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九章

    (119)一个女人,独身想在社会上立足本就不容易,更何况还要独自支撑一间酒吧。秋凝水的难出,谢文东能够理解,同时又隐隐有心痛感,他想说以后由自己来照顾她,可话到嘴边,他终于还是咽了回去,只是幽幽叹了口气。 ,。

    秋凝水看着他,展颜而笑,说道:“好端端的,叹什么气?“弹下烟灰,她又笑道:“好了,别只是说我了,说说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吧!”

    “我?”谢文东半开玩笑半自嘲的说道:“我这几年里,总结起来就八个字。东奔西跑。颠沛流离。”

    “呵呵!”听了他的话,秋凝水忍不住乐了,好象恍然想起什么,她站起身形,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两只杯子和半瓶红酒。各倒一杯。然后递给谢文东,谢文东含笑接过,先是轻品了一口,感觉辛辣香甜,他赞道:“好酒”

    秋凝水说道:“有时候太累了。喝些酒能缓解压力”

    谢文东点点头,话锋一转,突然问道:“凝水,你有没有考虑过换个环境展?”

    秋凝水一愣,没明白他的意思。

    谢文东笑道:“比如换个地方开酒吧。去t市、北京或者上海等等,这样离我近一些,我····也方便照顾你。”说话间,谢文东老脸红了红,随之低下头来,注视着手中的酒杯。

    秋凝水含笑轻轻摇了摇头,拒绝了谢文东的好意,轻声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从小到大都是生活在昆明,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如果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就算有你来照顾我,我可能也会觉得不习惯、不适应的。”

    谢文东露出一丝苦笑,秋凝水看起来似乎变化很大,不过骨子里的东西还是没变,依旧是那么的倔强,那么的独里,不依靠任何人。他略带难为情地轻声问道:“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吗?”

    秋凝水怔了怔,含笑反问道:“不然还能有几个人?”她喝了口酒,耸肩说道:“以我的条件,高不成,低不就的,想找到归宿也是很难的。”

    不知道为什么,听完秋凝水的话,谢文东反而暗暗松了口气。

    “你呢?”秋凝水问道:“这次来昆明要待多久?”

    谢文东摇头,实话实说道:“暂时还不清楚。如果事情顺利,只会待几天的时间,如果事情不顺,可能会过十天或者更久。”

    秋凝水眨动眼睛,问道:“是为了黑道的事而来?”

    谢文东并不隐瞒,说道:“是的。”

    “这么久了,你还在做这些打打杀杀的事。”秋凝水的语气中不自觉地流露出幽怨,同时也透出她的关心。

    “有些事情,迟早都是要解决的,与其拖下去,不如集中起来全部处理完。”谢文东苦笑道:“我想我是天生的劳碌命吧!”

    经过短暂的生疏,两人都有仿佛又回到从前的感觉,话也渐渐多了起来。

    时间如水,流逝的飞快,不知不觉中,两人已聊了好几个小时,当谢文东意识到时间已不早的时候,再看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

    谢文东抬起头来,对秋凝水含笑道:“凝水,我得回去了,兄弟们还在等我。”

    秋凝水顿了一下,没有挽留,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站起身说道:“我送你。”

    “何必客气,改天我还会再来。”谢文东与秋凝水并肩走出办公室。

    等在外面的老鬼和诸博早已疲惫不堪,终于看到他二人出来,两人精神一振,皆长出一口气。到了酒吧门口,谢文东与秋凝水各道珍重。

    站在酒吧门口,直至看着谢文东等人上了车,缓缓离开,秋凝水这才幽幽轻叹一声,转身回到酒吧。谢文东的到来,无疑是让秋凝水原本平静的生活突然起了一丝波澜。

    车内。老鬼别有深意地注视着谢文东,嘿嘿怪笑着问道:“兄弟,你和秋小姐在小屋里谈什么谈了这么久?”

    见他笑无好笑,谢文东哪能不明白他话中隐藏的意思。挑起眉头,他反问道:“不然你以为我们在做什么?”

    “好几个钟头,完全可以做很多事嘛!”老鬼酸葡萄心理,幽幽打趣地说道。

    谢文东摇头,笑而未语。老鬼向来被谢文东奚落,现在好不容易抓到奚落他的机会,哪能放弃,张开大嘴巴还想追问,猛然间,只听到吱嘎一声尖响,开车的司机急踩刹车,谢文东和老鬼、诸博三人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抡去。好在他们坐的是面包车,前面有车椅挡着,不然以刹车产生的惯性,三人得从车里活生生射出去。

    将身形稳住之后,老鬼的脸阴沉似铁,怒声喝道:“阿召,你怎么开车的?想害死我们吗?”

    开车的青年脸色涨红,结结巴巴地说道:“鬼哥,前面有人挡路!”

    “什么?”老鬼一怔,打开车窗,伸长脖子,探头观望。可不是吗,只见前方有几辆面包车横在路中,拦住己方的去路

    “这***在搞什么鬼?”老鬼怒哼着,边从车门里走下来,谢文东和褚博对视一眼,跟着下了车

    前方的几辆面包车皆无车牌,周围也没有人,孤零零底停在路上。老鬼刚要上车查看,谢文东伸手拉住他,并摇了摇头,老鬼反应极快,立刻意识到危险的临近,他机警地环视四周,可是观望了一圈,也没看出个所以然

    谢文东正色说得:“面包车里有人”

    老鬼没好气地说道“当然有人,不然还能是鬼把车开到这里的么?”

    谢文东继续说得“而且车里的人很多”

    老鬼暗吃一惊,拢目仔细观瞧,前方的面包车车窗上都贴有挡光膜,由外向里看,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他狐疑地问道:“谢兄弟,你怎么知道?”

    谢文东笑了笑,悠悠说道:“看车胎啊!”

    老鬼和诸博闻言,齐齐将目光下移,只见几辆面包车的轮胎都压得扁扁的,显然车身的分量极重。

    哎哟!二人齐吸口气,同时又在心中暗赞谢文东心细。

    正在他们说话之间,随着几声哗啦啦的脆响,数辆面包车的车门相继打开,接着,从里面窜出二十来号汉子,一个个皆是提片刀、钢管等利器,为的一位,谢文东、老鬼、诸博三人都认识,正是在酒吧内,赶来为那名帅气青年帮忙的魁梧大汉。

    谢文东三人多聪明,一看到他,立刻便明白了对方的老意。老鬼咧嘴乐了,转头对谢文东说道:“兄弟,你的麻烦来了。”

    谢文东无奈苦笑,说道:“该来的迟早要来的。”说着话,他毫无惧色,直向对方走去,老鬼和诸博怕他有失,紧紧跟在他的左右。

    见对方不但没被己方这些人吓跑,反而还想前凑,魁梧大汉暗自一愣,最后嘴角高挑,领着一干手下迎向谢文东三人。当双方之尖的距离只剩下三米远的时候,不约而同的收住脚步。谢文东含笑问道:“朋友是专程等我们的吧!”

    “不错!”那魁梧大汉倒也直接,大点其头,说道:“小子,我不知道你们是谁,是干什么的,我也不想知道,不过,我要送给你一个忠告,离秋小姐远一点,离她的酒吧远一点,明白我的意思吗?”

    这人倒真是嚣张得可以!谢文东扑哧笑了,摇摇头,柔声说道:“我不明白。”

    魁梧大汉老脸一沉,歪着脑袋问道:“你是耳朵聋了还是你听不懂中国话?”

    谢文东耸耸肩说道:“我只是不明白,你凭什么对我说这些话。”

    “凭什么?”魁梧大汉冷笑道:“就凭我们老大的公子看上了秋小姐了。这一个理由就足够了!”

    “狗屁理由。”谢文东嘟囔一声。他声音虽然不大,但也够在场每个人听得清清楚楚。那二十多名大汉脸色同是一变,随后,一个个叱牙咧嘴,凶相毕露,摩拳擦掌,只等老大下令,好冲上前去大打出手。谢文东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说道:“这些话,应该让贵老大的公子亲自向我说,那我或许还能考虑考虑,而你,算是什么东西?!另外,我也送你一句忠告,做人应该懂得怎么去做人,做狗也要明白如何去做狗!”

    “我艹!”魁梧大汉何时被人如此羞辱过,气得脸色涨红,一蹦多高,指着谢文东的鼻子,怒声喝道:“小子,我看你也象是道上混的,才来对你好言相劝,可是你***不知好歹,自找倒霉,那可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面了。”

    “你想怎样?”谢文东的怒火也被勾了起来,只是在他的脸上根本看不出来,他边解开衣扣边含笑看着对方。

    “兄弟们,给我干,打死了,算我的!”

    随着魁梧大汉的一声令下,下面那早已按耐不住的二十多人纷纷高举手中的家伙,向谢文东冲杀过来。其中一人度最快,第一个冲到谢文东近前,二话没说,抡刀就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