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123)老鬼闻言,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

    谢文东轻叹口气,目光向两旁扫了扫,说道:“你看看南洪门的看场人员。”

    老鬼偷眼观瞧左右,只见原本在娱乐中心内闲逛聊天的南洪门帮众们这时候都是面露急色,有的在打电话,有的伸长脖子东张西望,看得出来,对方的反应十分反常。老鬼看罢,点了点头,正色说道:“没错!看起来另外两边是动上手了。”

    果然。相隔时间不长,大批的南洪门看场人员开始急匆匆的向外跑去。谢文东虽然在玩游戏,但眼角余光一直在盯着对方的举动,见对方人员大量的涌出,他嘴角挑起,露出一丝微笑,头也没转地看向老鬼,说道:“鬼兄,让你的兄弟们准备动手。”

    “好的!”老鬼边答应边掏出手机,给手下兄弟出短信。

    随着大批的南洪门帮众离开娱乐中心,在游戏厅里所能见到的南洪门人员只剩下几个穿着制服的保安。谢文东稍微抬下手,打出个指响,不远处的袁天仲和五行兄弟纷纷凑了过来,围在他左右。

    谢文东快说道:“五行,等会动手时,你们不用管其他,先控制住南洪门的金库,鬼兄和天仲跟我走。”

    “明白!”众人低低地答应一声。

    谢文东看看手表,又说道:“再等一会,五分钟后行动。”

    “是!”众人答应地干脆,随后又分散开来。

    时间过得飞快,五分钟的时间眨眼即逝,见时机已差不多了,谢文东向老鬼,袁天仲甩下头,然后大步流星地向娱乐中心的里端走去。南洪门在此处的地下赌场位于二楼,楼梯设在里面,那里有保安人员看管,并挂有‘闲人免进’的标识。

    老鬼边跟着谢文东向里面走,边连续打着手势,不用他开口大声招呼,一路上,不时有衣着各异的壮年汉子从人群里钻出来,默默地跟在他身后,当谢文东走到楼梯口近前时,老鬼身后也齐刷刷多了十名汉子,有胖有瘦,有高有矮,不过皆是面无表情,其中有两人还背有大大的帆布包。

    见这许多人直向楼梯口走来,守在那里的两名保安急忙迎上前去,冷着脸,没好气地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走在前面的谢文东脚步不停,悠然说道:“来这里,当然是赌博的嘛!”

    两名保安一怔,异口同声地疑问道:“那把你们的会员卡拿出来。”想进南洪门的赌场,必须得有他们对外放的凭证,负责守卫的保安是认卡不认人。谢文东等人身上哪有那东西,说话之间,他们已走到保安近前。谢文东含笑摇了摇头,说道:“不好意思,我们没有你们的会员卡,是朋友介绍来的。”

    “如果是这样,那你们不能进去,得先和我们经理谈!”说着话,一名保安拿起对讲机,看样子想叫他们的经理过来。(鬼厉已戒色)

    谢文东含笑说道:“我看没有那个必要吧!”说着话,他微微测了侧身,向身后的诸人使个眼色。

    咣当!

    一名金三角的大汉将肩膀上背的帆布包仍在地上,出一声沉重的闷响,接着,他低下头,手脚麻利地将帆布包的拉锁拉开,随之把包口向两把一扯,在灯关的映射下,只见里面白花花的一片。

    两名保安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好奇地伸长脖子,向里面一看不看还看点,这一看,两名脸色皆变了,只见包里装的是清一色的大砍刀,一把把磨得铮亮,寒光闪烁,就在两人一愣之机,老鬼以及手下的兄弟纷纷围上前去,每人抓起一把砍刀,直向保安冲去。

    “啊·····”

    两名保安只来得及出半声尖叫,老鬼等人已到了他们近前,砍刀齐落,只是瞬间,那两人的身上都被看出数条血淋淋的大口子,其中一人当场就不行了,身子软绵绵地倒了下去,另一名保安伤势稍轻,边退边大喊道:“偷袭!有人来偷袭······”

    他喊声未落,一名金山角的大喊眼睛一瞪,手中的看到猛地向前一递,正刺中保安的脖子,其叫声也随之噶然而止。附近的游戏厅客人们看到这番场景,直吓得魂飞魄散,哪还敢继续玩游戏,纷纷尖叫着向外跑去。  谢文东并不理会他们,甚至都没多看一眼,带头向楼上跑去。袁天仲、老鬼以及十名金山角大汉紧随其后,也都纷纷跑上楼梯。听到下面声音不对,楼上的南洪门人员下楼查看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在楼梯通道里,与谢文东等人刚好碰个正着。

    由于不认识他们,南洪门众人皆是一愣,为的一位下意识地

    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要你命的人!”谢文东会答得干脆,说话之间,早已提在手中的开山刀随之恶狠狠刺向对方的肚子。

    谢文东这刀刺得又狠又快,加上那名南洪门汉子毫无防备,当他意识到不好的时候,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耳轮中只听扑哧一声,谢文东手中的开山刀几乎整个刀身都没入对方肚子里,那人又是惊骇又是痛苦地嚎叫一声,只喊出一句:“是敌人!”随后,直挺挺地倒了下去。(雨辰是流氓)

    并不停顿,谢文东一脚提在他的软肋,顺势将开山刀抽了出来,随后抡起刀,向前方的南洪门众人猛砍猛杀。

    双方在狭窄的楼梯间里战到一处,场上刀光剑影,惨叫声、嘶喊声不断,随着扑通扑通的闷响,不是有人中刀倒地。金三角的人员确实彪悍,而且受过军方的专业训练,近身搏杀的本事极强,经验也丰富,只十几名南洪门帮众哪能定的

    祝他们的冲击,时间不长,便已经全部被砍翻在地。

    很快,谢文东等人冲到二楼,直奔走廊里端的大门,那里正是赌场的位置所在。(雨流氓辰)

    南洪门的场子受袭,娱乐中心确实派出不少人员去增援,可是娱乐中心是南洪门的要点,留下来守家的帮众依然不少。

    正在谢文东等人想穿过走廊的时候,走廊两侧的房门纷纷打开,从里面涌出来二、三十号南洪门大汉,手中清一色的片刀。

    这时候,谢文东、老鬼等人都已杀红了眼,看到对方出来,二话没说,抡刀就砍,双方又在走廊里展开了你死我活的混战。

    谢文东一马当先,憋足力起前冲,只跑出两步,迎面便有一把片刀横扫过来。谢文东目现精光,身子向下一低,避开锋芒,接着,身如泥鳅,,直接从对方的腋下钻了出来。出刀的那名大汉一愣,急忙收刀还想继续追杀,突然眼前寒光一闪,他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袁天仲的剑已经到了他的近前,撕!薄如纸片的软剑在他喉咙上划过,大汉身子一僵,手中刀落地,。他双手握着脖子,连连后退,靠到墙壁上,慢慢滑倒,只抽搐几下就没了动静

    有袁天仲喝老鬼在他身后保驾护航,谢文东冲的又快又顺利,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快接近到赌场的房门前。

    这时,赌场的房门打开,一名大汉露出头来,脸上还带着疑惑,不满的问道:”出了什么事?怎么这么乱?”

    当他看清楚走廊里血腥残酷的厮杀时,顿时傻了眼,双目大睁,半晌回不过神来,没等他反应过来,谢文东手臂一挥,将掌中的开山刀恶狠狠甩了出去。他的抢法或许真的不怎么样,但飞刀的手法绝对是一流。

    开山刀在空中打着旋,化成一道利电,正中对方的脑门。

    扑!这力量十足的一刀,将大汉的额头刺穿,那人声都未哼一下,仰面倒地,气绝身亡。

    谢文东三步并两步,到了房门近前,提腿一脚,将没关严的房门彻底踢开。(完美群)

    嘭!

    随着闷响,赌场大门应声而开,举目向里面一瞧,好嘛,只见赌场内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涌涌,都是来自天南地北的赌客。别看走廊并不宽敞,但赌场的面积极大,相当与一座篮球场大小,里面大大小小的赌桌得不下二十张之多,服务生加上赌客们亦有两、三百人之众。

    看罢,谢文东幽幽而笑,走过地上的尸体时,他腰身微弯,从其脑门处拔出开山刀,另只手则抽出手qiang,毫无预兆,对着天棚,嘭嘭连开两qiang,随即大声吼道:“我是bsp;这一嗓子,直将赌场里的赌客们吓的差点尿了裤子,要知道在场的众人里,除了富商、暴户,还有相当一部分本地或外地的zf官yuan,这要是被警cha转个现性,职位不保不说,还有可能还有牢yu之灾。

    一瞬间,整个赌场安寂下来,偌大的空间,黑压压的人群,变的鸦雀无声,突然间,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跑啊!快跑啊!’

    随着喊声,赌场好像炸了锅,无数的赌客们疯狂了似的向谢文东冲来,硫铵放在赌桌上的钞piao都不顾了,更有些人是毛着腰,混在人群里,用衣服蒙着脸向外跑。

    谢文东要的就是这中效果,而且他对付的是南洪门的人,不想伤及无辜,何况这些无辜里没准就有本地的达官显贵,他不想在己方势力还没在昆明扎下根基的情况下就过多的接下仇yuan。(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