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龙血武神

444、计中计

    听到潘员外的话,叶天若有所思,片刻之后猛然大悟,拉起韵儿便向外走去。

    ”哎哎哎,两位云海宗的上客,这是怎么了?“潘员外在后头紧追不舍,大声喊道。

    不过他岂能追得上身怀御空武学的叶天和韵儿,一眨眼的功夫,两人便已经消失于视线之中。

    ”怎么了?“韵儿也是很不解,不过她并没有停下脚步,紧紧跟在叶天身边。

    ”潘员外不是流寇,之前那个老者才是。“叶天说道。

    ”为何?“韵儿仍是不解,但不待叶天回答,她也是反应过来。

    那老者的确可疑,第一,在到达潘府门外之后韵儿始终没有说话,但老者却知道门外有两人。

    第二,按照潘员外的话说,府中果蔬不足,需要外出买卖才能置办酒席,可他还没下令,一个看门老者就自动出去采买蔬果,这并不符合常理。

    而且,潘府虽然不大,但想要供整个庄府的人吃饭,一次性所需蔬果米粮也不是一个垂垂老者能够采买搬运的,再加上潘员外那副处乱不惊的模样,综合这些来看,那看门老者的确可疑。

    ”现在看来,潘员外并不是处乱不惊,而是他根本就不乱,因为他不是那个流寇。“

    ”这么说的确有道理,也许潘员外是流寇的消息就是那老者私下放出去的,为的就是掩人耳目。“

    两人一边分析一边寻找老者踪迹,后者若真的是流寇伪装,那么他在见到叶天和韵儿之后肯定会亡命奔逃。

    以叶天现在的实力,方圆十里内一切修为气息尽在掌控之中,那流寇只要敢使出御空武学跑路,必然会被叶檀寻到踪迹。

    ”只是我很奇怪,他是如何认识我们的?“韵儿不解的问道。

    ”咱们大意了,以为势在必得,气场没有掩饰,连潘员外都能看出,更何况一个长年在刀口舔血,老奸巨猾的流寇了。“叶天微微皱眉,到现在他也没能感应到任何可疑气息。

    韵儿点了点头,叶天说的很有道理,经历的多了,眼光自然非同凡响,这不是实力决定的,而是日积月累下的宝贵财富。

    很明显,那伪装成看门老者的流寇便拥有这样的财富,以至于让他在危急关头逃出生天。

    “这家伙果然狡猾,丝毫没有气息流露而出。”叶天四下张望,小同村虽然不大,但想要在这里寻找一个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老者也无异于大海捞针。

    “那现在怎么办?”韵儿也感觉头大无比,看来他们这些经验不足的小猎人,一旦遇到老狐狸还是技逊一筹啊。

    “还能怎么办,跑了就是跑了,这次的任务也就算失败了。”叶天垂头丧气,停下了脚步。

    韵儿见状上前安慰,道:“失败就失败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恩,咱们去找段流和凝月姐吧。”叶天点了点头,虽没叹气,但任谁也看得出他脸上那副失落神色。

    “实在不行,咱们过段时间再回来,说不定那那狐狸还会回到这里呢。”韵儿打气道。

    “也只能如此了,三个月后,咱们悄悄回来,如果他也真的回来的话,肯定不会有任何警惕,到时候咱们果断出手,谅他也没有跑路的机会。”叶天挥了挥拳头,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好,那咱们现在启程?”

    “走!”

    说罢,两人急速掠起,向着村外而去。

    但他们的身影刚刚消失,旁边转角处,一张苍老的面容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来。

    …………

    入夜,万籁俱寂,天空被一层淡淡的云雾笼罩,月光朦胧,似要降下一场大雪。

    须臾,寒风呼啸,终于有一天晶莹雪花从九天之外飘转而下。

    这还是今年入冬以来降下的第一叶雪花呢,看来明年又要干旱了。

    不过,这些只和靠耕种为生的平头百姓有关,他们愁,他可不愁。

    这不,刚刚喝的满面红光,心情好着呢。

    “哩儿拉,拉儿哩……”一个鬓发已白的老者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走在空荡无人的夜半大街之上。

    他今天高兴,因为他用自己的多年养成的警惕和对威胁的预知成功耍了两个所谓的云海宗才俊,这种大智慧,怎么能不庆祝一番。

    “嘿嘿,来拿老子,也不看看你们毛长没长齐整呢。”老者得意的笑着,那两个小家伙还说三月后再来拿他,到时候他只要稍微闭上一闭,保管他们竹篮打水一场空。

    “估计他们说啥也想不到老子还留在小同村,哈哈,真是英明的要死。“老者自言自语间已经行至潘家大门,伸手便要拍门。

    不过想了想之后他没有那么做,而是绕到了潘家后墙,单脚一点,整个人便已经翩然而起,翻过了近一丈高的围墙。

    落入院中,甚至连片雪花都没有带起。

    ”嘿嘿,看来用不了多久,老子就要突破到七段武师界定了。“老子摇头晃脑,简直得意至极。

    要问这老者是谁,不是别人,正是从叶天和韵儿这两个云海宗高徒眼皮子底下逃出生天的流寇,葛木河。

    “什么叫做耍的团团转,什么叫做精明,嘿嘿,老子真不想再夸自己了。”葛木河一边往住处走,一边喋喋不休的自我夸赞。

    说来也是,堂堂云海宗弟子竟被他耍的找不到北,这种战绩可不是谁都能干出来的,现在是隐藏踪迹,等到分身过去重新出山的时候,这绝对是炫耀的资本谈资。

    他的住处是一间小厢房,因为看门身份,所以在大门内侧附近。

    此刻大雪已经纷纷而落,月光已经被完全笼罩,院中陷入一片昏暗当中。

    厢房就在前头,漆黑一片,无有烛火透出。

    自然,主人没回来怎么会有烛光呢。

    吱呀……

    葛木河伸手推开房门,一步三晃的走了进去,他今天可没少喝,八大坛不在话下,而且这还是在记不清的情况下,也就说,八大坛只少不多。

    “唉,不够痛快,当再浮一大白。”葛木河今天心里舒畅的紧,他之所以要隐姓埋名,就是因为通过某些手段得知了自己出现在云海宗任务榜上的事情。

    要知道,云海宗任务榜上一旦出现性命,那可就意味着生命随时不保了。他隐藏踪迹这些时日里,一直在担心云海宗的人找上门来,今天终于来了,不过却被他耍的团团转,这的确值得兴奋。

    “再浮一大白!”葛木河说着便欲伸手去点灯烛,因为他从潘员外那偷来的好酒都藏在暗处,白天都不容易找到,晚上就更需要灯光了。

    呼!

    可正当他伸手在桌上摸索灯烛的时候,灯烛却自动亮了起来。

    随后,一道清朗的声音传入耳中。

    “你是要找这个么?”

    灯座便递到葛木河的眼前,而持着灯烛的人正是白天时来过的那个云海宗年轻男弟子。

    葛木河耸然大惊,不过随后想到可能是自己喝多了出现幻觉,那小子明明已经被耍的离开了小同村,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他用力揉了揉眼睛,咧嘴一笑。

    对面的少年回以一笑。

    突然,葛木河大掌拍出,直取少年头颅!

    “果然难缠。”少年冷笑着接下他的掌势,“装糊涂,突然出手,看来对付你若不能一击必杀,那就要处处陪着小心了。”

    此刻,葛木河之前那种熏熏醉态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凶狠之色。

    他刚才的确是故意装出那副模样,为的就是消减对方的重视之心,然后突然出手毙掉那个少年。

    到得此刻,他也是明白过来,不是自己耍了人家,而是人家把自己给耍了。

    利用的,恰恰就是自己引以为傲的警惕和所谓的经验。

    “呵呵,你不奇怪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么?”叶天笑问。

    其实他在反应过来这老者才是流寇葛木河之后,他便已经想出了对策,而在巷口和韵儿的对话,不过是演给葛木河的一场戏而已。

    叶天知道向葛木河这种老油条,肯定不会选择直接逃跑,因为他知道逃跑一定会暴露踪迹,所以他肯定会留下来暗中观察,所以叶天才会假装失落,并且说什么三月后再来的话语。

    只不过,叶天却高估了葛木河的智商,他本以为对方会小心谨慎短时间内不再出现在潘家,可没想到,这家伙不但喝得烂醉,还敢回到此地。

    说实话,真的让叶天有点失望,简直无趣之极,他甚至都做好在这里苦守几天的准备了。

    “妈的,敢拦老子的路!”葛木河想逃,但韵儿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门口。

    他见到一个堵门的是个女娃娃,顿时拿出一副凶神恶煞的嘴脸。

    “呵呵。”韵儿冷笑一声,抬手就是一掌,她可不是大家闺秀,别说一张故作凶恶的嘴脸了,血宗出身,什么可怕的事情没见过。

    砰!

    葛木河倒飞出去,撞在了墙上,刚才和叶天对击的那一掌,虽然没有直接将他震毙,但风云雷动凶猛的力量已经将其震出内伤,眼下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娃娃出手,但却闪避不及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