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别想再靠近我

    “你不要误会,是邵总让我送你去医院!”他赶紧解释道。

    他会有那么好心吗,我不敢相信他。他会不会,把我骗到医院,然后强迫我‘流产’呢。

    一定是我刚才摔倒的时候,他没有发现流产的迹象,所以才会想办法让我去医院做掉。他是铁了心要置我于死地的,不对,是置我所谓的‘孩子’于死地!

    “滚开!别让我再看到你,除非我死了,否则你别想再靠近我!”我语气坚定,声音冰冷,大有破釜沉舟之势。

    我已经找不到什么恶毒的词语,来形容邵宗耀这个人了。曾经还以为,他不至于是个很荒唐的人,看来是自己错了。

    他不荒唐,但比荒唐更可怕,他简直就是个残忍的魔鬼。

    “你不要误会啊,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真的只是想送你去医院!”小黑卖力地解释道,“要是真想伤害你,刚才我就不会救你了!”

    “我不会相信你的,快点滚开!滚!”我再次失声尖叫着,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还好他没有再跟上来,只是远远地站在那里,看着我离开。他肯放我一马,算他还有点良心。

    我不恨他,但也不会感激他,帮邵宗耀做事的人,一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邵宗耀,既然你已经认定了我是个坏女人,那我偏不告诉你真相。我不过是受了点皮外伤,可你,一定寝食难安,昼夜难眠吧!

    这个所谓的‘孩子’,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你一天不知道真相,就会多痛苦一天。

    我感觉自己象是要跟他死拼了一样,不拼个鱼死网破,绝不善罢甘休。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从未跟谁翻过脸,可他却让我有种战斗到底的决心。

    明知道自己跟他斗,不过是鸡蛋碰石头,但我却无法控制自己战斗到底的欲望。

    第二天,才刚起床就接到了邵世安打来的电话,他声音有些不满地道:“我不给你打电话,你就不知道打电话汇报一下最近的情况吗。”

    “不是,我也是昨天才刚得到的消息,还没来得及跟你回报。”我坦白道。

    “董事长好像要去泰国,  ,看书网同人kanshu:com 亲自去洽谈合作的事情,是有关生态园的。不过这只是小道消息,不一定可靠。”

    “嗯!只要你事事留意就好,继续跟进,有什么新的动向,一定要及时通知我。”他对我说。

    “还有件事情!”犹豫再三,我还是决定提醒他注意自己的儿子,“邵总裁,好像对我有一些误会,您能不能……”

    “这件事情我知道,他对你有误会不是更好吗,这样在华天就更不会有人怀疑你!总之,我等你的好消息。”

    他非但不听我的解释,还着实给我泼了一盆冷水。他都知道?他知道的又是些什么,难道他儿子怀疑我怀孕的事情,他都知道吗。

    自己真是太傻了,那是他儿子,他怎么可能允许我说他的不是呢。

    如果他并不十分了解实际的情况,证明他是在袒护他的儿子。如果他真的全部都知道,那就只能说为了达到目的,他可以不择手段。

    邵宗耀总是喜欢半夜打电话骚扰你,而他的父亲总是在一大早,他们父子真是刚好相反。

    邵世安是个风流成性的人吗,为什么我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呢。他每天潜心研究养生,怎么可能会风流成性。或许邵宗耀对自己的父亲,根本一点都不了解。

    其实我伤的并不重,膝盖也只是一点擦伤。伤口处理好后,我穿了深色的丝袜掩盖,没有延误上班。

    晚上去梦巴黎的时候,看到了秦思政,他用眼神跟我打招呼,他就是这样,除了遇到事情,他是不善于语言交流的。

    “你受伤了?”下班后,在换衣间门口遇到他,他忽然问我。他竟然发现我受伤了,我掩饰的极好,整整一天了,他还是第一个发现我受伤的人。

    “不小心摔了一跤,一点小擦伤。”我微笑着对他说。他敏锐的洞察力和心思之细腻,我是真的很佩服。

    “我去门口等你,送你回家。”语气平淡,却让人感觉很温暖。

    他说完便转身先行一步了,消瘦的背影,看上去,也不是那么的弱不禁风,最起码他比我更有能力保护自己。

    本来是想跟他保持距离的,可我也不是铁打的,受伤的时候,也需要关心,需要安慰!

    换好衣服后,我去门口找他,却看到一个女孩在拉扯着他。后来他交给那个女孩一样东西,那个女孩才高兴地跑跳着离开了。

    那个女孩,我确定自己是见过的,她给我留下的印象还是瞒深的。就是在医院里,被医生拒之门外的那个动漫少女。

    “那个女孩跟你很熟吗?”我就是嘴欠,告诉自己不要好奇,不要多管闲事,可还是忍不住问了他。

    “她是我妹妹,怎么你认识她?”他轻声问我。

    他的妹妹不是应该在国外读书吗,会不会是他的堂妹之类的。

    不管是他的哪个妹妹,医院的事情,我还是决定要告诉他。都是他一直在帮我,我也想为他做点什么。

    “我见过她,在医院里,她在跟医生交涉一些事情。”我困难的描述着,这种事情不知道这样解释,他能不能明白。

    “在妇幼保健院,未成年想要去做手术,必须要有家长陪同,她在跟医生交涉手术的事情。”

    “什么手术?”他一愣,吃惊地问我,显然很着急的样子,“能不能具体一点!”

    “事情的具体情况,我也不太了解,但那种医院,如果是未婚先孕的未成年人,要有家长陪同才可以做堕胎手术。”

    他着急,证明那个妹妹对他很重要,我只好硬着头皮告诉了他。跟他讲这些话,实在是有些难为情。

    “我明白了,谢谢你!上车吧!”他泄气道。

    回家的路上,我偷偷瞟了他几眼,他一直神色不安,心事重重。从来没有见过他有这样的表现,他是在担心那个女孩。

    我很想帮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感觉自己有时候真的很没用。

    我下车后,他便急急地发动了车子,我想,他一定是去找那个女孩了。

    妹妹有事情,哥哥理所当然会担心,他真的是一个好哥哥。而我,应该是他的姐姐,但我与他,没有能够成为一家人的缘分。

    秦思政到底是怎样帮我把腕表的事情摆平的,我一直都很好奇,但我没有再问过他,他也没有对我提起过。时间久了,渐渐地我的好奇心就没有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