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131)“谢……谢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那汉子愣愣地问道。 ,。

    “如果你是我的兄弟,我早一q打爆了你的头!”谢文东冷声说道:“要找女人,就他妈到外面花钱去找。”说着话,他侧头又道:“天仲,你留下来,看紧她,一旦陈海打来电话,教她该怎么说,决不能让陈海起疑心。”

    “是!东哥!”袁天仲走上前来,他不管那些,手臂一挥,将金三角的人推开,然后拉起躺在地上哭的如同雨打梨花的周妍洁,并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她身上。

    金三角的人面面相觑,最后,齐刷刷地看向老鬼。老鬼明白谢文东的为人,虽然心里不以为然,但嘴上却不能这么说。他白了众人一眼,ma道:“丢人现眼的东西,没见过女人吗?都跟我走!”

    老鬼话,金三角的汉子们纷纷耷拉着脑袋,一个个默不作声的向外走去。等众人出了房间,老鬼冲着谢文东干笑两声,说道:“兄弟,只不过是个女人嘛

    ,干吗闹到动dao动q的,伤了和气。”

    谢文东正色道:“直到现在,我仍对凝水曾经受到过的伤害记忆犹新。”

    “哦!”老鬼暗叹口气,什么都没再多说,拍了拍谢文东的肩膀,说道:“兄弟,我们走吧!”

    留下袁天仲看管周妍洁,防止陈海打电话时无人接听,令他起疑,谢文东、老鬼、以及金三角众人离开小区,坐车去往吕伟建的家中。路程刚行出一半,刘波就打来电话,称吕伟建已经回家,现被他制住。

    谢文东赞叹一声好,让金三角的司机加快车。

    路上无话,谢文东等人赶到吕伟建的家中,进来一瞧,(完美群手打组)刘波和几名暗组兄弟守在房内,另外,在墙角还捆绑着三位,正是吕伟建和他的妻儿,他们三人被绑的结实,嘴巴堵着,尤其是吕伟建,捆得象是粽子一般。

    谢文东看看手表,从傍晚折腾到现在,已经八点多了。他和刘波打过招呼后,深吸口气,走到吕伟建近前,伸手将塞在

    他嘴里的手巾拔掉。刚能说话,吕伟建立刻就迫不及待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没时间和他废话,谢文东直截了当地说道:“我是谢文东!”

    吕伟建本来还想凭借自己的身份威胁对方几句,可是一听到谢文东这个名字,顿时象泄了气的皮球,焉了。

    他足足呆了五秒钟,才回过神来,脸上随之布起一层死灰,他颤声说道:“江hu事,江湖了,不要连累到家人,今天我落在谢先生手里,要sha要剐我都认了,不过,我希望谢先生能放过我的妻子和孩子。”

    谢文东看着他,缓缓摇了摇头,说道:“江湖上的事,从来都没有只在江湖上了过。想保住你家人的xing命并不难,我现在可以给你指条明路。”说着话,他顿了一下,又问道:“如果我所知没错的话,你在昆明堂口是负责昆明本地人的吧?”

    吕伟建一愣,不明白谢文东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他慢慢地点下头,表示没错。

    谢

    文东幽幽说道:“你现在回堂口,带着你的兄弟们,sha掉陈海!”

    听了这话,吕伟建身子一哆嗦,像是过了电似的,下意识地连连摇头,说道:“我做不到……”

    谢文东面无表情,慢悠悠地说道:“你一定得做到,不然,你的老婆和孩子都会死。”说着话,他伸手入怀,从口袋里掏出支票,提起笔来,沉思片刻,快地写下一串数字,然后向吕伟建面前一递,说道:“这是一百万,事成之后,你拿着钱,带上你的家人,到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过得舒舒服服。”

    一边是家人的性命以及数额不小的金钱,另一边是背pan,这就是谢文东给他的选择。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都会选择前者,吕伟建无疑是个正常人,而且他没有钢铁般的意志,对南洪门的忠诚更没有达到不可动摇的地步。

    在这种没有选择的情况下,他妥协了。吕伟建看着谢文东递到他眼前的支票,良久,缓缓抬起头,看着谢文东,问道:“如果我按照谢先生的意思做了,你真的会放过我的家人?”

    谢文东点点头,说道:“没错。”  喘息了几口气,吕伟建扭头又看着被吓

    得脸色苍白的妻儿,将心一横,说道:“好!我答应你。”

    知道这时,谢文东的脸上才露出一丝微笑,他向刘波点下头,(完美群手打组)后者走上前来,顺便抽出bishou,将吕伟建身上的绑绳挑断。恢复自由的吕伟建快地站起身形,活动几下手脚,不放心的又对谢文东说道:“我现在是豁出去了,谢先生可一定要说到做到。”

    谢文东淡然一笑,道:“我没有必要骗人,更不会因为这点小钱骗你。”

    吕伟建深深看了谢文东一眼,然后对他的妻子说道:“不要担心,事情我已经谈妥了,他们不会伤害你们,我去去就回!”说着话,他大步流星向外走去。刚到门口,谢文东叫住他,含笑说道:“你的动作最好快一点,不要让我等得太久,我的耐心很有限。”

    “多谢提醒!”吕伟建冷哼一声,走出家门。

    等他离开之后,谢文东眼珠转了转,对刘波和老鬼扬头说道:“我们也先离开这里

    。”然后指了指吕伟建的妻儿,又道:“带上他俩!”

    刘波和老鬼同是一怔,己方在这里呆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冒险出去呢?

    谢文东做事向来小心谨慎,他有他的顾虑。虽然吕伟建答应得很干脆,但是谢文东也怕他狗急跳墙,若他把南洪门的帮众或者jing察引来,己方就这么几个人,困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形势十分不利,换个地方,就多几分安全。

    众人心中不解,可也没敢多问,提起吕伟建的老婆和孩子,小心翼翼地出了房门,下楼之后,快地钻进己方的车辆。老鬼问道:“兄弟,我们现在去哪?”

    谢文东扎扎眼睛,沉吟了一下,悠然而笑,说道:“去南洪门的堂口,看吕伟建有没有按照我们的意思去做!”

    老鬼含笑点头,冲着司机喝道:“兄弟,开车!”

    谢文东是什么样的人,吕伟建很清楚,用阴险狡诈,sha人不眨眼来形容丝毫不过分,现在自己的家人落

    到他的手里,吕伟建打心里毛,也不敢不按照他的安排去做。他开车飞地回到南洪门堂口,看守大门的南洪门人员还觉得很奇怪,每周星期六的晚上,吕伟建肯定是要回家的,今天本来已经走了,怎么又突然回来了呢?

    吕伟建回到自己的办公司,在房间里琢磨了好一会,他找来自己的几名手下头目,开门见山的说道:“我得到准确的消息,海哥已和文东会私通,打算背叛she团!”

    “啊?”此言一出,几名头目皆惊得一哆嗦,脸色也都变了。

    陈海要去投靠谢文东了?这还了得,他是堂主,如果他带头叛变,堂口立刻就得完蛋,到时他继续在谢文东下面享受荣华富贵,可让下面这些兄弟们怎么办?

    一名头目紧张地问道:“建哥,这……这是真的吗?”

    吕伟建暗吸口气,将心一横,正色说道:“这种事情怎能开玩笑?是陈海和谢文东打电话时,我亲耳听到的。”

    哎呀!这一下,小头目们都毛了,相互之间议论纷纷。

    吕伟建敲了敲桌子,沉声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们绝不能让这种事情生。我打算先把他擒下,将事情问个清楚,各位兄弟,你们认为如何?”

    这些人都是昆明的本地人,自加入南洪门那天起就在吕伟建手下做事,对他言听计从,而且在平日里他们就看不上陈海的为人,现在陈海犯事,他们惊讶归惊讶,心里隐隐约约还有幸灾乐祸之感。此时,众人异口同声说道:“建哥,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我们都听你的!”

    “好,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吕伟建沉声说道:“你们现在就去召集下面的兄弟们,能召集多少就召集多少,然后立刻到办公室来找我!”

    “是!”

    众人答应一声,纷纷转身离开。

    等他们走后。吕伟建摸了摸身上的钢刀,咬着牙关,喃喃自语道:“海哥,你可别怪兄弟我不仁义,我这也是被逼无奈啊!”说着话,他走到保险柜前,打开,将里面的现金、存折、股票单句等统统揣进口袋里,最后。从里面拿出一把手q,呆着片刻,别到后要。

    这是他自己的小jin库,现在他要背叛南洪门,杀si陈海,自然不会再留下一分钱。

    该带上的东西都带上之后,吕伟建走出办公室,在外面等候时间不长,就听走廊里脚步声阵阵,接着,几名小头目纷纷返回,连带着,还带来了五、六十号南洪门的帮众。

    吕伟建环视众人,心中哀叹,这些人都是自己手下的兄弟,可是现在,他却要将他们往火坑里推,如果还有其他的选择,他绝不会这么做,但是现在,他实在是没办法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