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政治部的实战人员不象其他成员的权利那么大,基本没有灰色收入,在政治部里的身份和苦工差不多,其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是靠奖金,但是最近政治部财政出现空缺,奖金大幅度缩水,所以他们的薪水直接受到影响,日子也随之不太好过。 ,。

    看着沈青和马跃闪着蓝光的眼睛,以及东方易无可奈何的苦笑,谢文东暗暗摇了摇头,说道:“好吧!今天中午由我做东,请大家出去喝酒,地方由你们选,酒菜任你们挑!”

    “谢先生真是痛快啊!”沈青和马跃相视而笑,异口同声地说道。

    谢文东一直以为特种部队是贵精而不贵多,迅雷小组和霹雳小组的成员并不多,可是等他走出政治部的大楼,沈,马二人分别把各自的队员招集过来再看,好嘛,两队的成员站在一起人同涌涌,黑压压的一大片,其中的大半是战斗人员,另外一部分则是两队的技术人员,加在一起足有二百来号之众。环视一周,谢文东夸张地咧咧嘴,对身边的东方易笑呵呵说道:“怎么有这么多的兄弟?看起来我想找个小饭店糊弄过去是不可能了!”

    他的话,立刻引来沈青和马跃二人的哈哈大笑。

    在政治部里,基本没有会重视这些没有实际权利的战斗人员,但谢文东却截然相反,有意和他们搞好关系,拉近彼此的距离,在他看来,这些实战人员在关键时刻也能对自己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事实证明,他这么做是十分明智的。

    对方人数虽多,但请他们吃饭的那点钱,谢文东还不放在眼里。众人坐上军车,找了一家十分高档也很有名气的五星级酒店,沈青和马跃点起酒菜是一点没客气,专挑他们平时喝不起,吃不起的东西要,一桌的酒菜统计下来过五千块,这么多人,加在一起得十多桌,费用当然也不小。

    当沈青把点好的菜单和酒水拿给谢文东看时,后者连犹豫都未犹豫,直接说道:“行!如果不够,大家在继续点!”

    一句话,把众人皆说得喜笑颜开,同样的,大家心里也都心知肚明,这点消费对于谢文东来说也仅仅是九牛一毛罢了。

    这顿酒,由中午十一点开始,一直喝到下午两点。就算是酒量那么好的谢文东也有了几分醉意。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酒是能拉近感情的最价媒介。一顿畅饮下来,沈青,马跃和谢文东的距离拉近了许多,对他的称呼也由‘谢先生’改为称兄道弟。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谢文东突然想起一件事,问身边的东方易道:“东方兄,公安部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东方易一愣,反问道:“谢兄弟想知道哪方面的事?”

    谢文东想了想,问道:“公安部有多少人有问题?”

    东方易笑了,喝了口酒,悠悠说道:“仔细严查起来,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问题,关键是看我们能不能找到查他们的理由。现在谢兄弟已经给了我们一个最佳的理由,部长那边觉得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会将公安部来个彻底的大清查,同时也会让公安部来个由和到下大换血,至少让他们在五年之内不敢再来找我们政治部麻烦!”

    沈青和马跃对这方面的事不关心,装成认真的样子,在旁聆听了一会,顿感情趣缺缺,分别找各自的组员饮酒去了。

    谢文东含笑说道:“东方兄,公安部的人都有问题,但有一个人肯定不会有问题。”

    “哦?是谁?”东方易好奇地疑问道。

    “她叫戴安妮。”谢文东笑呵呵地道。

    “戴安妮?”东方易敲着脑袋,仔细想也没想起有戴安妮这么一号人,他问道:“这人在公安部是什么职位?”

    谢文东垂沉吟,戴安妮在公安部什么职位,他还真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职位并不高。他不确定的说道:“应该是普通职员一类的吧?!”

    东方易听完,哈哈大笑,说道:“一个普通职员,当然不会有问题了!”说着话,他挑起眉毛,别有深意地看着谢文东,含笑问道:“好端端的,谢兄弟怎么提起了她?难道,你们之间……”

    谢文东连忙摆摆手,笑道:“东方兄不要误会,我这次能抓到胡玲霞的罪证,很大程度上是靠她的帮忙,所以,如果有能给她提升的机会,我希望东方兄就尽量替我帮帮她,拉她一把!”

    能让谢文东主动开口讲情的人,可谓是少之又少,至少在公安部就这么一个。东方易来了兴趣,倒是想见见戴安妮这个人。他含笑说道:“谢兄弟开口了,我一定会帮忙的!”说这话,他从口袋中掏出纸笔,边写边问道:“她叫什么来着,戴什么?”

    “安妮!”

    “哦!挺好听的名字嘛!”东方易将戴安妮的名字记下,然后揣入怀中,借着酒意,笑嘻嘻地向前凑了凑,低声问道:“她很漂亮吧?”

    谢文东呵呵干笑一声,并不否认,点头道:“是很漂亮!”

    “行了,我明白了,你肯定是对人家有意思!”东方易语气肯定地说道。

    谢文东老脸一红,正想解释,这时,沈青和马跃双双和兄弟们喝完酒回来,耳朵尖的二人急忙坐回到椅子上,探着脑袋,充满好奇地问道:“谢兄弟对谁有意思?”

    东方易刚要说话,眼角余光撇到谢文东‘冷冰冰’的眼神,急忙改口说道:“没事丶没事!我只是开玩笑呢!”

    一直到下午两点半,酒宴才终于结束,东方易,沈青,马跃等人都已喝的摇摇晃晃,即便谢文东也是头晕眼花,鱼众人出了酒店,一一打过招呼,这才在几名特种部队精锐的保护下,坐上汽车,返回宾馆。

    此时,格桑,袁天仲,诸博都在宾馆的大门口处焦急的等候,不时地来回徘徊着。

    在来bj的时候,谢文东就一再表示这次bj之旅不太平,危机重重,今天谢文东早上被zz部的人带走,可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他们哪能不担心,一个个都把心提到嗓子眼,坐立难安,紧张得抓心扰肝。

    正在他们等着要疯的时候,谢文东终于坐车回来了。

    看到他,三人皆都长长出一口气,提到嗓子眼的心也总算落回到原位,几人齐齐围上前去,可还没等到靠近谢文东,就嗅到一股浓浓的酒味,定睛仔细一看,谢文东满面红光,哪有半点遭到迫害的样子。

    “东哥,你……没事吧?”袁天仲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事!”谢文东摆摆手,笑眯眯地说道:“只是酒喝多了点。”

    诸博急忙上前,扶住谢文东,说道:“东哥,我送你回房间休息。”

    “嗯!”谢文东点点头,在诸博的搀扶下,回到自己的房间。进入卧室之后,他什么话都没说,倒床就睡,,这一觉,足足睡了七个小时,直到晚间十二点的时候他才醒过来.

    睁开眼睛,谢文东感觉自己的脑袋象是要裂开的疼痛,嘴巴干,嗓子眼都快喷出火来,他痛苦地低低诅咒了一声,目光一转,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杯清水,他伸手抓起,一仰头,将杯中水喝了精干,又缓了好一会,他的感觉才稍微好一点.

    低头看看手表,现现在已经是十二点多,他暗骂一声该死,酒精确实误事!他翻身坐起,边揉着额头,边找出手机,给李晓芸打去电话.

    时间不长,电话接通,话筒里穿出李晓芸懒洋洋的声音:”喂?你好!(英)”

    ”晓芸,是我!”

    ”文东?”

    ”是的!”

    ”哦!现在你那边应该是半夜吧?”

    ”没错!”

    李晓芸苦笑,问道:”大半夜不睡觉,找我有什么事?”

    谢文东刚要说话,可转念一想,又把话咽了回去,关于死神联meng的事,还是暂时不要让晓芸知道的好,不然只会图增她的担忧,却又于事无补,他装出悠然的样子,随口说道:”你在安哥拉那边怎么样?许久未见你,我很是想念!”

    说者无意,听者却有心,谢文东的话,令李晓芸倍感暖心,她那边沉默了好一会,方低声地说道:”文东,我也很想你!”

    谢文东柔声说道:”尽快解决安哥拉那边的事情,早日回国!”

    ”好的”

    谢文东与李晓芸又闲聊了还一会,才各道珍重,将电话挂断,随后他片刻也未耽搁,立刻又给克里斯打去电话,直截了当地说明现在的情况,让他马上通知杰克,派出自己那边训练的保镖,对李晓芸以及己方的所有高层人员进行全面保护.

    克里斯曾经做过fbig也有一些了解,得知他们将己方视为对手,克里斯也吓了一条,没敢多问其他,只是一个劲地连声答应.

    和克里斯通过话之后,谢文东仍不放心,又给姜森打去电话,让他派出部分血杀人员去往安哥拉,配合杰克,保护己方在安哥拉那边的人员.

    一连串的电话打完之后,谢文东深吸口起,仔细琢磨一番,没有现不妥之处,这才稍感安心.(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