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以六十多人去打几百人,本身就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死掉的兄弟虽然只有五名,但伤者却过半数,姜森心里在流血,但是并未说出口。在他看来,自己是血杀的负责人,有损失,自然也是由自己去想办法弥补,没必要让东哥跟着担忧。 ,。

    死了五名兄弟……哎!谢文东幽幽哀叹,慢慢闭上眼睛,他对血杀的感情是十分深厚的,多少次以身涉险的时候,是血杀兄弟们保护在他的左右,多少身陷危难的时候,又是血杀兄弟们拼死将他救出囫囵,这一次就是如此。每个血杀成员,在他眼中都是用多少钱都换不回来的无价之宝。过了好半晌,他才深深吸了口气,调整一番自己的情绪,缓缓问道:“南洪门据点那边的情况都已稳定了吗?”

    “是的,东哥!”姜森精神一振,正色说道:“不过老雷的伤势很重,直到现在还在抢救,三眼哥留在据点那边正在做布置和安排,他怕南洪门随

    时会反攻回来,不敢轻易离开,所以不能过来探望东哥,还请东哥见谅!”

    谢文东理解地点点头,沉吟片刻,目光一偏,看向另一旁的张一,苦笑着说道:“阿一,看起来我当初真应该听你的话啊!”

    南洪门预料到谢文东可能会去进攻白家势力附近的据点,事先已做了周密的安排,在其周围埋伏下重兵,谢文东和孟旬的意见一致,都认为即便南洪门有安排也应该去强打,但是张一出言反对,认为这么做的风险太高,结果据点是成功打下来了,可伤亡的兄弟却不计其数,连带着东心雷身负重伤,血杀伤亡惨重,而谢文东这个老大也险些死于南洪门之手,为了一处据点,付出的损失如此之大,冒的风险如此之高,现在想想,实在得不偿失,当初张一的提议不是没有道理。

    听了他的话,张一心中十分受用,连忙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们这次毕竟打下了一处南洪门的据点,根基更加

    稳固,日后也有了和南洪门分庭抗礼的实力,这对我们还是极为重要的,东哥冒险强攻,也是值得的。”

    谢文东苦笑,过了一会儿,恍然又想起什么,问道:“那个叫刘华的夜总会老板呢?”

    张一答道:“还在医院!”张一和孟旬都是绝顶聪明的人,不可能那么轻易的把刘华放走,万一他说的是谎话,故意来欺骗已方怎么办?

    谢文东说道:“重赏此人!”说完话,他疲惫地闭上眼睛,昏昏沉沉地又睡过去。

    这一战,北洪门伤亡的人员多。南洪门那边也不少,双方的实力都随之大受影响,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双方皆都安稳下来,不敢再轻易挑起争端。黑道上弥漫的硝烟似乎也随之变淡了许多。

    这时候,那些夹在南北洪门两大社团之间的小帮派们的立场又开始生了动摇。大帮之争,最累的可能就属他们这些没有实力的笑社团,左右摇摆不定,见谁占优势就倾向于谁,现在被洪门又打下南洪门一处据点,他们随即也将注意力集中过来,纷纷向北洪门示好。

    三日后,谢文东恢复了许多。其实他受的伤虽然多但并不麻烦,有防弹衣护体,伤口多在四肢,未伤及要害,当时之所以严重,是因为失血过多造成的。不过现在他是彻底不能下地行走了,至少在他腿上的刀口没有完全愈合之前是不能的。

    清晨,他半卧在病床,腿上放着报纸,由于手臂又伤,活动不便,坐在一旁的灵敏不时帮他翻动,时不时的还将装有鲜奶的杯子涕到他嘴边,喂他饮用。见他看完一页,不用等他开口,灵敏己机灵地帮他翻到下一页。

    谢文东大致扫了一眼,兴趣缺缺,嘟嚷道:“这页没意思,传达什么什么大会精神,净是些不着边际的虚话。”

    灵敏一笑,又下翻了一页。

    “这页也没意思,食品安全,看了即揪心又闹心。”

    “……”灵敏再翻一页。

    谢文东扭头看看她,忍不住咧嘴笑了,说道:“有时候受些伤也是很不错的!”

    灵敏面露疑色,不解地看着他。

    谢文东笑道:“要知道,可不是谁都有机会能让灵大美从来亲自伺候的。我这也是第一次啊!”

    见他都伤成这样还有心情开玩笑,灵敏哑然失笑,耸肩说道:“等会我去帮东哥找个专业的医护人员吧!”闻言,谢文东的表情苦下来,向报纸弩弩嘴,故意有气无力地说道:“下一页。”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灵敏急忙站起身形,走到门口,将房门拉开一看,来者是名已方的兄弟。她低声问道:“什么事?”

    “灵姐,白紫衣来了,要见东哥!”

    “哦!”灵敏点点头,说道:“你稍等一下。”说着,她转回身,对谢文东说道:“东哥,白紫衣要见你!”

    谢文东摊摊包扎着厚厚纱布的双手,说道:“他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见我,而是向我要地盘的。”说着,他笑道:“让他进来吧!”

    “是!”

    那小弟答应一声,快步跑开了。

    时间不长,白紫衣从外面走了近来,另外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位,一位年轻漂亮的女郎,他的妹妹白燕。白家的人都可算是一表人才,白紫衣为人不怎么样,但相貌英俊帅气,而白燕的容貌也是千里挑一的,两人站在一起,让人看起来倍觉养眼。

    “白兄,请坐、请坐!”谢文东坐在病床上,笑呵呵地晃晃胳膊。

    看他这副样子,白紫衣倒是没什么,装模作样地露出一脸的关切之色,而白燕先是一愣,随后扑哧一声,忍不住笑了,又是好奇又感好笑地说道:“你……怎么伤成这副模样了,哈哈……真有意思!”

    看她笑得花枝乱颤,谢文东满面的无奈,而灵敏站在一旁,两眼几乎要喷出火来。

    白紫衣在心里气得直咬牙,转回过头来,狠狠瞪了一眼白燕。

    见其兄长的眼睛里射出快要杀人的目光,白燕总算是识趣地收住笑声,但嘴里却嘟囔道:“有什么了不起的。”她这话也不知道是在说白紫衣还是在说谢文东。

    “小妹,你……”

    看得出来,白紫衣是真要火了,谢文东摇一笑,说道:“*少不更事,白兄不要计较!”

    “哎呀,谢兄弟,我这个小妹实在是被我宠坏了……”

    不等他说完,白燕在后面没好气地嘀咕道:“你才少不更事呢!我年纪都比你大了!”

    白紫衣暗叹一声,当着谢文东的面,教训她也不是,不教训也不是,一张帅气的白面憋得通红。好在谢文东及时岔开话头,笑问道:“白兄不来,我还想派人去找你的,这次成功的打下南洪门的据点,多亏白兄大力相助,同时也给白兄带来很大的损失,我心中十分的过意不去啊!”

    “哼!”听了这话,白燕重重的哼了一声。

    她是喜欢向问天的,本来对谢文东也没有什么坏印象,但是随着南北洪门争斗的加剧,谢文东和向问天的矛盾全面爆,她对谢文东的感觉也越来越厌恶,甚至觉得其兄白紫衣与向问天的交恶也是受了谢文东的挑拨,现在,她想见向问天一面都变得很困难,她把这一切都归罪在谢文东身上。

    对这个妹妹没有办法,白紫衣只能对她的捣乱比耳不闻,对谢文东笑道:“谢先生太客气了,我们是合作的伙伴嘛,我不帮你又去帮谁呢?”

    “呵呵!”谢文东悠然轻笑,说道:“能听到白兄这么说,实在令我感动。”顿了一下,他切入正题,似随意地说道:“这次我们打下南洪门不少的地盘,其中的场子至少有三十多家,不知白兄对此有没有兴趣?”

    有!白紫衣在心里急呼了一声,他这次也正事为此事而来,心里急,不过嘴上当然不会这么说,他呵呵一笑,说道:“场子嘛,当然是多多益善了,我的场子多,势力就大,实力就强,对谢兄弟的帮助也就越多。当然,我一切都听谢兄弟安排。”

    谢文东暗暗点头,白紫衣能力不怎么样,单说起场面话来,却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他悠悠笑道:“白兄对我有帮助,我当然不会忘记你的好处。那三十多家场子,日后就归白兄你去管理和照顾了!”

    听闻这话,白紫衣精神大振,急忙从椅子上站起身,连客气都没客气,似乎生怕谢文东反悔似的,满面笑容地说道:“多谢谢兄弟!“

    谢文东淡然地点点头,又晃了晃胳膊,示意白紫衣坐下,正色问道:”白兄这次损失不少兄弟吧?现在又多了这许多的场子,白兄应该尽早的召集人手,以备不时之需啊!“

    “是、是、是!谢兄弟提醒得对!”白紫衣连连点头,含笑说道:“对于此事,这两天我已经抓紧去办了。只要有钱,人还不是有得是嘛,我相信用不上几天,不仅能把损失的那些人员补充上,而且还能比以前多出三、四成。”

    “恩!如此最好!”在谢文东看来,白家这些炮灰人员还是有些利用价值的。

    “对了,谢兄弟,我还有件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