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121)暗组捉来的那两名南洪门小弟被捆绑在两张椅子上,关押在一间封闭的储藏室里。 ,。

    没等文东会的人动刑,两人便已吓得浑身直哆嗦,目光惊恐地看着周围的众人。

    谢文东进入房间,看了看两名脸色苍白的南洪门青年,微微一笑,问道:“你俩知道我们是谁吗?”

    见对方众人对这个刚进来的青年态度十分恭维,知道他肯定是对方的头目,两名青年互相看了一眼,深深吸了口气,其中年岁相对较张的青年强壮镇定,喘着粗气问道:“我······我不管你们是谁,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谢文东笑道:“很简单,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

    “什么问题?”青年满面的茫然。

    “你们是南洪门的人?”谢文东问道。

    “是······是又怎样?”青年暗暗咧嘴,对方明知道自己是南洪门的人,还敢绑架,明显是大有来头。

    谢文东弯下

    腰身,贴近青年,笑眯眯地说道:“那你告诉我,南洪门在昆明有多少场子,有多少人手?”

    青年身躯一震,骇然地连连摇头,颤声说道:“我······我并不清楚这些·····”

    只看他因慌乱而漂浮不定的眼神,谢文东就能判断出来他在说谎,他脸上的笑容慢慢加深,不过给人阴冷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青年激灵灵打个冷战,急声说道:“你们······最好马上放了我俩,不然,我的兄弟会找上你们······”

    不等他把话说完,谢文东侧身将手伸到背后,同时手指勾了勾。文东会的人会意,一名汉字快步上前,将手中的家伙递给谢文东,那是一根两指粗细的钢管。结果钢管,没有任何的预兆,谢文东猛然间砸了下去。

    只听啪的一声,钢管重重砸在另一名青年的膝盖上,那人根本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只是觉得膝盖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他嗷的

    一声大叫起来,坐在椅子上的身子疼的直蹦,可惜被绑的结结实实手脚难以移动分毫。(雨辰是流氓)

    谢文东提着钢管,咬了咬嘴唇,贴近说话的那名青年,柔声说道:“如果你不想像你的同伴一样,就最好告诉我实情。”

    听着身边兄弟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那青年的脸色变得更加惨白,豆大的汗珠子顺着面颊流淌下来。谢文东眯眼看着他,顿片刻,钢管在他的膝盖上划了划,幽幽说道:“看起来,你也想尝尝膝盖被活活敲碎的滋味!”说着话,他将手中的钢管再次举了起来。

    如果身边没有那个痛不欲生的同伴,青年此时还不会感到多少恐惧,但是现在他真的怕了,同伴的痛苦嘶喊让他紧绷的神经快要拉断。他艰难地咽口吐沫,缓缓垂下头来,小声问道:“如果我说了,你……你们会放了我吗?”

    如果身边没有那个痛不欲生的同伴,青年此时还不会感到多少恐惧,但是现在他是真的害怕了,同伴的痛苦的嘶喊让他紧绷的神经快要拉断了。他艰难地咽口吐沫,缓缓垂下头来,小声问道:”如果我说,你·····你们会放了我吗?”

    谢文东回答得干脆,笑道:“当然!不过先是,你说的都是实话。”

    青年嘴唇动了动,又问道:”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们究竟是谁?”刚说完这话,他立刻又后悔了,自己一旦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他们怎么可能还会放过自己?想着,他又连连摇头,语无伦次地急声道:”我·····我不想知道了·······”

    谢文东看穿他的心思,悠然而笑。其实,无论说不说出自己的身份,他都不能放这二人活着离开。

    ”“我们在昆明的场子一共有十五家,上下的兄弟加在一起估计得有三百来人吧,不过郊外的兄弟相对多一些,具体有多少我也不清楚,反正几百号人是有的,我们的地下赌场有也基本上都设立在郊外······”

    果然!南洪门在昆明的场子果然不止七、八家那么少。青年正滔滔不绝地说着,谢文东突然打断他的话,疑问道:“你们设在客运站附近的那家娱乐中心里面不也有地下赌场吗?”

    想不到对方对自己这边的情况如此了解,那青年怔了一下,随后连连点头,说道:“是的!那是我们在市内的唯一一家赌场,也是市内聚集兄弟最多的一家场子。”  “你们的堂口在哪?”

    “堂口不在市内,在郊外。”青年小心翼翼地看着谢文东,低声说道。

    原来如此!谢文东点点头,示意手下兄弟将青年身子的绳子解开,然后拿出地图,将他把南洪门在昆明的堂口以及市内、市外的场子统统都标注出来。

    南洪门在昆明市内的实力并不强,相对而言,郊外的人力反而更多一些。

    由于不知道对方到底知道己方多少底细,青年不敢有丝毫的隐瞒,将他所知道的南洪门场子在地图上全部画上标记,并将场子的名称写上。等他写完之后,谢文东接过地图,大致看了看,随后点点头,扔掉手中的钢管,转身向外走去。

    “大·····大哥,我把我知道的全都说了,你·····你应该放我走了吧?”青年颤巍巍地问道。

    谢文东一笑,说道:“我会放你走,但不是现在。”说完,再不多言,让手下兄弟看紧这二人,随即出了房间。到了外面,他找来刘波,然后将地图交给他,说道:“老刘,按照地图上标注的位置去查一下,看看有没有这些场子,另外,也顺便查一下场子的人数”

    “是~东哥”刘波接过地图。小心的踹好,随后带上几名贴身的暗组兄弟,快离开旅店

    那名南洪门青年并没有撒谎,所标注的那些场子都是真实存在的,暗组人员分头去查,很快就将情报弄清楚了。正如老鬼所言,南洪门在市内的场子主要集中在客运站一带,共有十家之多,另外的五家,集中在黄家庄,两处位置相距不远,一旦生争斗,相互支援起来也方便,至于南洪门在郊外的场子,人员虽然众多,不过比较分散,相聚也遥远。一旦受到攻击,短时间内难以得到援助

    等暗组将情报查明之后,谢文东再次招集手下的兄弟们开会,商议具体的行dong计划

    姜森先开口:“东哥,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去进攻南洪门位于郊外的堂口,。对方在那里的人员不多,我们又来的突然,出其不意,很容易得手,一旦成功占下南洪门的堂口,我们的进攻就等于成功一半”

    众人闻言,皆都大点其头

    只有谢文东皱着眉头,沉思不语

    见状,孟旬疑问道:“森哥的主意非常不错,东哥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

    谢文东幽幽地说:“先打郊外,固然是好,成功的希望也很大,但是有一点,如此一来,我们就等于把南洪门的人力都逼到了市内的场子去了,咱们刚到昆明,人生地不熟,与警方也没什么往来,很难在市内展开大规模的huo拼。到那时,我们想攻占南洪门在市内的场子就不容易了”

    众人听后,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垂下头来仔细琢磨他的话,谢文东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把南洪门位于郊外的场地全部抢下来,其人力自然会向市内云集,到时己方以初来乍到的身份与南洪门在市内交占,实在太吃亏了。

    姜森问道:“那以东哥的意思呢?”

    谢文东说道:“由于我们人力不足,不可能同时进攻南洪门在市内、市外的全部场子,既然只能选择其中的一处,取其轻重,还是应该先取市内,等我们在昆明有了一块立足之地以后,再图其他,也就相对容易一些。”

    众人皆无异议,齐齐点下头,表示赞同。

    见无人反对,谢文东继续道:“南洪门在市内的场子大致分成两块区域,一块是客运站一带,一块在黄家庄一带,我和诸博带领二百兄弟主攻南洪门实力最强的客运站这带场子,而老森则带血杀兄弟去进攻黄家庄那片的场子,各位认为怎么样?”(完美群)

    没等旁人说话,老贵抢先说道:“兄弟,你是不是把我给忘了?虽然我手下的兄弟不多,但是也能帮上点忙嘛!”

    谢文东仰面一笑,说道:“鬼兄,我怎么会忘了你呢?这次能否取胜,主要还得依仗鬼兄的兄弟们呢!”

    “哦”老鬼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兴趣十足的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笑呵呵的说道:“南洪门的那家娱乐中心,由你我以及你手下的兄弟们去打,当然,我不会让金三角的朋友白白冒险的,如果成功打下那里,娱乐中心里以及地下赌场里的钱我分文不要,全部交由你下面的兄弟们去分。”

    “嘿嘿!”老鬼听完笑了,要知道南洪门的娱乐中心不会有多少钱,但地下赌场的钱一定不会少,谢文东全部让给自己,这倒是比合适的买卖,也值得去冒风险。他笑道:“兄弟,你说东,我绝对不会说西,你说怎么办,咱就怎么办,我都听你的。”

    “好!”谢文东仰面而笑道:“有鬼兄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谢文东办事干脆,会议看的很快,时间不长,边将进攻的细节一一敲定下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