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随便的女人

    在他眼里,我是个坏女人,我若关心他,会不会又说我勾引他,或者说我是虚情假意呢。

    就这样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医院,是的,我不敢回头,我心虚,因为他吻过我。

    坐上出租车,我莫名其妙的想要流泪。可能对于他来说,可以随便吻任何一个女人,那都很正常。

    没错,他只是把我当作一个很随便的女人来吻的,所以我也根本不用在意

    每次遇到他,或是通电话,我都是发几句狠,徒个痛快。

    真的恨他吗,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虽然是他把我陷入了这样尴尬的境地。

    人有时候很奇怪不是吗,连自己的内心都搞不懂到底在想什么,又怎敢指望去了解别人。

    短信,又是该死的短信,邵宗耀一定是疯了,每天一条短信提醒我擦药。

    是他教育我一定要按照医生的叮嘱来保养,医生明明说要等伤口痊愈后,才可以擦这种药,他却现在让我擦,真怀疑他是故意要陷害我。

    因为手上的伤,我没有再去梦巴黎,反正原来的钢琴师也回来了,我也不需要再去了。

    不知道秦思政有没有找到妹妹,告诉他妹妹受伤的消息后,这几天我们就再没联络过。

    手背上那三条硬硬的结痂,让人看了很不舒服。有几次我都有想撕掉它的冲动,但是为了不留下疤痕,我只能忍着。

    我跟所有人解释为,是让猫抓的,然后他们都提醒我,要去打狂犬疫苗。

    现在想想,那个胖女人的确跟只疯狗没什么两样,要是再遇到她,一定要向她讨回公道。

    赵修伟做为新人,文案被采用,在他认为是值得庆幸的事,他比我早进华天没多长时间。

    为了感谢大家对他的照顾,他决定要请大家吃顿饭。晚上虽不用再去梦巴黎,碍着我的手,也不想参加,但他的热情让我实在不好回绝。

    吃完晚饭又去了ktv,一套程序走下来,已经接近午夜。

    他们大多都已喝的醉醺醺了,而我是滴酒未沾,我的手就是我最好的理由,为了不留下疤痕,我不可以沾酒。

    大家都已纷纷离去的时候,我的手机上显示了秦思政  看书[!>网仙侠kanshu<com 的号码。这么晚了,他一定是有要急的事情,我急忙接了起来。

    打电话给我的人,并不是秦思政,而是酒吧的服务生。

    秦思政已经醉到不省人事,服务生让他叫家人去接他的时候,他翻出了我的号码,所以服务生,就把我当成了他的家人。

    我直接打车去了酒吧,可能在潜意识里,我已经把他当做是家人了,他有什么事情,我理所当然要帮他。

    看到他瘫软在桌子上狼狈的样子,真想教训他一顿,自己家的酒店不去,跑到人家的地盘上喝个烂醉。

    转而,又有点同情他,或许对他来说,在人家的地盘上,更容易做回真实的自己。

    他那辆白色的兰博基尼,就停在酒吧门口,我认识他的车。让服务生帮忙把他扶上车,我拿了他的车钥匙,准备送他回家。

    车子还没发动,我又犹豫了,他是跟父母一起住,还是单独有自己的住所呢,这些都是我所不了解的。

    无奈只好用力晃了晃他,想从他口中知道答案。可无论我怎么问,他只是嘟嘟囔囔地说着,不要回家。

    没有心思去想,他为什么不愿意回家,我要找个地方先把他安顿下,总不能让他在车里过一夜吧。

    去我家肯定是不方便的,我直接把他送去了酒店,反正他有金卡,金卡是我在他的钱包里找到的。

    光是闻着他身上浓重的酒气,我都感觉自己快要醉了,可以想象他到底是喝了多少。

    一向都是干净到一尘不染的人,喝醉以后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了,酒可真不是个好东西。

    我找来男服务生,帮他换了睡衣,换下来的衣服,顺便让服务生拿去干洗了。高档酒店,就是有它的好处,这都是他们服务范围内的。

    再说,他那么爱干净,穿那种衣服,一定出不了门的。

    一切都安顿好以后,我也有点累了,准备回家休息。就在我准备要离开的时候,他却喊着要喝水,我又去帮他端水。

    算了,看在他救过我,对我一直很照顾的份上,我也照顾他一回吧。干脆好人做到底,我找来湿毛巾,帮他擦了擦脸和手。

    他的皮肤紧致细腻,这点我们很象,不同的是,我喝醉后脸色会很红,而他却越发的白。

    可能是感觉舒服点了,他很快就进入了睡眠。象一个在学校里无故受了欺负的孩童,即使睡着了,也是一脸的委屈与无辜。

    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他这样烦恼呢,我又开始同情心泛滥了。

    不禁在心里提醒自己,他是在风光霁月下长大的,他才几岁的时候吴允芳的生意就已经做的很好了,所以该被同情的人是自己,而不是他。

    折腾到这么晚,我也懒得回家了,就去客厅的沙发上将就了一晚。

    在沙发上怎么能睡的好,一大早就醒了,去浴室冲了个澡,梳洗了一下。出来的时候,秦思政已经醒了,裸着上身靠在床背上。

    “你……醒了!”我尴尬地冲他一笑。我是穿戴整齐的,不过看他裸着上身,还是有些不自在的。

    他垂下眼睑,同样一脸的尴尬道:“昨晚……”

    还好,服务生的敲门声及时,再继续下去,怕是我要脸红到脖子根了。

    我叮嘱过服务生早上七点送衣服过来,服务生还真是准时。接过衣服,道过谢后,我将衣服提到了秦思政面前:“这是你的衣服!”

    他忽然抬头看了我一会儿,眼神有些复杂,深吸了一口气,极其认真地说:“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你说什么?”我一惊打断了他,但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要对我负责,难道他以为我们……我竟然忍不住想笑,我跟他怎么可能,“喂!你千万不要误会,昨晚你喝醉了,我只是将你送到这里来。”

    “真的吗?”他怀疑地看着我,似乎不太相信我说的话,“为什么是你送我过来,还有我的衣服……”

    “放心了,是我让服务生帮你换的!”我笑着解释道。

    “你在酒吧喝醉了,酒吧服务生打了我的电话,你又不肯回家,我就只好送你来这里了。

    还真是醉到不省人事啊,连自己做过什么都不记得了吗。你衣服上的酒气实在太重了,所以让服务生拿去帮忙干洗了!”

    “哦!对不起!”他脸上微微泛起了两朵红晕,害羞到不敢看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