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一件事,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 ,。

    白燕因为白紫衣的死,大受打击,从泼辣娇蛮的白家大小姐变成一个阴险毒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而褚博却偏偏喜欢上了白燕,他对白燕的爱有多深,受到的伤害就有多深,不止肚子上的那一qiang,在他的心上,也深深的割了一刀,而这无形的伤口比有形的伤口更难医治,更难愈合。打这次后,原本性情开朗活泼的褚博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阴沉,冷漠,寡情,抬手就杀人,杀人白眨眼的褚博,外界送他一个形象的绰号‘褚疯子’,他也凭借自己的shen手,qiang法和冷酷的作风成为谢文东麾下头一号杀手。当然,这是后语。

    褚博没有死,被忍长风送到医院之后,经过抢救,从鬼门关逛了一圈又被成功的救了回来。白燕最终也没有被抓住,当北洪门大批人员赶到白家别墅,经过仔细的搜查,才现储藏室里还有一个地下室,直接通往别墅小楼的后身,显然白燕就是从这里跑的。

    谢文东随即在全城下达了追杀令,凡是北洪门和文东会以及所有的黑帮组织,一但现白燕,格杀勿论。不过,在偌大的上海,人口过千万,想从中找出一个故意隐藏形迹的人,那实在太难了。而且这个人还是个很聪明的女人。

    两天后,白燕的下落依然渺茫,褚博却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此时已是深夜,谢文东正在熟睡,听闻这个消息,他精神一振,睡意全无,当即从床上翻身站起,快的穿起衣服。这时,三眼和任长风一同来到他的房间,什么话都没说,大眼瞪小眼的默默站到一旁。

    谢文东边系衣扣,边瞄了他俩一眼,笑问到:“你俩有事?”

    “哦……”三眼和任长风互相看看,沉吟一声,皆未说话。最终,还是在三眼连番的示意下,任长风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东哥这次打算怎么处罚小褚?”

    谢文东一楞,问道:“他私自串通白燕,算不算背叛社团?”

    任长风的心一翻个,暗暗咧嘴,垂下头来,低声说道:“算!”

    谢文东又问道:“拿qiang指着兄弟,算不算兄弟相残?”

    任长风闻言有些泄气了,看起来,东哥这次是不准备轻饶褚博了。他点头说道:“算……算是吧!”

    谢文东耸耸肩,没有再说话,穿好衣服,走过三眼和任长风身边时,他拍了拍二人的肩膀,含笑说道:“不用瞎操心了,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们去医院吧!”任长风和三眼轻叹口气,跟着谢文东走出房间。

    医院,褚博的病房。

    有人倒是比谢文东先来一步探望褚博,东心雷。上次进攻南洪门据点一战,东心雷守了伤,现在正在医院调养,虽然伤势还没有完全愈合,但被人搀扶着下地行走已经没有问题了。他是近水楼台,得知褚博情形过来,第一时间赶到。

    整件事情,东心雷也通过身边的兄弟了解了大概,看着脸色苍白,嘴唇铁青的褚博,他暗暗叹了口气,走上前去,轻声问道:“小褚,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褚博两眼无神,空洞,呆呆的看着病房的白色棚顶,见东心雷来了,他马上痛苦的闭上眼睛,暗暗哀叹,自己怎么不死了呢?现在,自己还有何颜面见社团的兄弟们,还有什么脸去见东哥?想着,他的眼泪留了出来。

    他躺在病床上无声泪流,东心雷的心里也不好受,在旁轻声安慰道:“小褚,事情我都知道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别再想太多了……”

    正在东心雷劝解褚博的时候,谢文东、三眼、任长风等人也到了。推开房门,谢文东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看着褚博眼角的泪痕,他反而扑哧笑了,问道:“小褚,你只是挨了一qiang而已,也不至于像个女人一样哭哭啼啼吧!”

    “东哥!”

    “东哥……”

    见刀谢文东,东心雷急忙挺直腰身,躬身行礼,而躺在病床上的褚博慌张睁开眼睛,眼圈通红,颤巍巍的打声招呼。

    谢文东先是来到东心雷近前,拍拍他的胳膊,笑问道:“老雷,这段时间调养的怎么样?”

    东心雷咧开大嘴乐了,说道:“在医院里呆的骨头都快生锈了!”

    谢文东微微一笑,说道:“先把身体养好在说,以后活动筋骨的机会还多着呢!”

    东心雷连连点头,随后侧头看向深厚的褚博,冲着谢文东轻摇下头。谢文东明白他的意思,微微颔,绕过东心雷,来到病床边,低头看着褚博。

    谢文东不来,褚博还能稍微控制自己的情绪,而现在他到了,褚博再忍不住,所有的委屈、痛苦、羞愧一股脑地涌了出来,将他的理智击溃。他猛的欠起身子,一把搂住谢文东的胳膊,放声嚎啕大哭,哭得像是个在外面受尽了委屈的孩子突然看到了自己家人似的。

    唉!谢文东脸上的笑容变得苦涩,他抬手抱住褚博的肩膀,心中感叹:自己的兄弟,那么刚强的汉字,在战场上流血流汗都能从容面对,现在竟然被折磨成这样,哭成这样,感情这种东西,真是威力无穷!

    过了良久,谢文东突然柔声说道:“只此一次!” 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把褚博说愣了,他收住哭声,茫然地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幽幽说道:“这一次,你可以在我怀里哭个痛快,但这也是最后一次,如果还有下一回,如果再让我看到你哭成这副模样,我……一定会打你p股!”说话之间,他的眼中也有泪光在闪动。

    “东哥……”

    谢文东的话,像是一股暖流,将褚博原本已变得冰冷、麻木的心又温暖了过来,又有了知觉,他身子一颤,紧紧抓住谢文东的胳膊,忍不住再次痛苦出声。

    一旁的三眼、东心雷、任长风看得又是感动又是难过,一个个也都是眼圈猩红,鼻子酸,心绪澎湃激动。谢文东对他身边兄弟的感情,更像是对他的家人,想尽办法的呵护和照顾,不让他们受到哪怕是一丁点的委屈。-完美群-

    在这一点上,恐怕没有哪个老大会像谢文东这样。他说三眼护短,骑士最护短的人恰恰就是谢文东自己。他可以谈笑之间杀人如麻,但对忠于他的兄弟,无论犯了多大的过错都不忍去责罚一下。

    三眼向东心雷和任长风使个颜色,然后悄悄地走出病房,东、任二人会意,静静地跟了出来。出了病房,将门关好,任长风长吁口气,抹了抹眼睛,含笑欣慰地说道:“看来,东哥是不会重罚小褚了!”

    是啊!三眼在心里有感而叹,话说话来,东哥什么时候重罚过身边的兄弟们?自己当初犯下那么大的过错,东哥都能原谅,何况褚博只是一时犯了糊涂!

    病房内。

    等褚博又大哭了好一会,谢文东微笑说道:“行了,小褚,哭得也差不多了,有再多的委屈,现在也应该哭没了吧!”

    闻言,褚博终于止住了哭声。

    谢文东掏出手帕,递给他。褚博咬着嘴唇结果,胡乱地在脸上擦了擦,然后还给谢文东。后者含笑接过,接着用手帕擦起他的衣袖。褚博一瞧,老脸顿时一红。刚才他抱着谢文东的胳膊大哭,-完美群-眼泪鼻涕都抹到谢文东的袖子上,粘糊糊的一大片。他知道谢文东是爱干净的人,急忙说道:“东哥,对不起……”

    “呵呵!”谢文东笑了,悠悠说道:“只要你不哭,我把衣服脱下来给你接眼泪都可以啊!”

    褚博被他的话逗笑了。

    谢文东眨眨眼睛,摇头看着他,嘟囔道:“一会哭,一会笑,像个小孩子似的。”

    褚博老脸更红。

    谢文东边擦衣袖边说道:“年轻人,本就冲动,尤其是在感情方面,谁都有可能会犯错误,记住教训就好,不用太难过。记得,文东会在h市刚刚起步的时候,我也犯过错误,疯狂的喜欢上一个警察。”

    褚博本就是文东会出身,对文东会的展史太了解了。他知道谢文东说的那个警察是指彭玲。

    谢文东继续说道:“其实,她和白燕一样,都不是我们应该喜欢上的人。只不过,我比较幸运,她对我是真心的,不然的话,我的下场只会比你更惨,现在也就不会再有文东会,北洪门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诸博低头小声说道:“玲姐是个好女人!”

    “是啊!”谢文东点点头,有感而地说道:“有时候我倒希望她没有那么好,这样的话,我心中的愧疚就会少一点。”

    谢文东和诸博说话,就像是大人和孩子讲话,而实际上,他俩的年龄相差不多,严格算起来,诸博比谢文东还有大点。不过,谢文东经历的事情太多了,那是正常人可能几辈子都不曾有过的经历,正因为有这些种种的经历使他变得异常成熟,老城得与他实际年龄不相符。(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