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七章

    (117)老鬼确实很喜欢现在的秋凝水,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这是拉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过他得不到的,他愿意让自己的兄弟得到。 ,。

    见谢文东脸色难看,他说的更起劲了,看着与秋凝水有说有笑的帅气青年,继续嘟囔道:“我看这小子对秋小姐肯定是没怀好意,别有用心。兄弟,如果我是你的话,我马上就冲过去。将那小子的鼻梁打塌,让他在秋小姐面前永远消失。”

    谢文东似乎没听见老鬼的话,只是面无表情地幽幽喝着酒。

    看他对自己的话不为所动,老鬼急了,说道:“像秋小姐这么漂亮的女人,追求者多得数不过来,你要是不抓住机会,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谢文东放下酒杯,低声说道:“只要能看到她幸福,我就心满意足了。”

    “你……”老鬼还想开导他俩句,很快就把话顿住,脸上漏出笑意,兴趣十足地望着前方吧台。

    只见吧台前,不知何时多了一群混混,为的是名三十出头的汉子,身上只穿背心,胳膊、后背、胸前漏出大片的文身,光头无,满脸的横肉,只看他的摸样就知道他不是好老路。

    此时,他站在秋疑水和那帅气青年近前,皮笑肉不笑的向前探着脑袋,目光不停地在秋疑水和青年身上扫来扫去,看了一会,说道:“秋小姐,我已经连续好几天邀请你出去吃饭了,可你一直都说没空,怎么陪小白脸聊天有时间,陪兄弟我吃

    顿饭就没空呢?”

    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麻烦,有漂亮女人的地方,麻烦一定不会断。现在,

    麻烦来了。

    被对方说成小白脸,那帅气青年脸色涨红,皱着眉头,怒声喝道:“你说话放尊重点!”

    不怕他生气,就就怕他不生气。光头汉子见青年漏出怒色,脑袋伸得更靠前,嘿嘿怪笑道:“不然你能把我怎么样样?”

    见青年还想和对方争执,秋疑水经验丰富地将他拦住,然后冲着光头汉子嫣然一笑,说道:“关大哥不要急嘛,等哪天有时间不用你请客,由我做东,请关大哥和你的兄弟吃饭。”

    “呵呵!”秋疑水的话让光头汉子听得舒心,一双眼睛在他身上转了转去,越看越喜欢,越打量越是心痒难耐,恨不得马上扑上前把她搂在怀里。他笑无好笑地说道:“何必等哪天,我看就今天吧!”

    秋疑水眨眼明媚的大眼睛,象柄小扇子的睫毛能把任何男人都扇得晕忽忽,她柔声说道:“可是我今天确实没空嘛!”

    他绝美的五官、倾城的笑容、娇媚的眼神,让光头汉子眼睛都看直了,呆了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暗岸吞了口口水,伸出手来,摸向秋疑水的腰身,喘者粗气说道:“今天晚上,我就要你陪我!”

    “喂!请你放尊重点!”光头汉子的手还没粘到秋疑水的衣服,就被一旁的帅气青年愤怒地打开,他又气又怒的沉声喝道:“秋小姐的话你听不懂吗?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她今天不会有时间,以后也都不会有时间。”

    光头汉子闻言,脸色瞬间变得涨红,俩眼冒者凶光,直视帅气青年。

    后者倒也强硬,对他的怒火根本没放在心神,毫无畏惧地对上他的目光。过了好一会,光头汉子甩了甩被打的手掌,笑着点了点头,对帅气青年说道:“小子,你tm真有种。”说着话,他半转回身,看样子是知难而退要走了,可突然直接,他轮起拳头,毫无预兆的对着帅气青年面暇就是一记重拳。

    这拳打得太快,也太突然,帅气青年毫无防备,也没想到对方敢对自己动手,当他意识到不好的时候,再想闪躲已然来不及了。

    只听啪的一声,光头汉子的这记老拳正打在青年的下巴上,后者惊叫一声,站立不足,连退了三大步,随后身子摇晃几下,一**坐到地上。

    ”兄弟们,给他打!”光头汉子侧头吼道。

    岁着他一声叫喊,在他身后的三名小混混一拥而上,对着坐在地上还没缓过来的青年就是一顿乱踢乱踹。

    见状,周围的客人们纷纷站起身来观望,看热闹的大有人在,可上面阻止的却无一人。

    这时候,秋凝水脸色也变了,正要上前将小混混们拉开,那光头汉子一把将她的手腕抓住,嘿嘿笑道:”怎么?看小白脸挨打急了?只要你答应今天晚上陪我,我马上让兄弟们放过他!”  秋凝水脸色难看,娇斥道:”你放手!”

    ”我不放又能怎样:”光头汉子嘻皮笑脸地反而将大脑袋贴近秋凝水的面颊。

    别看秋凝水外表柔弱,但笔记是正规警校出身,受过专业的训练。

    他深吸口气,手腕用力猛的一翻,使出反擒拿手,反将光头汉子的手腕抓住,向侧面用力一掰,后者痛叫一声,身子随之蹲了下去,秋凝水一把将他推开,然后来到三名小混混近前,将其推搡到一旁,把帅气青年从地上拉起。

    此时的青年已经毫无帅气而言,衣服凌乱,被扯出不少的口子,向脸上看,鼻青脸肿,额头还被踢开一条口子,鲜血直流。秋凝水关切地问道:”你。。。。。。你怎么样?”

    青年喘息着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边说着话,他边掏出手机,恶狠狠地瞪着几名小混混,快地拨打出电话。

    没有人理会他,光头汉子和小混混的目光都集中在秋凝水身上,前者目露惊讶,将秋凝水上上下下仔细大量一番,随后咧开大嘴笑了,连连点头,说道:”想不到秋小姐不仅模样漂亮,身材好,还会些身手呢!”说着,他手向后腰上一摸,抓住一把明晃晃的匕。

    见他动了家伙,另外三名小混混也纷纷从口袋中掏出弹簧刀,啪的将刀身弹出来,在秋凝水面前笑无好笑地比画着。

    看对方动了刀子,秋凝水玉面微白,眼中也露出惊诧之色。

    察觉出她的畏惧,光头汉子得意洋洋,摇头晃脑地说道:”今天你不和我走,事情就完不了!”

    满面是血的帅气青年打完电话,站在秋凝水的身边,安慰道:”秋小姐,不要担心,我已经打过电话叫人过来了,不用怕他们!”

    去伱妈的!”光头汉子最恨就是这个碍眼的青年,他向手下人一扬头,冷声说道:“还叫人?老子先给你放放血!”说着话,他大步来到青年近前,手臂向后一缩,作势就要将匕捅出去。

    “嘿——”

    光头汉子想把刀捅向青年的肚子,可是手臂仿佛被凝固了似的,怎么用力也捅不出去。同一时间,他的三名手下以及面前的秋凝水和帅气青年齐刷刷地将目光看向他的身后,尤其是秋凝水,眼睛都直了。

    光头汉子慢慢转过去,只见在自己身后不知何时来了一名中等消瘦身材的青年,此人只而是出头的模样,相貌平平,白净清秀,倒是一双狭长的单凤眼显得与众不同,很亮,亮得象是一把刀子,能直接刺入人的内心深处。

    没来由的,光头汉子激灵灵打个冷战,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眼前这名青年即貌不惊人,身材又不出奇,自己为什么会感到恐惧呢?

    青年的手掌象是一只铁钳,紧紧扣出他持刀的手腕,但目光却没在他身上停留一下,似当他透明,漆黑幽深的双眸直勾勾地看向秋凝水。

    “凝水,好……好久不见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谢文东。老鬼和褚博就站在他身后的不远处。

    看着谢文东,秋凝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本以为自己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再见到谢文东的。那一瞬间,她心里筑起的堤坝崩溃,所有的思绪一股脑地涌了出来,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倒退两步,泪如雨下。

    在她身旁的青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见他香腮挂泪,如雨打的梨花,急切问到:“秋小姐,你怎么了?那里受伤了吗?”

    秋凝水并不答话,也根本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这时候,在她的世界里周围的人仿佛都消失了,只剩下一个人,谢文东。

    时间好似凝固,秋凝水和谢文东四目相对,谁都没有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几秒钟,又像是过了几个世纪那么长。

    “小子,你它妈的快给老子放手!”光头汉子眼睛都红了,怒视着谢文东,叱牙咧嘴的怒声吼叫道。

    他的喊声,终于将谢文东飘出好远的思绪又拉回到勒现实,他幽幽轻叹一声,收回目光,看向眼前的光头汉子,说道:“可不可以以后不要再来找麻烦?”

    “放屁!你快松开老子!”光头汉子怒极,对站在一旁的三名手下叫道:“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动手啊!”

    三名小混混如梦方醒,拎着匕向谢文东而来。

    谢文东轻轻摇了摇头,没见他如何用力,只是肩膀晃动一下,接紧着,咔嚓一声脆响传出,那光头汉子的手腕被他一个寸劲硬生生的折断,森森的白骨刺穿皮肉露了出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