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473,段流的喜事

    邱天德和骆轻隐的对话,让叶天和段流产生一种画面感,在数十年前的过去,云海宗仿佛被无尽阴云笼罩,发生过什么,孰对孰错,一切都已无法看清。

    “骆轻隐,我劝你最好想想清楚,就凭你们好像真的做不到,别最后把命搭里。”轩辕长风冷淡开口。

    “命?”骆轻隐似不屑又像无奈的一笑,道:“当初迈出这一步,命早就不是自己的了,况且,只要他出手,骤然云痕这些年仍有精进,你们也未必就能稳占先机!”

    骆轻隐再说“他”的时候,语气特别之重。这使得叶天暗暗皱眉,心道:“骆轻隐所谓的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听起来好像能和云痕平起平坐的样子,而云痕与那人之间,亦或是云海宗与那人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恩怨纠葛……”

    “算了,你入魔已深,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了。”轩辕长风摇了摇头,周围劲风再度出现。

    “呵呵,你别得意的太早,迟早有一天,我要你死在我的手中。”骆轻隐眼中划过厉色,但他明白,眼下终究无法和轩辕长风抗衡,于是恨恨的看了一眼,身形一闪,便欲离开。

    “师父,他要逃了!”段流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但见得骆轻隐要走,他还是下意识的喊了一句。

    闻言,轩辕长风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似乎并没有出手拦截的意思,而且以他修为,岂能不知骆轻隐要离开,若是有意,根本用不着段流多此一举的提醒。

    不过骆轻隐却骤然转头,看向段流的眼中寒光四射,端的是十分慑人。

    段流被他一眼看的心里发毛,他并不是胆小怕事之辈,但此刻仍是觉得浑身汗毛倒竖,仿佛有尖刀刺向心脏一般,令人惴惴不安。

    呼……

    终于骆轻隐还是走了,化作一股红色的流光,划过高天,一闪即逝。

    待得骆轻隐消失了踪影,轩辕长风走上前面,皱眉看了看段流,道:“你吃了什么?”

    “师父,幸亏你来的及时,否则我俩今天就交代在这了。”段流先是一阵后怕,然后才不解的回答道:“我什么也没吃啊……”

    灵丹是叶天喂给他的,那个时候段流正处于昏迷之中,所以并不知道自己实力大增是因为灵丹的药力作用。

    “师父,秦师叔赐予灵丹两枚,吞下后可提升实力数倍不止。”叶天回答道。

    “呵呵,这个吝啬鬼怎么也大方一回了,据说那两颗灵丹可是他的宝贝根子呢,平时想看一眼都难,竟然赐予你们。”轩辕长风笑道。

    “我们为他办事啊,差点丢了小命,他要是再吝啬,那岂不是吝啬到没人性了。”段流略有失落,因为他一开始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实力大涨是突破了,没想到到了最后,竟然是一颗灵丹的作用。

    “唉……这个秦师弟真能胡闹,这种事怎么好把你们小辈牵扯进来。”轩辕长风叹了口气,眼中隐有忧色。

    “师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骆轻隐和您是什么关系,口中的那个他,指的又是谁?”叶天忍不住问起,他现在已经被卷入漩涡之中,但却连一点内情都不知道,这种感觉可谓十分难受。

    “你们还是不知道的好。”轩辕长风没有回答,摇了摇头,道:“走吧,跟为师一起回山,几月甚至一年之中,你们都不要再轻易下山了。”

    “几个月,甚至一年……”段流吃了一惊,心说难道事情就严重到这种地步?

    和段流相比,叶天并没有把吃惊表现出来。这件事,从一开始看人洗澡的猥琐小事,发展到惊动各种各样的大人物,到了现在,连骆轻隐和陈千蕊这种能够与一阁阁主平起平坐的人物都牵扯进来,若是直到最后,是否会把轩辕长风都闭口不提的那个“他”也惊动出来……

    而且,几个月甚至一年不能下山,足见这件事情的影响力和难以解决的程度。

    不可下山,就是说明他们的行踪基本都被对方掌控,而一年不可下山,则是说明就连云痕出手,短时间内也无法解决此事。

    “回山吧,不要再想了,你们只要知道,为师和宗主所做,一定是有利于天下万民的事情。”轩辕长风似乎看透了叶天和段流隐藏在心底的一点纠结。

    “是,师父。”叶天没再多问,点头拱手。

    “师父,我还想问一件事。”段流怯懦开口。

    “问吧。”轩辕长风并没有不耐和发怒。

    “你们说我是吃了什么东西才会变强,那我想问一下,效果能持续多久啊?”段流问完,眼里满是期待的等着。

    轩辕长风一笑,比出两根手指。

    “两天?”段流很是失落。

    轩辕长风仍是笑着,但却摇了摇头。

    “两个月?”段流高兴了,两个月时间可不短,虽然最终还是会消失,但过一段时间的瘾也是不错的。

    不过,轩辕长风却仍是摇头。

    “不会是……两年吧?”段流大喜过望,若是两年,他要开心死了。仔细算算,除了吃饭睡觉受伤修炼,人生还有几个两年啊。

    这时候,叶天似实在看不下去了,走过来拍了拍段流的肩膀,道:“你还真是心境开阔,凡事都往好地方去想呢。”

    “切,像你那么悲观厌世还不活了呢。”段流现在心里舒爽,嘲讽起叶天来。

    叶天笑了笑没有理他,若说悲观,他段流才是最悲观的货色,当时骆珊珊第一次离开他时,他可是足足无精打采了好几个月,根本就看不开。

    而叶天,活了十八年,所经历的事情根本就不是常人能够体会的。幼年丧母,父亲至今不知所踪,好不容易和冷家相处的跟亲人一样,冷家却又被人灭门,一年前冷凝月又撒手人间,这种种事情,换做段流,恐怕早就崩溃了。

    段流见嘲讽无效,无趣的不再搭理叶天,快走两步跟上已经先走的轩辕长风,满脸期待的继续追问:“师父,你快说啊,是不是两年,不会是……二十年吧!哎呀,幸福来得太突然,真是让我有点接受不了呢。”

    闻言,轩辕长风停下脚步,叹了口气,道:“徒儿,人总是向往美好纵然没错,但你也简直就是妄想啊。”

    “是两个时辰。”叶天从旁经过,看都不看段流的说道。

    “两个时辰……你扯淡!”段流虽说心里早有准备,但仍是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没错,就是两个时辰。”轩辕长风又浇了一盆冷水,随后,他拍了拍段流肩膀,道:“不过为师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段流最喜欢好消息,听到这句话之后,立马从失落中恢复出来,问道。

    “回山之后,为你举行亲传大典。”轩辕长风说完,起身掠至半空,化成一道流光而去。

    叶天回头看了段流一眼,道:“恭喜喽,段大亲传。”说完,紧随轩辕长风而去。

    虽说有点嘲讽的意思,但只是朋友之间的玩笑罢了,段流也不在意,亲传弟子,这名头如今落在自己头上,简直就实力暴涨两年还要令他兴奋。

    趁着实力还没消退,他提起纵掠,一眨眼便追上了叶天和轩辕长风,觍颜问道:“师父……那你还有没有多余的……”

    看着这个“劣徒”的模样,轩辕长风忍不住笑道:“云令是吧,到是还有一块,你若表现的好了,给你也无妨。”

    “嘶!”段流倒吸凉气,云令啊,那可是云令啊!

    “我段流终于能为段家光宗耀祖了!”他在心里大呼一声,兴奋之余,速度提升到极致,身影一闪而逝。

    轩辕长风并没有施展全力,否则叶天和段流根本就追不上,此刻见得段流如此兴奋,只是微微一笑,和叶天辍在后头,向着云海宗方向掠去。

    大约三个时辰之后,三人终于回到了云海宗,此刻天色已经微微泛白,再过两个时辰便可大亮。

    “段流,你回去准备一下,明日正午,亲传大典开启。”轩辕长风临走时嘱咐道。

    “是!”段流喜不自胜,就差高呼出来。

    轩辕长风点了点头,而后缓步向着住所而去。

    “段流,你小子也算出头了,如果能够得到云令,那就更好了。”叶天笑道。

    “是啊……这简直和做梦一样,我曾经无数次梦见手持云令回到家乡,那场面,我的天,简直不敢多想。”段流无限憧憬,笑的嘴都快咧开了。

    “恩,若是真得了云令,以后我也省了烦恼。”叶天小声说道。

    “你说啥?”段流大眼一瞪,他总是借叶天的云令欣赏,绝对可谓爱不释手,如果可以,叶天甚至都想把云令给他。

    “没啥没啥,快回去吧,你也累了。”叶天赶紧摆了摆手。

    “哼。”段流哼了一声,不再搭理叶天,片刻后却又笑道:“就想做梦一样。”

    啪!

    叶天趁其不备,一巴掌将其拍倒在地。

    “你干啥?!”

    “让你知道不是做梦。”

    “你完了!”

    “灵丹的药力已经过了,你能拿我怎么着?”

    “……”

    274、站队需谨慎

    第二天,亲传大典如期举行,一切顺利,最后时刻,轩辕长风还给了段流一个大大的惊喜。

    那就是当着卷云阁数千弟子的面,亲自将云令授予了段流。要知道,这种待遇连叶天都不曾拥有,在最近的数十年内,也只有李勋才享受过这种待遇。

    当然,这不是说叶天不如段流,而是因为叶天的特殊性,不得不低调行事。

    但段流就不同了,他喜欢这种感觉,而且轩辕长风觉得李勋也不至于和段流怎么样,所以满足一下段流的虚荣心倒也无妨。

    亲传大典大约举行了一个时辰,关于这件事,很多人都是大跌眼镜,在此之前没人想到竟是这次亲传大典的主角竟是段流,而且,更令人乍舌不已的是,他竟然还摇身一变,成为了云令持有者。

    如此一来,卷云阁的云令份额便只剩下一块,谁能得到,将意味着卷云四强锁定。

    这是云海宗激励弟子的一大手段,每个云阁有云令四块,但通常都会留下一块不予发放,为的就是让弟子们都有个奔头。毕竟云令在手,那可是可以修习阁主亲传武学的。

    要说起亲传武学,虽然没有明确的品阶标注,但大家一致认为,至少地阶八品,甚至能够达到玄阶都有可能。

    所以,这种激励的方式不可谓不成功。

    眼下,卷云阁云令共出现三块,李勋占其一,叶天占其一,继他们二人之后,段流又占得一席。

    在原本还剩余两块的时候,弟子们多有还有点懈怠感,现在只剩下一块,所有人都立刻变得紧张起来。

    更重要的是,他们心里想着,段流这种货色都能得到云令,可见希望还是非常之大的。

    不过,他们并不知道平时总是胡吹乱侃打哈哈的段流,武宗实力已经达到六段武师后期,综合实力更是直逼武统强者。

    “师父,传授段流云令,真是一举两得。”叶天小声说道。

    “哦?你说说怎么个一举两得。”今天轩辕长风也很高兴。

    “一来,段流的实力已经在咱们卷云阁中出类拔萃,授他云令实至名归。二来,还间接的给其他师兄弟施加了奋进的动力和压力。”叶天分析道。

    轩辕长风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心说还是叶天最懂他的心思。

    “你去吧,教教段流幻云的要领,他的资质……为师还是不敢恭维的。”轩辕长风半开玩笑的说道。至于为何是半开玩笑,因为他说的也不算错,虽说云海宗就没过资质差的弟子,但那是外面相比。在本宗之内,甚至本阁,段流的天资都是不太出众的。

    但,越是这样,激励众弟子的效果就越好。

    “是。”叶天拱手告退,此刻亲传大典已经结束,他直接带着段流回去修习防御武学幻云去了。不过实际上,修习幻云只是说辞,这哥俩决定叫上冷凝月和韵儿,摆酒庆祝一番。

    待得叶天和段流走后,李勋来到轩辕长风身边,目光沉沉的看着他们二人离开的方向,良久后收回,说道:“师父,授予段流云令,这件事情您是不是……”

    他想说是不是办的有欠考虑,轩辕长风自然明白,他抬头看了一眼这个曾经最为得意的首席大弟子,忍不住在心中轻叹了一声。

    李勋长得很有英气,最后这段时间外出历练,此番归来,英气更甚,若是单论实力,他足以笑傲云海宗弟子辈前三甲,可若是加上心性,他就有些不入流了。

    所谓心性,其他大部分他也是好的,只有一点眼中拖了后腿,那就是心胸狭隘。

    至于其他方面,简直堪称完美,坚毅、努力、天资也高,等等等等,可偏偏,这一切都敌不过争名夺利之心。

    如果不是这样,轩辕长风早就效仿落云阁阁主彭索命,将阁主大位提前锁定给李勋了。

    “勋儿,我想让你明白一件事情。”轩辕长风叹了口气,说道。

    李勋是从小便跟着轩辕长风习艺的,在从前,轩辕长风总是会唤他一声勋儿,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名字早就不用了。

    此刻听得这两个字,李勋没来由的心里一痛,他几度以为轩辕长风已经放弃自己将卷云阁的未来寄托在叶天身上,但今天听到这两个字,竟是微微生出了厌倦势力角逐之心。

    “师父您说。”李勋恭敬说道。

    “在我眼里,谁都没有变,你还是你。”轩辕长风抬眼看向李勋,眸子中满是开解之色。

    “师父,我不懂,叶天哪里比的上我。”李勋索性把话说开。

    闻言,轩辕长风却是一怔,他本以为李勋只是在为段流太过容易得到云令而不满,毕竟当年他接手云令之时,可是经历了很大的一番磨练。不过此刻听来,他却还是在纠结于叶天的事情。

    段流和叶天交好,这是整个卷云阁甚至云海宗弟子都知道的事情,李勋担心的是,段流也成为云令持有者,在将来,他和叶天联手,那将会对自己登上阁主之位起到很大的阻碍作用。

    “你为何就不懂呢,云阁阁主,并不是你想像中那样风光。而且,叶天和段流,他们也不会跟你争的。”轩辕长风似乎想到了什么,语气突然变得激烈起来,甚至,直截了当的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师父,你什么意思?”李勋不解,但更多的却是心中一痛。

    “原来师父还是在向着叶天说话,看来我真的不得您老人家赏识了。”李勋狭隘劲儿上来,谁也开解不了,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说,就是小心眼儿。

    “算了,你慢慢会明白的。”轩辕长风无奈叹气,起身离开。

    看着轩辕长风离去的背影,李勋深深吸气,一股怒火在心中徘徊而起,最后攻上心头。

    他不很轩辕长风,他只恨叶天这个卑鄙小人,不知使了什么手段来蛊惑讨好师父,竟然让他老人家如此的偏爱。

    “不行,我必须要想办法除掉他!不光为了自己,这样下去,迟早师父会被架成一座傀儡!”李勋暗暗想着,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狭隘之心蒙蔽了双眼。

    …………

    午时,叶天和段流来到了冷凝月住所,恰好韵儿也在此,她们两个女子正咯咯咯的笑个不停,不知在聊些什么。

    很多时候,男人并不能对一个失落失意的女子起到安慰作用,冷凝月刚刚受到心灵重创,叶天的安慰没起到丝毫作用,但韵儿一出马,立刻就见到明显效果,不得不说,还是女子之间容易沟通一些。

    “笑什么呢,你俩是不是相中哪个俊朗师哥了?”段流笑嘻嘻的问道,他就属于那种说话不经大脑的货色,最喜欢也最长做的一件事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滚一边去,小心我揍你。”冷凝月心情确实不错,挥了挥拳头,和段流开玩笑道。

    她平时是大姐大,动辄就要揍人,段流和酒孩儿是其主要“发泄”对象。

    通常在这种时候,酒孩儿就会惫懒的讨好,软磨硬泡。而段流则是嘿嘿傻笑,一副皮糙肉厚随便打骂的模样。

    不过,今天段流却是把头一昂,骄傲的道:“哥哥我现在也是云令持有者了,以后跟我说话客气着点。”

    说着,他从须弥戒中闪出云令,拿在手中晃来晃去,一副炫耀模样。

    四人中,冷凝月和叶天都是云令持有者,对于这一身份早就习以为常。不过,冷凝月和韵儿仍是不太相信段流能得到云令。

    “哈哈,你这货色,没事就拿叶天的云令招摇撞骗,小心别给人弄丢了。”冷凝月嘲讽道。

    “我说段流,你上次用云令骗得我们一个师妹对你好生崇拜,我们跟她解释说你不是云令持有者,她还和我们翻脸了呢,说我们诋毁她的段哥哥。”韵儿白了段流一眼,又道:“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忽悠无知少女,也太缺德了。”

    段流摸了摸脑袋,心说我也没有啊……

    不过转念一想,还真有那么回事。但不是他故意去忽悠,而是那时候他手中拿着叶天的云令,正在和其他师弟吹牛胡侃,正巧那个师妹经过,他没控制住,把自己吹嘘的又高大威猛了几分。

    谁曾想那个师妹还是个英雄痴,就崇拜段流这种“既有实力又有身份长的还有安全感”的男人。

    “好了好了,凝月姐,韵儿,别取笑他了,这次是真的。”叶天在旁插口道。

    “真的?”冷凝月看了看段流,又看了看叶天,道:“你什么时候养成替他圆谎的习惯了,我提醒你,站队须谨慎哦。”

    “唉,你们怎么就是不信呢。”叶天说着手中光华一闪,云令出现掌中。

    “这……!”冷凝月轻呼一声,“没想到真是真的啊!”

    韵儿也是一怔,段流这家伙咸鱼翻身了!

    片刻后,两人才反应过来,这是事实,并不是和以往一样的闲扯。

    “段流你太棒了!”

    “小段子请客,今晚不醉不归!”

    冷凝月和韵儿的兴奋性丝毫不比段流本人差,这使得段流转头看向叶天,道:“你瞅瞅人家这热情,你再看看你。”

    面对段流的一脸嫌弃,叶天无奈之极,刚才还帮他作证,一眨眼这货就翻脸不认人了。

    叶天叹息,道:“凝月姐说的没错,果然站队须谨慎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