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罪孽深重

    “你还是省省吧!”我毫不领情,加快了步伐,直冲着停在路边的出租车跑去。

    我知道他会回去陪文诗蓉,所以才会说让小黑送我回家。

    看看停车场里的这些名贵的车辆,就知道里面的聚会非同一般。那是有钱人的聚会,我始终都显得那样格格不入。

    我与他们始终是有着距离的,无论在物质还是在心理上。

    黑暗处,我离开的时候,他还站在那里。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看的出他象是在思考着什么。

    车子渐渐远去,他的人影越来越模糊,直至消失不见,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并不是一无所获,吴允芳也有弱点,而我现在也终于知道了她其中的一个弱点,那就是她的老公!

    秦父在英国隔离治疗的事情,外人是不知道的,特别是华天董事会的人。

    可就算我抓住她这一个弱点,又有什么用!而且这件事情还是秦思政透漏给我的。

    让他对我产生了不该有的想法,我已经是罪孽深重了,他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肯告诉我,我不能再做出伤害他的事情,让自己罪加一等!

    我要先整理一下凌乱的思路,我要改变秦思政对我的看法,要让他把我当作姐姐才行!可我到底该怎样做呢,遇到这样的问题是我始料未及的!

    刚离开雅和没多远,我就看到了一个身形象是秦思彤的女生。

    哥哥的生日,妹妹赶回来庆祝也是很正常的,可她鬼鬼祟祟的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肯定又是偷偷跑会来的。

    这个小丫头整天风风火火的,上次为了帮她,害我手被抓伤了,她非但没有谢我,反而还当我是仇人一样。

    幸好钱医生给我的药效果很好,我的手上没有留下疤痕,否则我可真是出力不讨好!

    吴允芳的家庭真够复杂的,女儿为什么不跟父亲一起回来呢?

    即使父亲生病,作为儿女,为什么不能经常与父亲见面呢?隔离治疗肯定也可以跟家人见面的吧!

    秦父上台致词的时候,神采奕奕的样子,哪里象个病人呢?或者他在英国不是为了治病,而是在搞别的什么东西呢?

    可惜我不是福尔摩斯,  、看书(!网竞技kanshu^com 推理能力也相当的差,猜不出个所以然来。

    从那晚生日宴后,秦思政与我就客气了许多,说的直白一点就是疏远了很多。能躲开的时候他好像就躲开我了,实在躲不开就跟我寒暄两句。

    我能理解他的这种变化,即使再理智的人遇到这种事情,内心也是会挣扎一番的。

    或许他在用这种方式自我保护,免得越陷越深,他在感情方面应该是没什么太多经验的。

    而我现在能做的,也必需要做的就是坦然的面对他,而不是象他一样逃避。

    不把它当回事慢慢的也就过去了,等他心结打开了,自然就会象从前一样,愿意跟我做朋友了。

    在梁经理和钟欣悦的帮助下,我策划了一期活动,所以这段时间经常奔波于各个卖场之间。

    看着日渐上升的销售额,辛苦一点也值得了,忙碌总是让人感到充实。

    “你不就是那个小妖女的姐姐吗!”在卖场忽然被一个女人抓住了胳膊,掐得我生疼。

    是我倒霉吗,才看到秦思彤的身影没多久,就在卖场里遇到了她的死敌,就是上次跟她在大街上打架的那个胖女人。逃不掉了,只能见招拆招了。

    “大姐!好巧啊,你也是来逛街的吧!”我尽量笑得甜一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对她友好一点。

    虽然她曾经弄伤过我,虽然她现在对我横眉竖眼,想要揍我一顿的样子,但这是在卖场,不能影响正常的营业秩序,所以我绝不能跟她在这里起冲突。

    再说,跟她起冲突对我也没有好处,我哪里是她的对手。

    “我正好想找那个小妖女算账呢,快说,她在哪里?”她漠视我的友好,依旧凶巴巴的。

    “大姐!这里人太多说话也不方便,这样好了,我请你喝杯茶,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如何!”

    就她的年龄,叫她大姐都不知道我有多委屈,为了先安抚她一下,只能一口一个大姐的叫着。

    “姐姐就是比妹妹有心计,多吃了几年的饭,看来没白吃!”她恶狠狠地瞪着我,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手上一用力,“快说,小妖女现在哪里?”

    强忍着疼痛,我知道拼蛮力根本打不过她,最主要的我根本不会打架。

    上次吃的亏,我还记忆犹新呢,上次算我运气好,没有留下疤痕,可不是每次都会那么幸运的,我可不能再让她弄伤我。

    “找到她我也想教训她一顿啊!你以为只有你在找她吗,我妈说了找到她就先打断她的腿!”我站在她的立场上,模仿着她的口气说。

    “真是太可恨了,怎么会有她这样的妹妹呢,丢人都丢到家了!她从小就顽劣,跟个野孩子一样,她闯的祸我都数不过来了!”

    但愿这话不要传到秦思彤的耳朵里,她本来对我就不算友好,要是听到我这样说她,肯定会恨死我的,没准我就是她下一个敌人!

    “你真的不知道她在哪里?”似乎有了一点效果,她对我的敌视稍轻了些。

    “大姐!我们去喝杯茶,坐下来好好聊聊,共同想个办法才行啊,绝不能再让她继续这样放肆下去了!”我义正言辞地说。

    我的目的就是一定要带她离开这里。

    “最好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样,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还没有完全相信我,但她手上的力道明显轻了很多,也基本上算是同意跟我聊聊了。

    只是我可怜的胳膊还一直疼嗖嗖的,幸好现在不是夏天,不用穿短袖的衣服,否则一定会有大片的淤青暴露在外面。

    其实我平时是很少喝茶的,但她这个年龄的人大多都喜欢喝,所以只能算是投其所好了。

    还好这家卖场旁边就有一家茶座,记得邵世安喝的是冻顶乌龙,我也照着点了一壶。

    上次看到那么精美的茶具手痒,但没有机会自己亲自冲泡,这次终于过了把隐。

    虽然茶具要粗糙的多,我泡茶的技术也很生疏,但这样也足够显示我的诚意了,给年纪大的人泡茶,也是一种礼貌。

    说她年纪大,只能在心里,嘴上还是要喊她大姐的。

    哪个女人不爱美呢,谁也不喜欢被别人叫老了。上次就看出她也算是有身份的人,这次看她拿的lv的挎包,就能确定我的判断是准确的。

    “大姐!你先喝杯茶消消气!”我端了茶放到她面前,可能她也真的口渴了,毫不客气的一口喝了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