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474,希娘子

    碍于轩辕长风和秦扶风的指示,叶天等人并没有选择下山玩乐,只能在云海宗的酒肆中摆了一桌酒席。

    一来,云海宗酒肆虽然比不上神木郡中的大酒肆,但也差不到哪去。二来,这次毕竟是为段流庆祝,若是下山遇到什么摆不平的麻烦,那岂不是得不偿失了。

    冷凝月和韵儿并不知晓叶天和段流下山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问起他们也遮遮掩掩不愿回答,后来索性也就不再问了。

    至于叶天,他每每想起那红衣男子骆轻隐,心头都会没来由的一颤,倒不是害怕,只是觉得,云海宗之内隐藏的事情真是太多且太神秘了,他们外表看似光鲜,什么四大尖峰,什么年轻翘楚,这些被普通弟子津津乐道的东西,实际上在那些隐匿的大人物面前,跟来连屁都不算。

    “段流,你小子是怎么把云令骗到手的?”酒席间,冷凝月笑着问道。

    她也没有恶意,就是开玩笑而已,毕竟在朋友面前也不需要掩饰,说实话,段流拿到云令,这的确是一件很让人意外的事情。

    “什么叫骗,你们真是汪汪汪嘴里吐不出象牙。”段流嘴里塞得满满当当,说话时吐字不清,还偏偏去学狗叫,滑稽之极。

    几人纷纷笑道:“你学的真像,不对,是你叫的真好听。”

    段流也不爱搭理他们,反正这酒喝了小半个时辰,他们就没停止过对自己的“人身攻击”,习惯了,辩解根本没用。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嘴不闲着,段流更不能让嘴闲着,毕竟这满桌子的酒菜花了他二百贡献点呢。

    吃喝正酣,酒肆的门突然被破开,随后一人气势磅礴的走了进来,直接坐到叶天等人的桌上。

    “什么意思?”冷凝月皱眉看了来者一眼,语气很是不悦。

    “没什么意思,段师兄今天荣膺亲传,而且得了云令,师弟我特来恭喜。”说话的是一个十七八岁和叶天一般大的少年,此人皮肤极其白皙,竟和冷凝月都不相上下。

    叶天轻轻放下手中酒杯,这人他认识,也是卷云阁的一个亲传弟子,名叫周希,由于肤色白的过分,所以被人戏称希娘子。他和那些有名无实的亲传弟子不同,实力已经达到八段武师,而且据说武学造诣极高,最重要的是,他是李勋阵营中的核心人物。

    “怎么,叶师弟似乎不太欢迎我啊?”周希看向叶天,语气冰冷,毫无惧意。这家伙还有一点,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和叶天很是相似,即便明知道叶天是他惹不动的存在,但仍旧胆敢挑衅。

    “欢迎,怎么会不欢迎呢,只要你是真心来恭贺,我们必然欢迎。”叶天没有发作,而是给周希倒了一杯。他知道周希来的目的,但却更知道轩辕长风对于李勋的纠结,如果有可能,他绝不会轻易与李勋发生冲动,即便是李勋阵容中的人物,他也不想轻易结怨。

    “希娘子,真没想到你能来,来,这杯敬你。”段流没脑子的一面再度呈现出来,他不但没看出来对方的来意,甚至还把人家极为忌讳的外号说了出来。

    闻言,周希脸色直接就沉了下来,不过他仍是伸手接过酒杯,拿在手中反复把玩,同时盯着段流一阵冷笑。

    段流被他笑的发毛,怔然问道:“怎么了嘛?我脸上有脏东西?”

    “有,当然有,你脸上写着哗众取宠,献媚溜须!”周希语气徒然转厉,扬手将杯中酒向段流泼去。

    段流喝的不少,又没防备,这下子直接没躲开,狼狈之极。

    叶天登时便怒了,砸场子也要看看实力,就凭他区区周希,竟敢如此放肆,是可忍孰不可忍!

    砰!

    叶天一拍桌子,腾地站了起来,看似随意出手,但却凌厉之极。

    周希心头一动,他知道叶天强悍,但没想到强悍到这种地步。以他眼下的实力,恐怕在叶天手中根本走不出两个回合。

    显然,他多想了,叶天的五指成抓向其喉间扣来,根本没有什么变化,但周希却感觉无法阻挡,竟是眼睁睁的看着叶天扣住自己喉咙,只要稍一用力,他便会喉咙断折,生与死,瞬间成为叶天一念之间的抉择。

    “叶天。”韵儿比较冷静,对着叶天微微摇头,道:“他毕竟也是一个亲传弟子,别太伤了颜面。”

    周希暗暗叹气,心说还是韵儿仁善,他知道叶天和韵儿的关系,所以觉得只要有韵儿在场,叶天今天应该不会拿自己怎样。

    不过,韵儿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他心头一沉。

    “杀了肯定不行,废他一条手臂就结了吧。”韵儿淡淡开口,冷凝月则是淡漠看着,至于段流,他才反应过来,一脸的愤怒。

    他平时对人都很客气,人缘很好,虽然爱开玩笑,但心地却最和善。即便周希是李勋阵营的人,段流也从未因此而对他有什么特殊看法。在这一点上,叶天等人都不如他。

    只不过,今天他是真的生气了,无缘无故,竟然特地前来捣乱。

    “周希,你真当我平时苦哈哈是懦弱可欺吗!”段流踢倒座椅,来到周希面前,与之对视。那眼神,简直如上古凶兽,直欲择人而噬。

    这一刻就连叶天和冷凝月韵儿三人都是一怔,他们从没见过见过段流因为这种事而发火,而且还是发这么大的火。

    “你,是你先骂我的!”周希有点胆怯了,当然,若是只有段流自己,任他再怎么吹胡子瞪眼周希也不会怕,但叶天在场,而且命还握在人家手中,口气不得不软。

    “我骂你什么了!”段流得理不饶人,怒气冲冲的吼道。

    这一问,就连叶天三人都是不好意思了,虽说明知道周希是来捣乱的,但段流毕竟喊人希娘子在先,若真论理,他们没理……

    段流在气头上,是真忘了自己怎么招惹周希了,而且,他也没把外号当成什么大不了的东西,如果有人给他起外号,他还乐不得的接受呢。

    不过,这问题在周希听来,可就变了一番问道,难不成还要他亲自把自己最厌恶的外号说出来……

    “你们别欺人太甚!”周希吼道。

    由于在表面上理亏,叶天也就不准备多做追究了,毕竟若是闹到轩辕长风那里,又要他老人家烦心了。

    “滚,现在离开,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叶天松开手,喊声说道。

    周希刚想说话,门外突然响起一道声音来:“好大的威风啊,叶师弟不愧是新一代翘楚,果然气势凌人,把同辈中人丝毫不看在眼里。”

    这声音中包含了嘲讽与挑衅,还有深深的自傲,不用问也知道,是李勋来了。

    果然,片刻后李勋迈步而入,他同样气宇轩昂,但和雷震不同,雷震身上散发的是一种贵族的气质,而他身上则满带强者的气场。

    毕竟,四段武统可不是闹着玩的。放眼整个云海宗弟子辈,除了那些郁郁不得志已经能够称之为老家伙的弟子们,能达到这一高度的,满打满算也超不过四人。

    俨然也就只有四大云阁的首席弟子才能有如此口气。

    “李勋师兄,用不着拐弯抹角,想说什么尽管直说便是。”叶天也是丝毫不惧,该来的总归会来,反正最近不能下山,竟然李勋找上门来,那索性就把两人之间的恩怨做个了结。

    “李勋大师哥……”段流倒是吃了一惊,尽管他现在已经不是普通弟子,但毕竟从心理上还没有完成蜕变的转变,面对李勋这种人物,还是情不自禁的带着一些敬畏。

    李勋瞟了段流一眼,没有说话,在他眼里,段流只不过是个不入流的货色而已。甚至,连同为云令持有者的冷凝月,在他眼中也不过是一个花瓶而已。

    而且由于性格,他和雷震也是多有过结,冷凝月曾经作为雷震的女人,自然不会在李勋眼中留下什么好印象。

    韵儿就更不用提了,不但没有什么身份,而且还是叶天的情侣。

    “师兄……”周希见到李勋前来,心头大石总算落地,他本来就是打前站的角色,李勋若是不来,他哪有这种胆子。即便初生牛犊不怕虎,那也不是这种鲁莽的方式。

    “周希师弟,他们没有为难你吧?”李勋话里有话,眼神若有深意。

    周希是个聪明人,一下就明白了其中道理,于是恨恨说道:“我本是前来恭贺,可没想到先是段流辱骂在先,又有叶天动手在后,俨然没有把我当成同门师兄弟,而是当成了给他们耀武扬威其辱同门的目标。”

    “你!”段流气的说不出话来,他最笨,就没见过这么能颠倒黑白的人物。

    到是叶天不屑冷笑,比周希还能耍心机的他见得多了,这种手段简直就是班门弄斧。不过叶天也懒的和他争辩,反正该来的总归回来,就算周希今天不演这么一出,明天李勋肯定还会找出其他由头。

    总之,他和李勋之间已经达到一个顶点,卷云阁最强之争,一触即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