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79)两被飞鹰堂的头目在张研江的示意下,双双挤到前方争斗的交点,各抄家伙,与南洪门帮众展开恶斗。可交战时间不长,其中一名头目突然惨叫一声,双手抱着肚子,跟仓而退,由于场面太混乱,而且杀得浑身是血,谁都看不出来他究竟哪里受了伤。另一名头目惊叫道:“老三,你受伤了?!”说着话,他疯了似的向南洪门帮众抢攻数刀,在砍到两名南洪门帮众之后,他的胳膊和肩旁也各被挑开一条口子。 ,。

    这名头目夸张地向后仰身而倒,多亏后面的飞鹰堂兄弟手疾眼快,急忙将他搀扶住,纷纷急声问道:“铁哥,你怎么样?”

    那头目装模做样地喘着粗气,颤声说道:“撤!快撤!”

    “对,对,对!”第一个受伤的头目也跟着叫道:“全体撤退!快!”

    飞鹰堂众人不明白怎么回事,见己方两位大头目都受了伤,而且同时要求撤退,虽然感觉己方并不处于劣势,但不敢抗令,纷纷向后急退。由于双方打得胶着,想退那是那么容易的,许多飞鹰堂的兄弟都在撤退中受了伤,一时间阵型也便得混乱不堪。

    南洪门那边的头目尤兵感觉十分意外,对方打得好好的,怎么说退就退了呢?该不会是其中有诈吧!他正琢磨着,一名小头目从前面急匆匆地跑了回来,到了尤兵近前,急声说道:“兵哥,文东会开始撤了,我们追击吧!”

    尤兵暗暗吸了口气,摇头喃喃说道:“追击?万一追出去中了对方的圈套怎么半?”

    “兵哥,我看文东会不象诈败,你就别再犹豫了,快追吧!”那头目回头望望,急得连连直跺脚。

    尤兵举目观瞧,可不是嘛,在己方的反击下,文东会退得狼狈至极,前方的想后撤,而后面的还在向前挤,前后人员动作不协调,导致整个阵营变得混乱不堪。尤兵握了握拳头,将心一横,拿定主意,沉声喝道:“全体兄弟,立刻出击!”

    “是!”那名头目兴奋的大喝一声,接着冲着左右高声喊道:“兄弟们,文东会的人不行了,都冲啊!我们杀出去!”

    “杀……”

    始终被压着打的南洪门终于抓到反击的机会,上下帮众的气势和斗志都升到了顶点,斗着飞鹰堂兄弟的**就追杀了出来。

    见成功把对方引出,那两位受伤已奄奄一息的飞鹰堂头目顿时来了精神,将搀扶他俩的兄弟推开,然后沉着智慧下面人员撤退。在他俩的掉东西啊,飞鹰堂慌乱的形势很快就稳定下来,边打边退,有条不紊,时间不长,也已全部退出南洪门分部的大院。

    南洪门这边是铁了心想趁文东会撤退时多占些便宜,不依不饶,紧跟着追了出来。

    正在这时,只见方面逃跑的文东会阵营突然向左右分开,接着,从人群中迎面冲出来一波青年,这波人数量可不少,略略一看,至少也有数百之众,看年岁,一个个都不大,手中清一色的钢刀。为一人,相貌俊秀,中等身材,略显消瘦,但手中的钢刀却比旁人都要大一号。

    南洪门众人并不认识此人,碰面之后,别无二话,抡刀就砍。

    他们快,那青年更快,面对着迎面冲来的三人,他收住脚步,等对方到了他近前,手中片刀已高高举起,正准备向下劈的时候,他抢先出脚,动作之快,好似闪电,脚尖正中中间那名大汉的下巴。

    那大汉声都为坑一下,高举过顶的片刀落地,身子摇晃几下,接着眼前一黑,晕死过去。这时另外两名大汉的片刀落了下来,青年身子向旁一侧,避开锋芒,接着右腿顺势扫了出去,绷直的脚面重重踢中一人的脖子上。

    那人吭哧一声,身子如同一支破沙袋,受其冲力,横着飞了出去,与另一名大汉撞在一处,双双摔倒,手中的片刀也随之扔出好远,躺在地上,二人哼哼呀呀,半晌怕不起来。

    说来慢,实则极快。只是扎眼的工夫,先冲上来的三名大汉就被请你爱你两记重脚踢翻。这青年不是旁人,正是跟随曲青庭学艺许久的主褚博。他这两脚也大有名堂,是曲青庭传他的'蹶子腿'

    很快,南洪门追杀出来的帮众就与褚博为的五百文东会兄弟站在一处。

    双方人数相当,可战斗力却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刚刚一交上手,双方顿分高下。只见文东会这边,虽然人人手中都有武器,但并不单一的使用,拳打、脚踢、肘击,膝掂,身上的任何部位都可以当成武器来用,只接触的刹那,南洪门那边就被击倒了一整排。

    跟随这手下人冲出来的尤兵见状,吓了一跳,心中惊叫道:这些是什么人?怎么如此厉害?场上的局面根本容不得他多想,南洪门冲在前面的帮众被对方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唏哩哗啦的败退下来,而后面的人员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个继续呐喊着向前猛冲,此时倒是南洪门这边的阵营开始乱了套。

    尤兵一看,不能再打了,对方的战斗力太强,在开阔地带,己方不占任何的优势,只有退会后门,依仗地利才有可能抵御住对方。想罢,他高声喊道:“退会分部!所有兄弟立刻退会分部!”

    此时战场上已乱成了一团,人喊马嘶,能听到他叫声的南洪门帮众寥寥无几,撤回来的人员更是少之又少,但尤兵的叫喊倒是把褚博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只看尤兵指手画脚的样子,不用问,肯定是南洪门那边的头目。褚博心中冷笑一声,拎刀就向尤兵跑去。

    尤兵身边的南洪门帮众不少,见褚博气势汹汹的跑来,立刻纷纷上前去围堵。

    当双方距离还有三米远时,褚博脚下加力,猛的一用劲,身子随之高高跃起,借着下落的惯性,一刀也顺势狠劈了下来。

    当其冲的那名南洪门汉子脸色顿变,急忙横刀招架。

    褚博并不是以力气见长的,不过他身躯下落的惯性太大了,加上他自身的力,这一刀的力道何止百斤,常人哪里能抵挡得住。

    “当啷!”

    在一声刺耳的金鸣声中,那大汉钢刀脱手,整个人被震的坐在地上,脸色涨红,两只手臂象过了电似的不听使唤。不等他从地上爬起,褚博紧接着一脚踢中他的太阳**,大汉闷哼一声,倒地昏厥。见褚博勇猛,周围的南洪门帮众一拥而上,开始了群攻。

    南洪门帮众虽多,但对褚博的威胁并不大,他应对起来也十分轻松,时而出刀,时而出腿,周围的大汉非但没有伤到他丝毫,反被褚博打伤数人。

    尤兵看的直咧嘴,文东会的实力比北洪门更加可怕,简直深不见底,竟然连那么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毛头小子都如此厉害。他心生寒意,不敢再多加逗留,一边高声呐喊,让手下人撤退,一边快地向分部后门跑去。

    战斗中的褚博看得清楚,心中大急,自己好不容易把对方的头目找了出来,若是不能趁机将其干掉,等会对方全部龟缩回去死守,自己和兄弟们不知得多费多少的手脚。

    想着,他单手持刀,拳脚并用,连出数招,又打到数名大汉,可身边的南洪门帮众并未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眼看着尤兵就快进入分布的后门,禇博猛然大吼一声,向前一个箭步,直接用脑袋顶翻一人,随后,他使尽全力,将手中的钢刀狠狠地甩了出去。

    嗖!

    钢刀穿过南洪门帮众的人群,挂着劲风,在空中打着旋,直向尤兵的后心射去。

    太快了!别说尤兵不擅长身手,而且又毫无准备,就算他身手不错,又是在准备充分的情况下也未必能闪躲得开,

    耳轮中只听扑的一声,接着又传出一声惨叫,禇博的一记飞刀,正刺在尤兵的后背,由于力道太大,整个刀身都没近尤兵的身体里,沾满鲜血的刀尖在他的胸膛探出。

    致命的一刀。

    尤兵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踉跄两步,跨进分布的后门,可刚进来,人也已靠着墙壁软绵绵地倒了下去。人当时就不行了,出气多,入气少,身子抖动几下,便没了动静。

    后门处的南洪门帮众们都惊呆了,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纷纷尖叫着扑上前去。

    “兵哥!兵哥····”

    只见尤兵两眼圆翻,鼻孔和嘴角都流出血丝,人已绝气身亡。

    “啊!兵哥死了!兵哥被文东会的人杀死了!”南洪门帮众纷纷尖声叫着,不过他们的叫喊对正在作战的南洪门人员来说,打击是致命的,这回不用再下令撤退,心慌意乱的南洪门帮众主动败下阵来,仿佛一群没头的苍蝇,争先恐后的向分布后门里面挤。整个阵营乱成了一锅粥。

    诸博见状,神采飞扬,侧身闪过后面袭的一刀,接着身子向后一靠,贴近对方的身体,出手如电,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肩膀顺势向后一定,一个背摔,将后面出手偷袭的那人摔个仰面朝天,不等那人起身,他一记重拳击在那人的面门上。

    啪!那人双手捂面,疼的满地翻滚。

    诸博不再理他,挺直身躯,向前方一指,大喝道:“大家跟我一起杀进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