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心底的最深处

    “如果你的心口上曾被狠狠划了一道伤疤,你会怎样处理呢?”他莫名地问了一个这样的问题。

    我心里咯噔一下!是我不小心触及到他内心的痛处了吧,不然他也不会是那种表情。

    每个人都会有一段不愿提及的往事,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不愿触及的回忆变成深深浅浅的伤口,被掩藏在心底的最深处。

    但你不能去触碰,哪怕是不经意的也不可以,因为那些伤口会疼。

    “处理的方法有很多啊,只要不是致命的都可以愈合不是吗!”

    这个问题问的好,我的心口上何止是一道伤疤,这半年多以来,我所经历的痛苦,我想我会铭记一辈子。

    “对!你讲的很有道理!”他点头赞同道。可他还是有所顾及,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内心的伤疤究竟是什么呢?我并不是好奇,只是很想帮他打开心结。

    “我是个思想懒惰的人,不是事事都要追求完美,所以有时候遇到困难我也会轻易的妥协!

    妥协不代表是认输,当你无力改变现实的时候,只能改变自己的心态去适应它。”经历的多了,感触多了,我也能讲出所谓的大道理了。

    “其实我很喜欢那所大学,自然的气息已经与校园融为一体,那儿简朴的农庄和悠然的动物们,浑然天成,美得相得益彰,就是那种富有田园诗意的美!”

    回忆起过去的美好,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光亮。

    也许我更合适做一个倾听者,静静地倾听别人心中的故事,静静地感受别人的喜怒哀乐,自己的情绪也会随之波澜起伏。

    “虽然学院里有酒吧,但我跟几个来自中国的留学生,还是会经常去市中心的酒吧消遣。

    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叫martin的男人,我们只是认识,我对他也没有什么很深的了解,只知道他是当地人,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若说刚才他是在回忆过去的美好,而现在他叙述的事情,则是他内心不想面对的,多次沉默欲言又止。

    除了默默地注视他,我什么也不敢做,怕打扰了他的思路。

    终于,他鼓足了勇气,继续陈述道:“有次我  看书:/网全本kanshu;com 心情不太好,自己去了酒吧,刚巧martin也在。

    那晚我们喝了很多,长那么大,我第一次喝的那么醉,后来怎么回家的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早上,几个同学过来找我,他们发现我房间里多了一个男人有些奇怪,我并没有当回事,只告诉他们是在酒吧里认识的朋友。

    后来我才听说martin是gay,就算知道我也没有在意,因为那与我无关。

    我跟他只是认识,我醉酒后他送我回家,他也喝了不少,所以就在我家里留宿了,就这么简单!”

    说到这里,他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端起水杯连着小泯了几口。我扶了扶他的手臂,微笑地用鼓励的眼神看着他。

    我今天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没有想过他会对我敞开心扉。

    可能他看到我笨拙的样子,早就猜出了我的来意,以他对我的信任才肯跟我讲出他内心隐藏的东西。

    他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深吸了一口气道:“流言蜚语的力量的确很强大。

    特别是中国的留学生,他们不但故意疏远我,还把这件事情传到了国内,我妈知道后直接去英国把我绑了回来。

    最可悲的是,她宁可相信外人也不肯相信我,她根本就不听我的解释,甚至还帮我请了心理医生。她阻止我回英国念书,就算荒废了学业她也不在乎!

    我更没有想到的是,大家竟然对这件事情反应这么强烈!只因为martin在我家过了一夜,我就被大家强迫承认自己是gay!

    后来我不再做任何的解释,反正也不会有人相信我,解释再多也没有用。”

    相煎何太急!来自同一方故土,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念书,本来就不容易,旁观者又何必这样苦苦相逼!

    他若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或许受到的伤害会相对少一些,都知道他是华天未来的接班人,很容易就会成为大家谈论的焦点。

    或许让他最失望的就是吴允芳对他的不信任,身为至亲,连她都怀疑自己的儿子,就更怪不得别人了。

    讲到这里,他的表情好复杂,有撕裂伤口一样的痛苦,也有如释重负般的轻松。

    这是发生在两年前的事情,那时候他才19岁,一个心思细腻、内心敏感的男生,当然承受不了这种压力,所以才会选择逃避!

    生活就是这么残忍,你想逃避也逃避不了。

    身在豪门的人更是如此,周围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你,即使你平时谨言慎行,但稍有差池便有可能被别有用心的人抓住把柄。

    我释然一笑道:“还是那句话,那些个添油加醋的搬弄是非的人,真是让人好气又好笑,较真又不值得,不予理睬,又象踩了狗屎一样腻歪。

    只要你自己不把他们当回事,他们再叫嚣也没有用,都是徒劳无功!”

    “为什么你从一开始就能断定我不是呢?”他认真地看着我,想要一个答案。

    该怎么回答才好呢,我只是认为性取向这个问题,是个人的自由,每个人都有选择恋爱的权利,都是值得尊重的。

    但我不能告诉他,其实开始的时候,我听到别人谈论他后,只是怀疑,并没有真正断定他就不是。

    “是你太敏感了,或许有时候人家会那样说,不过是玩笑话罢了,你又何必当真呢!

    大家又不是小孩子了,都有自己判断力,是非曲直心里都清楚的很!”我满不在乎地道,

    “记得那次在酒店,乱拽一通英文的人是邱然吧,他不是也一样在跟你开这种玩笑吗!所以朋友之间,有时候口无遮拦的开玩笑是很正常的!”

    吴允芳是他的母亲,在他面前我当然无法做出任何的评判,所以我就闭口不谈。

    可在心里我是为秦思政抱不平的,连亲生母亲都不信任他,他不会自暴自弃才怪!

    同样的事情,要是发生在我身上,相信我的爸妈一定会站在我这一边,绝对不会轻信谣言的!

    不管怎么说,我终于了解了他的内心,终于明白了他为何一直都那样忧郁。一切不过是个误会,生活中的误会,总会让人无比的烦恼,但只要误会解开了,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只是我该怎样做才能帮到他呢?暂时我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这还要从长计议!

    回公司的路上,邵世安打来了电话,好像很久都没有跟他联络过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