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谢文东一句话,令沈青颇感意外和惊讶,也收起对他的轻视之意。当日晚间,由谢文东做东,邀请叶凡和沈青二人吃顿饭,饭后有特别为二人在酒店安排了房间,招待可谓周全。 ,。

    翌日无话,到了第三天,暗组的消息传了回来,称在凯宾斯基大酒店现一个和张小波颇为貌似的人,但从酒店查出的姓名确是张宇,同时刘波也把手机暗中拍摄的照片传了回来。

    能这么快就查到线索,大出叶凡和沈青的意料,两人急忙赶到谢文东那里,接过暗组传回的照片一看,二人都皱起了眉头。由于是手机拍摄,加上又在暗处,角度和光线都不理想,效果很差,看起来也十分模糊。在照片里,那个名叫张宇的是位中年人,至少模样看起来是。中等偏上的身材,带着一副眼镜,唇上八字胡,两鬓有些白,虽然和张小波的年岁相差很大,但看身材和相貌,确实有几分相似之处。

    看罢之后,叶凡猜测地说道:”按理来说,张小波在逃,为了迷惑视线,应该会化装。”

    沈青语气肯定地说道:”他一定会化装!”说着话,低头又看了一眼照片,咧了咧嘴,对谢文东苦笑道:”但是这照片实在太模糊了,根本判断不出来。”

    谢文东点点头,含笑说道:”我的兄弟已经在酒店内外埋伏好了,而且这回也带去了专业的照相设备,只要那个张宇的人出来,就能拍摄出清晰的照片。”

    ”如此当然是最好,只怕他呆在房间里不肯出来。”沈青颇有顾虑地说道。

    ”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说道:”人总是要吃饭的嘛!就算不出来,也是需要有人送餐的嘛!放心吧,机会一定会有的。”

    正如谢文东所说,当日晚间,暗组就把清晰的照片送了回来。

    这回的照片虽然也是偷拍,但相素明显高了许多,而且经过处理和放大,看起来十分清楚。叶凡和沈青也没见过张小波本人,不敢确定照片里的人就一定是张小波乔装打扮的。二人立刻将照片扫描到电脑,直接传回给政治部本部,让北京那边确认。相隔时间不长,北京就传回了消息,经过处理和比较,认为照片里的人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张小波本人,并对谢文东这边的做事神给予了赞赏。

    既然可能性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那基本就不会有错了!叶凡向谢文东提议,马上调动霹雳小组,对‘张宇’实施逮捕。

    谢文东听后,连连摇头,笑道:“张小波只是条小鱼,抓捕他是次要的,关键是要抓捕他背后的大鱼。也就是要和他做交易的外国谍报人员。”

    沈青听完,两眼放光,暗暗点了点头,以前他对谢文东不是很了解。也基本没怎么接触过,但现在看来,他能得到政治部高层的重用不是凭靠运气,而是确实有实力。

    正当沈青暗自琢磨谢文东这个人时,后者转过头来向他问到:“沈组长,现在你的队员还住在军区吗?”

    “是的,谢先生!”沈青急忙点头应是。

    谢文东想了想,摇头说道:“那不妥!军区距离市区太远,调动起来不方便,这样吧,我在市区帮他们安排地方落脚,随时听候调遣!”

    其实,不用霹雳小组,谢文东也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把事情搞定,不过要抓捕的对象是谍报特工,对方很可能拥有q械等武器,其中还是有一定危险性的,现在既然有霹雳小组可以使用,他当然不会让自己的兄弟再去冒险。

    沈青不知道谢文东心里在想什么,倒是觉得他的安排合情合理,连连点头,笑道:“那就有劳谢先生费心了!”

    “呵呵!沈组长客气!”谢文东两眼眯眯,笑得灿烂有真诚。

    将事情定下来之后,谢文动本打算将霹雳小组安排在酒店里,让其与叶凡和沈青二人同住,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太可惜,霹雳小组毕竟是特种部队中的精锐,有许多地方是值得己方兄弟学习和借鉴的,特别是对血杀而言。

    最终,他将霹雳小组安置在文东会所在的据点,并让姜森与之多亲近,尤其是注意他们所携带的装备,只要是有用处,全部纪录下来,己方日后也要配备。

    姜森离开军队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已经不是正规的特种部队出身,这次有机会能接近霹雳小组,他当然不会放过,加上有谢文东的原因,

    他接近霹雳小组也日期方便,不仅将霹雳小组所使用的装备搞清楚了,而且还学得了不少新的知识和经验。这也算是意想不到的。

    接下来的几日,流波和林名集中手下的人力,重点监视他名叫“张宇”的中年人,甚至在他房间的对面和左右各包下一个房间,对他进行

    二十四小组不间断的监视。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张宇一直没和别人接触过,也很少出门,但是又没有任何离开的意思,一天大多数时间都是憋在房间里。

    这样无限期的等下去最是令人烦心,谢文东、叶凡和沈青都有些不耐烦。这时叶凡给谢文东出了个主意,让他去利用警方,在上海各电视

    台以及报纸上刊登张小波的照片,对其进行全面通缉,逼迫他今日与外国的间谍进行交易。

    谢文东仔细琢磨了一番,觉得叶凡的计划可行,随即亲自去了市局,与那位新上人的代理局长会面。

    这位代理局长名叫章宏军,个四十锄头的样子,见面之后,他对谢文东、叶凡、沈青这些政治部的官员都十分客气,又是握手又是问号,

    罗佐之后,谢文东直接说明来意,让他在各大传媒刊登通缉张小波的告示,章宏军已经接到北京那边的指示,让他无条件听从谢文东的意见。

    章宏军没有犹豫,立刻答应下来,说道:“这没问题!谢先生要我什么时间去办?”

    “当然是越快越好了。”谢文东笑道:“最后就是今天。”

    “好!我马上就安排人去做。”说着话,章宏军哈哈一笑,说道:“如此小事,谢先生何必亲自跑来一趟,只需打个电话就好了嘛!”

    谢文东笑眯眯地柔声说道:“我是怕我在电话里指挥不动章局长你啊!”

    听闻这话,章宏军脸色顿变,满面尴尬地看了看齐齐大皱眉头的叶凡和沈青二人,急忙说道:“谢先生这是哪的话?!别说我已经得到上级

    的批示,就算是没有得到,你来令我做事,我也不会不听的。”

    现在政治部下正在审查公安部的高层,章宏军此时几乎是一看到政治部的人腿肚子就转筋,何况这次下派到上海的政治部人员肯定不简单,

    回到北京,若是说他一个不好,自己这个代理局长恐怕也就不用做了。

    谢文东淡然地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反倒是叶凡嘿嘿怪笑一声,说道:“章局长,我们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不过,你要是给我们麻烦,明中使坏拖后腿,哼哼,那你以后的日子

    一定会很难过。”别看叶凡对谢文东客客气气的,但在旁人面前可一点不留情面。政治部出身的人,见官司大三级,不管职位大小,可一个比

    一个的枉妄,叶凡也不例外。

    “拖我们的后腿?”沈青站身形,拍了拍腰间的配qiang,冷声说道:“那除非是有人不想不活了!”

    咕噜!章宏军两腿一软,茶点从椅子上出溜下来,看着面前这三位,暗暗咽了吐沫,边擦着额头的虚汗边连声说道:“是、是、是!不敢

    ,不敢!叶中尉太会开玩笑了,我怎么会拖后腿呢,对付这种国家的叛徒,我……我协助还来不及呢!”

    “最好如此!”谢文东双手扶膝,站立身形,再次叮嘱道:“章局长的动作要快,在今天晚间的新闻前后我就要看到通缉告示!没有其他

    的事了!我们告辞!”说完话,他背着双手,两眼弯弯,慢悠悠地含笑走出局长办公室,叶凡和沈青深深看了一言章宏军,随后也跟了出来。

    谢文东亲自来找章宏军,是一为了交代此事,更主要的一点是来给他下马威的,让他不仅现在要听自己的,就算等将来张小波事情完了,

    他也要继续听自己的安排,好能全力协助他去对付南洪门。

    谢文东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为自己创造有利条件的机会。

    出了警局,坐上汽车,叶凡疑问道:“谢少尉,这个局长敢不配合我们的工作吗?如果是这样,我现在就给总部那边打电话,想办法公安

    部撤掉这个局长!”

    谢文东笑呵呵地摆摆手,说道:“不用!我只是告诫他一下,以防万一嘛!”现在好不容易碰伤一个软骨头的局长,谢文东可不希望把他

    撤换掉。

    “哦!”听完这话,叶凡才放下心来,耸肩说道“量他也不敢!”

    谢文东和叶凡、沈青这一趟没有白来,确实给章宏军造成很大的压力和威慑,当天晚间,在上海电视台转播中央新闻的黄金时间段,播出

    了张小波的通缉告示以及他的照片。(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