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五章

    〈115〉老鬼把他所知道的南洪门的场子都带着谢文东光了一遍。所走的地方是不大,但南洪门的场子可不少,得有七、八家之多。 ,。

    逛完之后,谢文东提议去南洪门看场人员最多的娱乐中心转转。

    老鬼听完,脑袋连摇,摆手说道:“这可不行!那里是人家的地盘,万一兄弟你被人家认出来情况可就不妙了。”如果谢文东在他的眼皮底下真有个三长两短,老鬼别说无法向金三角那边交代,就连他自己这关都过不去。

    谢文东一笑,说道:“放心吧!云南这边的南洪门人员对我不熟,认出我来没那么容易。”说着话,他身子向前一探,从老鬼的上衣口袋里将他的墨镜抽了出来,带在自己的脸上,然后笑道:“这样就更认不出来了!”

    老鬼的墨镜是黑墨镜,谢文东带上,显得多了几分帅气和神秘。老鬼无奈摇头,拗不过他,不满地嘟囔到:“好、好、好!如果不让你去,你说什么都不会死心的。”说完之后,他弯下腰,从车椅底下拽出一只黑兜子,打开,在里面掏出两把手抢,别再后腰,然后整了整衣襟,小心地把抢这盖好。

    三人下了车,直向娱乐中心内走去。

    正如老鬼所说,娱乐中心就是间大型的游戏厅,只是现在的游戏机和谢文东所熟悉的那些已完全不同,大多的都是仿真机。射击、竞技、模拟类和跳舞机受到年轻人的追捧,而聚集在du博类机器周围的大多都是三十岁以上的中年人。

    du博机也是众多游戏机里吃钱最快的,只见不时有人将一把把买来的游戏币投入机器里,时间不长,一个都没剩下,被机器吃了个干净。人人都明白,玩这种du博机十赌九输,可是为了那百分之一甚至是千分之一独赢的机会依然会奋不顾身的向里砸钱,而数千越多的人砸钱的程度就越狠。du博像xi毒,此话不假,一旦陷入其中,多数人都将会丧失理智,只想着一心翻本,变得难以自拔,不可理喻。

    老鬼与谢文东并肩而行,在他身边轻声说道:“现在的du博机做的都象休闲游戏似的,其实变标不变本,性质都一样,这么多机器,我觉得一天给南洪门带来个十几二十万的收入不成问题

    谢文东点点头,看着du博机钱黑压压的人群,又有说道:“有时候人如飞蛾,明知是火坑,还要偏向里面跳,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他们要送钱给人家,谁都没办法。可是话说回来,如果没有这些人,我们拿赦免大横财?”说着话,他眯眼而笑。

    谢文东是靠文东会起家,而文东会正是靠着毒和赌迅累积起雄厚的财力。

    老鬼闻言也笑了,点点头。

    有多少人在此du博,这不是谢文东关系的,他想弄清楚的是南洪门在这里究竟有多少人力。

    他让褚博换了一把游戏币,然后再娱乐中心里四处乱逛,同时仔细留意其中的看场人员。

    逛了两圈,谢文东基本掌握了大概情况。南洪门在这里看场子的人员分为两种,一种是明面上穿着制服的保安,人数不多,只是六,七个,另一种是穿便装的南洪门帮众,分散在娱乐中心的各处,表面上看起来和普通的客人差不多,但仔细留意,还是能现他们的不同。这波人数量不少,单单是谢文东能辨认出来的就有二,三十号人之多。只是在明面上便已有这血多人,暗中的人数好不知道有多少,看起来,此地确实是南洪门在昆明的一处大要点。

    谢文东,老鬼,褚博三人只是在游戏厅里闲逛,并不玩游戏,很快就引起了保安人员的警惕,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意图,一名保安人员不不近的跟在他们身后,盯着三人的一举一动。

    褚博最先现,心中一颤抖,在在谢文东深厚紧张的低声说道:“东哥,对方把我们坠上了。”

    谢文东先是一愣,随后油然而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老鬼神经拉紧,眉头紧缩,悄悄说道:“兄弟,我们还是快走吧……”

    不等他说完,谢文东耸肩道:“如果现在走了,不就恰恰说明我们有问题吗?”他满面轻松第向老鬼使个眼色,说道:“既然来了,就好好玩玩嘛!”说着话,他带头走到du博机前,稍站  了一会,见有人垂头丧气的离座,他马上接了上去。

    在这里,想赢钱不容易,想输钱那是挡得挡不住。

    只一会的工夫,谢文东让褚博帮他换的游戏币已输得一干二净,随即,他故作不满第拍拍机器,又上褚博多换些游戏比币过来。

    老鬼在旁看得暗暗吐舌,身为南洪门死敌的谢文东,身边只带一名兄弟,却敢在南洪门帮众云集的低头上轻松自在的玩得兴高采烈—实在是一件很难想象的事,这种胆魄也是常任

    远远达不到的,如果让向问天知道此事,恐怕下巴都得掉下来。

    不过谢文东这招很快见了效果,那名保安在远处默默注视了一会,随即咧开嘴角笑了笑,默不作声地走开了。

    又少玩了一会,谢文东将褚博第二换来的游戏币也输了个精光,随后“气愤”第离坐而去,带着老鬼和褚博走了。

    等出了娱乐中心,上了自己的面包车,老鬼长长嘘了口气,抹把额头的冷汗,随后看向神态依旧的谢文东,问道:“兄

    弟你看这里怎么样?”

    谢文东摘掉脸上的墨镜,还给老鬼,笑道:“南洪门的要点,如果要动手,先就打这里!”

    老鬼吸了口气,担忧第说道:“南洪门在这里的人可不少啊,而且周边都是南洪门的场子,增援的度将会很快。”

    “是啊!”谢文东笑道:“所以这就需要我们得好好想个稳妥的主意了,现在,先要做的是……”

    话到一半,他顿住。

    老鬼急问道:“先要做的是什么?”

    谢

    文东两眼弯弯,悠悠笑了,说道:“先是把肚子添饱!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老鬼听完差点吐血,低头一看表,现在还真到中午了。他摇头苦笑,不无担忧地提醒道:“谢兄弟,南洪门在昆明的实力虽然不强,但你也不能等闲视之啊!”

    谢文东说道:“重视对手,不是表现在脸上或者嘴上,而是要在这里。”说着话,他指指自己的胸口,随后身子向后一仰,双手枕于脑后,悠然说道:“我们先去吃

    饭吧。”

    老鬼带着谢文东,就近找了一家清洁干净的东北餐馆。饭店的名字叫东北餐馆,只是味道令人不敢恭维,好在谢文东对吃的东西不挑剔,只要能添饱肚子,吃什么都无所谓。

    及饭后,姜森给谢文东打来电话,称已经联系上了已方的兄弟,问谢文东要不要过来看看。

    谢文东想了想,既然下午无事,不过和兄弟们见一面也可以。他点头应允,向姜森要了地址。

    文东会在昆明是没打旗号的,行事

    异常低调,当地的黑道也不

    清楚文东会的势力有近入昆明。文东会的人在昆明西南部的新农村开了一间规模不小的旅店,紧挨着二环,并非是一盈利为目的,而是为己方前往边境与金三角做生意的兄弟提供一个安全的住宿场所。

    不过由于旅店的位置极佳,生意一直十分兴隆,客源不断。

    当谢文东等人到时,姜森和几名文东会人员迎出来,将他们接进旅店之内。

    进来之后,老鬼不时的大量周围的摆设,啧啧称奇,连连摇头,说道:“想不到你们还在这里开了一家旅店,口风守的可真严啊,我竟然一直都不知道。”

    谢文东笑道:“鬼兄,别说是你,我也是刚刚知道社团旗下还有这么一间旅店。”

    旅店的负责人是名三十多岁的汉子,他边在前引路边必恭必敬地小声说道:“买下这座旅店,是三眼哥的意思,主要目的是为了给过往的兄弟一个方便,万一出了事,也好有个照应。”

    谢文东点点头,暗赞一声三眼心细。他问道:“你们这里有多少兄弟?”

    汉子答道:“共二十五人。”

    “哦!”谢文东应了一声,随后看向姜森,问道:“老森,等兄弟们到了昆明,安置在这里怎么样?”

    姜森想了想,说道:“应该没问题。不过,我倒是觉得让兄弟们分散开来更好一些。另外,这里是不是暂时不要暴露的好?”

    谢文东摆摆手,道:“没有必要在g下去,一旦个南洪门交上手,我就是要让他们和当地的黑帮知道,我们文东会已大张旗鼓地进入昆明了。”

    老鬼皱着眉头说道:“谢兄弟,我不得不提醒你,昆明黑道的格局早已定了型,你一旦高调进入,恐怕会被不少黑帮敌视,到时就不仅和南洪门为敌,还会受到其他黑帮的排挤!”

    谢文东冷笑一声幽幽说道:“谁挡我的路,我就灭了谁。何况现在还有鬼兄你在帮我,我没什么好怕的。”

    老鬼暗暗苦笑,谢文东就是这样,表面上看起来沉闷低调,而实际上,也是有张扬的一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