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二章

    (112)行在苏提上,举目远望,先映入眼帘的并不是西湖,而是一座黑黝黝的大山,在山下才是碧绿葱葱的湖水。金容手指远处的山脉,问道:“文东,那是什么?” ,。

    谢文东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了一眼,眯眼笑了,说道:“是山。“

    “我当然知道那是山了”金容小脸通红,急道:“我是问那是什么山!”见谢文东脸上灿烂的笑容,这才明白他在逗自己,气呼呼的重哼一声。

    谢文东说道:“那是南平山。”金容一怔,好奇的问道:“文东,你来过西湖吗?”

    谢文东轻轻摇头,表示没有。

    金容好奇问道:“那你怎么知道山的名字?”

    谢文东笑道:“听说过罢了。”刚进入杭州之时,为了抓住辛丑,北洪门和文东会可谓是煞费苦心,就连南平山都从上到下的仔细搜查了一番,谢文东在地图上看过此处,现在到了实地,与地图一结合,也就猜出

    个大概。

    金容喜欢谢文东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有一点可算是谢文东知道的东西又多有杂,好象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不了解的,这也是让金容对他十分佩服。走出苏提,再向前不远就是岳庙。岳庙亦是杭州重要的景点之一,站地庞大,建筑宏伟肃穆。

    当谢文东和金容逛到东照壁前,看到墙上刻着的“尽忠报国四个大字时,谢文东轻轻叹口气。金容在旁好奇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装出一副老成的样子,也轻轻叹了一声。

    当谢文东回过神来,含笑看着她,笑问道:”容容,你为什么叹气?

    金蓉用手指了指尽忠报国的国字说道:“刻字的人不会写字嘛!国字少了一点。”

    壁上的字是繁体,国字里面确实少了一点。谢文东含笑,暗暗赞金蓉心细,说道:“国土尚未收复,国而不国,国字自然就少了一点。”

    “啊?”金蓉没想到其中还有这样的寓意,惊讶地瞪大眼睛,注视了好一阵,方点点头,喃喃说道:“原来是这样。”顿了一下,她好奇地问道:“文东,那你又为什么叹气?”

    谢文东笑了,不过却是苦笑,转身边向一旁走边幽幽说道:“尽忠报国?我不知道该为谁尽忠,又该为谁报国。。。。”

    如果一个国家的公民在本国都会沦为二等公民,这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外国游客乘坐的火车晚点,铁道部能出车送他们去机场,可是铁道部的大爷们什么时候因为列车晚点而送国中国人去机场?对着外国人摇尾乞怜但却对自己的同胞横眉冷对的的民族

    何谈自强,又如何能在国际上赢得尊重?想不被人歧视,先得做到不歧视自己。

    逛完岳庙,谢文东悄悄开了一次会议,对分头行动的计划又做了详细的说明。这次他不想带太多的兄弟去云南,人员贵精不贵多,一是怕暴露目标,失去了出奇制胜的效果,再者,他认为对付南洪门在云南的势力也不需要太多的人手,不如把兄弟尽可能多的留下来,以保持己方对南洪门的正面压制。

    他经过深思熟虑,选了又选,决定除了孟旬、五行、袁天仲、格桑等人外,在带上褚博以及二百名在望月阁受训过的文东会兄弟,以及姜森和刘波为的部分血杀。暗组兄弟。

    他之所以选中孟旬,并非是因为后者聪明,能为他出谋划策,而是担心孟旬的头脑太精明。使己方在与南洪门作战的过程中突进得太快,反而容易陷入被动,这时候,他觉得应重用张一,让他挥稳扎稳打的特点,使己方在推进中能步步为赢,同时也能最大限度的吸引南洪门的注意力,为自己在运南的行动创造机会。

    经过这次会议之后,众人都做到了心中有数,也明白了下一步该如何行动,一系列的筹备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刚过两天,先是任长风带领的大批的北洪门帮众南下,直扑揾州,接着,文东会的人员也开出航州,向揾州进,左后留在航州的只剩下东心雷和张一等北洪门的主力帮众。北洪门和文东会大举南下,直奔揾州而来,南洪门那边很快就得到了消息,向问天没敢耽搁,当即派出周挺和那伟二人,前往揾州,协助当地的堂口抵御对方的进攻。

    见堂口里的“熟人”少了好多,金蓉虽然不清楚他们都去哪了,但也猜到谢文东可能要开始行动,对他盯得更紧,几乎变成了形影不离,生怕他悄悄前往运南,把自己丢下。

    现在己方的兄弟已成功吸引住南洪门的注意力,谢文东确实打算动身去往运南。

    这天,晚间,谢文东和金蓉去了天鸿饭店吃饭。

    名字叫饭店,其实就是酒店,客房、卡拉ok厅、健身房、洗浴中心应有尽有。这里的油爆虾很有名气,味道也独特鲜美,谢文东帮金蓉点了许多,见她边吃边赞不绝口,谢文东在旁欣然而笑,随即又点了一瓶红酒,与金蓉边吃边对饮。

    金蓉的饭量不大,满桌子的菜肴每样只吃几口就饱了,很快,她放下筷子,胡乱抹了抹油乎乎的小嘴,拿起酒杯,咕咚喝了一大口。谢文东在旁看着直皱眉,急忙将她拦住,说道:“慢点喝!”

    ”渴了嘛!”金蓉吐吐舌头,红扑扑的小脸更显得迷人,可爱。

    谢文东摇头笑了笑,顺手揉了揉她的头顶。

    金蓉放下酒杯,看着他问道:”文东,你是不是最近就要去云南了?”

    谢文东愕然,这方面的事他没有向金蓉提起过,不明白她是怎么知道的。

    见状,金蓉得以地贼笑道:”你是骗不了我的。我看最近楼里一下子少了很多人,肯定他们已经先过去了。”

    谢文东忍不住笑了。

    金蓉抓住他的胳膊,说道:”你答应我,走的时候一定要带上我。”

    谢文东眼中流露出一丝愧意,可很快就消失了,他含笑点点头,说道:”好!”

    金蓉笑容满面地说道:”这是你答应的,到时候可不能反悔啊!”

    :恩!”谢文东点点头。谎言不一定都是别有用心的,有时候,也是善意的。

    得到谢文东的肯,金蓉心里的一块大时候随之落地,心情更加愉悦,与谢文东边聊天边喝酒。时间不长,一瓶红酒就被他二人喝个精光,当然,主要都是进了谢文东的肚。可即便如此,金蓉也没少喝,脸色看起来更是红晕,象是一只熟透了的苹果让人有咬一口的冲动。

    谢文东就有这种冲动。

    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摇而笑。

    见他笑得诡异,金容莫名其妙地问道:“文东,几笑什么?”

    “没什么!”谢文东急忙摇头。

    金容探着脑袋,直勾勾地看着他片刻,随后哼了一声,说道:“不说算了,谁稀罕知道?!”

    看金容小女生的憨态毕露,谢文东又是喜欢又觉得珍惜,在被逗得大笑的同时,心里也在默默保证,绝不能再让蓉蓉受到哪怕是一点点的伤害。这也让他更加坚定不能带金容去云南。

    饭后,谢文东和金容并肩走出饭店。

    杭州的晚间并不凉,夜风吹来倒是十分清爽。酒精见风酵,金容被风一吹,倍感头晕,身子也自然而然的靠到了谢文东身上。

    谢文东身手将她扶住。

    金容眨眨眼睛,感觉眼前的东西都在飞的旋转着,她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仰起头来,对谢文东说道:“文东,我可能是喝醉了。”

    她的醉态,吐气如兰,令谢文东的心一阵骚动。他下意识的将怀中的金容抱紧,轻声说道:“我送你回去休息!”

    难得谢文东有空,金容实在不想这么早回去,可是此时眼皮好像吊了两只大铅球,让她怎么睁也睁不开。她无奈的点点头,红晕的面颊露出无奈之色,撅着嘴,可怜兮兮的说道:“那好吧!”

    被谢文东搀扶上了车,金蓉还在和体内一阵阵袭来的倦意做着斗争,她囫囵不清的说得:“听说云南也有好多的旅游胜地,我们去云南的时候正好顺便游玩一番”

    谢文东点点头,拉着金蓉的小手。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柔声说道:“会的。不仅是云南,以后有时间,我们把全世界都逛一圈”

    “真的么?”金蓉勉强的瞪大眼睛,醉眼朦胧地看着他

    “那我们去xz,然后埃及,然后····然后···”金蓉低语着,渐渐的没了下文

    谢文东低头一瞧,小丫头已经在他怀中睡着了。

    怕她着凉,谢文东慢慢脱下外衣,小心翼翼地盖在她的身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