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等了早晌,见无人答言,方天化皱了皱眉,用眼角余光瞥了瞥众人,疑声问道:“怎么?就没有一个兄弟敢跟我去吗?” ,。

    他这一问,众人纷纷低下了头。又过了好一会,才有一名青年小心翼翼地说道:“方大哥,现在天还没有黑,这时候动手是不是太早了点?”

    “一点都不早!”方天化说道:“现在正是时候!得手之后,还有一次打南洪门伏击的机会!”

    “打南洪门伏击?”众人闻言都愣住,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方天化不耐烦的问道:“到底有没有人敢跟我进去的?怎么各位在东北的时候,一个比一个威风,现在出了东北,就变成窝囊废了?”

    被他用话一激,众人都是面红耳赤,羞得无地自容。他话音刚罗,立刻有五名文东会人员挺身而出,说道:“方大哥,我们愿意跟你去!”

    见状,方天化的脸这才露出笑摸样,他点了点头,说道:“嗯!这样才像话嘛!”说着话,他一挥手,说道:“你们跟我走,其他兄弟在外面做好准备,只要一看到我们退出来,你们就立刻上!”

    “是!”众人齐齐点头应是。

    方天化带着五名手下兄弟先从胡同里走出来,向四周望了望,没有看到扎眼的人,随后晃身直奔南洪门的据点走去。饭店白天就没什么客人,现在到了饭口时间,里面的食客依然寥寥无几。当然,南洪门根本没指望这家饭店赚钱,那只是为他们做掩饰的摆设罢了。

    进了房间,方天化等人举目一瞧,好嘛,诺大的饭厅里一个人都没有,空荡荡,静悄悄的。心中暗笑了疑声,方天化大声问道:“这里有人吗?”

    他的声音不小,嗡嗡回荡,可是饭厅里连点动静都没有。“他cao,这他ma叫什么饭店,难怪没人光顾呢!”方天化不满的嘟囔一声,随即走到一张桌前,用力的一拍桌案,提高嗓音,大喝道:“这里的人都他嘛的死光了吗?”

    “你嚷嚷什么?”直到这时,一名青年才懒洋洋的从饭店的里屋走出来,他上身穿着花衬衫,下身是短裤,脚下基拉一双懒汉拖鞋。方天化上下打量他一番,问道:“你是这里的服务员?”

    “是!”青年看了看方天化等人,歪着脑袋问道:”我是怎么了?“

    呵!这小子简直比自己还横,好像别人都欠他的钱似的,有人敢在这里吃饭才怪呢!方天化深吸口气,说道:”拿菜单来,我要吃饭!“他这倒不是演戏,而是真饿了,想先吃饱喝足之后再动手,至于等在外面的兄弟,就让他们饿着吧,谁让他们胆小怕事呢?!

    “吃他嘛什么饭嘛!”有人来吃饭,显然惹得那名青年极为不满,骂骂咧咧的嘟囔一声,回身在柜台上拿起一张菜单,冲着方天化一扔,说道:“你自己点吧。”

    菜单打在方天化的胸口,随后落在地上,在他身后的五名文东会人员皆露出怒色,在东北,向来都是文东会欺负别人,何时被人如此欺负过。他们齐齐看向方天化,只要后者一声令下,他们马上冲过去先狠揍这小子一顿。

    这时候,方天化倒比手下人沉着得多,他笑呵呵的从地上捡起菜单,喃喃说道:“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谁让咱们肚子饿了呢!”说着话,他拿着菜单,拉了把椅子坐下,大致看了看,说道:“来盘锅包肉,再来……”

    “锅包肉没有了!”青年回答得很干脆。

    方天化眨眨眼睛,说道:“那来锅芦鱼头!”

    “也没有了。”

    “地三鲜?”

    “没有!”

    “家常凉菜!”

    “没有!”

    方天化问了一大通,结果青年连头都没点过一下。他叹了口气,将菜单放下,问道:“那你们这里还有什么?”

    “就剩下馒头和凉白开了!要吗?”-背背姐-青年用鼻子哼哼道。

    方天化怔了一下,接着站起身形,向青年招了招手,笑呵呵的说道:“你来!”

    青年一脸的七个不服,八个不愤的样子,大咧咧的走到方天化近前,冷声问道:“你让我过来干什么?”

    “干啥?”方天化气笑了,猛然间伸手抓住青年的脖子,咬牙道;“他甘你嘛!”说话之间,他手臂猛地一用力,只听砰的一声,他捏着青年的脖子,将其脑袋重重砸在桌面上,随后抬起手来,对着青年的太阳**就是一记重拳。  方天化身材魁梧,力气也大的出奇,这一拳,重重砸在青年的脑袋上,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青年脑袋下的木头桌子都被他这一拳的力道震碎,再看那青年,满头是血,倒在破碎的桌子上中,一声不吭,不知是死是活。

    看到这般场景,周围的文东会众人无不目瞪口呆,他们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方天化出手,也被他一身的蛮力吓了一跳。

    似乎听到饭厅的声音不对劲,从里屋又走出来几名青年,穿的衣服和倒在地上的青年差不多,有两人脚下还穿着拖鞋。(雪曼是好人)这些青年到了饭厅,定睛一看,之间己方的同伴倒在地上,满头都是血,众人的脸色皆都变了,其中一名上身赤膊的汉字怒声问道:“这是谁干的?”

    “是我!”方天化挺直身躯,震声答道。

    “那你是找死!”那大汉三步并成两步,到了方天化近前,没有二话,挥拳就打。他出手快,方天化更快,手臂微微一抬,用手掌将对方拳头挡住的同时猛的一抓,顺势侧身向旁一带,使出了擒拿手。

    大汉的胳膊被背到身后,只觉得骨头关节像是要断裂般的疼痛,他哎呀怪叫一声,可嘴巴依然不饶人,怒声喝骂道:“小子,你塔吗快给我放手……”

    不等他把话说完,方天化冷笑出声,手臂用力一掰,只听咔的一声,大汉的肘关节被他活生生拧断。这一下大汉可受不了了,脸色涨红,死命的嚎叫,疼得差点从地上蹦起来,方天化提腿,对着他的软肋就是一脚,同时喝道:“给我滚出去!”

    那大汉倒也听话,腰身弯着,噔噔噔直向门外撞去。随着玻璃破碎的声响,那大汉破门而出,一头摔倒饭店之外。

    见对方已连伤自己这边两人,南洪门众人这时都沉不住气了,有些人掏出随身携带的比,有些人没带武器,将一旁的凳子抓了起,皆向方天化冲了过来,一个个怒目圆睁,呲牙咧嘴,-丫头-好像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似的。

    方天化面不改色,虎目一瞪,侧头对身后的兄弟喝道:“动手!”

    随着他一声令下,五名文东会小弟一齐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片刀亮了出来,迎了前去,与对方战到一处。

    南洪门那面准备不足,没想到对方会随身带着片到,更没想到他们是有备而来,几名南洪门青年拿着匕和板凳,哪是人家的对手,双方刚一接触,就有两名南洪门人员被砍翻在地,其他众人见抵挡不住对方,刚才的气势一扫而光,不约而同的退了下去,同时连声吼叫道;‘敌袭!不好了,有敌人来偷袭啦——‘

    见对方叫得欢,方天化心中暗气,随手在墙边抓起一只酒瓶子,冲到对方近前,先是侧身闪过迎面拍了的一板凳,接着回手就是一瓶子。酒瓶正砸在那名青年的脑袋上,啪的一声,酒瓶破碎,方天化抓着瓶低,顺势向前一捅。

    扑!瓶把的残片如同一把刀子,正刺在对方的喉咙上。那人连叫声都没来得及出,仍掉手中的凳子,双手捂者脖颈,踉跄而退。

    几名青年,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被方天化等人打得倒地不起,有几人被砍得浑身是口子,鲜血湿透了衣服,但人还清醒着,趴在地上,拼命的哀号着。

    这时,只听饭店楼上响起一阵脚步声,时间不长,从楼梯口处涌出来数十号手持利刃的大汉,到了楼下一看,什么都明白了,纷纷怒吼一声,举刀冲杀,其中有两名度最快,眨眼工夫就到了方天化近前,双刀齐落,都是本他脑袋劈来的。

    方天化此时也以将随身的钢刀抽出,面对两把呼啸而来的片刀,他大喝一声,横刀招架,当啷啷,随着两声铁器的碰撞声,两把片刀被一同弹开,方天化几乎没受到任何的影响,片刻也未耽搁,反手刀猛然挥出。

    随着扑扑两声,两名大汗的胸口皆被他挑开一条大口字,在惨叫声中,对方二人脸色惨白着缓缓倒了下去。

    这仅仅是激战的开始,随着两名大汉的受伤,更多的南洪门帮众冲到方天化和五名文东会小弟近前,几十把片刀组合到一起,刀光霍霍,晃人眼木。

    只抵挡了一会,方天化就向身边的兄弟喝道;“撤!”

    他是能顶得住,但是随他一同近来的五名兄弟却顶不住这么多的敌人,听到他撤退的命令,五人如释重负,纷纷急砍了几刀,然后掉头就跑。

    南洪门吃了大亏,帮众们哪肯轻易放他们离开,见对方已跑,气势更胜,随后追杀出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