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505、重获自由

    从叶天被关入地牢,时至今日,已经将近四个月过去了。云痕再一次出现,期间,没有任何人前来探望过叶天。关于外界的消息,他也并不知道。

    当然,韵儿段流冷凝月三人如果能够进入这里,他们肯定是会来的。

    叶天看着云痕渐渐从昏暗甬道中走来的身影,心里知道事情该发生转变了。

    片刻后,云痕来到了叶天的面前,先是仔细打量了叶天一番,随后微微点头,但至始至终却并没有说话。

    “宗主。”叶天在黄天戈和枯槁之人的叫骂声中见了一礼。

    “你可以出去了。”云痕淡淡回道,对辱骂充耳不闻一般。

    听到这句话,黄天戈和枯槁之人似乎比叶天还要高兴,他们不断的对着叶天挤眉弄眼,意思是别忘了给我们报仇。

    叶天冲着他们眨了眨眼,然后将视线转回到云痕身上,道:“那封书信?”

    “是有人伪造。”云痕说道。

    随后,他伸出手来,掌中白光莹莹抚上了巨大的神铁锁头。

    在咔咔声中,那连雷电之力都受的住的巨锁自行打开,牢门也自动敞开。

    叶天深吸一口气,走了出来,然后在云痕的目光注视下,毫不避讳的对着黄天戈二人鞠了一躬。

    “两位前辈,我一定会竭尽全力让你们重获自由。”

    这句话是当着云痕的面说的,而且叶天的语气十分坚定,没有任何虚伪做作之感,足可见发自内心。

    云痕不由多看了叶天两眼,黄天戈二人则是对着他猛眨眼睛,生怕因为这一句话,叶天会遭到不测。

    对于两人的忧虑,叶天并没有选择回避,而是很真挚的和他们对视,片刻之后,方才收回目光。

    “走吧。”云痕缓缓说道。

    “两位前辈保重。”叶天最后拱了拱手,随着云痕离开了地牢。

    经过倾斜的长长的甬道,在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两人终于重新出现在地面之上。

    一阵刺眼的光芒从天空照射下来,长时间处于昏暗中的叶天很不适应,他微微眯起眼,很久才适应过来。

    “重见青天的感觉如何?”云痕问道,语气中没有任何情绪一般。

    “很好。”叶天点了点头,他现在对云痕做不到像以往那般尊敬,因为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他发觉黄天戈两人都是非常憨厚淳朴之人,而云痕为了雷牢万劫引把他们关在这里数十年,这种做法叶天实在是不敢苟同。

    当然,云痕也许也有自己的难言之隐,不过这些内幕在没有弄清楚之前,叶天对待云痕这个云海宗宗主的看法,不可能还像之前那般。

    “你的胆小不小。”云痕半笑不笑的看着叶天,又道:“刚才当着我的面说出那些话,你就不怕我降责与你?”

    叶天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这世间没有值得我害怕的东西,除了我最重视的人。”

    “仅仅因为这个?”云痕又问。

    “不,还有正道,因为我心中有正道,所以我不怕。”叶天悍然与之对视,面对这个神木郡亿万人都要仰视的存在,他全然没有惧色。

    “哦?”云痕似乎来了兴趣,“何为正道?”

    “正道就是做对的事。”叶天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那什么又是对的事呢?”云痕再问。

    这一下,叶天愣住了。是啊,什么才是对的事……

    想了片刻,他仍是没能得到答案。正义一词听起来容易,但若往深处思量,实在是太过模糊。

    为何正义?可能很多人会说除暴安良,以天下为己任。

    但除暴安良中的“暴”又是从何而来。

    杀人放火即为“恶”,可是自古以来,无数的强者在奠定巅峰之路上又有哪个双手没有沾满鲜血呢。

    “叶天,有些事,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所谓正道邪道,不能用以一人之思绪断论的。”云痕负过手去,看向天空的眼中,似有一缕哀伤。

    这种情绪被叶天看在眼中,他有些惊讶。在他的心里,云痕一直是一个从容之极的人物,仿佛就算整个天下崩毁,他也有能力力挽狂澜。

    而此刻,这样的一个人物的眼中,竟然有哀伤流露。这说明,即便强如云痕,也是有着无法左右的事情。

    也许,那些事情已经成为过往,但即便历经岁月长河的冲刷,却依然无法抹去刻在云痕心中的印记。

    这一刻,叶天似乎懂了。虽然在真正意义上,他并没有得知关于云海宗过往秘辛的任何事情,但他却明白了云痕将黄天戈二人关在那里的原因。

    “宗主,雷牢万劫引我已经习成,只是能力所限,催发不出全部威力。”叶天转变了态度,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不再埋怨云痕,而是有一一种敬佩和同情。

    因为他想到了一点,那就是,作为巅峰之人,也许所必须承受的,要远超常人万倍。

    “无妨,以你的天资,十年之内必能大成。”云痕依旧在看着天空。

    “待弟子回去,便把口诀誊抄一份。”叶天说道。

    “不用,这雷牢万劫引是你的福缘。”云痕说道。

    “什么?”叶天一惊,他是聪明人,转瞬便明白过来,原来云痕把他关入地牢,为的竟是帮他!

    “你记住,我在你的身上寄托了太多的希望。”云痕转过身来直视叶天,又道:“还是那句话,如果你让我失望,我一定会亲手灭杀于你。”

    寄托太多希望……

    叶天怔住了,虽然,在之前他就感受到云痕对自己的不同,但那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可是今天,这句话再度从云痕的口中说出,他却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压力。

    那所谓的希望会是什么?难道是……

    “回去吧,他们二人暂时还不能放出来。”云痕说完迈步走去。

    叶天快走两步跟上,他已经不再纠结于这件事情,因为云痕必然有着他自己的考虑。而且,那考虑虽然出自于自己,但却是发自于神木郡更好的安稳。

    “跟着我做什么?”云痕回头问道,此刻他也已经恢复了常态,脸上挂着从容的笑意,让人看上一眼就觉得心头大定。仿佛有他在,任何事情都可以解决。

    “唔……”叶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跟了上来,支支吾吾片刻之后发现也没什么可说的,捎了捎头,道了一礼之后转身离去。

    云痕腾上高空,矗立云端之际,回头看了叶天一眼,眸底神色流转,很有些期冀在内。

    …………

    回到卷云峰,叶天率先来到轩辕长风的住处,此刻轩辕长风正在静坐,不知想着些什么。

    叶天轻轻敲了敲门,道:“师父,我回来了。”

    思绪被打断,轩辕长风便站起身来,道:“回来就好,明日便是阁试,你今天就别到处乱跑了。”

    轩辕长风起初的时候是不知道内情的,后来云痕和他说清之后,他便也不再为叶天而担忧,那对于叶天来说是好事,所以现在叶天回来,他自然也没什么可激动的。

    换句话说,叶天被关入地牢,就相当于进行了一场历练,现在历练完成实力进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而且,他也是很了解叶天,知道这小子很长时间没和朋友相聚,待会儿肯定要开怀畅饮,所以才会嘱咐他明天阁试的事情。

    对于这个小细节,叶天很是感动,轩辕长风之所以要嘱咐他,是因为潜意识想要他在阁试上打败李勋。

    “师父,怎么没见酒孩儿?”叶天笑着问道。

    这个话题,让轩辕长风瞬间沉默了下。

    见状,叶天心头一动,暗道难道自己被关押的期间,酒孩儿出了什么事情不成?亦或是……在窦长老的屠杀之中,酒孩儿已经遇难。

    “如果以后你遇到他,念在同门情分上,三劝回头,三劝无果,勿念旧情,格杀勿论。”

    沉默半晌后,轩辕长风深深吸气,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格杀勿论……”叶天彻底怔住了,随即,他想到了暗夜妖龙的事情。

    “师父,难道他体内的暗夜妖龙之力已经觉醒?”

    轩辕长风点了点头,道:“不止是觉醒……唉,这件事先不要再提了,反正估计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再找到他,不过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

    “是,师父。”叶天郑重点头,他看得出来,轩辕长风说这些话的时候有多纠结,但最后他还是说了出来,这说明这件事情,已经到了几乎无可挽回的地步。

    “师父,我想知道,酒孩儿到底怎么,是不是暗夜妖龙魔性发作,而他又为何要离开云海宗?”叶天压不住内心的疑惑,问道。

    “万兽精魄崩碎那日,你赤龙金血初步觉醒,而他,就是在那个时候不知去向的。”轩辕长风叹了口气,又道:“万兽精魄之中,封印的最强的两道兽魂,便是赤龙和暗夜妖龙,当时宗主没有选择灭杀,而是放了出去,其中赤龙进入你的神识,而那暗夜妖龙精魂……想必已经被酒孩儿收了。”

    听到这席话,叶天心神猛地一震,如今,他终于知道,云痕寄予在自己身上的期望有多重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