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出了酒店,谢文东在面包车上看到了那两名被捉的疑犯,这两位,都是腿部被打伤,此时已做了简单的包扎,平躺在车里,脸色难看,但却双唇紧闭,一言不。由于已经看过了张小波的照片,谢文东一眼便把他认了出来,微微笑了笑,在他身边的车椅上坐下,随后仔细端详了他一会,笑道:“你就是张小波?!胆子不小,装化的技术也不错嘛!”说着话,他伸手去扯张小波鼻下的八字胡。 ,。

    他用的力气不小,张小波疼得怪叫一声,眼泪差点掉下来,不过那八字胡却没被扯下来。

    谢文东皱起眉头,这时,沈青在旁含笑解释道:“谢先生,不用拽了,他的胡子是真的,刚抓住他的时候我也拽过……”

    “哦?”谢文东先是一愣,然后悠然而笑,冲着张小波点点头,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留这么一个八字胡需要不少时间吧?!看起来你为了逃跑也算是煞费了苦心啊!”

    张小波凝视着谢文东,冷冷说道:“我知道你是谁?你是谢文东,这次就是你作为行动的主导人来抓我的?”

    他知道自己,谢文东一点都不意外,毕竟张小波也是军方的,而且接触过那么多的机密文件,看过自己的照片,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足为奇。谢文东耸耸肩,笑眯眯的说道:“没错!是我主导的这次行动。”

    张小波满面狰狞,目露凶光,阴毒凶恶的眼神看起来像是要扑上前去狠狠咬谢文东一口,他咬牙切齿的说道:“谢文东,你也不用高兴的太早,你现在可以得意,但你的好日子也过不了多久,就快要到头了!”说着话,他把眼一闭,再不多话。

    恩?谢文东一怔,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接手的机密文件中有中央对自己不利的消息?想到这里,谢文东心中一动,忍不住皱起眉头,他转目看向一旁的沈青和叶凡二人。这两位也没弄懂张小波的意思,满面的茫然,冲着谢文东摇了摇头。

    谢文东垂下目光,看着张小波,故意冷笑低说道:“你在吓唬我?”

    “哼!”张小波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依然不说话。

    谢文东的身子向下伏了伏,问道:“你都知道些什么?”

    他话刚刚问完,张小波猛然睁开眼睛,冲着谢文东扑地一声,吐了一口涂抹。

    谢文东反应极快,脑袋一偏,将口水躲开,但仍有几滴吐沫星子溅在他的脸上。谢文东目光幽深,直勾勾地盯着张小波半晌,随后直起腰身,拿出手绢,擦了擦面颊,边往车下边走边说道:“沈组长,不要把他打死!”

    沈青愕然,可很快就领会了谢文东的意思,嘿嘿一笑,说道:“谢文东请放心,这种事,我特有分寸!”说话间,他欠起身,对着张小波的脑袋就是一脚。

    他穿的是军用皮靴,边角的锋芒虽然比不上刀子,可也差不多,一脚下去,张小波嗷的怪叫一声,脸上随之多出一条大口子,皮肉外翻,鲜血淋漓。这只是开始,沈青弯着腰,站在车内,对着张小波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乱踢。

    谢文东站在面包车外,能清晰听到车里不时传出来的惨叫声,他慢悠悠地从口袋里摸出香烟,点燃,幽幽抽了起来。

    刚抽了两口,面包车车门一响,叶凡从里面跳了出来,他脸色有些难看,仰面长长洗了口气,然后对谢文东苦笑道:“太血腥了,我受不了……”他是做文职工作的,从来没剪见过这个,所以感觉极不适应。

    将手中的烟盒递给叶凡,谢文东淡然说道:“这不算什么,等回到北京,他落到安全局的手里,那他就真的有苦头吃了!”

    上次谢文东被安全局的分支情报科所捉,被折磨了数日,虽然没有受到一点皮肉之苦,但那种精神上的折磨比**折磨要难受十倍百倍,那种感觉即便是现在仍让他记忆犹新。

    叶凡抽出一根烟,说道:“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他咎由自取!如果他部背叛国家,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是啊!”谢文东若是有所思,悠悠应了一声。

    时间不长,军区派来的车辆就到了。两辆吉普车和两辆军用卡车。

    军方派来的士兵有五十多人,身上都背着装有实弹的qiang械,带队的是名‘一杠三星’的上尉连长。他不认识谢文东,倒是认识叶凡和沈青。通过他二人介绍之后,连长这才知道,原来眼前这个年岁不大、相貌清秀的年轻人就是谢文东,他急忙走上前去,腰板笔直,敬个军礼。

    谢文东也回敬个礼,接着正色说道:“这两名犯人对国家的安全很重要,你们在路上一定要保护好!”

    连长是名二十多岁的汉子,听完他的话,连连点头,说道:“谢少校请放心,我确保绝对万无一失!”

    “恩!”谢文东满意的一笑,又对沈青和叶凡说道:“你俩也跟军方的兄弟们走一趟吧,一是护送,二也是尽快吧这两人带回北京。”

    “是!”沈青和叶凡答应了一声,随后二人相互看了一眼,又疑问道:“谢先生,你不跟我们一起会北京吗?”

    谢文东含笑摇了摇头,说道:“不了,上海这边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我去办,一时脱不开身!”

    “哦!!”沈青和叶凡的脸上皆露出惋惜之色,恋恋不舍的与谢文东道别。这次来上海执行任务,谢文东对他俩的宽带可谓是周到,礼遇有加,他二人对谢文东的印象也极好,觉得谢文东没有任何架子,为人也平和,能力又强,皆有心与其深交,只可惜相处时间太短暂。

    当霹雳小组的队员把张小波从面包车里拖出来时,谢文东几乎都快不认识了,只见他浑身上下都是血,尤其是脑袋,有好几条血口子,鼻青脸肿,整个人业已奄奄一息。

    站在谢文东身边的沈青低声说道:“他对谢先生的不敬,我下手稍微恨了点。”

    “呵呵!”谢文东轻轻而笑,不过心里却对张小波的那番话始终系个疙瘩。

    等叶凡、沈青以及霹雳小组的队员随军方离开之后,谢文东带上褚博和袁天仲坐回到自己的车上,随即他拿出手机,给东方易打去电话。

    接通之后,没等谢文东开口,东方易哈哈大笑,抢先说道:“谢兄弟,你那边的结果我已经知道了,干得漂亮,我就知道选你做这事肯定没错!”

    “哼哼!”谢文东冷笑了一声。

    东方易听他笑声不对劲,疑问道:“谢兄弟,怎么了?”

    谢文东说道:“我为国家做事,在前面拼死拼活的卖命,国家不会在后面悄悄拆我的后台,捅我一刀吧?”

    听闻这话,东方易脸色顿变,语气也沉了下来,说道:“谢兄弟,为什么这么说?你听到什么风声了吗?”

    谢文东并不确定张小波所言的真假,但是这事可非同小可,他

    不能不认真对待。他将张小波那番话向东方易叙述了一遍,随后他幽幽说道:“东方兄,以你我之间的交情,你可不能害我啊!”

    “哎!”东方易叹了口气,说道:“这根本就是没影的话嘛!如果上面真要对你下手,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是无稽之谈,谢兄弟不用太在意……”

    “我怎么会不在意?!”谢文东说道:“毕竟已经有过一次教训。如果我一不留神,也许有天我的脑袋是怎么掉的我都不知道。”

    东方易语气肯定的说道:“这次你放心,绝对没事,我可以拿脑袋担保!”

    他既然这么说,看起来是真的不知情了。谢文东点点头,沉思片刻,又问道:“如果上面真的有动作,会不会有可能连袁部长都不知道?”

    “这个……”东方易皱着眉头,揉了揉下巴,喃喃说道:“这个应该不太可能吧?”

    谢文东说道:“不管怎么样,张小波是准备回北京了,我希望东方兄能代我去审审他,问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他只是想吓唬我,那就算了,打个电话通知我一声即可,如果其中另有隐情,你不好开口,那就不要打来电话,我明白该怎么做。”

    东方易苦笑一声,叹道:“谢兄弟,你实在太多心了。”

    谢文东幽幽说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嘛!”

    “好,等我消息!”

    “恩,多谢东方兄帮忙!”

    ”哎?我们之间,不用客气.”

    通完电话,谢文东长嘘口气,掐指默默算了算,对身边的楮博和袁天仲说道:”如果五天之内接不到东方易的电话,我们就得回吉乐岛去度假了!”

    ””

    楮博和袁天仲互相看了一眼,皆都沉默无语,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苦涩和压抑,不管己方现在的势力做得有多大,有多么威风,多么风光,都终究是见不得光的,连最起码的生命都没有保障,只要国家一句话,再庞大的社团也会瞬间瓦解,就连东哥都做好了随时跑路的准备.

    想到这个问题,两人在心里都暗暗叹口气/.

    这不仅是谢文东一众人人的烦恼,也是向问天,所有混在黑道众人的烦恼,世界是公平的,你得到的越多,付出的自然也就越多.(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