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9o)谢文东一句话,使在场众人同是一惊,尤其是储博,脸色都变了,看了看其他人,随后忍不住急问道:“为什么?东哥,白燕即不记恨我们,又肯把白家的产业那么便宜的卖给我们,为什么还要杀她?” ,。

    皱着眉头,谢文东直视储博,反问道:“如果有人杀了你唯一的亲人,你还能在这个人面前跪下哭诉,甚至把自己全部的家产都转卖给这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么?”

    闻言,储博傻眼了,其他人也都纷纷倒吸口凉气,互相对视一眼,垂下头来,沉思不语。经谢文东这么一提醒,众人头脑都静了下来,细细思考,觉得谢文东的话不是没道理,白燕的举动确实太反常了。

    谢文东继续说道:“即便是我,我相信我也做不到这一点,而白燕却能做到。我说她和以前变的不一样了,并不是指她变呆变傻了,而是指她变的可怕了,与以前我认识的哪个白燕已盘若两人,现在在她面前,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一种出奇的冰冷感。与性命比起来,区区几处家产算得了什么,一旦我放她离开,白燕脱离了我们的控制,以白家的积蓄再加上我们给她的五千万,她日后比能会成为我们的心腹之患!”

    哎呀!任长风刚才的兴奋一扫而光,两眼瞪圆,杀机顿现,急声说道:“东哥,我现在就去杀了这个贱人!”任长风是火暴的脾气,说什么就做什么,话音刚落,他转身就向外走。

    “长风!”谢文东伸手把他叫住,含笑说道:“人转变得再快,也不可能一下变成神仙!白燕想和我耍心机,还差的远呢!要杀她,也得等她把白家的场子让给我们之后再杀。白燕自己要寻死,我们得让她死得有些价值。”

    “嘿嘿!”任长风精神一振,收住脚步,阴森而笑,点点头。说道:“东哥,我明白了!”

    谢文东转头看向储博,说道:“小储,白燕这个女人你碰不得,在她身上也不要再打任何的心思了,你明白么?”

    诸博低垂着头,沉默不语。

    见他如此摸样,谢文东真有些放心不下,轻叹口气,正色说道:“你只需记住一点,我当你是兄弟,无论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害你!”

    谢文东这句话让诸博甚是感动,他鼻子酸,紧咬着嘴唇,默默地点了点头。

    谢文东有一双洞察人心的眼睛,想在他面前掩饰任何的蛛丝马迹,那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白紫衣的死,对白燕的打击确实太大了,也让她在极短的时间内变得成熟、深沉,又富有心计和城府,但她毕竟不是老油条,忽略了一点,戏演的太过,就显得假了,她能骗得过所有人,却骗不了谢文东。

    如果见到谢文东之后,她又哭又闹,又打又骂,拉出要和谢文东拼命的架势,后者反倒有可能放她一条活路。

    不过,在这件事上,谢文东也漏算了一点,那就是诸博对白燕的感情之深要远远过他的预计,也正因为这一点,才引后面一连串的事端。

    诸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办公室,此时,他比白燕更像是行尸走肉,在分部大楼里毫无目地地乱走,当他清醒过来时,现自己已站住关压白燕的房间门前,门口的两名北洪门守卫正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诸博暗暗吸了口气,强打精神,说道:“我要进去和白燕说几句话。”

    他是谢文东身边的兄弟,北洪门的小弟哪敢阻拦他,双双后退一步,将房门打开,诸博推门而入。白燕所在的房间的条件还是非常不错的,和酒店的单间差不多,各种设备应有尽有,另外还有读-立的卫生间。

    房间里不只白燕一个人,另有一名北洪门的小头目贴身看管,毕竟白燕身份特殊,北洪门对她的监控还是很森严的,见楮博进来,白燕坐在窗边的椅子上一动不动,那名北洪门头目急忙起身,满面笑容地说道:”楮哥,你来了!”

    ”恩!”楮博应了一声,低声说道:”兄弟,你先出去一下,我要单独和她谈谈!”

    楮博一天来探望白燕好几次,傻子都能看出他对白燕的意思,那北洪门头目慧心一笑,说道:”哎呦,我今天正好拉肚子,现在要去厕所,博哥,你不用着急,尽管慢慢聊!”说着话,小头目笑呵呵地走出房间,顺便将门口的两名守卫也带走了。

    楮博走到白燕近前,站定,他虽然对白燕有意思,但后者却对他视而不见,现在也是如此,好象他是透明一般,白燕目视窗外,表情一成不变,头都未回一下。

    ”我只问一句话,你回答我,我马上就走!”楮博幽幽说道。

    ”-----”白燕依旧无言,头也依旧没转过来。

    楮博并不在乎,或者说他已习惯了白燕对自己的冷漠,他顿了片刻,凝声问道:”你在东哥面前究竟是不是在演戏?我是不是想骗东哥让你离开之后再寻机会报复?”

    这句话,令白燕的身躯为之一震,脸上也随之露出惊骇之色,只是她背对着楮博,后者看不到她的表情。

    白燕慢慢转回头,沙哑的声音疑声问道:”这是谁说的?”

    ”不管是谁说的,我只问你,是,还是不是!”

    白燕看着楮博,从他那双火辣辣的眼神中,她立刻领会到些东西,她心思急转,但脸上却露出哀色,垂下头,眼泪流出,颤声说道:”我从来就没有这样想过,你们------你们简直是太欺负人了---”

    她的眼泪,令楮博心碎,他喘了口气,摇头说道:”是东哥这样说的,是东哥说你在故意演戏欺骗他!”

    白燕心中大骇,她感觉自己没露出任何破绽,谢文东是怎么看出来的?这下糟糕了!只是瞬间,她的冷汗流了出来,白燕急忙抬起双手,捂住自己的脸,看起来象是在伤心而泣,实际上是掩饰她脸上又惊又怕的表情。  过了好一会,她才慢慢将手放下,泪眼朦胧地看向楮博,声音颤抖地说道:”我说我没有,你相信吗?”-完美群-

    楮博心中一阵恍惚,那一刻,仿佛有种魔力将他的理智吸得一干二净,他的脑袋不由自主地点了点。

    白燕站起身形,双手自然地搭在楮博的双肩上,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地说道:”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可是我也知道我们之间是不会有结果的,所以,才一直对你很冷漠--------”说着话,她靠进楮博的怀中。

    她突如其来的亲密,令楮博不知所措,香软投怀,嗅着白燕身上那一阵阵幽幽的体香,他手脚都不知该往哪放好,

    白燕见状,更近一步,紧紧抱住楮博,仰起头,目光迷离地说道:”你-------一定要帮我。。。。。”

    此时的楮博,打包已一片空白,好象失了魂似的,机械性地点点头。

    白燕嘴角露出一闪即失的笑容,随后点起脚来,亲吻上楮博的嘴唇。

    这一吻,褚博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他双手猛地反抱住白燕,拥着她倒在床上,在亲吻中,他双手颤抖着解开白燕的衣扣。

    “轻一点……温柔一点……我还是第一次……”

    白燕此时娇滴滴的声音成了最美最诱人的催化剂,褚博疯狂的扒掉白燕的衣服,然后两三下将自己的衣服也甩掉,看着躺在床上修长、白皙、美艳得不可方物的**,褚博喘着粗气,重重压了上去。

    男人总是会犯错误的。孟旬说过,有时候女人比男人更可怕,也是很有道理的。

    褚博悄悄和白燕生了**关系,谢文东并不知情,现在他一边在忙买下白家产业的事,一边又向上嗨各黑帮的老大出请帖,请他们再到北洪门分部一聚。

    如果请帖的署名是任长风,估计这回没有哪个老大再敢来,但现在的请帖的署名是谢文东,众老大们就算再害怕,也不敢不给谢文东面子,硬着头皮来参加北洪门举办的聚会。

    这一回,再谢文东主持的聚会里没有生任何流血事件,会议的一开始气氛就很融洽。谢文东对自己不在上嗨期间,任长风的所作所为向众老大道了歉,表示此事的错误全在己方身上。

    身为北洪门和文东会的双料大哥能当众道歉,这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也令在场的众多老大们甚感佩服,在心里暗暗挑起大拇指,赞叹谢文东和他下面的人就是不一样,有大帮主的气度和作风。

    另外,谢文东还装模作样的当众惩罚了任长风,扣他半年的薪水,外加五杖棍。

    不管这五杖棍打得重还是不重,反正任长风挨打后龇牙咧嘴的怪摸样让众老大们颇感好笑。

    最后谢文东老调重弹,再次把割分上嗨地盘的事搬了出来。一谈到这件触及到切身利益的事,任长风立刻又凶相毕露,站在谢文东的身后,冲着在场的老大们吹胡子瞪眼,时不时还拍拍他手中的唐刀,就差把刀直接拔出来在众人的脖子上比画了。

    有他在场吓唬,哪个老大还敢不长眼说想要地盘,听完谢文东的问话,一个个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异口同声道:“不要!”同时还在心里补充一句,要你们北洪门的地盘,就是要命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