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劲歌香江

第九百二十二章 真的男人

    曾华蒨在楼下等了半天,最后见到苏菲.玛索提着行李走了下来,哪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连忙打开车门跑过去帮她把行李拎上了。

    “好了,别生气了,为了男人不值得。”她劝说道,“等下我帮你搞个睡衣派对,我们喝一点红酒,醉了就睡,明天就把他忘了。”

    “恩。”苏菲.玛索点了点头,和曾华蒨一起坐上了车。

    刚要启动,这时候安德烈一边呼喊着苏菲.玛索的名字,一边从公寓里跑了出来。

    曾华蒨一愣,“苏菲,这是你爸么?”她惊讶的问道。

    虽然白人男性不容易显老,但是怎么看安德烈也得四十以上了。而苏菲.玛索今年才二十岁,相差如此之大,曾华蒨自然忍不住要问了。

    苏菲.玛索尴尬的脸一红,她和安德烈相差足有二十六岁。原本她是不在乎的,因为他们两人是两情相悦,年龄根本不是问题。

    不过现在分手之后,被曾华蒨这么一说,想到之前自己竟然和比父亲岁数还要大的男人同居,苏菲.玛索顿时感觉一阵恶心。

    “苏菲,你不要走,不要走~”安德烈张开双手,拦在汽车跟前,苦苦哀求道。

    他现在事业没有了,名气也没有了,就只剩下苏菲.玛索了。

    现在连她都要离自己而去了,这让安德烈怎么能不激动。

    苏菲.玛索看到安德烈现在这幅模样,却不禁感到很可悲。像这样的男人,当初自己怎么会瞎了眼,喜欢上他了呢?!

    想想自己之前还和他上过床,苏菲.玛索感觉更恶心了,忍不住想吐。

    “苏菲。你要不要下车跟他说清楚?”曾华蒨问道。

    “不必了,没什么好说的了。”苏菲.玛索坚定的摇摇头道。

    她一向都不是那种优容寡断的人,当初和公司解约,没有那么多钱,她宁肯举债也要离开公司。光从这件事上,就能看出她的性格是宁折不弯。

    要是安德烈只是淡然的和她说再见。她倒觉得他是一个有性格的人。但是现在他像狗一样趴在一样乞求,苏菲.玛索就觉得他真的是条不值得可怜的可怜虫。

    曾华蒨听她这么说,连忙吩咐了司机。

    司机马上将车灯打开,亮如白昼,把安德烈的眼睛都晃瞎了。

    趁着他用手遮蔽灯光的机会,司机一个倒档退了出去,随后钻进岔道口就跑了。

    等安德烈视力恢复如常,再找车连影儿都找不到了。

    他站在原地,看着汽车离去的方向。一时间悔恨交加,悔不当初。

    ……

    曾华蒨和苏菲.玛索回到酒店,第一时间就打客服电话,叫他们送来冰镇的红酒,还有各色的小吃。然后两个人换上睡衣,一边品着红酒,一边伴着音乐跳舞……

    韩劲和大伙儿吃完宵夜,随后坐车回到了酒店。

    一进房间。就闻到浓厚的酒香气,随后就见曾华蒨和苏菲.玛索两个人穿着睡衣正在客厅里伴着音乐起舞。这两个人都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了。小脸儿都红扑扑的,憨态可掬。见到韩劲进来,都不知道害羞,还冲着他一个劲儿的傻乐。

    韩劲一愣,眼睛不由自主的就放在了两人的躯体上。

    曾华蒨的睡衣还好,粉色吊带短裙。可爱中带着一丝性感。稍微有一点暴露,但还不至于春光乍泄。当然春光全泄也不怕,该看的不该看的,韩劲都早就看光光了。

    但是苏菲.玛索就不同了。她穿的是丝质的半透明睡衣,就像一层轻纱笼罩在她的娇躯上。犹抱琵琶半遮面,此时无声胜有声,朦朦胧胧间更添诱或。

    再加上苏菲.玛索的身材本来就很有料,这下还真是白白便宜韩劲吃了一顿冰激凌,刺激的他鼻血都要喷出来了。

    “阿劲,来呀~”曾华蒨娇笑着喊道,小脸红扑扑的,眼睛都蒙着一层水雾,一看就是没少喝。

    苏菲.玛索全身都要被韩劲看透了,但是她却丝毫不知情,依旧还冲着他傻呵呵的招手。

    韩劲本来就受刺激不小,听曾华蒨这么一喊,再看到苏菲.玛索这幅样子,一时冲动差点儿就真的冲了上去。不过一想到自己这样做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他又连忙刹住了车。

    “好了,好了,你们俩都喝醉了,快去房里休息吧。”韩劲说着,又脱下自己的风衣,盖住了苏菲.玛索的胴体,再看下去他可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犯错误。

    “不要,我们还要喝。”苏菲.玛索喊道。

    “喝,喝,喝,明天再喝~”韩劲说道,知道跟醉酒的人没什么道理好讲的,当下连拉带拽的把她们两人弄进卧室,让她们躺在床上,为她们盖好毛毯,看着她们睡着了,韩劲才又退回客厅,然后自己夸自己道,“这么大的诱或我都抵挡住了,真是男人!”随后他就进次卧休息了。

    不过自己一个人孤单单的躺在床上,想到隔壁就有两位倾国倾城的美女,而且还都已经喝醉酒了,完全任自己予取予求,韩劲的心情就不那么淡定了。

    天人交战,整个人像烙烧饼似的在床上折腾到凌晨三点,最后才不甘心的睡了过去。

    ……

    第二天一早,曾华蒨和苏菲.玛索醒过来后,才惊讶的发现两人竟然睡了同一张床。

    “咦?!怎么是你呀,阿劲呢?”曾华蒨惊讶的问道,本来睡在她身边的一直都是韩劲来着,没想到现在却换成了苏菲.玛索,这可实在是令她太意外了。

    苏菲.玛索摇了摇头,“我怎么会睡在这里的呀?昨晚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头痛得好厉害。”

    “我头也痛的厉害。”曾华蒨皱着眉,按摩着自己的太阳穴道,“啊,我想起来了,昨天我们办睡衣派对,喝了好多红酒嘛。”

    “我也记起来了,我记得喝了不少酒。但是怎么进卧室,怎么上床的,我就不清楚了。”苏菲.玛索也说道。

    “对了,我想起来了,好像是阿劲……”曾华蒨眼睛一亮,随后大吃一惊,“糟了,阿劲该不会把你……”

    “把我怎么样?咦,这是谁的风衣呀?”苏菲.玛索刚想问,忽然从毛毯下面拽出一件风衣道。

    曾华蒨一看,就知道是韩劲的了,当下也就明白他的所作所为了,不禁开心的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