站在自己的角度上谢文东想不通,干脆设身处地的站在6寇的角度上去想。

    己方目前的弱点有很多,但总体来讲,最大的弱点可算是人力不足了。6寇若是放纵己方扩张,所占的地区越多,人力也就越分散,如此一来,人手更加不足,漏洞也随之自然更多。

    想到这里,谢文东眼睛一亮,一切都搞明白了。自己这边的人员不多,6寇那边的人员也不多,不然的话,他完全可以依仗地利的优势,一鼓作气将己方打出云南,现在,他无力对自己动进攻,双方主力碰撞,南洪门那边也不占优势,所以

    就来个有意放纵,等己方人手足够分散的时候,他再趁机动进攻,无论是采取各个击破的战术还是集中人力猛攻一点,取胜的机会都将大增。

    原来如此!好一个阴险狡诈的6寇!谢文东思绪如飞,一瞬间,脑中千思百转,将对方的意图猜测出个大概。

    见谢文东久久无语,面无表情,只是目光时而幽深,时而明亮,方天化不明白怎么回事,可也没敢开口询问,默默地站在窗台前。

    沉思了半响,谢文东回过身来,见方天化还站在窗前看着自己,他微微一笑,又问道:“天化,你说我们下一步进攻哪里为好?”

    方天化怔怔地说道:“我觉得应该去打曲靖。”

    谢文东挑起眉头,笑问道:“为什么?”

    方天化正色说道:“一是那里距离我们比较近,打起来方便,再者我们应该尽力向东扩张,只有这样,才能对南洪门造成足够的压力。”

    谢文东听得

    大点其头,赞道:“恩!有道理!”说着话,他眼珠连转,顿了片刻,扭回头看向孟旬,问道:“小旬,你觉得去打曲靖如何?”

    孟旬悠悠说道:“我认为在没有搞清楚6寇的意图之前,我们不应该轻举易动。”

    谢文东倚靠着窗台,笑呵呵的断言道:“我们若派出大批的兄弟去打曲靖,6寇一定会来进攻昆明,我们现在就是要把他引出来。”

    孟旬怔住,看着谢文东,细细琢磨着他的话。孟旬多聪明,一点就透,沉思了片刻,脑中灵光一闪,马上领会了谢文东的意思,笑道:“东哥认为6寇在故意纵容我们扩张,好分散我们的人力?”

    “没错!”谢文东点点头,说道:“如果我们站在6寇的立场上来考虑,这可能也是南洪门反败为胜的唯一手段。”

    “嗯!”孟旬连连点头,暗道一声有道理。他接着说道:“我们去打曲靖,动用的人力一定会不少,到那时,昆明必定会空虚。而6寇不会去支援曲靖,以现在南洪门岌岌可危的局势,即使消灭我们下面几百兄弟也解决不了实际的问题。他们的目标应该只有一个,那就是东哥你,所以他们现在故意放纵我们去扩张,然后集中人力来个突然xi击,直捣黄龙,如果东哥真出了个意外,那可就不仅仅关系到云南这一处地方,而是能影响到整个战局。”

    谢文东展颜而笑,暗叹一声聪明!和孟旬谈话,根本不用自己多说什么,只要提出个话头,他就能把下面的事情都琢磨清楚。

    他二人的对话极快,若是换成旁人,根本听不明白,但方天化思维机敏,完全能跟的上谢文东和孟旬的思路。站在窗外,听着谢文东和孟旬的谈话有些入了迷,过了好一会,突然感觉十分别扭,这才现自己还站在窗户外面。

    对于社团高层之间的商议以及计划的制定,他也十分想参与进去,但是以他现在的身份还不足以参加。屋内的谢文东转回头,瞧瞧满面难色的方天化,马上看出了他心中的想法,甩头说道:“天化,别站在外面了,进来说话!”

    听到谢文东的招呼,方天化心花怒放,连忙答应道:“好!”说着话,他一手抓住窗棱,就想从外面直接跳进来,可转念一想,立刻意识到这样不妥,也太没礼貌,他将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去,冲着谢文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转身快步回到旅店内,到了谢文东的房间前,敲门而入。  此时,谢文东和孟旬已将6寇那边的举动分析出来个大概,接下来,就是制定出具体的计划。

    去打曲靖,引6寇现身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派出去的人员若是太少,6寇一定会不为所动,而且少量的兄弟去了曲靖,一事无成不说,还会遭到对方的围攻,铩羽而归还算好的,一不小心就得全军覆没,但若是派出去的兄弟太多,那就真的造成昆明的空虚,到时6寇真来偷袭,己方以什么去抵挡对方?

    思前想后,谢文东决定采取真攻击真守之策。

    在外界看来,文东会的帮众是没有区别的,但了解内情的人都清楚,文东会普通帮众和那些曾经在望月阁受训过的帮众,在实力上相差极为悬殊。旅店内的人员本来是以望月阁受训的那批兄弟为主,后来从东北调派过来的兄弟为辅,而现在,谢文东悄悄将前者调了出去,而将后者调了回来,在表面上,旅店内的人数基本没有变化,但构成已完全不同。

    三日后,人员的调整基本在暗中悄悄完成。这时,谢文东召集手下的干部们开会,决定进攻曲靖。

    至于由谁负责去进攻,谢文东没有多废脑筋,方天化毛遂自荐,谢文东想也没想,点头应允,并且当众许下承诺,如果方天化在曲靖作战得利,他将再给他升一级,让他成为龙堂的副堂主。龙堂是文东会的最大堂口,由于东北之乱,原来的几名副堂主已经纷纷下台,其副堂主职位暂时是空缺,方天化若是能成为龙堂的副堂主,那可真是一步高升,虽然未必能进去谢文东的权利核心,但在文东会内,已经绝对算得上是核心人员。

    听了谢文东的许诺,方天化精神大振,又拍着胸脯保证,若是打不下曲靖,他提头会见谢文东和众多兄弟。

    谢文东喜欢他做事信心十足这一点,当即将从东北抽调过来的那五百好兄弟全部分给他,

    当日晚上,方天化将旅店内的所有兄弟统统带了出来,坐上汽车,浩浩荡荡开出了昆明,直奔曲靖而去。这许多人,仅仅是车辆就不下二,三十台,其中一部分是向老鬼借得。另有一部分是临时租来的,出了旅店,行在大道上,声势可谓浩大之极。

    文东会的大队人马大张旗鼓的出了昆明,南洪门的眼线哪会看不到,消息第一时间传回到了6寇那里,

    6寇此时确实已经到了云南,而且距离昆明并不远,就在昆明西部四十公里外的禄丰。禄丰距离昆明四十多公里,距离安宁更近,方天化进攻安宁的动作,可以说就是在6寇的眼皮底下进行的,只不过当时6寇并未出手援助,不然的话,别说方天化打不下来安宁,他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昆明都是个问题。

    方天化无意中说的话很对,6寇确实在故意放纵谢文东,尽可能多的让他扩张势力,引他将集中在昆明的人力分派到各处,然后他再带领手下众兄弟一鼓作气直取昆明,攻占是其次,要目标就是谢文东。

    这一点和谢文东,孟旬的推测简直一模一样。

    现在听说谢文东派出主力人员去打曲靖,6寇笑了,暗道一声谢文东果然上当了。

    他手下的情报头目说道∶“寇哥,文东会在昆明的总人力大约有七百来人,现在他们将主力派出,已起车辆来判断,估计至少得有五,六百人只众,目前留在昆明的人力最多不会过二百,我觉得心脏正是我们去进攻的好时机!”

    6寇眼珠转了转,漫漫摇了摇头,幽幽说道∶“谢文东向来狡猾,诡计多端,你敢肯顶他们派初期的车里都有人,而不手用的佯攻之计?”

    “哦。。。。。。”

    情报头目听了这话。脸色顿时一变,垂下头来,沉默不语。

    6蔻正色说道∶“我和谢文东交手过几次。深知呀的为人,对阵谢文东,只要有稍微的疏忽,就可能功亏一篑。”说着话,他叹了口气,说道∶“再等等,等文东会的主力到了曲靖,和那边的兄弟门交上手之后再说。”

    这时,他身边的一民个小头目不解地问道∶“寇哥,为什么要等到那个时候,万一这期间文东会又来增援,我们岂不是错失良机?”

    6寇摇头而笑,说道∶“文东会的援军哪是那么好来的饿?昆明与东北路途遥远,每调派一个人过来,都得多花费不少呢!现在文东会形势占优,谢文东没有必要也不会再抽调人力的,既然要抽调,也会等他们成功占领曲靖之后。”(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