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95)费尔南多按照谢文东的意思做了,结果令人失望,赞比亚zf依然不接受这个条件。费尔南多前后派出三波ai交人员去与赞比亚进行交涉,最终皆是无功而返。这回连谢文东也没辙了,对这种涉及到ai交方面的事务,他是一窍不通。 ,。

    正当谢文东一筹莫展、准备放弃的时候,马戈伊给他打来电话。马戈伊曾经是安哥拉ai交部的人,后天投奔到了谢文东旗下。展现出乎常人的能力和才华,谢文东对他十分赏识和看重。

    “谢先生想将s油公司展到赞比亚?”在电话中,马戈伊直截了当的问道。

    谢文东点头,说道:“没错!我是有这个打算,只是赞比亚zf的态度强硬,我想不出太好的办法。”

    “嗯!”马戈伊点点头,说道:“s油的勘探和开采,涉及到一个国家的根本利益,甚至能影响到这个国家的展前景,其zf的是不可能轻易让给别国公司的。”

    谢文东顿了片刻,随后疑问道:“马戈伊,你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马戈伊笑了,说道:“以现在的国际形势来看,是没有哪个国家或国际组织会给赞比亚zf资金援助了,其国的粮食储备也不会再增加,谢先生再等等,等两三个月后,赞比亚的饥荒大规模爆,然后再做打算。”

    谢文东疑问道:“等饥荒爆之后,赞比亚zf会被迫接受我提出的条件?”

    “不会!”马戈伊回答的干脆,笑呵呵的说道:“不过,谢先生可以使用另外一种手段。”

    “什么手段?”

    “有段很经典又很实用的话不知道谢先生有没有听过。”马戈伊说道:“当ai交官的舌头已不能把冰块融化,那就用将军的牙齿把它嚼碎!饥荒爆时,正是赞比亚国力最虚弱的时候,这时安哥拉一旦在边境起大规模的进攻,赞比亚抵御不住,一边是饥荒,一边是战争,会很快将一个国家拖垮,到时,赞比亚zf即使不愿意接受谢先生的条件,也不得不接受了!”

    战争!听完马戈伊的话,谢文东眼睛一亮,频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其中有不妥的地方。自己有能力逼迫安哥拉对赞比亚动战争,可是,这种**裸的入qin一定会受到国际社会恶毒谴责,弄不好许多国家会插手进来干涉,如果最终把自己揪出来,那可就大事不妙了。想着,谢文东打了个冷战,幽幽说道:“对赞比亚动战争,需要一个合理的理由,可是现在并没有。”

    马戈伊阴森森的一笑,说道:“没有理由,可以创造理由。要知道安哥拉和赞比亚的边境是经常有冲突的,如果安哥拉的边防站突然遭受赞比亚的袭击,又死了几个或者几十个人,那安哥拉就有十足的理由进行报复行动了!”

    在饥荒爆的时候,赞比亚会主动攻击安哥拉的边防站?那当然是不可能的。谢文东转念一想,马上明白了马戈伊的意思,他是要安哥拉自己攻击自己,然后嫁祸给赞比亚,创造一个合理入qin的理由。

    “哈哈·····”谢文东仰面大笑,点头赞道:“好主意!只是要牺牲那么多的边防军,不知道安哥拉zf会不会同意。”

    马戈伊笑道:“趁着饥荒qin入赞比亚,对安哥拉来说也是大有利益可图的,一是可以解决双方的领土纠纷问题,逼迫赞比亚zf做出让步,二是可以在战争中1ue夺大量的资源,三····总之利益有很多,在政只面前,牺牲几名士兵的生m根本不算什么。”

    黑色会黑暗,但远没有政只黑暗,世界上再没有什么会比政只更bsp; 谢文东深吸口气,凝思片刻,眯缝着眼睛问道:“安哥拉能打得赢赞比亚吗?”

    “这一点应该是没问题的,当然,如果谢先生能从中国运来大批的武qi,那就更稳妥了!”马戈伊信心十足地说道。

    “恩!”谢文东含笑点头。

    已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北洪门和文东会的人力早已补充充足,接下来本是要对南洪门动全力猛攻的,但是由于此事,进功的时间暂时推迟了。谢文东亲自去趟安哥拉,与安人运和安盟的高层秘密接触,商议此事。  安哥拉的jun方官员基本都是这两大zd的人,只要安人运和安盟同意,那么此事也就板上定钉了。

    谢文东现在是安盟zd的最大资金赞助商,安盟对他的依赖性非常高,对他的要求自然言听计从。

    至于安人运,虽然不像安盟那么依附谢文东,但是谢文东手中握有安哥拉大量的国债(这是东亚银行买下安哥拉国家银行股份所带来的实惠和好处),安

    人运也不敢得罪。

    万一谢文东将他手中的国债全部抛出,直接会导致安哥拉货币大幅贬值,连带着社会出现高通货膨胀,将使安哥拉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经济瞬间崩溃,国家面临破产。当然,谢文东也是不可能轻易这么做的,安哥拉一旦破产,他当初花费巨资买下的国家银行股份也就成了一堆废纸,所以谢文东和安哥拉是共荣共存、共衰共亡的关系。

    通过一系列的商谈,谢文东和安人运、安盟最终将此事秘密敲定下来,等赞比亚国内一旦爆饥荒,安哥拉这边便会立即展开武力qin入。

    正如马戈伊所说,这件事对安哥拉和谢文东都有好处。谢文东能在战争中得到他想要的油田,而安哥拉则可以乘机解决他和赞比亚之间一系列的纠纷,并且达成对自己有利的协议。

    随后,安哥拉以访问的名言派出ai交团来到中国,实际上暗中选购武qi,而谢文东也通过黑带组织,直接从俄罗斯耸动军火

    ,走私到安哥拉。

    在内战期间,安哥拉储备的军火本就过盛,现在又得到大量的补充,即使是应对长期的战争都没有问题。

    把这些事情都搞定了之后,谢文东返回国内,只等着赞比亚的饥荒能早日爆。

    正常人期盼的是世界和平、稳定,而利益集团们则恰恰相反,只等着出现乱世,自己好能乘机瓜分巨额利润。

    而这个世界却又偏偏很不幸的被操控在这些、那些的集团手中,所以即使全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在祈祷和平,而这个世界却从来没有真正的和平过。愚昧、**、贪婪所导致的战火和硝烟从来就没离开过地球。

    现在,北洪门和文东会兵强马壮、有了足够资金的补给,人力补充的度极快,另外,东心雷、高强、禇博以及北洪门和文东会大批的伤员也相继康复出院,使其实力更为壮大。

    反观南洪门这边,经济方面的劣势逐渐显现。

    此时南洪门和当初的青帮一样,都面

    对着同一个困境,那就是资金紧张。

    由于洪天集团有了喻指派专人的看管,大大缩小了洪天集团资金向南洪门的流入。而上嗨的失落,又使得南洪门许多重要的经济体系**裸地暴露在北洪门和文东会的面前,在这两者的连续骚扰和捣乱之下,这些经济体系在上嗨根本无法生存,最终只得被迫

    撤出,这对经济状况本就不乐观的南洪门更是雪上加霜。

    这段时间里,南洪门不是没有想过反功回上嗨,但是受其实力所限,做终还是放弃了,只能摆出死守一博的架势。

    从安哥拉回国之后,谢文东没有闲着,立刻开始着手计划如何向南洪门势力再动一次至命的打击,很快,他就将目标缩定在了杭州。

    杭州曾经是青帮在大6的总部,战败之后,被南洪门所占据,南洪门在那里接收了大批的青帮残余,人力众多,实力雄厚,而且南洪门能直接威胁到上嗨安全的也只有杭州这拨南洪门的势力。

    谢文东想要稳固己方在上嗨的局势,自然将杭州的这波南洪门势力视为眼中钉了。

    他召集北洪门和文东会的干部门一起商议,提出自己要进攻杭州的想法之后,众人一致表示赞同。

    但是就是如何去打杭州,众人的意见不太一样。以任长风、李爽为的好战派都主张以已方优势的人力强压过去,一鼓作气,扫平南洪门的势力。

    而张一闻言,连连摇头,表示不同意,他说道∶“南洪门的人力虽然没有我们众多,但也是不少的,而且还占有地利优势,如果我们去强攻,弄不好会象打上嗨一样,变成无限期的拉锯战,不仅拖的时间长,伤亡的兄弟也会很多,所以强攻绝对是个下策。”

    谢文东点头表示同意,疑问道∶“张兄有什么好办法吗?”

    张一想了想,别有深意的看向盟旬。

    孟旬看出张一的意思,双手摇摆,笑道∶“南洪门在杭州的责任人叫王克强,我和他的关系不熟,想劝他临阵倒戈是不太可能的。”

    “哦”!张一应了一声,垂下头来。沉思不语。孟旬一小,说道∶“强攻确实不是上策,但却是最直接有效的手段,只不过在进攻之前。我们应该先做完一件事,这样再去打杭州,就事半功倍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