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74)见对方又来了大队人马,辛丑向自己的周围望了望,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敌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追的太突前了。眼看着张局风和辛海二人跑到前方的车队之中,辛丑恨得跺了跺脚,可还是未敢继续追上去,抽身退了下去。 ,。

    北洪门的这次进攻,可谓是倾巢而出,把能派上用场的人员都派上来了,就连张一和萌旬这两位并不擅长搏斗的智囊都上阵。

    看到败逃回来的张、辛二人,任长风急忙将他二人让进车内。张局风喘了几口粗气,随后说道:“我已经把南洪门的援军引过来了,但带队的是辛丑,此人甚是厉害,我和辛兄弟都不是他的对手。”

    “恩!”任长风应了一声,点头而笑,说道:“真是冤家路窄,我和他打过两次,可惜都半途而废,未分出个输赢,今天我势必要取下他的狗头,为死在他手上的兄弟报仇雪恨!”说这话,对开车的死机喝道:“兄弟,把车开全!”

    此时路上都是溃败的小混混,死机为难的说道:“任大哥,路上的人太多了!”

    “管他们干什么?给我撞过去!”在任长风严重,这些黑帮混混门本来就是己方的跑回,现在利用完了,也不再有任何的价值。

    他是老大,他下令死机不敢不听,脚踩油门,几乎是闭着眼睛向前开。他们一列车队横冲直撞的奔向南洪门据点,直把路上逃亡的小混混们吓得纷纷向街道两旁躲闪,一时间叫骂声练成了一片。

    南洪门好不容易将各个黑帮的势力击退,还没来得及缓口气,处理伤员,北洪门的主力就到了。周生见状,冷汗顿时流了出来,可此时害怕也没有用,敌人揖让冲到眼前,硬着头皮也得上。周生只是把肩膀的伤口简单包了一下,随后带领着手下众人,迎上北洪门帮众。

    北洪门和那些黑帮混混们可不一样,论起单兵的战斗能力只在南洪门之上,而不在其下,加上来着众多,在人数上占有压倒性的优势,而南洪门这边刚刚经过一场恶战,伤者不少,人员疲惫,这时再交手,南洪门哪里还能抵挡得住北洪门的冲击。

    双方交占的时间不长,南洪门这边便已坚持不住了,大批的人员要么被打倒在地,要么被打退下来,一时间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任长风一马当先,带领着一队北洪门的精锐兄弟直接杀进南洪门的阵营之内,双手持刀,左右砍杀,每一次挥刀,总能伴随出对方的惨叫声。

    当他突到南洪门阵营中心地带时,正好和周生碰了个正着,任长风不认识他,但见他对周围的南洪门帮众指手画脚的连续下达着命令,猜测他应该是南洪门这边的头目。任长风提着血迹斑斑的唐刀,一个急冲刺就到了周生近前,招呼也不打,论刀就劈。

    任长风现在已杀的浑身是血,周生冷然间也没把他任出来,只是见他这刀来势汹汹,心头暗惊,不敢大意,急忙横刀招架。

    别看任长风身材高挑清瘦,但是力气却大得惊人,加上唐刀钢口锋利,这一刀下去,直接将周生手中的大砍刀劈出一个大豁口

    ,同时震地后者手笔麻,虎口崩裂,血丝流淌出来。

    “哎呀……”

    周生怪叫一声,受起震压之力,他噔噔噔倒退三步,然后双腿软,一**坐在地上。

    想不到来人如此了得,他仰起头,目光惊骇地看着任长风,惊声问到:“你……什么人?”

    任长风哪会和他废话,手臂向前一递,一招仙人指路,刀锋直取周生的颈嗓咽喉。

    快!这一刀岂是一个快字能表达。

    周生从骨子里激灵灵打个站,脑袋急忙向旁一片,总算是躲过着要命的一刀,可是还没等他作出其他的反应,任长风手腕一抖,刀锋又像周生的脖颈横划过去。这一次。周生是再也闪躲不开了,只听扑的一声,唐刀将周生的脖子硬生生地撕开,血管,气管连同肌肉齐被斩断,只剩下颈骨相连。

    连喊声都未来得及出,周生仰面倒地,两眼瞪得又大又圆,身子不自然地激烈颤动着。

    任长风一个箭步上前,唐刀向下又是一次,直接贯穿周生的心脏,直到这时,他方大声喝道:“你给我记清楚了,老子是任长风  !”说话之间,他猛地把唐刀八处,连带着,一股血剑从周生的胸腔里喷射出来。

    哗---周围的南洪门帮众都已惊呆吓傻,甚至都忘了上前去抢救周生,谁能想到,那么骁勇善战的周生竟然连人家的一招都没挡住,就直接了断了。本来众人就已经恐惧到了极点,一听到“任长风”这个名字,南洪门帮众双腿不听使唤地连连后退。

    反观北洪门这边,士气高涨到了极点,尤其是根在任长风深厚的那批精锐人员,分封高声叫喊道:“任大哥把敌人的头目杀了,兄弟们上啊!快上啊!”

    周生的死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南洪门的帮众的士气受到沉重的打击,大半的人员无心再战,惊慌失措地向据点内败退,而另有一部分帮众则两眼通红,丰乐寺的要找北洪门人员拼命,只可惜他们的数量太少,被北洪门的大队人马一冲就彻底淹没在人海当中。

    场上的局势变化的太快,南洪门由劣势瞬间变成了败势,

    举目观望战场,任长风得意的哈哈大笑,甩了甩唐刀上的鲜血,然后向前一指,大喝道,兄弟们,别给南洪们任何机会,都给我想据点里冲~。

    吼

    任长风领人打仗,根本不需要统帅力,他在前面的冲锋陷阵就是鼓舞己方士气最好手段,有他在,北洪们人员往往能挥出百分之一白二的战斗力。

    正在这时,任长风的侧面突然凌空窜来一条黑影,两道利电。

    直劈他的左右脖根

    任长风眼中精光一闪,大喝一声“来得好”,接着手双持刀,向外硬搪。

    只听当啷啷一声脆响,两团火星在唐刀的刀身上冒出来,任长风冲其冲力,向后连续倒退数步,而那黑影落地之后,也受反弹之力,不由自主的倒退两步。

    任长风举目再看,来者不是旁人,正是南洪门的后起之秀,辛丑!

    “原来又是你!好、好、好!”任长风眼中精光更威,连声说了三声好,挥刀与辛丑战在一处。

    这两人针尖对上麦芒,瞬时打到一处。

    辛丑虽然是挡住了任长风,但改变不了南洪门这边整体的败势,据点的正门在交战不长时间就被北洪门所攻破,双方在据点内部又展开了你死我活的混战拼杀。

    各黑帮的混混们败退;北洪门的大队人马突然杀到;卢湾据点全面吃紧;大批北洪门帮众已涌入据点之内······一连串的消息源源不断的传回到南洪门的分部。

    直到这个时候,向问天和萧方等人才终于意识到这不是简单的一次进攻,而是早有预谋的一战,北洪门甚至已搬出全部的家底,要与己方做破釜沉舟的对决。

    周挺和那伟等人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如果卢湾据点被北洪门所占,那么整个卢湾地区就都危险了,一旦卢湾地区落到北洪门的手里,那么他们以后再偷袭己方的据点就不用偷偷摸摸的了,完全可以畅通无阻地直捣黄龙。

    他二人互相对视一眼,随后齐齐站起身形,对向问天说道:“向大哥,卢湾据点绝对不能有失,现在北洪门已经动用了全力,我们不能再坐视不理,必须奎?增援!”

    萧方也跟着点头表示赞同。

    向问天皱皱眉头,环视众人,低声说道:“我们如果派出主力前去增援,一旦有人来偷袭我们的分部怎么办?”

    “这···”听闻他的话,众人都是一惊,垂下头来,沉思不语。

    那伟急道:“应该不太可能吧!毕竟北洪门已经把主力都带到了卢湾地区!”

    向问天摇头说道:“可别忘了,北洪门那边还有个文东会,势力也不能小觑!”

    “文东会会来打我们的分部?这不太可能吧!*不是说北洪门和文东会有矛盾吗?而且即使要来打我们的分部,也得是北洪门来打,怎么能轮得到它文东会呢?”那伟满腹的疑问。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啊!”向问天站起身形,仔细琢磨了半天,方幽幽说道:“卢湾据点是一定要增援的,但我们不能动用分部这边的人手!”

    “啊?”众人闻言皆愣,不动用分部的人,那动用哪的人?

    向问天当即传下命令,让那伟和贾洪刚从其他地区抽调已方的兄弟,兵分两路,赶往卢湾据点,前去增援。

    萧方急道:“向大哥,我们已把大部分的兄弟都抽调回分部了,再去调人,恐怕筹集不了多少兄弟!”

    向问天正色说道:“能筹集多少就筹集多少,总之,分部这边的人力不易轻举妄动,而且,北洪门这次进攻显然是早有预谋,恐怕不会那么简单,我们还是应小心提防才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