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酒席,在谢文东与省书记和众兄弟的谈笑风生中结束。酒菜不错,但陈中文这顿饭吃的可谓是难以下咽,在谢文东身边,一直如坐针毡,笑得脸部肌肉都快僵硬了。酒席一结束,他马上起身告辞。谢文东也不留他,而是从怀中掏出一张支票,提笔在上面唰唰写了几笔,递给陈中文,说道:“陈书记,这段时间多谢你对文东会的照顾,回来没带什么礼物,这是小意思,请你收下。” ,。

    “呵呵,文东,你太客气了……”陈中文接过,嘴里逢场作戏地客套几句,可低头一看支票上的金额,他拿支票的手一哆嗦,忙对谢文东道:“文东,这……这太多了吧!”

    “我们是朋友嘛!”谢文东随意地摆摆手,笑呵呵地说道:“我的作风就是有钱大家花。以后,要麻烦陈书记的地方还有很多,当然,只要你对我们好,我也绝不会亏待你,家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陈中文还想客气,象征性地把支票向谢文东手里推了推,然后心安理得地放在自己口袋中。这回他笑了,笑得异常开心,也是整个饭局上,他笑得最自内心的一次。

    谢文东深懂御人之术,萝卜和大棒,两者缺一不可。萝卜是甜头,大棒是威慑,恩威并用,才能将对方治得服服帖帖。

    别过陈中文,谢文东领人回到文东会的总部。

    如今的文东会早非昔日阿蒙,黑白两道的生意都上了轨道,每月收取,只能用天文数字来形容。

    文东会的总部更是华丽,三十三层的新建大厦,产权完全归文东会所有,东兴集团的总部就设在大厦旁边。

    大厦内部设计和酒店相识,进入后,先是大堂,前台有两位漂亮的女郎值班,接待客人。

    谢文东的房间在顶层,面积过五百坪,装修得金碧辉煌,即使与总统套房比起来,丝毫不逊色。

    带他参观时,三眼说道:“东哥,这房间就是为你准备的,一直以来,谁都没有在这住过。”

    谢文东走了一圈,笑道:“这房间太大了,我一个人,哪能住得了这么大的房子。”

    李爽嘿嘿笑道:“东哥是老大,住的房子当然要最大。”

    三眼白了他一眼,对其他众人道:“我们先走吧,东哥一定也累了。”

    高强、李爽等人听完,皆点点头,虽然心里有许多话想说,但一想谢文东从吉乐岛回到h市,路途奔波劳累,不忍心再打扰他,纷纷向谢文东告辞。

    谢文东挥下手,幽幽道:“大家等一会走。”

    三眼一愣,问道:“东哥,还有什么事吗?”

    谢文东一笑,说道:“张哥,咱们的兄弟无理把人打伤,可最后的处理是不是有些轻了。”

    三眼不以为然道:“只是打伤个不长眼的家伙,没什么了不起的事。”

    谢文东目光一凝,正色道:“我们是黑道,赚的是黑钱,周围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盼着挑你的毛病,抓到把柄就来整你,如果自己不低调一些,行事嚣张跋扈,平日耀武扬威,时日一长,养成习惯,那和其他那些不入流的黑帮有什么区别,张哥,不要忘了以前h市的老大是怎么死的,前车之鉴已经摆在那里,难道,都看不明白吗?”他的话,虽然是对三眼所说,但实际上是对房间中所有人说的。

    三眼语塞,一时无言以对。陈百成见三眼尴尬,忙上前说道:“东哥,我们以后记住了,这事也不能全怪三眼哥,毕竟只是小事,三眼哥每天要处理的大事那么多,难免有忽略的地方……”

    谢文东点点头,说道:“国有国法,帮有帮规!三眼有忽略的地方,难道,执法堂的人都去睡觉了吗?”

    张研江听完一哆嗦。他是执法堂的堂主,文东会的兄弟如果错而不罚,责任当然是他的。

    其实,他是想作出处罚,但是,那几人都是龙堂的兄弟,虽然他有权利直接进行惩罚,但不和三眼说一声,面子上说不过去。

    他找到三眼,把事情一说,后者毫不在意,认为下面的兄弟犯得只是小错误,交点钱出来就可以了,不用体罚。

    张研江也明白,三眼的为人哪里都好,即爽快又义气,但就是护短,听他这么说,张研江也不想太过强硬,把两堂的关系搞僵,转念一想,这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就顺水推舟给三眼一个面子,没处理此事。现在谢文东问起,已点到执法堂头上,他哪还能站得住。张研江看看三眼,现后者也正在看他,两人的目光碰了一下,各自垂下头。这两人,都是文东会的元老,也都是极局实权的人,但此时在谢文东面前,却象两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张研江面红耳赤,小声说道:“东哥,这件事是我的错……”

    不等他说完,谢文东眉毛挑起,道:“当然是你的错。当初设立执法堂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执行帮规,监督兄弟们日常规范的,你倒好,对犯错的兄弟视而不见,那我还要执法堂有什么用?”

    张研江身子一震,面色刷的白了,吓得一句话没敢说。其他的各堂堂主也看出谢文东动了真火,一各个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三眼最清楚事情的原委,是自己护着手下人,没让张研江惩罚,现在把责任都推到人家头上,他也过意不去。他面带难色,说道:“东哥,其实……”

    他一张嘴,谢文东就知道他想说什么,摆手道:“张哥,不要说了。那几个兄弟该怎么惩罚,帮规自有规定,还有,研江玩忽职守,也要按帮规惩处。”说完,挥挥手,示意大家可以离开。

    众人低着头,走出房间,等出来之后,皆长出了口气,互相看看,摇头苦笑。

    三眼把张研江拉到自己身边,苦叹道:“研江,这次害你受罚,我……”

    张研江叹口气,道:“三眼哥,我确实有做错的地方,不怪东哥罚我。”

    李爽、高强、何浩然等一干堂主纷纷上前,好言安慰他。李爽挠挠头,说道:“回去我也该警告下面的兄弟收敛一点,别撞到枪口上。”

    张研江回去之后,让执法堂的人把那几名打人的龙堂兄弟全部抓到执法堂,每人责打二十苔。苔是执法堂自设的体罚工具,几根竹条捆在一起,即柔韧又结实,打在人身上,一下就是一个血痕。二十苔打完之后,那几人已每有一个能站起来的。张研江则自领三十苔,手下人打他的时候,可加了小心。虽然打得噼啪乱响,实际上,用的分量并不大,不过,声势挺吓人,三眼等人在旁观看,也一各个暗暗咧嘴。

    张研江在文东会向来主文,负责出谋划策,平时出去拼杀,根本找不到他,哪里受过这样的苦,三十苔打完,差点昏死过去。

    最后,他是被人抬回自己房间的。

    傍晚,他想不到第一个来看他的,会是谢文东。

    谢文东来时,他正在床上趴着,晚饭没吃,也没胃口吃。听到门响,费力的转过头一看,原来是谢文东,他急忙想从床上爬起,谢文东急步上前,把他拦住,看他背上涂着厚厚一层药膏,皱眉道:“怎么打得这么重。”

    张研江咧嘴一笑,说道:“我是执法堂堂主,如果不让下面兄弟打重一点,怎么避嫌啊!”

    谢文东点点头,感叹道:“我知道,这事不能全怪你,有一部分责任也在三眼身上,但是,我只能责怪你,而不能责怪他,知道为什么吗?”

    张研江苦笑道:“因为,我和三眼哥的职责不同。”

    “没错!”谢文东在床边坐下,说道:“三眼的错是护短,这是他一贯的老毛病,而你的错是失责。现在帮会虽然强大了,有了骄傲的本钱,但是不代表我们已经无敌了,如果下面的兄弟都变得仗势欺人,惹得怨声载道,我们离灭亡的日子也不久了。记住,我们的身份毕竟是黑道,毕竟是见不得光的,惹人关注,最后,吃亏的还是我们自己。”

    张研江是聪明人,一点就透,等谢文东说完,随即说道:“东哥,我明白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谢文东含笑点头,道:“多休息,把伤养好,文东会不能没有执法堂,就象我身边不能没有你一样。”

    张研江心中一荡,别过头去,偷偷拭掉眼中的泪花。

    他虽然被谢文东惩罚,心里却毫无怨言,认为自己确实改罚。这正是谢文东的御人之道。

    第二天,三眼找到谢文东,提出文东会外扩的事。他希望文东会的势力能延伸到内蒙古,毕竟那里没有洪门也没有青帮的势力存在,打起来不会费劲。

    谢文东并不反对,既然有利于帮会展,如果不去做,就是自己的损失。

    文东会自从统一东北的黑道之后,势力一直在向内蒙古渗透,只是规模不大,又极其低调,未和当地的黑帮生过矛盾。但渗透和大举入侵是两回事,如果不弄清楚当地的情况,很容易受挫。

    三眼一直负责这方面的事,对其状况也比较了解。

    内蒙古地广人稀,当地的黑帮和其他地方不一样,非常彪捍,手中大多都有重武器,有些黑帮甚至在草原上建了自己的根据地,周围布有雷区,别说警察,即使军队过去想打下来都不容易,而且地势隐蔽,不容易被现。

    当地黑帮和三眼接触最多的是‘草原狼’。‘草原狼’是新兴起的帮会,没有家底和背景,成员也比较年轻,但却是一批亡命徒。他们在文东会手里买过几次军火,双方关系不错。

    谢文东听到这,眼睛一亮,笑道:“草原狼不错,可以利用。”

    三眼一愣,问道:“东哥的意思是……?”

    谢文东笑道:“扶植个听话的傀儡,比我们直接入侵的效果要好。”

    三眼恍然大悟,接着,又担忧道:“只怕,让他们坐大之后,可能会不受我们的控制。”

    谢文东呵呵而笑,淡然的悠悠说道:“那就看谁的头脑更聪明,谁的手段更厉害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