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三章

    (113)回到堂口,谢文东将金容抱回她的房间,轻轻将她放到床上,然后拉了一把椅子过来,悄悄坐在床边,端祥着熟睡中的金容,默默呆。金容睡的沉稳,只是时而嘴角挑动一下,似乎梦到了什么好事。看着她,谢文东不知不觉的笑了。有时候,他也会觉得很累。忍不住想停下脚步,好好的休息一下,不过随着势力越做越大,跟随的兄弟越来越多,这些象是化成了一只无形的大手,在后面推着他,让他不得不继续走下去。这或许也印证“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句话。 ,。

    “大哥哥……你得带我一起走……“睡梦中的金容喃喃的梦语着,小眉头也皱了起来。

    谢文东身字一震,慢慢伸出手来,将她皱起的眉头揉平,轻声说道:“等解决完这件事,我一定抽出时间陪你。“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话起作用,金容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小嘴上翘,露出微笑。这四化,门外传来轻轻的敲们声,谢文东深吸口气,站起身形,将房们打开。敲门的是金眼。他低声说道:“东哥。登机的时间快到了”

    “恩?稍等我一下!”谢文东点点头,重回房间,在写字台上找到一张纸,提笔写了两行字:容容,对不起,这次又欺骗了你!云n我一定要去,但是我不能让你跟我一起走,我也不能让你陷入危险当中。看到你受伤的样子,我的心很疼,这中感觉,我只想经理那一次……

    写完之后,谢文东将纸条拿起,放到金容的枕边,站在床前,他边抚揉着金容的头,边看着她的酣睡的容颜。楞了半向,谢文东放振作精神,转身走出房间,同时将房门仔细关严。走廊里站有不少人,除了五行兄弟,还有东心雷和张一,孟寻等人。

    见他出来,众人齐齐上前,异口同声叫道:“东哥”

    谢文东竖起食指,放到嘴前,示意众人禁声,然后又瞄了瞄金容房间的房门。众人会意,一个个立刻闭上嘴巴,不敢多言。走出走廊,下了楼,到了一楼大厅,谢文东才交代道:“老雷,我走之后,你派些精干的兄弟送容容回t市,一定要注意安全!”

    “东哥,我明白!”东心雷重重点头。

    谢文定又不放心的看向姜森,说道:“老森,你从血杀也调些兄弟帮忙护送。”

    “没问题!东哥。”

    谢文东稍感放心,随即又说道:“等长风在温州和对方交上手之后,你和啊一就开始向福州进,问周和符洲并工,让南红门忙于应付,这样我在云南那边就好做了。”

    东心雷和张一面色一正,急忙答道:“是,东哥”

    把该交代的都交代完,谢文东这才带领他挑选出来的众人去了机场。与谢文东同行的有姜森,刘波,孟旬。储博,五行,袁天中和各桑。至于下面的兄弟则随后坐车赶网云n。

    谢文东对云n并不陌生,曾经数次到过这里,也在这里和麻风,南红门都经历过连番的恶斗,同样,这里还有一个令他感到愧疚一辈子的女人。

    没上飞机之前,谢文东先给老鬼打去电话。老鬼与谢文东的交情是过命的,对他也毫无隐瞒,谢文东直截了当的说明自己将动身去往云n。老鬼闻言先是一楞,随后哈哈大笑,兴奋说道:“兄弟,你要来云n?这可巧了,我现在就在昆明?”

    谢文东也乐了,说道:“那好!等会我们昆明见!”

    老鬼急忙问道:“几点的飞机?”

    谢文东说道:“我这边是八点的飞机,到昆明得凌晨十二点。”

    “知道了!机场见!”老鬼乐呵呵的挂断电话。

    从杭州到昆明,坐火车需要两整天时间,可飞机仅仅是四个小时便可到达。

    昆明巫家坝机场。

    谢文东一行人等刚出检票口,便看到一身笔挺西装的老鬼带着两名青年站在机场的大厅里,正翘脚张望。

    看到谢文东,老鬼离老远就裂开大嘴,哈哈大笑着迎上前来,与谢文东相互拥抱一下,连声说道:“兄弟,我们可是有好久没见了。”

    点点头,谢文东含笑说道:“差不多有一两年了。”说着话,他上下打量老鬼。许久未见,老鬼的身材又有些福,肚子向前腆腆着,可能是日子过得太滋润,看起来红光满面的,一脸的肥肉。

    “仔细算算,可不是嘛!”老鬼握着谢文东的手,唏嘘不已,过了片刻,他目光一偏,扫向谢文东身后众人,其中有不少他都不认识,比如孟旬、褚博、袁天仲等人。他呵呵一笑,说道:“兄弟这回带过来不少新人啊!”顿了一下,他压低声音,疑问道:“老弟,你这大忙人突然到云南,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谢文东看了看左右,扬头说道:“我们出去谈吧!”

    “对、对、对!”老鬼拍打两下自己的脑袋,然后急忙将谢文东等人让出机场。

    在机场的大门口,老鬼已把车辆安排好,三两破旧不堪的面包车。面包车在外面看不怎么样,可进入其中会现里面的设备都是崭新的。与老鬼没接触过的孟旬等人都是面露惊讶,不过谢文东明白,那是金三角一贯掩人耳目的手法罢了。

    老鬼令人开车,直接去了他在昆明的落脚点。

    他们落脚的地方远离市中心,但距离机场倒是挺近,车行时间不长,三两面包车便开进一座像是仓库的厂房。

    厂房里摆满了杂七杂八的东西,老鬼在前引路,七转八绕,将众人引到仓房的里端,他打开墙角的一扇小铁门,走了进去,并不时的回头提醒道:“这里黑,兄弟们注意脚下。”

    谢文东边小心翼翼的跟着老鬼走边暗暗而笑,老鬼找的栖息之所,通常都是令人意想不到的犄角旮旯,这也是他常年呆在中国的生存之道。进入铁门之内,里面空间不大,有条通向地下的狭窄楼梯。

    顺着楼体走到下面,又穿过一条挂满粗细不一铁管子的走廊,眼前才豁然开朗。这处空间像是仓库的设备间,十分宽敞,里面的设备早已被清空,正中央摆放一张大桌子,上面满是杂物,有吃的、喝的,还有用的,地上乱七八糟都是垃圾,向墙边看,摆有不少床铺。

    坐在房间里还有六、七名汉子,有人坐在床头摆弄着抢械,有人则围坐在一起玩扑克,见到老鬼带着谢文东这一行人回来,众人纷纷放下手中的东西,站起身形。老鬼向众人摆摆手,然后指着谢文东介绍道:“这是我兄弟,也是咱们金三角最大的生意合作伙伴,谢文东谢先生!” “谢先生好!”众人闻言,接露出笑容,冲着谢文东点头问好。

    谢文东含笑说道:“各位兄弟不用客气!”简单客套两句,他和老鬼在桌旁落座。谢文东正色说道:“我这次来云南,只有一个目的,扫平这里的南洪门势力。”

    “哦!”老鬼点点头,心里已猜出个大概。

    谢文东说道:“鬼兄,我这次带来的人手不多,你得多帮帮我。”

    老鬼拍着胸脯说道:“兄弟这么说就太见外了,什么帮不帮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说吧,要我怎么干?”

    谢文东笑了,说道:“先弄些qx来。我身边的兄弟们现在还都没q呢!”

    “这事情好办嘛!”老鬼笑了一声,招招手,说道:“兄弟,把咱们的家伙都搬出来。”

    随着老鬼的话音,四名汉子翻身下床,从床铺下拉出两只木头箱子,四人合力,将箱子抬到桌面上,向上一放,出嘭嘭两声闷响,显然分量极重。四人将箱盖打开,里面满满一下都是qx,其中手q居多,型号也杂,即有国内生产的,也有国外造的。

    看到这么多qx,姜森、刘波、褚博、五行都来兴趣,纷纷围上前来。

    老鬼开着玩笑地说道:“各位兄弟,随便挑,随便拿,不花钱啊,都算在我帐上!”

    众人被老鬼的话都逗笑了,挑选各自喜欢又顺手的qx。

    老鬼指指外面,有补充道:“想验q的话就到外边试试,这里方圆几里都没人,放心大胆的打,没事!”

    看着热情招待的老鬼,谢文东悠然而笑,他拍拍老鬼的肩膀,说了声多谢,随后问道:“南洪门在云南的实力怎么样?”

    老鬼想了想,说道:“算不上强,可也不算弱,他们与当地的j方关系还是很不错的,不过话说回来,这边的j察,谁***给钱多就和谁关系好。”

    谢文东冷笑一声,又问道:“他们在km的势力应该是最强的吧?”

    “嘿嘿!”老鬼怪笑一声,说道:“恰恰相反,南洪门在昆m的实力是最弱的,在些小地方的实力反倒是很强。”

    谢文东不解地挑起眉毛,兴趣十足地笑问道:“这是为什么?”

    老鬼说道:“一是这里的帮派又多又杂,不少都是亡命之徒,凶悍得很,南洪门想大规模的进来不容易,另外,昆m的敬方不好买通,南洪门在这里有大的动作非常难。”(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