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谢文东放下血迹斑斑的烟灰缸,象没事人似的,弹了弹烟灰,脸上依然带着微笑,既未增一分,也未减一分。 ,。

    他突下杀手,别说一旁的方紫依傻了,连同东心雷等洪门众人和青帮弟子也都傻眼了,谁都没想到,谢文东谈笑之间竟然将青年至于死地。

    好半晌,青帮弟子中不知是谁尖叫一声,接着,三十多号汉子,齐刷刷将手伸到衣下,准备操家伙。

    东心雷和金眼等人动作更快,肩膀一晃,纷纷掏出枪来,只要对方敢妄动一下,他们会让子弹在第一时间打穿对方的心脏。

    正在这时,谢文东柔声淡然道:“今天,谁要是敢动刀动枪,就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他说话声不大,但足够在场每一个人听得清清楚楚,特别是当他那双精光四射的眼睛环视众人时,好象一把刀子在人们脸上划过,所有人皆倒吸一口冷气,心底最深处忍不住为之一寒,三十多名青帮大汉,竟没有一人敢把手从衣下掏出来,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大哥血流如柱的躺在地上,身子有一下没一下的不规则抽搐着。

    “谢……谢先生,你杀……杀了他……”方紫依脸色煞白,头根麻,她想不到眼前这个斯文清秀、笑容可拘的青年人,下手如何狠毒,她结结巴巴的一时也不知道说好。

    谢文东笑眯眯道:“做人,最重要是有自知之明,量力而行,明白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如果连这个道理都不懂,丧命是迟早的事情。”

    看着喜怒无形于色的谢文东,方紫依激灵灵打个冷战,脚底升起一股寒气,直逼梢。

    谢文东继续道:“我希望青龙影业立刻在t市彻底消失,不然,”说着,他瞄了眼地上的青年,语气一变,冷若冰霜道:“我不敢保证你是否会象他一样,虽然我不喜欢对女人动武,但不代表我不会那样做。”

    方紫依听完这话,汗如雨下,一个字都未说出来。在谢文东冷如冰霜的眼神中,她能看出来,他并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在夸大其词,好一会,她颤声说道:“我一个人做不了主,我要向总部……”

    不等她说完,谢文东打断道:“我不管你向谁去汇报,那是你的问题,总之,我要看到结果,如果结果我不满意,那么,对不起,我只能对你不客气!”

    方紫依低头沉默。

    谢文东冷笑,拿出手机,拨打电话,时间不长,电话接通,他简单地说了两个字:“干活!”

    另一边,任长风接到谢文东的命令,嘴角一挑,脸上露出笑容。

    此时,他早已经把电影城附近的警卫数量摸清楚。在前门,有四名警卫,后门有两名,另外还有六名警卫分成三组,在影城内巡视。总共只有十二人,对任长风来说,解决这些保安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迅给手下人做了分工,谁收拾前门保安,谁负责后门,一切都分清楚后,他看看时间,快到十点半,感觉差不多了,向手下人挥挥手,不用说话,二十多名洪门大汉快分散开来,消失在夜幕中。

    t市的治安不错,因为有洪门在,基本没有其他的黑社会,加上以前洪门未来捣过乱,所以电影城一向很太平,值班的保安也是无所事事,或许平静的日子过久了,渐渐失去警惕心理,前门四名保安此时正坐在警卫室里打扑克,当任长风和两名洪门兄弟出现在监视屏幕中时,四人根本没有看到。

    直到任长风敲房门,四名保安才同是一愣,相互看看,其中一名年岁较大的抬头看看钟表,奇怪道:“老李他们这么快就回来了吗?还没有到点呢!”

    “妈的!”另一名保安骂骂咧咧道:“他还不是着急玩回来想把刚才输的钱赢回去!这个小气鬼!”

    “唉!”最年轻的保安叹口气,无奈地放下扑克,起身去开门。

    刚把门打开,看着外面站着三名陌生人,为的一人二十多岁,长得浓眉大眼,相貌俊朗,一身黑衣,隐隐透出一股傲意和杀气。他微微一愣,问道:“你是谁?”

    “杀你命的人!”任长风向来不是客气的人,下手也从来没有留情过。他话音未落,唐刀在空中已画出一道半月般的光芒,冰冷的刀锋毫无感情地划过保安的喉咙。

    他都已经调查清楚,保安都是青帮的人,对他们,无须客气。

    “哦……”那保安想叫,可是,声音象是塞在嗓子里,无论怎样用力,就是一个字都叫不出来。

    他慢慢转过身,步履踉跄地走到另外三名同伴近前。

    那三人都在关注手中的扑克牌,根本没注意到他的异常,那年岁较大的保安还一个劲地催促道:“快坐下,接着玩!”

    他刚说完,只听嗤的一声,年轻保安的喉咙上先是出现一条血痕,接着,鲜血象喷泉一样射出来,喷在桌子上,扑克上,还有,另外三人的脸上。

    “啊!”那三人反射性地从椅子上站起,用手摸摸脸,低头一看手心,都是血水。

    “妈的!小张,你搞什么鬼……?”年岁较大保安边气愤的大声叫嚷,边抬头看。可是,当他看清楚同伴的样子后,再说不出来一句话。

    年轻保安倒了下去,眼睛瞪得又圆又大,可能,直到他死的时候,他也没想明白究竟生了什么事。

    “啊——”不知过了多久,一名保安惊醒过来,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抓起一旁的电话,还没来得及按号码,突然感觉手中一轻,斜眼一瞧,拿电话的手和电话一起落在地上。

    “啊——”保安这回变成惨叫,手捂着断腕,满地翻滚。任长风上前一步,面无表情地将手中唐刀刺进他的心脏,叫喊声随之停止。

    警卫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下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剩下的两名保安看着任长风三人,大口大口吸着气,身子哆嗦成一团。

    年岁较大的保安还算是见过风浪,他撞着胆子,颤声问道:“你……你是什么人?”

    “呵呵!”任长风笑了,摇头道:“难道,青帮只教会你们问这一句话吗?”

    看到对方脸上的笑容,保安紧张的心情总算缓解一些,咽下一口吐沫,他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对方的目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生怕一句话没说对,引来对方的杀戮。

    其实,任长风根本就没打算放过任何人。他转头对两旁的洪门兄弟扬扬头,说道:“干得干净点!”

    那两名洪门弟子当然明白他的意思,答应一声,分别向两名保安走过去。

    “你们……想干什么?”两名保安意识到不好,脸色苍白无血,满面的汗水,边后退边连连摇手道:“别……别杀我!”

    “哼!”两名大汉纷纷哼了一声,从后腰拔出片刀,窜到两名保安面前,恶狠狠刺了下去。

    警卫室中又响起两声惨叫,然后彻底的安静下来。

    任长风环视一周,说道:“把桌子上的钱,还有他们身上的财物,统统拿走。”

    两名洪门弟子一愣,奇怪地看着他。

    任长风一笑道:“不做点抢劫的假象,别人很容易就怀疑到是我们洪门干的。”

    他虽然傲气凌人,但却相当机敏,有常人无法比拟的地方,不然,也不可能得到谢文东的重用。

    “哦!”两人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不再多话,将桌子上的钱以及从四名保安尸体上翻出的财物全部收到口袋中,然后又在警卫室里乱找了一痛,把能拿走又值钱的东西一起带最走。

    从警卫室出来,任长风给其他人打电话,询问他们那边的情况。事情进展的十分顺利,另外八名保安都在悄然无声中被洪们兄弟解决掉。

    任长风很满意,走到电影城内,把众人聚集到一起,分成四伙,每伙一桶汽油,让他们到电影城四个角去放火。

    他没有忘记谢文东的叮嘱,不敢在电影城中央放火,怕火势不好控制,把整个电影城都烧毁,所以才选了四个角。

    等一切安排妥当后,他带两名兄弟回到影城外的车上,准备‘看戏’。

    最先是影城的东北角开始有浓烟冒出,接着,是西北角,然后,西南和东南也升起火光。

    “呵呵!”任长风坐在车内,仰面轻笑。

    时间不长,四路兄弟纷纷返回,这时,影城四角的火势已越来越大,使影城上空的黑夜被映成红色。

    开车的司机见兄弟们都回来了,怕耽误时间太长,引来警察看到自己这些人在这就不好了。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任大哥,我们可以走了吗?”

    任长风笑呵呵地摆摆手,道:“走吧!”

    司机刚调转车头,任长风突然皱了皱眉头,望着电影城,问旁边的兄弟道:“你看,电影城的火势是不是有些大了?”

    那人一愣,举目一瞧,可不是嘛,整个影城浓烟四起,火苗窜的比四周城墙都高,那哪里是小火,简直就是一片火海。

    他怔怔地点下头,道:“任大哥,火是有点大了……”

    洪門Ω文東メ血殺61172769(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