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71)随着南洪门归还辛海,北洪门这边立刻做出了反应,一下字送还了不少被他们所擒的南洪门帮众,而随后,南洪门也归还了一批北洪门人员。双方礼尚往来,相互送返起俘虏来,敌对的情绪似乎一下子减轻了许多,至少表面上没有了怒剑拔张的火药味。如果不知道内情的人肯定会以为南北洪门的关系开始走向缓和,可哪能想到,北洪门和文东会的全面进攻已经蓄事待,所谓的归还俘虏,只是他们借竿上爬.假意示好的表象罢了。 ,。

    张一的欲盖弥彰之计起了一定的效果,在某种程度上麻痹了男洪门的神经。

    虽然南洪门知道任长风组织了各黑帮老大聚会,并要求他们与乙方作对,但南洪门并未放在心上,先他们没看得起那些小黑帮.小社团,认为这些帮派成不了大事,其次,也是最主要的一点,谢文动还在t市忙与处理王海龙的后事,并未到shang海,而北洪门的一贯作风都是一旦动大规模进攻的时,肯定由谢文东亲自指挥大局,既然他现在不在,那么北洪门近期也不可能有大的动作。

    出于这种的心理,男洪门的提防之意并不浓。

    直到十七日晚间,北洪门这才突然给那些黑帮的老大们打去电话,令他们立刻集结全部的人力,到绍兴路一带汇合。之所以这么晚才通知,就是怕走漏消息

    ,现在即使让南洪门知道也无关精要了,这么短的时间,他们不可能再从外地抽调出人员来shang海增援。

    张居风作为组织者和领导人,早早地赶到了绍兴路,另外随他一同前来的还有刚刚北南洪门释放的辛海,送中协助他。有辛海陪同自己,又另张居风放心许多,他知道,辛海可是张一的心腹,张一不可能连他也一同牺牲。

    众黑帮老大中,最,不仅到的早,而且带来的人员也多,皆拉来一百多号兄弟。即使没有质量,但是有数量,聚集到一起,场面可也不笑。很快,其他的老大以及手下人员随之纷纷赶到,再看此时的绍兴路,道路俩旁停满了大小不一.款式各异的车辆,车内车外都是人,放眼望去,整整一条街聚满了shang海街的混混.地痞和流氓。众老大们对由张居风来领导自己这些人都还算是比较满意,毕竟张居风不是普通的小角色,他曾经也是男洪门堂堂的八大天王之一,算得上是南洪门内的顶尖级的人物。

    等人都到得差不多了,张居风再看手表,距离凌晨以所剩不多的时间,他随即传下命令,全体人员,一起向南洪门的卢湾据点进。

    这一列由shang海各黑帮组成的车队可称得上是壮观,人多,车辆也多,行在街道上,铺天盖地一般,进入某条街道时,往往前面的车已经过去了,后后面的车还没行进来,轰隆的马达声连成了一片。

    等他门抵达南洪门据点时,刚过凌晨。此时,南洪门那边也已得到了消息,只见在据点的大门外,为的一名头目三十多岁的样子,身材魁梧雄壮,略微有些福。

    这头目站在南洪门阵营的最前方,手中提有一把大号的砍刀,满面的傲气,众黑帮的人员随多,可在南洪门看来,那只不过是群乌合之众罢了。等各黑帮的人纷纷下车,聚集到据点门前时,南洪门的头目冷喝一声,道:“你们要干什么?”

    那些黑帮人员依仗乙方人多势众,此时对南洪门也不象平时那么畏惧,有名小混混嬉皮笑脸地上前俩步,来到南洪门头目近前,说道:“兄弟,识趣的话,你就带着你的人赶快跑吧,这个地方,从今天起就归我们了!”

    南洪门头目闻言,鼻子差点气歪了。在他身后的南洪门众人也是个个面露怒色,俩眼喷火地直视着说话的小混混。

    “n***算是个什么东西!”南洪门头目暴喝一声,随即单手轮起大砍刀,对着小混混的脑袋就劈了下去。(    东g手打)

    想不到他说打就打,那小混混吓得脸色顿变,急忙横刀招架,只听朗朗一声铁器碰撞声,再看小混混手中的刀被硬生生的砸弯,刀面随之重重拍在他的脑袋上.

    小混混哎呦痛叫一声,踉跄而退,但后面人将他扶住时,他满脸是血,眼神涣散,陷入半昏迷状态.

    ”啊?”众老大以及各自手下的混混们直吓得倒吸口冷气,下意识地连退数步.

    ”哼!”看着对方惊恐的样子,南洪门头目脸上的傲气更深,用刀尖环指众人,喝道:”你们要是还有点头脑的话,就tm给我趁早滚蛋,别拜拜做北洪门的牺牲品,如若不然,我周生认人,可我手中的刀却不认人!”

    华!随着他的话音,众人又倒退了两步.说这些小黑板,小社团是乌合之众,一点不过分,与成组织,跨区域的南洪门比起来,何止是天壤之别.正在他们惊慌失措的时候,阵营中央的人群左右一份,从后面缓缓走出一人.

    人未到,笑声先传出来.

    听闻话声,那叫周生的南洪门头目举目观瞧,只见从人群里走出的不是旁人,正是南洪门的头号叛徒,张居风.不看到张居风还好点,一看到他,周生的眉毛都竖起来,他啊的大吼一声,咬牙说道:”好你个不要脸的叛徒,你还有胆出来露脸,去死吧!”说话间,周生提刀上前,就要与张居风拼命.

    张居风单手背于身后,而在章中,则倒握有一把明缓缓的钢刀一把.他另只手摇了摇,止住上来要和自己拼命的周生,笑呵呵地说:”阿生,先等一下再动手!”

    周生强压怒火,手足脚步,充血的双眼恶狠狠地盯着张居风,看他到底要说什么.

    张居风悠悠地说道:”你我在洪门共事有十年的时间了吧?”

    周生脸色铁青,没有答话.

    张居风也不介意,接续说道:”算起来,你我二人的私交一直都很不错,也在一起出生共死过好几次,算得上是过命的兄弟!今天我给你指条明路,南北一统,是大势所趋,阻止不了的,北洪门势大,人才济济,高过南洪门许多,也是不争的事实,南洪门被吞并的命运无法避免.你听我的话,立刻带你的兄弟们投降,我保证在谢先生的面前帮你多多美言,到时,你可”

    不等他把话说完,周生的肺子都快炸开,他熬的怪叫一声,轮刀疯狂砍张居风的脑袋.

    张居风的伸手可不是白给的,无论在北洪门还是在南洪门,排起来都是级靠前的,他身子一晃,轻松闪过周生的一刀,雨中深藏地说道:”阿生,我是吧你当兄弟才说这些话的,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我tm没有你这样卖主求荣的兄弟,你去si吧!”周升怒级,一刀砍空之后,接着又横扫一刀.

    张居风不死心,仍不还手,倒退一大步,再次闪开锋芒,急声说道:”阿生,你真打算和我动手吗?”

    ”少废话,看刀!”

    周生四处了浑身的本事,左一刀,有右一刀,连砍带刺,攻出十几道,将张居风也比退出两,三米远.

    见劝说已经无效,张居风本性顿露,冷笑一声,说道:”既然你执意寻死,那我就成全你!”他话音未落,背于身后否认手忙的了出来,手中的钢刀也随之斜刺向周生的脖颈。

    这一刀,又快又突然,周生两眼瞪圆,不敢大意,急忙弯腰闪。哪知张局风这一刀只是虚招,真正要命的在下面的一脚。

    一刀刺出之后,张局风又顺势脚踢了出去,直撩周生的下方。

    这一脚他用了全力,如果真被他撩到,那周生这人也废了。

    啊!周生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运起全力,横着向一旁窜去。

    不过他的动作还是稍慢了半步,左腋下被张局风踢了个正着,他痛叫出声,倒退两步,只觉得左边的胳膊如同过了电似的,又麻又痛,不听自己的使唤。

    可还没等他恢复过来,张居风又到了,手中的钢刀刺插他胸口。

    周生此时额头见了汗,侧身再躲,已经来不及,但总算是避开了要害。

    扑!

    这记快如闪电的一刀正中他的肩胛骨处,刀尖刺入足有两寸多深。周生疼的一机灵,他突然大吼一声,将钢刀的刀身抓住,随后脑袋向前猛的一顶,直撞张居风的面门。

    周生表现得如此彪悍,也令张居风颇感意外,也多少有些不适应,对方要拼命,他可没这个心思,张居风当机立断,撤开刀把,随后身子向后一窜,闪开了周生这一头。

    周生本还想追过去继续和张居风拼命,但南洪门帮众们已纷纷冲上前来,将他扶住,同时大声叫喊道:“周大哥受伤了,快处理伤口!”

    张居风嘴角挑起,哼笑出声,向左右的众老大们看了看,说道:“你们还等什么?快动手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