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这就是唐寅?病房里,只有孟旬对唐寅最陌生,不仅从未见过他,甚至此前连听都未听过他的名字。等唐寅进入病房之后,孟旬将他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感觉此人除了相貌帅气一点外,并没有其他出奇的地方,反过来说,他脸上似有似无的微笑给人的感觉很温暖,也很平和。 ,。

    唐寅显然也没想到病房里会有这许多人,而且大多都是‘老熟人’,他稍微怔了一下,随后看都未看周围众人一眼,直接走到病床前,瞄了一眼谢文东肩膀包扎的纱布,幽幽说道:“你受伤了”

    “小意思!”看到唐寅,谢文东显得十分高兴,将盖在身上的白被单一撩,翻身坐了起来。周围众人吓了一跳,急忙上前将谢文东搀扶住,纷纷关切说道:“东哥!”

    谢文东向众人摆手示意无事,然后看向唐寅,明知故问地笑呵呵说道:“唐寅,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来杭州看我了呢?”

    唐寅幽幽一笑,说道:“不是你要找我吗?”

    “哦?”谢文东一怔,茫然地看着他。

    唐寅笑道:“北洪门这阵子在疯狂的外传消息,说什么杭州出了个绝世高手,可以以一挡百,以一顶千,世界上哪有这样的人?你知道我喜欢比武,更喜欢和高手比武,故意放出这样的消息,自然是想把我引到杭州来了。现在如你所愿,我来了。”说着话,唐寅身形一偏,靠着窗头柜,半倚半坐。

    谢文东笑呵呵地看着唐寅,暗暗叹口气,如果唐寅不疯的时候,他的头脑实在很精明,竟然能一眼便看穿了自己的心思。他笑问道:“既然明知道我是故意引你来杭州,你还上当?”

    唐寅耸耸肩,含笑说道:“你能想到我,肯定有令你束手无策的事,如果还有什么事能领你束手无策,我也很感兴趣。”

    谢文东闻言,仰面而笑。

    唐寅也笑了。其实,只要是谢文东找他,他是一定会来的,他视谢文东为朋友,到目前为止他唯一的朋友,唐寅很珍惜,朋友若是有难处,他一定会出手帮忙。

    这时,任长风在旁说道:“虽然传言有些夸大其词,但对方确实很厉害,至少,我不是他的对手。”任长风性格极为高傲,能让他主动开口说出自己技不如人,那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也恰恰证明了对方的不凡。

    唐寅双臂环抱,半仰着头,只是轻轻哦了一声,再没有了下文,眼皮都未挑一下,在他眼中,任长风的身手根本就不算什么,他打不赢的人实在太多了。

    见他如此反应,任长风恨得直咬牙,可是又拿他无可奈何。

    袁天仲接道:“我和他交手的时候,他能一边打斗一边嫌我出手太慢。”

    唐寅扑哧乐了,看着袁天仲,笑呵呵地点点头,说道:“这倒是事实。”

    听完他这话,袁天仲先是楞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整张脸都变绿了。

    没等他火,唐寅问道:“那个人在哪?”

    “我们暂时还没查清楚。”东心雷将这段时间辛丑对己方的骚扰大致讲述一遍。唐寅默默地听着,脸上的表情毫无变化,等东心雷说完,他点下头,说道:“我明白了!”说完话,他身躯一晃,挺直腰身,垂看着谢文东,问道:“你的伤,就是他弄的?”

    谢文东苦笑说道:“虽然不是他直接动的手,不过算起来应该和他有关系吧!”

    “哦?”唐寅一笑,说道:“看伤口的位置,应该不是很严重,如果是我,最多一个月就能痊愈,换成你,可能会稍慢一点。”他说着话,边向外走去。

    谢文东问道:“唐寅,你去哪?”

    这时唐寅已经走到病房的门口,头也没回地说道:“他既然伤了你,我就去取他的脑袋。”

    “你去哪找他……”谢文东还想伸手叫住唐寅,想出个合适的办法引辛丑出来,可后者已经快地走出病房,只转瞬之间,身影便消失在走廊尽头。看着空荡荡的房门,谢文东轻轻叹了口气。

    任长风嘟囔一声,“这个笨蛋!他连辛丑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对了,他是不是连辛丑的名字都不知道啊?”

    “……”众人无语。

    谢文东淡然而笑,说道:“不要小看唐寅,他刚到杭州就能查出我住在这家医院,难道还查不出辛丑的模样和名字吗?”  孟旬疑问道:“东哥,他……这能杀了辛丑么?”

    谢文东抬起手臂,枕于脑后,含笑说道:“辛丑是很厉害,不过比起唐寅来,恐怕还有点差距。关键的问题是,得看唐寅能不能找得到辛丑。”

    唐寅并没有傻到四处去寻找辛丑的下落。北洪门和文东会那么多帮众,黑白两道通吃,如此都找不到辛丑的下落,他只是一个人,如何能找到?他选择了守株待兔的办法,找到一处场子,然后在里面坐等辛丑的出现。

    只是他选的这间场子很有技巧。

    当东心雷当他讲述情况的时候,唐寅记得很清楚,对方偷袭的目的是为了尽可能扩大范围的引起恐慌,所以对一个场子他只会下手一次,另外,对方十分狡猾,而且消息也异常灵通,对北洪门暗暗布置重兵埋伏的场子碰都不碰,所去偷袭的场子都是防守非常薄弱的。

    根据这些因素,唐寅找到一间北洪门旗下的小酒吧,先这里从未遭受过辛丑的袭击,其次,酒吧的位置比较偏僻,距离北洪门的杭州堂口也遥远,一旦生意外不适合救援,第三,在这里的北洪门人员不多,可也不少,差不多有二十来号,应该是对方可以应付的范围之内。

    唐寅觉得如果自己是辛丑的话,他一定会把这间酒吧作为自己下手的目标。所以,他来到这里,而且一等就是三天。

    这三天的时间里,他每天晚上八点准时出现,一直在酒吧里坐到第二天早上六点方离开。天天如此,比上班都准时。

    有一次,晚间十二点的时候,就在酒吧南侧一百米左右的夜总会突然遭遇辛丑的袭击,酒吧里的北洪门人员大呼小叫的向外跑,赶过去增援,可唐寅在椅子上连动都未动一下,他就是要等辛丑找到这里的时候再出手,他就是要证明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当然,他也认为等消息传过来的时候再出去找对方已然来不及了。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冲出去支援的北洪门小弟们隔了时间不长又都回来了,一个个骂骂咧咧,抱怨着对方跑的快,他们过去的时候连人影都没看到,另外,己方这回又有两名兄弟受了重伤等等……

    第三天的晚上,凌晨两点。

    这时候,酒吧里的客人已寥寥无几,就连酒吧请来的乐队都下班回家了,店方用碟片应付着,酒吧里的服务生和北洪门的小弟们也都提不起精神,三五成群,或玩扑克,或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而唐寅则坐在吧台前,看着手中的酒杯愣愣呆。

    几日来,酒保都已经认识他了,对他又是好奇又是佩服,他常常看到唐寅保持一个动作能长达两三个小时之久,坐在椅子上,象木头桩子似的动也不动,周围过往的形形色色的人似乎对他构不成丝毫的影响,无论是清纯漂亮的女学生还是花枝招展的坐台小姐或者财大气粗叫喊连天的暴户,都不会让他的眼皮撩动一下。

    或许是今天的客人实在太少清闲得无聊,或许是心中实在太好奇,酒保来到唐寅近前,隔着吧台,边擦桌子边问道:“先生似乎很喜欢来我们这间酒吧。”

    “恩!”唐寅轻轻答应一声,目光仍是呆呆的看着杯中的酒。

    “为什么?我们这里的条件很一般啊!”酒保不解的小声问道。

    “我要等一个人。”唐寅幽幽说道。

    等人?等什么人需要连等三天?酒保记得很清楚。眼前这个帅气又怪异的年轻人已经连续三天来这里喝酒了。他试探性的问道:“你等的人还没有到?”

    “是的!”

    “如果他一直不来,你就这么一直干等下去?”

    唐寅笑了,和他脸上平时挂着的微笑不一样,而是那种很灿烂的笑容。他迎上酒保的目光,语气坚定的说道:”他一定会来。”说话时,唐寅眼中自然而然地闪烁出精光,那在普通人看来,是非常惊人的。

    酒保心中一颤,下意识地垂下头,擦桌面的手也不自觉地加快了频率。

    顿了好一会,酒保的心情才算稍微舒服了一些,压抑不住心中的疑问,忍不住问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唐寅嘴角挑了挑,幽幽说道:”我只是一名过客。”说着话,他垂下头来,又开始看起他手中的酒杯。

    过客?这是什么意思?酒保还想追问,这时,酒吧的房门一开,从外面走近来两名衣服打扮普通随意的青年。进来之后,这两人先是拢木环视了一周,然后慢悠悠地走到一处空桌坐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