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1o8)”没错!”唐寅点点头,说道:”我必须得和你交手。我在朋友面前已经打下保票,要取你的脑袋。”顿了一下。他耸耸肩,含笑说道:”我不能对朋友食言。” ,。

    辛丑闻言,鼻子都快气歪了,听对方话中的意思,好象自己的脑袋就是他说取就取、受到擒来似的。辛丑自出道以来何时受过这样的窝囊气,猛然怪叫一声,另只手晃动,掌中又多出一把比,看样子他是动了真气,打算要和唐寅拼命了。

    这时,那名肩膀受伤摔倒在地的汉字已被手下人搀扶起来,他看看辛丑,随即又充满感激地看着唐寅,接着掏出手机,手指颤抖着拨打出电话,向堂口那边请求支援。

    见状,辛丑暗皱眉头,对方已经请援了,自己若是在此多耽搁,弄不好就会被对放的援军给围住,难以脱身。想罢,他恶狠狠瞪了唐寅一眼,退后两步,同时狠声说道:”小子,我记住你了,今天咱们的仇怨算是结下,日后我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说话狠话,

    辛丑对自己的身法绝对有信心,出道以来,他还没见过谁能在身法上胜过自己,包括袁天仲在内。他正向外跑着,突然,身后传来嗡嗡的破风之声,而且越来越近,他心中一寒,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飞袭'过来,急忙将身形一侧,然后扭头回望。

    在他身后,空荡荡,什么都没有,正当辛丑暗暗纳闷的时候,只听前方有人轻笑道:”阁下可是在找我吗?”

    辛丑激灵灵打个冷战,急忙回过头来,定睛一看,脑袋随之翁的了一声,只见在他面前站定一人,正是刚才那位笑面青年,此时对方两眼弯弯,嘴角高挑起看着他。对方是什么时候追上自己的,又是什么时候到自己前面的,辛丑根本就没感觉,心中哪能不惊骇,他两眼瞪得滚圆,盯着对方,张口结舌,半响说不出话来。

    唐寅悠悠说道:“我说过了,我要取你的脑袋,时间有限,我们开始吧!”说话间,他双手自然而然地背于身后。

    辛丑踹着粗气,象看怪物一样看着唐寅。当他面对北洪门高级干部单挑时,他心中毫无恐惧,当他面对人山人海的北洪门和文东会帮众围攻时,他也依然能从容应对,可是此时面对唐寅,他怕了,那是不由自主,从内心最深处生出的恐惧。

    “你。。。。。。。叫什么名字?”

    “唐寅!”

    “唐寅?”没听过

    !辛丑心中不解,北洪门什么时候出来一个如此厉害的高手,怎么以前从未听人提起过。现在他已看出来了,要不把面前的这个笑面青年干掉,自己是走不出酒吧了。想着,他压下心中的恐惧,怒问道:“你是自己找死,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面了!”说着话,他猛的向前近身,双匕齐出,分刺唐寅的左右软肋。

    唐寅背于身后的手未动,身形只是微微一晃,便轻易将辛丑的双匕避开。

    暗道一声厉害,辛丑呵咤一声,又使出了怪招,整个人身子半侧,直冲冲向唐寅的怀中撞去,同时右手刀隐藏于左肋下,暗袭唐寅的小腹。

    如果真被他撞到,辛丑的冲击力暂且不提但是他那记暗刀就能把唐寅的肚子挑开。

    唐寅也从未见过如此打法,当辛丑直撞过来的身子与他擦肩而过时,唐寅将腿高高提起,猛然向下一落,脚后跟正砸在辛丑的后背上。

    说来慢,实则极快。两人的交手过招就是石火电闪般的度。一旁的北洪门小弟和服务生包括吧台内的酒保此时早已经看傻了,身子僵硬,毫无动作,只剩下呼哧呼哧的喘息。

    当辛丑意识到不好的时候,再想躲闪已然来不及,他将牙关一咬,硬挺着挨了唐寅这一脚,只听扑通一声,辛丑前扑的惯性加上唐寅这一脚之力,足足飞出五、六米远,然后方重重摔倒在地,其惯性又让他滑出两米多远才停下来。

    感觉背后的骨头都要碎了似的,辛丑疼得眼泪差点掉出来,他抬头一瞧,酒吧的大门已就在自己的面前,他趴在地上的身子猛的用力一扑,直接撞开房门,滚了出去。

    嗬!本事没有多少,跑得倒是挺快!唐寅暗笑,纵身追了出去。

    似乎早料到他会追出来,冲出酒吧的辛丑身子刚刚落地,紧接着,手臂向回一甩,掌中的比疾射而出。  当唐寅纵身出酒吧的时候,飞来的比刚好到了他近前,若是换成旁人,这一刀是无论如何也别想闪开,但唐寅的反映太快了,动作也太快了,几乎是想都未想,背于身后的手闪电般地抽了出来,残月形的弯刀竖在他的胸前。

    当啷啷!

    辛丑射来的比正钉在弯刀的刀身上,比的锋芒与刀身撞出一团火星,受其反弹之力,比在弹起好高,然后在空中打着旋,掉落在地。

    “呼!呼!呼····”

    辛丑站在酒吧门前的街道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脸色也变得煞白,自己出这么突然又这么快的飞刀没有伤到对方丝毫,此人的身手简直已达到了可怕的程度,其反映度似乎已出了人类的极限。

    呼!辛丑惊骇,唐寅也暗吐出一口浊气,暗道好险,自己差点还真着了对方的道!他深吸口气,脸上的笑容加深,用脚尖一跳地上的比,喝道:“还给你!”他话音未落,比化成一道电光,直射向辛丑。

    辛丑侧身形,大喝道:“来得好!”说着话,伸手将飞来比的刀把握住,同时,一股强大的力道也随着传来,辛丑不由自主地连退两步,刚把身形稳住,距他数米开外的唐寅也已冲到他近前,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两把弯刀,上来之间,展开了急风暴雨的强攻。

    唐寅的招法并未特别之处,但就是一个字,快!一刀接着一刀,一刀连着一刀,之间毫无停顿,几乎练成一线。

    辛丑不得不使用全力进行招架,可即便如此,他仍感觉异常的吃力,感觉自己不像是面对一个人的进攻,而像是三、四个高手的联合合击。

    辛丑的身手是不错,但和望月阁的长老比起来,要稍差一些,而唐寅现在的身手,即便是同时与两名望月阁的高手过招都未必吃亏,两者的差距也就可想而知。

    唐寅抢攻十数招,辛丑也在道路上连退了十几步,见对方在自己的猛攻下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唐寅忍不住大失所望,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冷声说道:“太慢了、太慢了、太慢了,你的出招实在太慢了!只这样如何配做我的对手?!”

    嗡!

    唐寅用辛丑最常说的话反过来刺激他,辛丑哪能受得了,他觉得脑袋一沉,肺子都差点憋炸了,嗷的怒吼一声,使劲吃奶的力气,连出数刀,化解唐寅进攻的同时,还成功反击了两刀。

    见状,唐寅这才面露喜色,边招架边反攻的同时,笑道:“这样还差不多!快点、快点,再快点,只这样是伤不到我的。”

    辛丑把十二分的力气都使出来,他堪堪与未尽全力的唐寅打个平分秋色,而如此以来,也是最消耗体力的,辛丑根本支持不了多久。

    见对方满面是汗,豆大的汗珠子顺着额头、鬓角直流,喘气声越来越沉重,似乎有力尽的可能,唐寅嘴角翘了翘,突然急出三刀,前两道被辛丑勉强挡开,可最后一刀辛丑再挡不住,只听嘶的一声,他的臂膀被划开一条血口子。

    “你只有这么点本事吗?快把你的真功夫使出来!”

    唐寅急功三刀之后,又将攻势放缓。

    或许是受了唐寅的刺激,或许是臂膀的疼痛将辛丑的求生**以及内在的潜力统统激出来,他咆哮怒吼,双匕施展开来,起了又急又猛的反击。

    不错!唐寅暗中赞叹,舞动弯刀,小心应付。

    可人的体力毕竟是有限的,时间不长,辛丑又有力气耗尽的趋势,唐寅猛攻数刀,在辛丑的肋下有挑开一条口子,喝道:“继续!你的度又慢了,快点、快点!”

    哎呀!辛丑又痛又急,又恨又气,他这辈子还从未遇到过如此厉害和变态的对手,他了疯似的嘶喊着,再次抢攻。

    如此这般,每到辛丑后力不济的时候,唐寅就在他身上划出一条口子刺激他,连续数次,辛丑已被折磨的筋疲力竭,连拿比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再看他的身子,横七竖八都是刀口,鲜血顺着衣角滴滴答答直向下流只一会功夫,血水就在他脚下汇集成好大一滩。

    唐寅与辛丑的交战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交锋,更像是场猫戏老鼠的游戏。

    扑通!

    又过了几个回合,遍体鳞伤的辛丑实在站不住了,双膝软,重重的跪在地上,手中的比似乎也变得有千斤之重,无力的垂在地上,支持着他摇摇欲坠的身体。(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