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446、汇合

    叶天望着那道人影消失的方向久久没有收回目光,他隐约觉得,这件事已经不只是售卖消息那么简单,很有可能关系到云海宗未来的一些大事件。

    “看来他始终潜伏在葛木河身边,同为云令持有者,到底会是谁呢……”叶天收回目光,脑海中浮现出各个云令持有者的面容来。

    最终,画面定格……

    “莫非是他?”

    “是谁?”韵儿也是很惊讶,以叶天现在的实力,可以说云海宗新一代翘楚中没有人可以做到跟随在身边而不被他发觉。

    如此推敲,此人必是老一辈翘楚,而放眼整个云海宗,老一辈翘楚也不过七八人而已。

    这七八人的实力尽在武统界定之上,若非他们,恐怕没人能够做到在叶天眼皮子底下跟踪且灭口。

    当然,倒也不排除有人深藏实力的可能,不过在云海宗这种地方,想要隐藏实力也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就拿叶天来做例子,他体内的灵囊和赤龙金血,无不是天大的秘密,但在和邱家双少的周旋中,还是一样被关阳宇发觉。

    很多时候,并不是事情的到来并不是可以预料和躲避的,真到了那一天,不展露实力就只有被人左右的份儿。

    换直白的话说,那就是身不由己!

    “难道是李勋?”韵儿思索片刻,开口问道。

    叶天没有说话,眼下在云海宗年轻一辈当中,风声劲响者只有四人,他们被云海宗弟子私下成为“四大尖峰”,不过,这四人却并不都是四大云阁的首席大弟子。

    在这四人中,荡云阁雷震、落云阁岳凌巍、苍云阁由于首席大弟子姬花妙行事低调,所以无人当选,而卷云阁则是独占两个名头——叶天、外加首席大弟子李勋。

    “不是李勋会是谁?”韵儿认定了此人就是李勋,因为其他几人都没有理由和动机,岳凌巍是典型的忠肝义胆,而且大家也有过交集,如果说他能够干出这样的事情来,谁也不会相信。

    而雷震虽然与叶天等人的小圈子并不是很合,但碍于他和冷凝月的关系,想来应该也不会如此。

    至于李勋,他始终和叶天过不去,甚至简直视叶天为眼中钉肉中刺,虽然这件事和叶天并没有直接关系,但他决不能给叶天任何机会和把柄。

    所以李勋的可能性最大。

    当然,这是韵儿的分析,叶天并不是很认同。

    因为无论是谁,就算是云海宗普通的弟子,既然做出这样的事情,那就肯定要杀人灭口,这和恩怨无关。

    还有一点,李勋虽然在权利争夺中野心很大,且颇有不守道义的地方,但从他当年连拔各大山寨的举动来看,他应该也不会做这种事情。

    也许,时间使人发生变化,但仔细想想,他仍是没有动机和理由。现在的李勋,虽然地位受到了叶天的威胁,但他在卷云阁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作为首席大弟子,长年累月积成的威压,并不是叶天这种新晋锋锐一年半载就能抹除的。

    听完叶天的分析,韵儿也是皱起眉头,问道:“那你觉得会是谁?难道是雷震?”

    叶天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道:“岳凌巍大哥都算在内,一个也无法排除,因为任何人都没有动机和理由,所以任何人都有可能做这件事。”

    “况且,实力高于我的可不止他们几人。”叶天转过头来,目光烁烁的看向韵儿,他想起了另外一人。

    “什么意思?”

    “咱们先入为主的认为只有云海宗弟子才会做这件事,但你有没有想过,那些实力在我之上的人,全都已经不需要钱财声明了?”

    韵儿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那么咱们不妨反向思考一下,在云海宗内,真正郁郁不得志的又是哪些人?”

    “莫非……”韵儿一脸的惊愕,看向叶天。

    “没错,就是那些长老之流!”叶天语气极为肯定:“我想我大概知道是谁了。”

    脑海中,窦长老和善懦弱下隐藏着的那阴险凶戾的脸浮现在脑海之中。

    韵儿深深看了叶天几眼,她隐约觉得,不久的将来,云海宗将会发生一件大事,而最重要的是,叶天很可能已经被卷入了这个巨大的阴谋漩涡之中。

    …………

    葛木河已死,一切线索都被斩断,当然,经过叶天的推敲,一些蛛丝马迹也是浮现出来,只不过这些都需要回到云海宗之后才能深入调查了。

    眼下他们也算是任务完成,神秘人的出现,再一次让叶天感觉到了云海宗仙气缭绕后的鬼屋森森。

    神秘人可以跟踪自己而不被发觉,邱家双少自然也有理由和能力,所以,眼下四人分割的局面可谓十分危险,他们务必要迅速集结到一起。

    距离最近的冷凝月,她的任务是帮助某个地方势力铲除家族中的不良人士,扶正现任家主。

    这个任务说简单很简单,说难也很难,只看冷凝月的处理方式了。

    信虫是外出联系的最好方式,一天后,叶天放飞的信虫飞了回来,带回了冷凝月现在所处的位置和情况。

    她现在可谓没有丝毫进展,那家势力的家主已经完全被搞得草木皆兵,接连的背叛和被暗算导致他任何人都不信任,冷凝月根本没办法对他进行帮助。

    接到消息后,叶天和韵儿立刻启程,他们现在最担心的也不是什么任务了,冷凝月和段流的安危才最要紧。

    启程的同时,发给段流的信虫也已经飞回,段流带回消息,他任务已经完成,正在赶往此地与大家汇合。

    叶天又急忙将新的汇合位置告知给段流,大家约好在冷凝月所在的清风镇集合。

    三日后,叶天和韵儿来到清风镇,在一家客栈中见到了冷凝月。

    “你们的任务比我的简单。”冷凝月丝毫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来,见到叶天和韵儿先行完成任务,还笑着为自己开脱。

    “凝月姐,最近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叶天正色问道。

    “异样?”冷凝月很是不解。

    “云海宗恐怕要出事了,我想我们四人最近很可能不会平静,万事都需小心一些。”叶天说着,转头看向四周,经过上次的事情,他始终都感觉不易察觉的地方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不过,他这样当然不是害怕,相反的,他甚至恨不得真的有人在一路跟着自己,因为只要有人跟踪,那就迟早会露出马脚。

    之前没能发现,那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在这方面做出任何警惕,现在有了防备,想来如果真的有人跟踪,那么找到蛛丝马迹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但即便如此,小心还有有必要的,能够跟踪他的人实力绝对都在武统界定以上,如果不小心应对,容易吃大亏。

    特别是冷凝月和段流,他们若是单独对上武统强者,那就只有被虐杀的份儿,因为他们没有任何足够保命的后手。

    相比于他们两人,韵儿到是更让叶天放心一些。毕竟,九幽冰凰之力激活,武统界定也要退避三舍,曾经黄岗梁的四当家就是最好的例子。

    “有没有你说的这么悬乎啊?”冷凝月不以为的笑着,倒也是,他们一路顺风顺水,无往不利,最近可以说是云海宗名声最响的几个人,甚至都隐隐有些压过‘四大尖峰’的苗头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叶天皱眉说道。他这么说倒不是因为被人跟踪的事情,冷凝月有一个巨大的缺点,那就是她很喜欢站在高处的感觉。当然,这个站在高处和势力权利无关,而是那种超越和凌驾。可人一旦有了这种念头还不收敛一些的话,很容易就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切,还教训起我来了。”做惯了大姐大的冷凝月仍是不以为意。

    “算了,不说这件事了,你任务的详细情况说来听听。”叶天知道改变一个人的固有性格很难,所以也不再劝说,反正没有意外他也不会离开冷凝月太远,有什么事情应该是可以照顾的到的。

    “那家伙根本就不信任我,总是觉得我是他们家族败类派去监视他的,甚至还觉得我想要害他。”冷凝月郁闷的说道。

    闻言,叶天却是轻轻一笑,问道:“凝月姐,你是不是直接找到人家,说你可以帮助他啊?”

    冷凝月点了点头,表示默认。

    “那怎么行,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他,你正身处囫囵,面对着家族将要被篡夺,亲近的人一个接着一个背叛,然后突然间冒出来一个人说想要帮你,你会相信吗?”

    冷凝月摇了摇头,表示赞同。

    “那怎么办?难不成我还要语重心长的跟他解释啊?”

    “不是要你解释,你这个任务其实最简单不过,明天我去帮你摆平。”叶天拍了拍胸脯,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

    “哈哈,好大的威风啊!”

    爽朗的笑声传来,段流迈步而入,一路风尘仆仆,终于与大家汇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