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他只是把我当朋友

    但是,秦思政居然很配合的拉起我的手跟我一起切蛋糕,这让我感到很意外。

    兴许是对这样的场面他早就司空见惯了,所以懂得如何控制局面,知道不能在这个时候冷了场,权当是逢场作戏而已。

    一定又是吴允芳安排的,这样做,既不用正式介绍我给大家认识,也变相的让在场的人看到,秦思政身边是有女人的。

    事后要是有人问起,她还可以推得一干二净!

    这次拉手与我们在大马一起逛街的时候是不同的,那时候我以为他只是把我当朋友,当姐姐,所以我是很坦然的。

    可今晚,即使他表面掩饰的再好,我也知道他的内心其实跟我一样是风起云涌的!

    秦思政是今晚的主角,他肯定没有办法送我,梁经理倒是好心的跟了出来。

    现在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所以一直在婉言拒绝:“梁经理!这次宴会这么重要,少了你怎么行呢,你赶紧回去应酬吧,这里打车很方便,我自己没有问题的!”

    “也好!你自己一个人要注意安全!”他只是客套了两句,没有再坚持。

    他怎么可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呢,肯定想留下来,借此多结交一些社会名流和知名人士。

    “谢谢你!”我头也不回地冲进了电梯,按下了按钮,电梯的门马上就要关上的时候,又重新打开了。

    我立刻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没错,进来的人就是邵宗耀!他阴沉着个脸瞪了我一眼,好像我欠他的一样,我低头回避了他的目光。

    怎么没有看到文诗蓉的身影,他一个人跑出来做什么。

    电梯里只有我和他两个人,我们就这样沉默着,狭小的空间让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慌感。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幸好这种恐慌只维持了几秒,电梯门就重新打开了。

    邵宗耀不由分说拉起我的手就往外走,我没有挣扎任由他拉着,我不想在华天的地盘上闹笑话。

    他走的很快,我几乎是小跑着跟在后面。这样的情形以前就有过,就是那次我与邵世安在茶楼见面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拉着我走。

    当时我竟然头脑有点发昏了,都没有想过,  看书;、网’‘灵异kanshu,com 如果被认识我的人看到,我跟弘丰的总裁拉着手一起走会是什么后果。

    这一刻,只感觉他象是在帮我,想带我赶紧离开这个让人窒息的地方!

    不过,这都是我个人的想法而已,他怎么可能会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他怎么可能会帮我呢!

    才出了雅和的大门,在一处相对隐蔽的地方,他用力一甩,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他眼睛微眯,恶毒地说:“叶琳!我看你给老爷子当眼线是假,想要勾引秦思政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

    就在刚才我还以为他是要帮我,现在又说出这么伤人的话。

    我在他眼里永远都是一个不堪的女人,即使他知道那天是我的第一次,也没有改变他对我的看法。

    反正我不是勾引他老爷子,就是勾引秦思政,总之我就是长着一副勾引人的样子,让他怎么看都感觉我无时无刻不在勾引着别人!

    总之我做什么事情,都是目的不纯的!

    就算我来这座城市就是目的不纯的,也轮不到他来对我指手划脚。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去招惹他,虽然一开始我是打算要跟他合作的。现在看来,幸好当时他在国外,不然他指定认为我是去勾引他的!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我稳住身体倔强地看着他,冷笑道。

    “现在不是在你的弘丰,别忘了这里是华天的地盘!想谈公事呢,这里恐怕不太合适,难道你就不想避嫌吗!”

    “我以前找你也都是谈公事的吗!”他看上去非常气愤,象是又被我激怒了,眉头一皱讽刺道,“你也不过是个见异思迁的女人!”

    什么见异思迁,简直是神经病!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我勾引谁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凭什么管我,凭什么这样说我!

    “邵宗耀!你倒是提醒了我,以后若是因为私事找我呢,我可是要加钱的!”

    本来我心里就够乱够烦躁的了,他这人净喜欢火上浇油,我的口气非常地不耐烦,“你以为自己就很高尚吗,还不是一样喜新厌旧!”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难道我揭了他的短了,他眼睛里迸发着怒火,怒不可遏!是他自找的,我本来心里就烦的要命,谁让他来招惹我的。

    饶是在华天的地盘上他也不能太放肆,竭力压抑着怒火道:“两人共执一刀,玩切蛋糕的游戏很浪漫,很过瘾是吧!

    真没看出你竟然有这么大的魅力,让一向不近女色的秦大少爷对你都一往情深!”

    不近女色的秦大少爷,他表达的再含蓄,我也能听的出他对秦思政的成见。

    人家不近女色就被怀疑有性取向问题,他们这些风流成性的浪子才是正常的,这是什么歪理!

    我不想跟他在这里废话,越过他身边,没好气地丢下一句:“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宴会上有那么多优秀的男人,把那么漂亮的女朋友一个人丢在那里,你也放心!”

    他一把抓住我的胳膊,犹豫了一下,终于语气复杂地道:“我带文诗蓉一起来,你好像很不高兴!”

    “我为什么不高兴!”简直是神经病,他带谁来和我有什么关系。

    “邵宗耀!你们来为秦思政庆生,就是秦思政的客人,只要他欢迎你们就行了,我一个外人管你们的闲事做什么!”

    我用力甩开他的手,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懒得搭理他,一秒也不想在这里停留。

    我只是个外人,只是被吴允芳拿来利用的外人罢了,最可气的是,我竟然心甘情愿地被她一再的利用!

    “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吃醋吗!”他在我身后冷不丁地冒出这样一句话,我立刻感到头皮发麻。

    这么暧昧的词语,用在我身上合适吗,简直是不可思议!谁想他又酸溜溜地说,“你跟秦思政不是也很亲密吗!”

    今晚所有的人都不正常了,包括我自己!他竟然理解为我在吃醋,简直是有病!

    我竟然跟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一起切了蛋糕,扮演了情人的角色!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龌龊!

    “你的理解能力不是一般的差!”我掩饰着内心的慌乱,装作不以为然地说,“你是在开玩笑吧,我想跟谁亲密还要先跟你打声招呼吗!”

    “就知道你不会承认的!”他的脸上挂着狡黠的笑容,见我不再继续跟他理论,只是自顾的往前走,又补充道,“等一下!我让小黑送你回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